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台湾杂志BlueMen,体育系男模允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零纪年冬至-圣诞节-情人节特别企划

2016-12-21 给王 零纪年动漫社 零纪年动漫社

圣王降诞之时已至兮,其为逐冬之神


(一)   永昼的冬至日

 地球的运转没有停止,然而,本应是白昼最短的冬至日,却始终没有迎来夜幕的降临。

然而,陷入狂热的人们却对这样的反常视若无睹。

没有人在工作,也没有人想要休憩。所有人,无论其性别、职业抑或身份地位,都纵情于无休止的声色歌舞,享乐于无尽的美酒和果实。

如此景象,是不夜的天堂,又或者是……?

“毫无疑问,这是地狱。”

“你现在到哪了?”

“刚从奇罗马里纳出来,再过不久就能到克罗托内了。”

来自爱奥尼亚海的湿润海风顺着敞开的车窗吹进这辆黄色的法拉利458的车内,车内钟表的时间显示此时是十二月二十二日凌晨一点三十八分,然而,车窗外投射进的日光却强烈的令人炫目。

驾驶座上的戴着墨镜的黑发男子一边用蓝牙耳机和另一个人进行通话,一边在省道上以接近二百公里的时速飙车。

“能确定发生了什么吗?”

“如此大规模的反常现象,毫无疑问是由 ‘不从之神’的显现造成的。”

“这不废话,问题是对于显现的是哪一位神明大人这一点,你们有任何头绪吗?”

“还不清楚,不过希望您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们认为出现的是‘不从之巴克斯’的概率非常大。”

“哎呀,那对方不是主场作战吗,这可真是糟糕透了,这种时候那位剑之王去哪里了啊?”

“不知为何我们一直联系不上萨尔瓦托雷卿,除此之外,我们也试着联系了极东的那位王,但是毕竟路途遥远,实在是没有办法才麻烦您的。”

“好吧,我尽力而为,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我虽然被称为最强的术者,但是毕竟还是凡人,不是神明或者Campione那种怪物。”

“您过谦了,从我们收集到的情报看,您的破坏力丝毫不亚于任何一名王。”

“……虽然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不要用破坏力这个词,不过这句话姑且我还是当成赞美接受下来了。那就这样吧,等我到了再联系。”

挂掉电话,从奇罗马里纳到克罗托内的省道已经接近尽头,男子不得不降低车速,避免在进入市区时撞到在马路上狂欢的人群。

“如果是巴克斯的话其实还不算太糟,我只担心是别的不从之神,毕竟”,跑车被挡住去路不能继续前进,男子推开车门下车,顺手摘掉墨镜,“巴克斯可不像是能造成这样的永昼的神明大人啊,说起来剑之王不是弑杀过狄俄涅索斯吗,这两个难道不算同一视的神灵吗?”男子晃了晃头,“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先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扒开混乱的人群,从堆积如山的谷物果实中拿起一个苹果毫无顾忌的一口咬了下去。“唔,确实是丰收的神力不假。丰收、酒、混乱,确实像狄俄涅索斯,那这永昼难道是因为他是冥府的太阳神吗?”男子一边继续咬着苹果一边咕哝着。

“哦?这里有个没有受到秘仪影响的人类呢。呐,吾问汝,汝是何人?”突兀出现的女声似乎令男子吃了一惊,男子丢掉手中的吃了一半的苹果,回转过身寻找声音的来源。

“女神?御身难不成是德墨忒尔?又或者是珀耳塞福涅?不过我记得珀耳塞福涅好像被爱莎夫人弑杀过来着。”男子一面谨慎的撤步,一面试探着出声询问。

“呵,吾并非那么伟大的神明,不过汝的困惑吾也能理解” ,那女声带着一丝轻笑“这白昼并非是由吾造成,这么说汝可明白?”

