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2万亿蚂蚁暂停上市、退钱的内幕,今天终于能说了,背后博弈的水太深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这次,A站真的凉了吗?!

2018-02-04 一群动画狗 一群动画狗

1月31日,腾讯《一线》爆料国内第一家弹幕网站Acfun融资不畅,服务器或将关闭。在一片惋惜声中,A站却又挺过了一次“鬼门关”,第二天这个网站依旧正常运营,我们以为这不过又是一次诈和,A站终究能熬过的。


但2月2日上午,也就是今天,陪伴我们十年的Acfun官方网站已经无法进入了。AcFun官微也发布了微博:“我想再活五百年! ”并配了大哭的表情符号。



消息一出,网上立刻炸开了锅,我们来看看大家都有啥反应?


沉痛悼念型的



不明所以型的



会员救站型的



痛定思痛型的




义愤填膺型的



机智找锅型:


甚至还出现了“趁火打劫”型的:



总之,A站,这个在大家口中凉了十几万次的网站,或许真的要凉了?


我们还是先看看它“热热”的过去吧。




回顾:

A站的诞生


2007年, xilin在武汉建立了AcFun网站。



最初,A站只是单纯的动画连载网站。一年后,A站开始模仿日本视频分享站NICONICO动画,做出了类似的带字幕的弹幕式播放器,这种增强用户互动,让彼此抒发观点的分享形式一推出就获得众多用户青睐,霎时人气暴涨。


A站也因此成为了国内第一家“二次元”领域弹幕视频分享网站。


2007年6月29日A站网页截图

图by微博用户-奶奶扣


发展初期,A站还发生了NICONICO入侵事件。很多日本人认为这个网站属于niconico的不当复制,大量日本IP的涌入使得网站被迫多次关闭, AcFun的消息甚至出现在了日本2ch日刊和秋叶原新闻当天的头条,AcFun成为日本otaku界的热门话题,也引起了中国AcFun用户的普遍关注。


最终,AcFun正式改为会员登陆方式,事件也逐步得到平息。


本以为这就是A站“平步青云”的开始,但仿佛成了其命运多舛的预兆。


资本下的危机:

十年被六次易主



A站的“黑历史”,其中最为人诟病的就是A站的内斗与管理层的几次动荡:


2009年上半年,A站就由于员工矛盾引发了内部派系斗争,内部的分割使得人心惶惶;


2010年Xilin将A站以400万人民币出售,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接手;


2014年年初,陈少杰放弃收购近4年的A站,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


2014年4月,奥飞娱乐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东青以个人名义投资A站,成为另一大股东。


2015年8月,合一集团斥资5000万美元换得A站18%股权;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之后,孙旻由CEO转任总裁,莫然接任CEO。


孙旻


新领导班子都到来在某种程度上都曾让A站有过生机,但管理层的数度换血,管理人几次空降使得A站原班人马不复存在,带来的却变成外界眼中的“宫斗、清洗、撕逼、造假”,一场轰烈的职场大戏。


互联网第一猎所画的示意图


经历权力“血洗”的不止是开站老臣子,对于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也造成了无法形容的打击,文化理念、用户体验都成为了这场资本游戏的牺牲品。


知乎上匿名用户分享的A站团建照片


而据A岛流出的聊天截图表示,压死A站的可能还是资本间的博弈。焦灼的谈判让A站的命悬一线,除了看着干着急,普通吃瓜群众可能也别无他法。



挣扎中风波四起:

版权问题不断,竞争力的逐步衰退


一直以来,A站就存在很多版权问题,而碰上“付费时代”的来临,很多困境就再逃不过了。


早在2014年,A站就曾因版权问题被合一集团(优酷土豆)起诉,奥飞方表示视频侵权行为与公司无关,最终导致数名原高管因此被刑拘。此次侵权危机以合一集团的入股告终。


2015年,A站因经营执照的问题被处罚,其旗下域名acfun.tv与acfun.com也被列入黑名单。


2017年,受牌照问题影响,A站出现多次404


2017年五月,新浪就因A站擅自播放第52届金马奖颁奖典礼暨星光大道节目向A站起诉,索赔50万元。一个月后,A 站在不具备视听牌照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遭广电总局点名,之后大量不合规的影视剧、电影、新闻等视频被下架。更别提它又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罚款12万,关闭影视、时政以及军事频道,其他频道共清理下架视频32万余条。


