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23年12月27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被用户删除
社会

四名中国年轻人远赴国外成为“雇佣兵”,如今结局如何?

炎黄春 2023-12-22 10:52 Posted on 山东

来源:江淳纵横

战争有多可怕,有人付出生命,有人留下的心理阴影,要靠一生去治愈。

所谓的叙利亚、伊拉克等国招募暑假工,其实就是雇佣兵。图片内容看似调侃,但真的就有中国青年,远赴国外,扛起枪,成了雇佣军团的一员。

一、陕西青年白晓保,有“中国雇佣兵第一人”的称号。

2012年,他自愿赴伊拉克,成了一名国际雇佣兵。

这份工作有着不菲的收入,完成任务即有100万的酬劳,如果不幸死亡,家人会得到400万的抚恤金。

在别人眼里,雇佣兵是拿着钱往前冲的炮灰,可在白晓保眼里,这是他的救命稻草。


白晓保出身并不好,父母都是农民,因光顾赚钱,他们对白晓保兄弟俩从小就疏于管教。

白晓保很早辍学,为了挣钱,外出打工,和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混在一起,经常把小混混带到家里。

弟弟白晓伟年龄还小,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认为哥哥很酷,就渐渐养成了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习惯。


长大后,与人的一次冲突中,白晓伟将别人砍伤,被判刑六年进了监狱。

弟弟的入狱也成了压垮这个家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久后父亲生意失败,母亲疾病严重,自己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这个家眼看就要垮了。

白晓保幡然醒悟,跟几个同乡进北京打工,希望以此养活已经濒临破产的家庭。

在北京,白晓保干过保安,也当过保镖。

服务客户里也有不少大牌明星,比如李玟、朱茵、陈冠希等。

但底层职业的收入很低,除去生活成本已经所剩无几。

白晓保开始选择其他出路。

他看到一则石油公司的安保招聘,月薪三万的工资将他深深吸引。

但工作地在伊拉克,当时的伊拉克正处于战争状态,人命如草芥,白晓保不知道自己如果选择这份职业,最终能不能活着回来。

后来,公司为每个人购买400万元保险的消息打动了他。

白晓保觉得,即便自己死在伊拉克,父母也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赔偿金,足以安度晚年。

因此,白晓保决定拼死一搏。

踏上伊拉克的土地,白晓保才傻了眼。

这里大人小孩手里都荷枪实弹,自己小队的黑人司机将悍马开得飞快,不停有流弹击中车身发出“呯呯”的清脆声。

在伊拉克,“石油安保”处于雇佣兵鄙视链的底端,白晓保他们被认为是“雇佣兵里的底层”。

对此白晓保心有不甘,来都来了,为何不干薪水更高的真正雇佣兵?

于是三个月后,他与一家军事承包商签约,成了一名真正的雇佣兵。

他所在的小队有12人,有的来自中东,有的来自孟加拉,有的来自非洲,只有他一个中国人。

他们穿越战区,护送“包裹”,有时候警戒巡逻,有战争就有牺牲。

白晓保小队第一个战死的,是他来自南非的战友。

这个战友有妻子和孩子,性情开朗幽默爱笑,在一次任务中不小心踩到了简易爆炸装置炸死了。

看着队友的死亡,白晓保心如刀绞,他很担心自己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

其实去了伊拉克,他至少有三次和死亡擦肩而过。

最危险的一次是他坐在墙头抽烟,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心脏。

好在有防弹衣保护,子弹并未穿透,但造成三根肋骨骨折和心脏爆裂伤,这让速效救心丸成了他需要永远常备的药物。

当自己的账户上累积到1000万的时候,最初的12个队友,已经倒下了10个。

白晓保知道,自己该回家了。

回到祖国,白晓保除了孝敬父母,结婚生子,还成为了一家安保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如今再谈到那段在伊拉克的日子,白晓保依旧心有余悸。

他这样说:“战争的可怕,在于它不仅仅对有形物质上破坏,对生命伤害,对肉体摧残。更在于,对人类精神思想的影响。”

曾经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他,如今更珍爱当下平静的生活。

二、同样是雇佣军,单枪匹马闯到缅北的宫龙杰,但他没有那么幸运。

这是宫龙杰流传最广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宫龙杰没有其他雇佣军那么精良的穿着、装备和武器,却精神抖擞,眼神犀利,颇有精英士兵的杀气。