“原来如此,有不止一名不从之神降临吗?我还真是接了个好差事,那么既然这永昼和御身无关,那御身的身份我倒能猜出几分了”,男子锐利的眼神扫过眼前混乱的人群,“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只能请御身先在这里退场了,万物皆数(τα μαθηματικά)!”

一声呼喝之下,以男子脚下为中心迅速展开神圣十点三角的图形,与等边三角形三顶点相切的是一条首尾相接的环形衔尾龙。

“‘圣十(Tetractys)’?灵数学这东西还真是颇有古风啊。”

“御身想必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了吧。”男子平静地望着从人群中走出的女神,令人诧异的是女神的四肢躯干几乎完全被龙鳞所包裹,手脚也已经完全异化为龙爪,背后更拖着一条粗壮的龙尾。

回应男子问话的是如同铁鞭一般的龙尾的一记横扫,但是男子仿佛早有预料,迅捷地向后跃开,同时继续开口道:“丰收与混乱的神力,并非那么伟大的神明,与白昼无关,御身给出的提示真是多到令人感激不尽,如果不是出于好心,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御身自信自己的真名无论如何不会被人看穿,换言之,”男子侧身翻滚避开女神喷吐出的魔力弹,但是并没有因此中断自己的分析,“御身自信自己在神话中的形象和知名度,不足以让人知晓,或者不足以让人根据眼前这一切而联想起来。”

“汝还真是敢说啊,就算是又怎么样?”

“那可真是失礼了,我想我已经知道了御身的真名。”面对女神以惊人的高速和同样惊人的力量步步紧逼如狂风骤雨般挥舞开的龙爪连击,男子却游刃有余地不断以最小的动作恰好躲开每一次攻击,并趁对方停顿的一瞬间一口气后撤拉开距离。

“汝是怎么做到的?”连续攻击失手,女神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恼怒,反倒是在停手之后好奇地问道。

“哦,这个啊,我曾经特地到那个遥远的拥有悠久历史的东方大国那里学习一种叫‘术数学’的东西,刚刚那个就是最简单的对御身的每一步动作的提前推演,所以在御身出手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闪避的准备,顺便一说,我能猜出御身的真名也有一部分依赖于此,虽然不能直接推知,但是却推算出了一个大致的范围,而且,”男子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更重要的是在见到御身之后,我的直觉就在不断提示御身的真实身份,毫无疑问这是来源于我和御身之间产生的一种共鸣,御身提过‘秘仪’两个字,是说厄琉息斯秘仪吧。”

“果然,汝还真是所学颇杂。”

“毕达哥拉斯深受俄耳甫斯教思想影响,俄耳甫斯教脱胎于原始的狄俄涅索斯崇拜,而厄琉息斯秘仪也是脱胎于狄俄涅索斯崇拜的原始仪式,成为带有神秘色彩的俄耳甫斯教的秘密仪式,这些东西不仅是我所学所必要的背景知识,本身也很‘实用’。也罢,说了这么多的废话,也该说出御身的真名了,御身是库克瑞亚地区的阿加托斯半神,德墨忒尔的高阶祭司,也就是当年厄琉息斯秘仪的主持者之一,前半生一直和龙纠缠不清,虽然过去在希腊享有极高的声誉,在雅典有着神圣的地位,普鲁塔克甚至因为斯喀戎是御身的女婿而不相信斯喀戎真的是如同忒修斯的传说中所说的那样的恶棍,但是御身的传说在后世并不称得上是有名,御身的真身是萨拉米斯之王,波塞冬与萨拉米斯之子——现在应该说是波塞冬与萨拉米斯之女,库克柔斯(Cychreus /Κυχρεύς),我没有说错吧?”