近几年大家能提起的对于A站的印象,好像都离不开一系列“丑闻”:不少用户耿耿于怀的“tn事件”“二次元msl”;原是复兴的手段,却惨遭扒皮的知乎运营事件……内有内斗,外有围绕A站侵权问题一直不断,每一次整治都消耗了大家的期待。


显然,光“用爱发电”不足以为它照亮前程。


被铭记的辉煌:

创造了B站,孵化了斗鱼


有很多人不记得A站是国内第一家“二次元”领域弹幕视频分享网站,但很多人记得A站“创造”了B站,“孵化”了斗鱼。


2009年,A站出现长达一个月的持续机房故障和无法访问,up主投稿也常常无人审理。作为A站早期用户的徐逸(即bishi)离开A站自立门户,创建了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即Bilibili的前身。A站氛围的恶化,让大部分用户流向B站。



而发展过程中,我们看到A站一直处在版权问题的漩涡中,而B站牌照齐全,近年来在版权问题上也处理得当。不仅在游戏方面收入颇丰,也开始慢慢引进更多正版番剧,同时也采用“B站大会员”的方式维持网站运营。


而日前据路透旗下IFR报道,B站计划在今年第一季度末或第二季度初赴美IPO。


bilibili的创始人也曾是A站的用户,对比目前A站、B站的发展状况,一个要上市,一个要“丸”,着实让人唏嘘。



A站的命运,或许xilin一直都有所预期。


2010年初,他曾在贴吧里留下他对于Acfun的想法,其中说道:


商业化在某些人眼里,就是要大众化,要追求更广泛的利益,随波逐流,让自己曾经存在的氛围慢慢流逝,但是对于一些意志坚定的运营者来说,商业化只会将自己的优势的文化氛围发扬光大,不是别人来同化你,而是你去影响更多人!商业化是赖以生存的基础,是迈向更高领域发挥更大影响、输出更多文化的基石!

但是,找不到正确可行的商业模式,生存、前途一片渺茫,对于一个真正有爱的人,对于一个真正想一辈子想投身动漫行业的人来说,才是最大的悲哀!


经历了十年风雨历程,说了无数次的“吃枣药丸”,不知道如今A站这次是否能重整旗鼓。


它还没有找到最好的道路,却好像要倒在破晓前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A站的诞生让不少“猴子”找到了归属地。


服务器倒了并不意味着A站就消失,既然还在谈判,那一切还有希望。


还有两天就立春了,不知道我们熟悉的“猴山”何时才能熬过它的寒冬。




A站十年记

 2007年

6月6日,xilin成立A站,最初为动画连载的网站。

 2008年

3月,A站模仿日本视频分享站NICONICO动画,做出了类似地带字幕的弹幕式播放器,成为国内第一家弹幕网站。


2008年下半年,A站在国内“二次元”文化圈已相当有名,而后又因NICONICO入侵事件和论坛传送门事件人气暴涨。

 2009年

上半年,由于内部派系斗争导致A站出现长达一个月的持续机房故障。Up主投稿常常无人审理。作为A站早期用户的徐逸(bishi)脱离A站,创建了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即Bilibili的前身。

 2010年

由于A站站长Xilin的不作为,A站站内氛围急剧恶化,外加网站本身体验差、改进慢,无论是UP主还是普通用户都对A站感到不满。此时出现了大量A站UP主转投B站的情况。


A站创始人Xilin将A站以400万人民币出售。此时接手A站的是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赛门成为A站新站长。

2013年

陈少杰加大了对A站的管理及投入。4月份孵化出了ACFUN生放送直播(也就是后来的斗鱼),这个国内最早的游戏直播平台前期用户基本都由http://ACFUN.com导入。

