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蔡英文公开蒋介石临终遗言!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民日报这次“翻车”了

经济最困难的时候远未到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与《寄生虫》相比,很多人更喜欢这部充满欲望的犯罪悬疑片:《燃烧》

木鱼水心 木鱼水心

作为戛纳金棕榈的获奖作品,《寄生虫》无疑是这个夏天的大热门,影片讲述了无业游民基泽一家,在混入富豪社长家之后,引发的一系列出人意料的事件。


《寄生虫》剧照

这些事件突出的主题就是贫富阶级差距,道出了底层社会的绝望和无奈。


但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那就是大家在讨论《寄生虫》时,通常会提到另外一部电影,那就是李沧东的《燃烧》


《燃烧》剧照

这部影片在去年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虽然在当时“颗粒无收”,但它却用3.8分的成绩刷新了戛纳场刊的最高分(满分4分)


同样是将焦点对准了贫富阶级差距,但却运用了不一样的电影结构和形式处理。很多网友表示:看过《寄生虫》的人,也一定要看看这部《燃烧》。

 


 木鱼的影评


《燃烧》是李沧东导演的影片,首次上映于2018年5月16日的戛纳电影节。第二天于韩国本土上映。


前面说到,影片在戛纳电影节获得了3.8分的场刊历史最高评分,很多人不太了解场刊的意思,这里稍微解释一下:场刊其实是电影节现场的一个免费赠阅的刊物,本身并没有特别的权威性。


但是因为场刊上有一页会有媒体影评人给参奖电影打出的分数,这个分数常常也从另一个角度体现了影片的好坏,所以也会有很多人关注场刊评分。


《燃烧》场刊分数图(此图非最终成绩)


不过场刊是影评人评的,和电影节评审团之间并没有关系。


2019年的戛纳,奉俊昊导演的《寄生虫》斩获金棕榈,某种程度上算是为韩国电影人集体获得了荣誉。而由此也引发了一些关于「到底是《燃烧》好,还是《寄生虫》好」的讨论。

《寄生虫》主创们在戛纳


有人认为,《寄生虫》影片太过于直白,而《燃烧》则有更多可以思考的地方,这可能是两部电影不同的叙述方式和着重点所决定的。


总体来说,《燃烧》更加注重意境《寄生虫》更加注重叙事,其实这可以算是两种方向了,所以可比性并不是特别强。


李沧东在给女主演讲戏


说回《燃烧》,电影改编自村上春树的小说《烧仓房》,而与电影相关联的,还有另一部威廉福克纳的小说《烧马棚》。为此我把这两部小说都看了一下,也就此向大家大致说明。


《烧仓房》节选自《萤》


电影《燃烧》的整体剧情和桥段,基本是按照《烧仓房》的剧情来走的,除了将「仓房」改成了「塑料棚」


比如剧中剥橘子的哑剧就是小说《烧仓房》中的段落,而三人飞大麻、还有跑步看有没有「塑料棚」(仓房)被烧也是小说里有的。


剥桔子哑剧


不过,虽然整体剧情安排类似,但是李沧东还是对原著进行了相当大的改编。比如剧中主角钟秀和惠美的经济状况,就和原著中大有不同。


在村上春树的《烧仓房》中,对应「钟秀」「惠美」的那两个角色,他们并没有在影片中这么窘迫的经济地位,和「Ben」之间也并没有影片中这种因为阶级不同导致的巨大差距。虽然小说原著中「Ben」依然是很有钱。


(为了便于说明,在后面都以电影中的角色名字来称呼《烧仓房》原著角色的名字)


影片中的三人


其实,在《烧仓房》的小说中,男主和惠美他们都属于中产阶级,某种程度上,与《挪威的森林》中的「渡边」,亦或扩展到与《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尼克」是同一类人。


《挪威的森林》渡边

《了不起的盖茨比》尼克


他们并没有生存的巨大压力,也没有和富人的天然对立,当然,他们日常生活中常常能够见到富人,所以也并没有对丰富物质生活的过度向往。


比如《烧仓房》的男主就因为喜欢收藏,有一个自动换唱片的唱片机,而女主则是继承了一笔父亲的遗产。但正是因为这样,《烧仓房》原著的主题,和《燃烧》电影的主题有相当大的不同。