“真是令人惊讶,诚如汝所说,不过汝好像一点都不迟疑就得出了这个结论,在神话中吾可是萨拉米斯之王,波塞冬与萨拉米斯之子,也就是说是男性哦。”

“呵,龙蛇崇拜本身就是地母神崇拜的一个表现,我一直认为御身的传说表现了母系向父系转化的一个过程,库克瑞德斯(Cychreides)和库克柔斯本就是一体的,是库克瑞亚的‘家蛇’,类似于图腾一样的存在。而当母系社会土崩瓦解,地母神崇拜被天父崇拜所取代,御身也就被驱逐,来到了厄琉息斯这个还存留着地母神崇拜的地方。也因此,如果告诉我包括御身在内的带有龙蛇特征的任何一人实际上是女性,我都不会有丝毫的惊讶,而且”,男子抬起双手,数条黑色的长龙从男子脚下的“圣十”中钻出,“龙这东西,本身就是‘土’和‘水’两种本原的融合,而‘土’和‘水’的特质,在埃及叫做‘湿’,在中国叫做‘阴’,就是特质为‘干’和‘阳’的‘火’和‘气’的对立面。”

“汝终于放弃躲避了吗?”

“没错,因为准备已经完成了,这里就请御身回归神话吧,圣十流溢·源数创世(τετρακτύς)!”

  更多黑龙从这一人一神周围凭空出现,而脚下环绕着圣十的衔尾龙也松开了咬着自己尾巴的嘴,从地上钻了出来。

“来吧,乌洛波洛斯(Ouroboros),无限之龙!”

“只有这种程度可是打不倒吾的哦。”挥起龙爪和龙尾将接连而来的黑色巨龙打散,名为库克柔斯的不从之神与乌洛波洛斯缠斗在一起。

“当然,灵数学怎么会只有这么简单粗暴的应用呢?数量和形状决定一切自然物体的形式,数不但有量的多寡,而且也具有几何形状。在这个意义上,数是一切事物的总根源。数在物之先,因为有了数,才有几何学上的点,有了点才有线面和立体,有了立体才有火、气、水、土这四种元素,从而构成万物。灵数学所研究的就是关于操纵数的应用,而这个‘圣十流溢·源数创世’嘛,其实本质是一个结界,御身应该也发现了,在这个结界内,物质的基本组成被置换成了我所能理解和操纵的‘数’也就是说——”

男子双手一挥,库克柔斯攻向乌洛波洛斯的一击突然挥空——不,并非是没有打中,而是攻击的载体,龙爪本身消失了。

“这可真是……”望着自己正在快速崩坏并一片片剥离的身体,库克柔斯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汝所谓的准备,就是通过充分的分析和了解吾,藉由结界来将吾身转化为‘数’,以便汝操纵它们分离吗?”

“没错,可惜御身身上还有一些我不能完全弄明白的东西,想必是和阿加托斯半神有关的吧,所以这一下不能将御身完全消灭。不过也没关系了。”

不从之库克柔斯仅剩的残破躯体被乌洛波洛斯紧紧缠绕,象征着时间无尽轮回循环的无限之龙张开了血盆大口,准备给这末路的神明以最后一击。

“新晋的弑神者哟,吾问汝最后一个问题,击败了吾的汝究竟是什么人?”

“我吗?”男子踌躇了一下,“我现在的名字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在过去有许多名字,其中最早的一个是埃塔利德斯(Aethalides)。”

库克柔斯愣了一下,然后再次苦笑了一下:“原来如此,那么吾真是败得一点也不冤啊。弑神者啊,吾给汝最后一个忠告,纵然汝即将成为弑神者,纵然汝是赫尔墨斯之子,甚至哪怕汝是阿波罗也好,汝都要小心另一位不从之神,他比汝所能想到的更难对付。”

“多谢御身的忠告,我会铭记于心的。”男子再次挥下右手,随着他的动作,乌洛波洛斯一口咬下。

“与这永昼真正相关的,另一位神明大人吗?”男子喃喃自语着,然后,他的视线突然被黑暗所吞噬。

(未完待续)


公众号ID:nwpu_lingjinian

 Campione!弑神者同人小说() 

长按识别左边二维码关注我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