宫龙杰出生于1989年,毕业于山东莱西职业学院。

家中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姐姐陪伴。

出来工作了几年,宫龙杰感叹这样碌碌无为的人生无望。

适逢2009年,果敢地区(位于中国云南省和缅甸边境的亚洲内陆自治区)爆发“88事件”,缅甸政府军大举入侵果敢。

位于果敢地区的同盟军很快被击溃,宫龙杰萌发了去果敢地区参加同盟军的想法。

2015年,同盟军在果敢及中国边境地区打游击,宫龙杰穿越5000里地,奔赴缅北参加了同盟军。

同年2月,缅军进攻果敢首府老街。

人生的第一场真刀真枪的战斗,宫龙杰吓得屁滚尿流,同盟军的战士见状,也不认为这个从中国来的小伙有多厉害。

可到了第二场战斗,宫龙杰已经找到了战斗的技巧,甚至在突击中击毙数名敌人,瞬间就被刮目相看。

缅军增援到来的时候,宫龙杰带领十几个战士从缅军背后穿插偷袭得手,荣立一等功,并被提拔为同盟军副连长,授中尉军衔。

这一仗过后,同盟军领导人对这个从中国来的自愿参军的雇佣兵小伙赞不绝口,缅政府军中也开始流传着宫龙杰的大名。

2015年已有网络,宫龙杰时不时会在社交媒体发布同盟军的日常照片。

他会用炸弹壳当烟灰缸;会和战友吃“豪华生日餐”;也会吐槽战地医疗糟糕的包扎水准。

之后,缅军不断往果敢地区增兵,同盟军渐渐被压制。

5月20日,因为战事吃紧,宫龙杰无法回国与女友相会,用自己的装备为女友送去爱意。

6月7日的战斗中,宫龙杰负伤,花了4个半小时手术取出身上的手榴弹钢珠和弹片。

2015年8月3日,宫龙杰在一次暗堡战斗中被狙击枪打中,后生命垂危。他向战友要了最后一壶水,一饮而尽之后离世。

宫龙杰的故事,听起来像小说,但战争只有残酷,他也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三、你很难想象一个出生在天津,家境优渥的都市白领,会跑到法国,走上雇佣兵这条路。

用傅晨自己的话来说,自己面前原本是一条人生坦途,但他却一头扎进了布满荆棘的丛林。

傅晨出生于天津,是80后中最普通的那种孩子。

他很听话,按照父母的意愿,读完了初中高中,上大学选了一个父母满意的专业,毕业后找了一份外贸的白领工作,每天出入办公室,朝九晚五。

那种刺激浪漫的生活,对傅晨来说,仿佛只存在于幻想之中。

随大流,不高兴也不痛苦,就这样普普通通,傅晨的人生似乎一眼望得到未来。

2007年,工作两三年后,傅晨喜欢上一个女孩,两人开始了交往,如果不出意外,他不久就会跟其他人一样,娶妻生子,买车买房背房贷,过上千篇一律的生活。

可意外,最终还是来了。

2007年最平常不过的一天,跟傅晨交往几个月的女友,突然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傅晨问遍了亲朋好友,都没有音信,于是报了警。

当警察发现的时候,傅晨女友已经身亡。

更让傅晨无法接受的是,女友的死亡地点,是在她前男友的出租屋。

警方判定为情杀,凶手很久都没有被抓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碎了傅晨的一切,包括他的生活。

傅晨开始精神崩溃,会突然崩溃,有时候甚至走路都费劲。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傅晨,辞了之前的工作躲到了南方一座小城。

用傅晨的话说,自己的支撑,信念,一切都崩塌了。

一整年,傅晨无所事事,就在他想要自杀,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大学时读到的一篇关于法国外籍军团的文章出现在傅晨脑海里。

当时有一句话,对这个时间点的傅晨来说吸引力十足:加入外籍兵团,就意味着与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1831年3月10日,法国国王菲利普创立了这个外籍军团,目的是保护和扩张法国领土,但不让法国人死亡。

经历一百多年的发展,法国外籍兵团早就成了法国正规军中的精锐。

它之所以闻名于世,更因为它独特的“军团文化”:所有的士兵一律不问出处,进入军团后,士兵必须一律改名换姓,与过去彻底说再见。

想起这个军团,傅晨非常向往,他觉得这是一束光,照进了他丝毫没有希望的生命。

为了当雇佣兵,他专门用了一年的时间训练自己的体能和军事技能,之后办理了学签去往法国。

在法国学习了三个月语言,他来到了位于法国奥巴涅的外籍军团总部。

外籍军团对想要参军者一视同仁,与傅晨一同报名的,有来自意大利的流浪汉,有底层的劳工,还有厨子,他们来自各个国家的各行各业,可只有傅晨一人来自东方。

外籍兵团的招录比很低,因为是精锐兵团,最终被录取的只有5%,而在傅晨一组的十个人中,只有他进入了最终名单。

在兵团中,大家都以为傅晨是厨子,因为在他们眼里,中国人有不少都是厨子。

傅晨不苟言笑,在部队里话也不多,别人问起他之前的职业,他总拿各种理由搪塞,这让傅晨在外籍军团中充满了来自东方的“神秘感”。

正式进入兵团后,傅晨也有了一个新名字:方可。

他的战友都称呼他为“方”,当他开始本能地对这个名字有所回应的时候,傅晨知道自己要和另一个自己说再见了。

2012年,非洲的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叛乱,2013年,曾从属于法国的马里政府向法国请援,傅晨所在的外籍兵团,被派上了真正的战场。

