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才看两腿泥

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他的主要事迹:空白。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不是病毒变弱了,是经济吃不消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外蒙是怎么脱离中国的?中国曾痛失良机

杨树 军武次位面 2020-11-01

5折!5折!5折!军武优选年底送福利。5折神券数量有限,先到先得!2019年马上结束,小编为大家准备了超乎想象的折扣力度。详情戳下图↓↓↓(PS:文章最后还有抽奖哦)

外蒙,中国近代最大的痛


很多军迷在看中国地图的时候,都不免要对着北方那一大片南北相距1259公里,东西横跨2368公里,面积156万平方公里,差不多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的土地发出感慨,甚至愤愤不平——外蒙,曾经是中国的土地,现在却是被世界各国普遍承认的独立国家,网上更是流传着诸多“收复”和“回归”的言论,真假难辨。


外蒙是怎么失去的?真的还能回来吗?


内外有别


先说结论——第一,外蒙脱离中国几乎是一个必然的结果;第二,外蒙“回归”,在可见的未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必然”的第一个原因,是外蒙与内地在民族、文化、经济上的联系上本来就不紧密,这是外蒙独立的内因。



先来讲一讲内外蒙古之别,“内蒙古”就是“漠南蒙古”,这是直接继承了成吉思汗、忽必烈、元顺帝一系的蒙古部族,从后金时期就已经归附,也是最早满蒙联姻、联盟的主要对象,与清朝的联系紧密,地位也高,清朝的实际控制力也较强。

 

“外蒙古”就是“漠北蒙古”,包括土谢图汗部、赛音诺颜部、车臣汗部和札萨克图汗部,这些部族是康熙27年(1688年)在准噶尔部的大举进攻下才不得不投奔清朝,归附较晚,地位低于漠南蒙古。


▲清末的蒙古王公贵族


虽然地位不同,但同为蒙古,清朝对外蒙还是比较优待的,虽然也派驻官员,但只起监督作用,虚控而已,王公们向皇帝称臣纳贡以示服从就可以了,实际上是“高度自治”,还会得到王爵的封号。


这种日子,王公们过起来当然很爽。但是到了清朝末年,尤其是进入20世纪时,情况就变了。


1901年,因为《辛丑条约》赔钱太多,清朝不得不启动改革,以求增加财政收入。其中一项就是将外蒙改为行省制,同时放垦蒙地、移民实边,设官征税。这样一来,不仅普通牧民负担加重,原本属于王公贵族们的财富,也要被朝廷收走一半,权力还会被大量削减——外蒙的王公们不干了。

 

 

比如这位杭达多尔济,他有“土谢图汗部右翼左旗扎萨克和硕亲王”的封号,相当于一部的“特首”。1908年,因下属拒绝丈量土地,被库仑办事大臣处罚了一下,就产生了脱离清朝独立的想法——地位再尊崇,一旦利益受损,仍然很难保持忠诚。

 

不准独立

 

“必然”的第二个原因,是沙俄与苏联的拉拢和分裂,这是外蒙独立的外因。


1911年,杭达多尔济访问俄国,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军事支持,更加有恃无恐。辛亥革命爆发后,杭达多尔济等独立派预料清庭崩溃在即,当了带路党,与俄军一起包围了库伦办事大臣衙门,解除了清军的武装,并将清朝派驻人员全部押送出境。

 

1911年12月1日,杭达多尔济、车林齐密特等王公喇嘛在库伦(乌兰巴托)宣布“独立”,建立“大蒙古国”,拥立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登基,称为“日光皇帝”或“博克多汗”,年号“共戴”。

 

▲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是藏传佛教四大活佛世系之一

第八世被推为“皇帝”,第九世后世系终结


根据清庭《退位诏书》,清朝是把治下的国土都转交给了中华民国,所以“大蒙古国”没有任何合法性,无论是孙中山还是袁世凯,均认为蒙古“独立”为非法。“大蒙古国”曾试图以袁世凯上台为契机谋求承认,但袁世凯答复:“库伦独立,前清并未允行,中华民国亦断无允准之理”,并要求“刻日取消独立,仍与内地联为一国”