某种程度上,《烧仓房》从没有描述角色们的生存压力,他们的苦闷和空虚更多来源于思考人生意义所带来的迷茫,所以和《燃烧》中的钟秀和惠美等角色有天壤之别。


那么,《燃烧》这个故事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于是,按着电影中人物台词所提示的,我找到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威廉福克纳,与他所著的《烧马棚》


片中出现的《烧马棚》


而当看完《烧马棚》以后,我明白了更多电影「燃烧」的灵感起缘。这里稍微花几句话讲一下。


即使在如今看来,《烧马棚》都是一个短篇小说的杰作,它讲述了一个脾气暴躁的父亲阿伯纳,因为对社会种种不平和剥削阶级对他的压榨的不满,愤怒地决定烧毁地主的马棚的故事。



阿伯纳平时对火的使用非常谨慎,但他表达愤怒的时候,就不会克制,而是会点燃他要报复对象的马棚,从而让整个棚都烧起来,而这种火焰显然是他内心愤怒的外化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阿伯纳放火的行为并不符合法律,小说中的主角「我」最后也向地主告了状,但仍然能看出来作者对阿伯纳放火的行为倾注了复杂的怜悯与同情,因为他借书中主角的口说「他(阿伯纳)是好样的」


作者威廉福克纳


一个让孩子企图告发却又敬佩的角色,一个愤怒且落魄的父亲,这就是《烧马棚》的小说所塑造的形象。


《燃烧》钟秀的父亲


而如果把《烧仓房》和《烧马棚》这两部文学作品放在一起,可能会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燃烧》这部作品。


因为在《燃烧》这部电影中,既有《烧仓房》,又有《烧马棚》。他们其实多少和故事中的Great hungerLittle hunger对应。



Great hunger是缺乏人生意义的人,村上春树的《烧仓房》,是一个在当代衣食无忧的人迷茫生命意义的故事,他借助这种燃烧填补自己心中的空缺。


而福克纳的《烧马棚》,是一个过去时代失去土地的农民,愤怒命运不公的故事,这种燃烧似乎对应Little hunger,因为他们正是缺乏生存条件的人。


回到《燃烧》这部电影中,李沧东既安排了Ben这样的社会顶层人士,又安排了钟秀和惠美这样再平民不过的阶层。


三人初次见面


Ben有很多钱和社会资源,开着保时捷,在豪宅里做着意面,魅力十足,但是看起来完美无缺的他,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哭过。



似乎缺乏了作为人的存在感,似乎不管什么都无法让他燃起兴趣,他维持着礼貌的笑容,会对着两个月一换的女朋友打哈欠。



他需要依靠不断燃烧「塑料棚」才能够听到「贝斯的声音」而这里的「贝斯的声音」其实就是能够填补他Great hunger的「某种意义」。



不过,钟秀却不然。他父亲留给他的甚至仅仅是一场官司,自己想要写小说,却写不出来,维持生计的方式是打零工,可以说生命毫无希望。



而唯一的光,就是几乎「从天而降」的惠美,但正如同那个一天之内只有很短时间照射进房间的反光一样,钟秀只在极短的时间内拥有她,很快就失去了。


钟秀与惠美

欠了很多卡债的惠美极为神秘,她在电影中似乎是和钟秀一样的底层人士,但她却宁愿在没钱的情况下去到非洲追寻自己精神世界的丰富


但她当看到夕阳的时候,她希望自己和它一同消逝,这似乎让她有一种介于Ben和钟秀之间的特质。



虽然可以简单地认为,Ben是Great hunger,钟秀是Little hunger,而惠美介于两者之间,但即使是钟秀,他仍然在写小说——这个举动显然是倾向于Great hunger的行为,因为如果要糊口,其实有比写小说多得多的方法。



而对于Ben来说,即使他觉得所做的事情相当无聊,无聊到打哈欠,他也不会无视人际关系立刻停止聚会,而是仍然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因为他仍在维持一个自我形象——即使是他,也有Little hunger的时刻。


