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吹落的水泥块砸中了谁的死穴?

2017-03-04 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3月2日扬子晚报报道,3月1日下午4点多,无锡狂风大作,东林广场附近的兴盛大厦楼上,某公司用于宣传业务的一面砖结构广告墙没能经受住大风,掉落下来,一名23岁的女子刚好路过被砸中。公安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将被砸女子送往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但遗憾的是,该女子经抢救无效离开人世。

  

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了就没了。


  据报道,3月的第一天,江苏省13个地级市都出现了7级以上大风。因为这场大风,倒塌的塔吊和广告牌造成3人死亡。看起来,这是一场天灾。但是,仔细想想,这何尝不是一场人祸?


  3月1日下午出现在江苏全境的这场大风并非没有征兆,各地气象台早有预报。天空还会刮风,甚至还会刮更大的风,这是一个生活常识,我们不能把所有的罪过,全都推给老天爷。只有未雨绸缪,认真反思,才能避免悲剧再度上演。


  事实上,广告牌致人伤亡的悲剧,几乎每年都在上演。2016年7月16日下午,郑州市嵩山南路阳光四季城小区北侧,一装饰公司3米多高的门头广告牌突然坠落,路边玩耍的两名6岁多小女孩被掩埋,造成一人轻伤一人重伤。2015年8月11日,在安溪县凤城镇新安西路,30岁的谢女士带着8岁大的儿子走在沿街店铺下,突然路旁一运动品牌专卖店的广告牌瞬间坠落砸中谢女士,致其送医过程中不治身亡。8岁大的儿子就在母亲身旁,目睹了这悲伤的一幕。


  广告牌砸死人的悲剧实在太多。笔者在百度搜索了一下,键入“广告牌砸死”,一共有301个新闻,有超过30万个页面。问题之严重,可想而知。


  据海南日报报道,海口市政市容委曾经对该市滨海大道、海府路、凤翔路、龙昆路、海秀东路的违法户外广告和招牌进行了统计,共有违法户外广告和招牌3844块,面积在8万平方米左右,而经过审批许可设置的只有297块,还不到10%。这个数字着实吓人。除了违章设置的广告牌,不少城市的上空还有各种违章建筑,比如,建在楼顶的阳光房,比比皆是,大多属于住户私自搭建,质量很难有保障,一旦遭遇恶劣天气,都是悬在人们头顶的定时炸弹。


  治理违章建筑和违章设置的广告牌,需要相关部门负起责任。俗话说得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些违章建筑和违章广告牌之所以能够堂而皇之的长期存在,说得轻一点,是有关部门没有尽到监管责任,说得重一点,就是有关部门渎职。现在,广告牌砸死人了,要不要追究他们的责任呢?


本文发表于中国江苏网苏网评论、中国吉林网长白时评。


Views
Loading
大风吹落的水泥块砸中了谁的死穴?

大风吹落的水泥块砸中了谁的死穴?

2017-03-04 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3月2日扬子晚报报道,3月1日下午4点多,无锡狂风大作,东林广场附近的兴盛大厦楼上,某公司用于宣传业务的一面砖结构广告墙没能经受住大风,掉落下来,一名23岁的女子刚好路过被砸中。公安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将被砸女子送往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但遗憾的是,该女子经抢救无效离开人世。

  

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了就没了。


  据报道,3月的第一天,江苏省13个地级市都出现了7级以上大风。因为这场大风,倒塌的塔吊和广告牌造成3人死亡。看起来,这是一场天灾。但是,仔细想想,这何尝不是一场人祸?


  3月1日下午出现在江苏全境的这场大风并非没有征兆,各地气象台早有预报。天空还会刮风,甚至还会刮更大的风,这是一个生活常识,我们不能把所有的罪过,全都推给老天爷。只有未雨绸缪,认真反思,才能避免悲剧再度上演。


  事实上,广告牌致人伤亡的悲剧,几乎每年都在上演。2016年7月16日下午,郑州市嵩山南路阳光四季城小区北侧,一装饰公司3米多高的门头广告牌突然坠落,路边玩耍的两名6岁多小女孩被掩埋,造成一人轻伤一人重伤。2015年8月11日,在安溪县凤城镇新安西路,30岁的谢女士带着8岁大的儿子走在沿街店铺下,突然路旁一运动品牌专卖店的广告牌瞬间坠落砸中谢女士,致其送医过程中不治身亡。8岁大的儿子就在母亲身旁,目睹了这悲伤的一幕。


  广告牌砸死人的悲剧实在太多。笔者在百度搜索了一下,键入“广告牌砸死”,一共有301个新闻,有超过30万个页面。问题之严重,可想而知。


  据海南日报报道,海口市政市容委曾经对该市滨海大道、海府路、凤翔路、龙昆路、海秀东路的违法户外广告和招牌进行了统计,共有违法户外广告和招牌3844块,面积在8万平方米左右,而经过审批许可设置的只有297块,还不到10%。这个数字着实吓人。除了违章设置的广告牌,不少城市的上空还有各种违章建筑,比如,建在楼顶的阳光房,比比皆是,大多属于住户私自搭建,质量很难有保障,一旦遭遇恶劣天气,都是悬在人们头顶的定时炸弹。


  治理违章建筑和违章设置的广告牌,需要相关部门负起责任。俗话说得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些违章建筑和违章广告牌之所以能够堂而皇之的长期存在,说得轻一点,是有关部门没有尽到监管责任,说得重一点,就是有关部门渎职。现在,广告牌砸死人了,要不要追究他们的责任呢?


本文发表于中国江苏网苏网评论、中国吉林网长白时评。


View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