“大蒙古国”态度强硬,“头可断,独立不可取消”,因为背后有沙俄在经济和军事上提供大量援助,但也只有沙俄承认它。外蒙独立甚至一度涉及内蒙,内蒙部分王公也举兵响应,“博克多汗”一度驻军锡林郭勒,甚至在1914年攻打过呼和浩特。


局面就这样僵持着——外蒙独立无人理,但中国也无力收复。


外蒙“独立”是内外因素的共同结果,但因素本身会变化,结果自然也就跟着变。


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使沙俄无暇顾及东方,于是使出缓兵之计,与中国签订了《中俄蒙协约》,沙俄承认中国对外蒙的宗主权,外蒙是中国领土,采用民国纪年,中国派驻都护使,行使宗主权,袁世凯册封哲布尊丹巴为“外蒙古博克多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汗”,仍然“高度自治”。


到了1919年,俄国爆发革命,沙俄灭亡,白俄与红军在内战中互掐,这就更没人顾得上外蒙了。


▲徐树铮


失去外援的“自治”难以维持,又害怕被卷进俄国内战,对“博克多汗”神权统治不满的世俗派王公们上表北洋政府,希望“恢复前清旧制”。

 

总统徐世昌笑纳了送上门来的好事,宣布废除《中俄蒙协约》,取消外蒙自治(撤治),设立“中华民国西北筹边使公署”。徐树铮率西北边防军第一师进入外蒙,击溃了几支坚持独立的王公武装,活捉了几个“活佛”,收复了唐努乌梁海。

 

得而复失


这本是一个收复外蒙的大好时机,但情况很快又起了变化。


徐树铮进入外蒙后,在一些问题上处置不当,比如以中国政府代表的身份,让“博克多汗”等上层人物向自己和五色旗磕头,不顾当地习俗强行推进新政,将独立派人士逮捕并严刑拷打等过于粗暴的举措,几乎把外蒙上下全部得罪一遍。


在这种情况下,单靠武力就不容易控制局面了。1920年,中国爆发了直皖战争,徐树铮率主力撤离外蒙参战(还失败了),这又留下了许多空子。


徐树铮走了,恩琴来了。


恩琴本是奥地利人,在沙俄长大,成年后加入俄军,成为沙俄将领。生性残暴的恩琴在俄国内战中溃败,一路向东逃到外蒙,企图在东北亚自立一国,然后杀回西方。

 

▲罗曼·冯·恩琴自称成吉思汗转世

信佛又残暴,“死神之善良亦多于男爵”

 

恩琴虽然不是苏俄红军的对手,但在外蒙却足以称霸。他以“蒙古自治”为幌子招揽人心,先攻占唐努乌梁海,将中国官员全部杀害,然后攻陷库仑(乌拉巴托),“博克多汗”又被“拥立”起来,恩琴则自封为“摄政王”。仅有3千人的中国北洋军无法抵挡,一路败退回内蒙——外蒙第二次“独立”了。


苏联红军为了消灭恩琴这个大患,紧接着就尾随而来,双方于1921年6月5日展开决战,大败亏输的恩琴被原来支持他的外蒙王公“卖”了,随后被处决。然后“博克多汗”又被王公们“拥立”,再次成为傀儡皇帝。


中国有反应吗?当然有,但是不管用——徐世昌命令张作霖率军收复外蒙,但这个大军阀敷衍了事,口头“征蒙”,根本没有行动……中国就此实际上失去了外蒙。

 

自成一国

 

之后的外蒙,就是中国无法控制的了。

 

▲苏赫巴托尔(左)和乔巴山,蒙古人民党创始人

苏赫巴托尔1923年中毒而亡,乔巴山大权独揽

 