在聚会中保持微笑的Ben


而惠美则是如前文所说的两者兼备。所以,针对于惠美所说的那个舞蹈,可能每个人都在两种Hunger之间切换,这两种需要也同时存在着。


惠美夕阳下的舞蹈


人为了生存而成为Little hunger,也同时为了意义而成为Great hunger而其实不管是谁,都在这两种原初渴望之中。


不过,李沧东导演在电影中甚至保存了一种拥有回味的独特中立性,他并没有下判断,怎样做更好,而是近乎客观地展现了一种如雾般的迷茫,让观众进入神秘的思考。


深蓝色的雾霭之下


关于Ben究竟有没有杀掉惠美,他烧的「仓房」到底是不是指「惠美」?导演仍然保持了一种特有的「神秘」


其实从台词和镜头语言的暗示中,是非常明显地暗示Ben杀掉了惠美。

Ben两个月烧一次仓房,两个月换一次女友

惠美的表留在了Ben家中。

还有Ben说自己吃食物就像献上祭品

而他家里的入口那幅诡异的人形画,以及惠美家中第一次曾经用特写扫过的这张被百叶窗分割的人脸都对惠美的死亡有暗示。


惠美家中被百叶窗分割的人脸

而后来Ben家中那只没有名字的猫,被钟秀叫Boil就过来了,似乎是要表明,惠美被Ben杀掉了,甚至可能是用极其残忍的手段。



而且,当Ben打开自己的化妆箱的镜头时,那个镜头和钟秀打开储藏间里面装满刀的箱子出奇地像,似乎在表明这些化妆用具牵扯到一场凶杀。



但是,即使这些暗示如此明显,电影里却留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结局,那就是Ben下车之后问钟秀:「惠美没有一起来吗?


这个问题是具有决定性的,因为它非常明显地表明Ben对惠美的死不知情。



如果惠美是他杀死的,或者他知道惠美已经死了,那么他根本不会答应和钟秀见面。因为如果钟秀打电话说要带一个Ben已经知道死了的人跟自己见面,Ben是应该能感受到对方的敌意,从而不会赴约。


除非他想死,但就算他想死,也不应该说「惠美没有一起来吗?」而是应该说「我杀了惠美」,更能激起钟秀的愤怒。



所以他想死也不合逻辑,这就是非常令人疑惑之处了。也有人说这最后的一段结局,是钟秀在小说中所虚构的,并不是真实发生的。


但即使是如此,如果真的是Ben杀死了惠美,或者钟秀相信Ben杀了惠美,而决定在小说中进行复仇。

但即使是在钟秀虚构的小说中,也不应该让Ben问出「惠美没有一起来」这句话来,除非Ben对惠美的死并不知情。



那么,如果惠美不是被Ben所杀,那她究竟是怎么死的,有没有死呢?电影中还有一个剧情是惠美给钟秀打的最后那个电话。



在那个电话中,惠美在嘈杂的地方遇到了危险。如果加害者是Ben的话,他完全可以把惠美带到家中作案,而不用在街角这种繁华地区来作案。


所以如果Ben作案,那这通电话似乎也是说不通的。如果按照这种解释,那么惠美就是在街上被讨债的人抓住了,随后失踪又或者是被杀害。


这其实也是可能结局中的一种,但这样就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Ben家中有一只Ben不知道名字,但是钟秀叫他Boil就会回应的小猫了。


小猫Boil


那么,结局究竟是什么呢?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如果导演真的想让观众得出一个真正确定的答案的话,那么他是不用在前面铺垫了许多Ben杀人的同时,又在结局故意设置这样一个明显表示女主不是Ben所杀的暗示的。


所以,电影正如同一个谜语一般,似乎并没有真正的确定答案。其实电影里面也有这样的台词,「这个世界就如同谜语一般」



钟秀在影片一开始就说自己在写小说,那么,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答案甚至有是他小说的结局,又或者是他所设想的小说情节。而电影把小说的情节拍了出来。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的电影毫无意义,但有很多人看完电影,又确实有了很多新的思考。