2014年

1月1日,ACFUN生放送直播正式更名为了斗鱼TV。陈少杰放弃收购近4年的A站,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而斗鱼在离开A站之后独立发展。


4月,奥飞娱乐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东青以个人名义投资A站,成为另一大股东。4月27日,赛门称和投资方理念不合,离开A站。


同年12月,奥飞空降一批高管,A站原来的高管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


2014年底,优酷向A站发出版权信。

 2015年

3月,由于版权纠纷合一集团(优酷土豆)向法院上诉A站侵权,奥飞股份表示视频侵权行为是前管理人员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数名原高管因此被刑拘。


4月,曾担任《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梦幻总动员》编辑、并创办了《动漫贩》、《24格》等“二次元”媒体的著名动漫媒体人刘炎焱(绯雨焱)加盟AcFun,出任A站总编,主导A站内容建设。


8月,合一集团斥资5000万美元换得A站18%股权,并带来了A站新一轮的管理层洗牌。入股A站之后,由孙旻担任CEO,刘炎焱成为总编辑,张侠主管产品技术。在完成融资后,A站斥资600万买下百度所有与ACG相关贴吧内的置顶广告,其中就包括了B站。


11月,A站因为无证经营被相关监管部门处罚并警告。同时,A站旗下域名acfun.tv与acfun.com已被列入黑名单。A站解决域名危机的方式是启用了土豆网二级域名acfun.tudou.com——通过挂靠到土豆网规避了域名风险。

 2016年

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之后,管理层再度换血。孙旻由CEO转任总裁,莫然接任CEO。莫然邀请动漫创作者社区半次元的CEO王伟管理产品技术,原团队又遭架空。


7月,莫然因个人原因辞去全部职务,由奥飞娱乐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


9月,A站的新域名acfun.cn/acfun.net正式通过ICP备案。

2017年

4月1日愚人节,A站首页Banner一日内更换三次,均为恶搞B站Banner之作。事实上,当日午间B站似乎已经发现了A站的举动,并立即更换了Banner,但无奈A站反应更为迅速,又马上推出B站新Banner的恶搞版。


5月10日,新浪因A站擅自播放第52届金马奖颁奖典礼暨星光大道节目,以侵犯新浪的著作权为由向A站起诉,索赔50万元。


6月,A 站在不具备视听牌照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遭广电总局点名,随机下架大量不合规的影视剧、网络电影、新闻节目、纪录片等内容。


9月,同样由于视听证问题,A站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罚款12万,关闭了影视、时政以及军事频道,其他频道共清理下架视频32万余条。


11月底,A站及其客户端连续三天无法访问,根据A站的声明,此次原因可能为遭受入侵导致。但据知情人士观点,A站并没有遭遇DDOS攻击,网站无法打开或因其自身原因,最有可能的依然还是视听证问题。

 2018年

1月31日

腾讯《一线》爆料A站融资不畅,服务器或将关闭。


2018年2月2日

AcFun主页已无法打开。



本文整理,参考文章:

创事记,《分家斗鱼、孵化B站,AcFun的百亿教训》http://m.cnbeta.com/view/683267.htm

文娱商业观察 ,《A站十年 它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的?》http://www.cb.com.cn/index.php?m=content&c=mobile&a=show&catid=73195&id=1210512&all

本文转载自“动画学术趴”


==== END ====



你也许还想看这些:

  1. 给阿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父亲的一封信

  2. 这是我曾经发誓要为之遮蔽风雪、此生疼爱的女孩啊。

  3. 汪!一群动画狗提前祝大家狗年快乐~

  4. 如果有一天,机器彻底取代了人类。

  5. 扫月光的小男孩

  6. 下雪了,暖暖胃:吉卜力动画中的美食!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分享,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听说关注“一群动画狗”会变好看!

我想关注你们!

Hi

 我们面对现实

 我们忠于理想


  扫描二维码关注

Animated Dogs我们是一群动画狗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记得分享转发点赞哦✬


当你想念一个人的时候,

你有想过你是什么样子吗?

戳这里看!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动画学术趴
动画学术趴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