1924年5月20日,“博克多汗”突然死去,已经受苏联扶持多年的“蒙古人民革命党”接管政权,君主制的“汗国”变成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库伦改名为乌兰巴托。新政权完全复制苏联制度,允许苏联驻军,王公、贵族、活佛被一扫而空。


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独立”,因为各个部门都被安插了大量苏联官员,领导层也被监视,外蒙实质上成为苏联在远东的小弟。顺便说一下,原本属于外蒙的唐努乌梁海也“独立”了,最终成为现在俄罗斯联邦的“图瓦共和国”。

 

 ▲蒙古“总理”博勒吉德•根登


要是有人不服怎么办?一个字,杀!


1932年出任“总理”的博勒吉德•根登曾因为拒绝清洗宗教人士而顶撞斯大林,据说砸碎了斯大林的烟斗,另一种说法是扇了斯大林耳光,总之是唯一敢于跟斯大林直接动手的人。他的下场是被宣布为“日本间谍”,遭到处决。


此时的中国则一直处于内外交困之中,内部有各方军阀混战,外部有日本侵略东北三省,除了口头不承认外蒙独立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日本外相松冈洋右签署条约

 

中国无力恢复外蒙,已经彻底侵占中国东北的日本野心膨胀,企图与苏联争夺外蒙。但日本哪是苏联的对手,1939年诺门罕一战日本惨败,双方签订《苏日互不侵犯条约》,相互承认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政权——苏联承认“满洲国”,日本承认“蒙古国”,达成妥协,而中国除了抗议,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这一局面持续到二战末期。德国战败投降后,斯大林认为解决外蒙问题的时机来了。

 

虽然外蒙被苏联牢牢把控,日本战败在即,英美没有兴趣,中国无力收复,但“蒙古人民共和国”不为世界多数国家承认,也是一个麻烦,如果中国死不松口,就更是将来的隐患。

 

所以,斯大林必须一劳永逸地解决外蒙问题,而二战结束前夕的有利局面,斯大林要是不狠狠利用一番,简直没天理。


无奈终局


于是,最终决定外蒙命运的时刻到了。


▲宋子文知道,此行必然艰难无比

 

1945年6月30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宋子文携带蒋介石的亲笔信抵达莫斯科,目的是商谈签订条约事宜,外蒙是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斯大林先是出示了《雅尔塔协定》中“外蒙古之现状,应加以保存”的条款,明确表示如果中国不同意外蒙古独立,苏联就不会出兵东北,“如果外蒙古问题得不到解决,也就不可能讨论中苏条约的问题。


宋子文提出“暂时搁置”,斯大林毫不让步:


“苏联政府不能接受你们的意见。否则,一旦敌国从外蒙古进攻西伯利亚,比如日本打算这么做,那么苏联远东的利益就会陷入严重的孤立状态。日本是一个富有侵略性的国家,即使日本现在战败了,又有谁能保证它不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那样,经过10年、15年东山再起?所以,苏联必须保卫外蒙古。”


宋子文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强调:“中国不能承认外蒙古独立。如果一个中国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没有不垮台的。


斯大林很激动,大声说:“苏联政府出兵参战,自然是为了拯救苦难的中国人民。但我们决不能白干,是要报酬的!假如你们国家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废话!


宋子文无奈,再次让步,提出外蒙古“高度自治”,苏联可以驻军的方案,斯大林仍不同意。


蒋经国以“非正式代表”的身份去讲理,斯大林说:“你必须明白,今天是你们需要我们的援助,不是我们需要你们的援助……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假如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


▲从外蒙出发截断铁路易如反掌


这番话其实道出了苏联为什么非得要外蒙独立不可的原因——西伯利亚铁路,如果外蒙不牢牢抓在手里,中国便可轻易截断这根唯一通向远东的大动脉!中国弱,可以不理,但中国一旦强大,那就是可以把俄罗斯一切两半的致命威胁!


