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2018-04-18 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办理相关手续,17日下午6点,胡定锋律师将谭秦东接出了看守所。

2017年12月,谭秦东在网上发布文章《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2018年1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以涉嫌损害公司信誉、商品声誉罪,将谭秦东从广州的家中带走,次日谭秦东被刑事拘留。今年1月25日,经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谭秦东。

在凉城县看守所不到一百天,那个意气风发的谭秦东已经呆若木鸡。

不得不说,凉城县看守所真是一个改造人的好地方。

在看守所外,谭秦东说:“现在想哭,但忍住,自由真好”。

关于凉城警方跨省拘捕广州医生谭秦东事件,网上的各种解读文章很多,本文不想再去赘述。谭秦东已经走出凉城看守所,但是,这一事件所暴露的畸形政商关系亟待改变。

根据@内蒙古检察通报:“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在“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凉城县公安就出动四个民警,跨省抓捕一个文质彬彬的医生,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如果凉城公职人员与鸿茅药酒不存在非法利益链条,凉城警方怎么可能如此卖力?

据谭秦东向辩护律师胡定锋确认,在整个抓捕过程中,鸿茅公司一名高管全程陪同。谭秦东还告诉律师,鸿茅公司在北京设有机构,他和警察从北京到凉城,其中一人称,“我们安排公司的车过来”,是坐鸿茅公司某高管的一辆商务车。随后,该高管、警方以及谭秦东一同回到凉城,开车的还是该高管的司机。此外,路上吃饭买单都是鸿茅公司的人出钱。

不难看出,凉城县公安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鸿茅公安。

事实上,鸿茅的帮凶,远远不止鸿茅公安。

2008年至2018年,鸿茅药酒一直是广告违法大户,据不完全统计,违法广告达2630次,被全国25个省市食药监部门99次列入违法广告公告移送工商行政部门查处,被10省市18次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

令人费解的是,内蒙古食药监给鸿茅药酒发出的广告批文却从未间断。

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数据库。2011年至今鸿茅药酒一共获得从蒙药广审(文)第2011010004号到蒙药广审(视)第2017080117号共1034个广告批文,仅2017年1~7月就获得234个广告批文。

为什么鸿茅一直在道歉,从未停违法?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才能回答,其它人的回答都不够专业。

好在,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上面,还要一个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鸿茅事件持续发酵之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要求内蒙古责成鸿茅药酒就虚假广告问题作出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鸿茅药酒由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于1992年10月16日批准注册,原批准文号为“内卫药准字(86)I-20-1355号”。2002年,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统一换发批准文号,该品种批准文号换发为“国药准字Z15020795”。后经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两次再注册,现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20年3月18日。

2002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是何许人也?笔者查阅了相关资料,答案是郑筱萸。这个郑局长已经于2007年7月10日被执行死刑。

法院判决文书显示:2001年至2003年,郑筱萸先后担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期间,在全国范围统一换发药品生产文号专项工作中,违背重大事项请示报告制度和民主决策程序,草率启动专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对这一事关国计民生的药品生产监管工作未做认真部署,并且擅自批准降低换发文号的审批标准。郑筱萸玩忽职守造成严重的后果,经后来抽查发现,包括部分药品生产企业使用虚假申报资料获得了药品生产文号的换发,其中6种药品竟然是假药。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眼看他起朱楼(卖药酒),眼看他宴宾客(抓医生),眼看他楼塌了。

——摘自孔尚任的《桃花扇》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2018-04-18 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办理相关手续,17日下午6点,胡定锋律师将谭秦东接出了看守所。

2017年12月,谭秦东在网上发布文章《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2018年1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以涉嫌损害公司信誉、商品声誉罪,将谭秦东从广州的家中带走,次日谭秦东被刑事拘留。今年1月25日,经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谭秦东。

在凉城县看守所不到一百天,那个意气风发的谭秦东已经呆若木鸡。

不得不说,凉城县看守所真是一个改造人的好地方。

在看守所外,谭秦东说:“现在想哭,但忍住,自由真好”。

关于凉城警方跨省拘捕广州医生谭秦东事件,网上的各种解读文章很多,本文不想再去赘述。谭秦东已经走出凉城看守所,但是,这一事件所暴露的畸形政商关系亟待改变。

根据@内蒙古检察通报:“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在“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凉城县公安就出动四个民警,跨省抓捕一个文质彬彬的医生,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如果凉城公职人员与鸿茅药酒不存在非法利益链条,凉城警方怎么可能如此卖力?

据谭秦东向辩护律师胡定锋确认,在整个抓捕过程中,鸿茅公司一名高管全程陪同。谭秦东还告诉律师,鸿茅公司在北京设有机构,他和警察从北京到凉城,其中一人称,“我们安排公司的车过来”,是坐鸿茅公司某高管的一辆商务车。随后,该高管、警方以及谭秦东一同回到凉城,开车的还是该高管的司机。此外,路上吃饭买单都是鸿茅公司的人出钱。

不难看出,凉城县公安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鸿茅公安。

事实上,鸿茅的帮凶,远远不止鸿茅公安。

2008年至2018年,鸿茅药酒一直是广告违法大户,据不完全统计,违法广告达2630次,被全国25个省市食药监部门99次列入违法广告公告移送工商行政部门查处,被10省市18次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

令人费解的是,内蒙古食药监给鸿茅药酒发出的广告批文却从未间断。

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数据库。2011年至今鸿茅药酒一共获得从蒙药广审(文)第2011010004号到蒙药广审(视)第2017080117号共1034个广告批文,仅2017年1~7月就获得234个广告批文。

为什么鸿茅一直在道歉,从未停违法?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才能回答,其它人的回答都不够专业。

好在,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上面,还要一个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鸿茅事件持续发酵之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要求内蒙古责成鸿茅药酒就虚假广告问题作出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鸿茅药酒由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于1992年10月16日批准注册,原批准文号为“内卫药准字(86)I-20-1355号”。2002年,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统一换发批准文号,该品种批准文号换发为“国药准字Z15020795”。后经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两次再注册,现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20年3月18日。

2002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是何许人也?笔者查阅了相关资料,答案是郑筱萸。这个郑局长已经于2007年7月10日被执行死刑。

法院判决文书显示:2001年至2003年,郑筱萸先后担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期间,在全国范围统一换发药品生产文号专项工作中,违背重大事项请示报告制度和民主决策程序,草率启动专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对这一事关国计民生的药品生产监管工作未做认真部署,并且擅自批准降低换发文号的审批标准。郑筱萸玩忽职守造成严重的后果,经后来抽查发现,包括部分药品生产企业使用虚假申报资料获得了药品生产文号的换发,其中6种药品竟然是假药。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眼看他起朱楼(卖药酒),眼看他宴宾客(抓医生),眼看他楼塌了。

——摘自孔尚任的《桃花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