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台湾杂志BlueMen,体育系男模允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酒馆|枪与少女(序章)

2017-10-31 六氯环己烷 零纪年动漫社 零纪年动漫社

酒馆|枪与少女(序章)

 “嘶,这种天气,可实在是考验身板啊,也不知道那些常喝酒的怎么样,反正我是扛不住......”穿着皮袄的中年男人将手推车停至一扇满是油污的小门旁,一边抱怨一边搓动双手。

 旁边的门无声打开,走出一位身着长裙的少女,透过黑裙的间隙,她瓷具般的肌肤甚是晃眼。像是没看到男人一样,她缓缓掏出火柴,点燃老旧的瓦斯灯。摇曳的火光透过泛黄的玻璃罩,在冬日黎明前的昏暗街道上如同信标一样,将二人模糊的影子拖得极远。

男人献媚似的递上一份单子,说:“还是那么准时哈,这是今天的酒,请您过目。”少女接过单子,未看一眼,便放入口袋,轻声说道:“放在老地方吧。”男人如释重负般抬起箱子,大步走进屋子,放下箱子便要离开。


 “上次送来的酒,好像...”还未等少女说完,男人就抢先打断,合实双手低头作祈求状,“家里实在是急用钱,对不起,缺的那批货我一定补上。”等男人再次抬起头,木门已经闭合,除了燃着一盏因瓦斯不足而发出“噗噗”声响的灯外,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男人长舒了一口气,裹紧大衣推车离开,“还好是她,换做别人,今天是免不了一顿打。下次还是给她补上吧,一个人开店也不容易......”男人的声音和身影逐渐被雾气吞噬。


早上的酒馆颇为安静,只有那些与其说是来喝酒,不如说是来取暖的人。各自喝着自己的饮品,全然没有什么气氛可言。一个少女站在吧台前,反复擦拭着玻璃杯。


“叮铃铃,”伴着寒风,酒馆的门被推开。酒馆里的众人正想抱怨,却在抬头看到什么之后将埋怨咽回肚子,重新对付起面前的杯子来。少女抬头,放下杯子和抹布,沉默注视着走进的两名警员,目光追随着他们走近。


将一叠告示扔到吧台上,年轻一些的警员站在吧台前,低头瞪着少女厉声问道:“上次贴的通缉令呢?门外怎么没看到?”“撕了,会影响做生意。”少女连头也没有抬高一分,不带感情地回复,同时将杯子摆放整齐。“你...”警员想要发作。


“算了,乔伊。人家要做生意的,意思一下就够了。一杯朗姆酒,老规矩。”年长些的警长打断同事的话,递过钱和告示,说:“这是新的通缉令,贴两天就好,我们也好给上面交差,好吗?”少女像是没听到一样从酒架上取下酒瓶,倒出琥珀色的液体,微调后递给警长。过了许久,才微微顿首,表示同意。


喝完酒,带着还有愠色的乔伊,警长走了出去。刚踏出大门,乔伊便抢着说:“前辈,一个开酒馆的,还是女人,怎么对她那么客气?”“你刚上任,一些事情还不知道。据说,这家店主,以前是一位出名的枪手,惹了什么大人物才退隐到这儿来的。我刚上任的时候,这家店就已经在这儿了,这么多年,她好像一点也没变。每次来这儿,都觉着像几年前一样。还有...”顿了口气,又说:“算了,有些事情说不明白,记住就好了。再说,这家的酒,比别家都要正宗,别把关系处那么僵。”拍了拍乔伊的肩,两人消失在了雾气弥漫的街角。


入夜后,酒馆显现出它本来应有的面貌。


昏黄的光驱散周围的黑暗,在寒冷的冬夜吸引众人前来。满身臭汗的工人们挤在一桌,人手一杯啤酒大声吆喝,讲着大话或是让旁人脸红的笑话;点一瓶昂贵的红酒,商人们或搂或抱着身边的女郞,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还有那些独自一人的酒客,端着一杯烈酒,一言不发,只有腰间的手枪,像是“生人勿近”的招牌,让周围的人主动让出一圈间隙。


柜台后的少女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般,依旧安静地一遍遍擦拭着酒杯,有人点单则放下,取杯,倒好,调配,送出。


夜深了,客人渐少。门外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少女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那把左轮,无奈似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接着,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伙青年鱼贯而入,或球棍、或刀子,还有拿着猎枪的人混在其中。


领头人举起手枪,环顾一周后说道,“所有人给咱出去!”酒客们不做声张,依次靠墙慢慢退了出去。青年坐到吧台上。将枪口对着少女,嬉笑着说:“你这酒馆客人这么多,怎么说也是大把赚钱吧,咱们一个个没有本事,只有力气,要不要给咱们点钱保护这里?”


一旁有位小弟走上来,伏在领头者耳旁,说:“大哥,还是算了吧,有人说这家店主有点门路的,你看墙上那把枪。”“放屁,”后者粗暴地打断他的话, “咱都查过了,这家店开的时间也有几年了,要是你说的在理,怎么也轮不到她来当店主。你就是太胆小,一把枪就把你吓成这样!”骂完手下,领头者又低头看向少女,“要不这样,咱看也没人照顾你,你来当咱的女人,也可以啊?”众人爆发出一阵哄笑。


少女低下头,青年们兴致盎然地看着她,接着,少女低语“无聊。”众人愕然,接着,枪响,灯灭。黑暗渗过门窗,覆盖整个酒馆。只看到火药点燃的火光,伴着清脆急促的枪声,接着一切又趋于平静。


当灯再次点燃时,店中只有少女还站立着,依旧是那身黑裙,却没有沾染一丝血迹。对着卧在地上不再聒噪的一伙人,她低声说,“把这里收拾干净,以后别再来了。”最开始的那个小弟颤悠悠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看一旁已经死亡的同伴手里紧握着的还冒着硝烟的枪管,又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看少女,还有放在吧台的左轮,不敢作声。酒馆里如此寂静,除去还未散去的硝烟味道不谈,只有门外传来的惊讶低语和一地的尸体,才能证明刚才发生了什么。


用颤抖的手草草将几分钟前还在张扬的同伴拖出门,青年从围观的酒客间夺路而逃,跑出了昏黄灯光的范围,逃向了黑暗的更深处。


少女走出店门,对着酒客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同她没有血迹的衣服一样,她瓷娃娃般的脸上也是看不出任何异样,一点也不像刚杀过人的样子。迎回客人,少女又坐回吧台。


打烊后,少女将墙上的左轮小心摘下,掏出绒布,如抚摸情人一般轻柔地擦拭着枪身。将灯熄灭,少女转过头,对手中冰冷的物品喃喃低语:“又是平淡的一天呢,是吧,店长?”



点击上方“公众号” 可以订阅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