傅晨是第一骑兵团第一搜索营的步兵,执行的是最危险的搜索和歼灭任务。

刚到非洲的傅晨,就经历了一次生命危险,他们守卫的村庄外围被人用步枪扫射,虽然只是警告性的点射,但这足以让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大城市白领绷紧神经。

除了枪炮,撒哈拉的高温和沙尘暴,是法国雇佣军最大的敌人。

傅晨曾有过一次最为严重的中暑,他当时手脚半麻,近乎失去意识,幸好同伴解救,傅晨才得以捡回一条命。

在撒沙拉执勤的晚上,傅晨望着漫天的繁星和银河,会将自己所有认识的人都回想一遍。

那种感觉对他来说恍如隔世,好像真的与过去的自己完成了告别。生命的意义有了改变,他从未惧怕过死亡,但也从未真真切切地像这样感受过活着。

执行完任务后回国的傅晨,先买了一束花去墓地看了死去的女友,跟她说了很多心里话。

以前熟悉的一切变得陌生,听到窗外婚礼的礼炮声,傅晨会下意识地警觉找掩体并从腰际摸枪。

面对《冷暖人间》记者的采访,傅晨说,历经生死,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退伍之后他再也不会当一名雇佣兵了。

每逢有人再问及他的这段时光,他总会苦笑作答:“珍惜你眼前的生活吧”,

经历过残酷的战争,这个80后小伙子深深懂得,和平而庸常的日子,是多么来之不易!

战争有多可怕,有人付出生命,有人留下的心理阴影,要靠一生去治愈。(来源:CG插画师)

附录:最不幸的一个雇佣军赵睿

赵睿:38岁重庆人,未婚。父母均退休。在莫斯科征兵站报名参加俄侵乌战争,隶属俄第58集团军某连外籍排列兵。11月30日在扎波罗热的新普罗科波夫卡被乌军无人机攻击死亡。

俄58集团军某师某团某营某步兵连列兵小强叙述:我和赵睿是2013年认识了,他是我在缅甸同盟军的战友,回国后各奔东西,断断续续联系,偶尔在战友群里也吹吹牛逼。直到俄乌军手冲突,赵睿与我说,乌克兰请了好多西方国家的人,有和我们中国人有深仇大恨的日本兵,还有侵犯北京圆明园的八国联军等各个国家!

当时赵睿是同盟军兄弟群的群主,也看到俄罗斯这边开始向全世界各地招募志愿军团,他突发奇想,要不去俄罗斯当兵打日本人,我当时以为他是开玩笑,就答应了他!赵睿当真了,他告诉我,两个月后出发,他要减肥一段时间。我不懂拒绝,答应别人的事就要去做到。

等了一个多月后,我和赵睿的旅游签证下来了,赵睿叫我坐飞机去成都等他,然后他从重庆过来接我,我们在成都玩了三天,期间他和我聊了好多他家人的故事,他爷爷是抗日地下工作者者等,我突然理解他的所为,心想战友一场,就是在战场上死了,也陪着轰轰烈烈地死一场!

我们踏上飞往莫斯科的航班!后半夜我们到了莫斯科,坐车去酒店,睡到天亮,去红场玩了一天,第二天我们才去征兵站报名,体检合格后,我们直接坐车去了郊外先峰训练营,在那里接受了半个月训练后,我们被分到俄南部军区58集团军,又在罗斯托夫训练了一段时间后,被送到别尔江斯克接受了“瓦格纳教官”的强制性训练了20天。

后来被分配到58集团军某师某团步兵连,我和赵睿的军衔都是列兵。(节选自网络)

俄军雇佣兵赵睿阵亡前视频忠告网友

素材来源官方媒体/网络新闻
继续滑动看下一个
选择留言身份

您可能也对以下帖子感兴趣

在北京被抓捕的6位明星,个个臭名远扬下场凄惨,看看谁最可恨?
美国医学杂志:走路步数与死亡率的关系
韩红带队甘肃救灾被骂!官方要求社会力量撤离,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