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电影拍法,电影所要展现的审美情趣又是什么呢?其实这正是导演想要呈现给观众的「神秘」


影片中「神秘」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那口水井到底存不存在,惠美说存在,但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又比如说惠美和钟秀母亲奇妙的对应,她们两个都欠了一身卡债,也只有她们两个都确认了水井的存在,即使其他人都否认。



两个人都穿着玫紫色的衣服,

都确认了那口水井的存在


在某种程度上,钟秀母亲和惠美的形象,似乎发生了一些重合。


影片中的场景很少,除了街道和野外,基本上就是几个人的家中,但这些空间布置得异常精细,具有对主人内心的隐喻。


比如钟秀家中的储藏室,阴暗堆满了杂物,但是中间有一个用钥匙开的箱子中藏着刀,这是一个对钟秀父亲心里的隐喻,箱子中藏着刀,是表示钟秀父亲乃至钟秀自己心中所存的暴力倾向。


钟秀家

当钟秀最后用刀结果了Ben,并且把衣服和车一把火烧掉之时,他的形象似乎和他暴躁的父亲更加贴近。



惠美的房子里很杂乱,但是贴着很多小女孩的具有童真的照片,墙上挂着世界地图显示出她想要旅行的愿望,而仅有的朝北面的窗户展示了她对于光和外界的渴望



Ben的房子明亮、整齐、干净却空洞,而这对应了他空虚、想要找到生活意义的原动力


以上这些对应是相当具有趣味和「神秘」之处的。


Ben家

另外有一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Ben洗手间里面的化妆箱,不管是打开的方式,还是存放的地方,还是里面物体的排布。都非常接近钟秀家储藏室中的那个装着刀的箱子。


这似乎又流露出一些钟秀和Ben的共通之处。



还有,钟秀和Ben都会厨艺,而他们的屋子都是有一面全玻璃的,而且在电影画面里感知的朝向一致,都是感觉上朝向右侧



这又给影片带来了更多的解读可能。


比如更大胆地说,Ben甚至可以说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而男主钟秀因为自己爱人惠美的离去,而虚构出来了整个故事,甚至是可能男主杀死了惠美,这都呈现出一种开放性。



尤其影片的叙事也是半真半假的,正常的事常常和梦境混合在一起,让人甚至分不清是想象还是真实。而这种特别的神秘感又尤其增加了影片的味道。


关于《燃烧》这部影片,可以讲的实在是很多。比如空间对于内心世界的隐喻,以及不同人物之间形象的重叠。



这些都让这部充满谜题的电影充满了神秘的魅力。当然,这些技巧并非是李沧东的原创布列松的电影《扒手》塔可夫斯基的许多影片中都多次有用到


而李沧东导演运用他的娴熟影视技巧和对电影的理解,将这么多谜题放在一部电影中,相当不容易。


《燃烧》拍摄现场


而最后电影所呈现出来的质感,是一种充满了神秘性和二义性,但是又没有失去电影叙事节奏的平衡点,而这让影片相当具有回味。


我想可能会有人沮丧于影片并没有真正的真相,正如同在影片中,「燃烧」这样的意象,究竟代表着一种福克纳式的Little hunger的抗争与愤怒,又或者是代表着村上春树式的Great hunger的生命意义搜寻,可能并没有真正的答案



不过,影片却留在了人的心中。这正是不同的电影类型。



有人喜欢《寄生虫》那样精准、直白、犀利、幽默的叙事电影,也有人喜欢《燃烧》这样具有二义性、神秘、留存思考与回味的作品。


能够容纳与并存下这些看起来不同的方向,这正是影艺术多样性的魅力所在吧。





- THE END-

▼ 电影韩国影史上最好的悬疑片之一:


拥有改编社会力量的韩国电影:


 关注众号
「木鱼水心」,
让电影丰富生活!





关注公众号后——


回复「温馨」,查看那些治愈人心的电影专题
回复「谎言」,查看几部跟谎言有关的电影
回复「悬疑」,看看那些令你意想不到的脑洞
回复「二战」,查看几部同属于二战背景下的电影
回复传记」,查看那些伟大人物的传记故事




更多精彩继续……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