经过四轮谈判,斯大林寸步不让,蒋介石只得妥协,完全答应了苏联的要求,外蒙“独立”的条款被写进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后面苏联与英美达成协议,开始参加对日作战,从中苏边境和外蒙出发,三面合围,一举解决了关东军,还取得了东北地区的特权。苏联这一把赚大发了,而对于中国来讲,这却是用外蒙换来的苦涩胜利。

 

▲苏联出兵东北,彻底击败日本关东军



为了面子上好看一点,蒋介石提出让外蒙以“全民公决”的形式决定是否独立,苏联也同意了,结果想都不用想——100%同意!1945年10月22日,计票结果公布:投票拥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的有487409票,即占全部参加公民投票的人数的100%,投反对票的一个也没有。


至此,外蒙彻底脱离中国。


新中国能不能把外蒙要回来呢?答案是不能,因为这是苏联(沙俄)的根本利益所在,并不会因为中国的执政党不同而改变。


据解密的苏联档案记载,1949年米高扬秘访西柏坡,在谈到外蒙时表示,“蒙古人民共和国已享有独立,日本投降之后中国政府承认了外蒙的独立……如果什么时候它和内蒙合并,那一定是成立统一的独立的‘蒙古’”。



紧接着斯大林发来电报:“外蒙领导人主张按独立统一的蒙古国的原则,将中国所有蒙族地区同外蒙合并。苏联政府表示反对这一计划……即使是所有蒙族地区都统一成一个自治地区,外蒙也不会放弃自己的独立而在中国版图内实行自治。自然,这事的决定权属于外蒙自己。


这其实就是摊牌了——想收回外蒙?小心连内蒙都给你收了!所以,新中国也没任何收回外蒙的可能,只能认下这个结果,以求在苏联在东北主权方面让步。


事实上,斯大林对外蒙极其敏感。1950年,周恩来在与斯大林会谈时提出,“关于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地位,中国准备发表一项声明”,斯大林马上紧张起来,“蒙古问题不是早已解决了吗?并不存在问题,有什么要声明的?



1950年2月14日,新中国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并发布《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之间缔结条约与协定的公告》,其中写道:“双方政府确认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独立地位,已因其1945年的公民投票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业已与其建立外交关系而获得了充分保证”。


回归无望

 

时至今日,各种因素又发生了很多变化——苏联解体,中国崛起,中俄强弱易位,那么外蒙是不是可以回归了?答案依然是不能。


首先,在法理上就没有可能。


中国最近的两个政权,都承认了外蒙的独立地位,外蒙也获得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承认,已经是铁案,很难翻过来了。跑到台湾的蒋介石政权于1953年以“苏联违约”为由,废止了与苏联的条约,不承认外蒙,但在2012年,台湾地区“行政院”发表声明,宣布外蒙已非“固有疆域”,更是摆明了不可能。


▲外蒙存着诸多排外的极端组织,例如新纳粹


其次,外蒙也不愿意回归。


外蒙独立多年,也被“俄化”了多年,在心理和认同感上,早已与中国渐行渐远,中文网络上流传很广的所谓“外蒙大呼拉尔42次提出回归要求”是彻头彻尾的大谣言。不仅不想回归,外蒙对中国还非常警惕,国内排外情绪弥漫,根本就没有“回归”的基础。


失去外蒙,中国是在积贫积弱的时代酿下的悲剧,同时也是无法改变的现实。今天的我们,与其哀叹或痛恨,都不如好好总结历史经验,不要让悲剧重演。



对比左宗棠收复新疆,可见“实力”多么重要,“实控”多么有用,“认同”多么珍贵,联想到最近这些年在新疆进行的反恐斗争卓有成效,我们还是可以感到一丝欣慰——历史上这些大亏,虽然无法挽回,但也没有白吃。


参考资料:

中国丢失外蒙古的经过[J] 葛美荣 档案时空 2014年第9期

外蒙古是怎样独立出去的[J] 邬家能 史海存真 文史精华 2001年3月


▼▼▼点击下方小程序参与军武福利领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