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刚刚,长春长生又复活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白左是病,也许会毁了人类文明

谢远东 有种乐土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是ISIS新西兰基督城恐袭事件的报复?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造成的死亡人数目前已达359人,另有超过500人受伤。

 

周二晚间,极端组织ISIS(IslamicState)宣称对事件负责。

 

ISIS称连环爆炸是“伊斯兰国战士”所为。

 

之后ISIS以假名方式认定了7名自杀式爆炸袭击者,逐一说明他们中在“异教徒节日”当天执行的具体任务。

 

周二晚些时候,ISIS再次发布了一份视频,记录8名男子向ISIS头目Abu Bakral-Baghdadi宣誓效忠的场面。

 

虽ISIS以前常把毫不相干的恐怖活动揽在自己头上,但这次有可能是真的。印度境内抓获了ISIS成员,审问过程中得到了重要情报。印度情报部门事先警告过斯里兰卡。

 

可惜的是,斯里兰卡政坛内讧。悲剧还是发生了。

 

昨日,斯里兰卡政府还一宣称,令人震惊。他们认为此次连环爆炸可能与上个月,新西兰基督城发生的恐袭事件有关。

 

斯里兰卡国防部长表示,“调查初步显示,斯里兰卡发生的事件与基督城恐袭有关。”

 

晚些时候,斯里兰卡总理进行了更为谨慎的表达,称调查者正在寻找两者间可能存在的联系。

 

对此,新西兰方面已经给出了回应。

 

新西兰总理发言人在声明中称:“我们看到了有报道称斯里兰卡的国防部宣称在复活节发生的连环爆炸案和3·15基督城恐袭之间有联系,我们理解斯里兰卡方面对此的调查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新西兰方面还没有看到有任何情报可以为此推论提供依据。

 

有媒体指出,斯里兰卡国防部几个月前,曾查出4名伊斯兰极端分子私藏100公斤强力炸药。

 

复活节礼拜者?奥巴马、希拉里创新词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复活节发生连环爆炸事件,其中3起发生于正举行活动的教堂。许多遇难者事发时正在参加教堂的宗教活动。

 

显然,恐袭行动重点指向了基督教信仰。

 

在这期间,国际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向斯里兰卡送去慰问和对犯罪者的谴责。

 

然而,美国一些政客的别有用心的措辞却让人匪夷所思。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声明中着力谴责对游客和“复活节礼拜者”的“人道主义”攻击,绝口不提“基督教”,绝口不提恐怖主义份子对基督教信仰的迫害。

 

类似表态的,还有民主党高层前国务卿希拉里、前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卡斯特罗、科罗拉多州州长波利斯等

 

民主党参议员、2020年总统候选人桑德斯也避提基督教字眼。

 

在他们眼里,受害者是“复活节礼拜者”(Easter worshipers),而不是“基督徒”(Christians)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事发当天即公开谴责,这一暴行是对世界各地基督教信仰的攻击,是对宗教自由的冒犯

 

奥巴马在长达8年的执政中,一直不愿将激进穆斯林视作许多恐怖主义袭击的根源。

 

2015年国家祈祷早餐会致辞中,奥巴马甚至把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所使用的恐怖和酷刑与中世纪基督教形成道德对等

 

非常讽刺的是,在对上月新西兰清真寺大屠杀遇难者表示哀悼时,奥巴马和希拉里这两名政客毫不犹豫地使用了“穆斯林”一词。

 

两人的“默契”引爆眼球。

 

媒体屁股歪得不成样子啦

 

在英国,匪夷所思的类似事件也相为印证。

 

布莱尔当首相时,寄发圣诞卡,不敢说“圣诞快乐 ”(Merry Christmas),只能偷偷叫“快乐冬节”(Happy WinterFestival)。

 

巴勒斯坦恐怖组织真主党的人肉炸弹分子,BBC叫做“活动分子”(Activists)。

 

什么叫“活动分子”?学生会领袖、同性恋组织的发言人、在街上散发传单的,就叫做活动分子。

 

基地一众,明明是恐怖分子,英国的新闻工作者却偷天换日,罢工工人和恐怖分子用同一个词汇来称呼。

 

那么,这次斯里兰卡的恐袭事件,这些媒体又如何?

 

斯里兰卡抓了24个嫌犯,黑手基本锁定,当局明确表示是YSL极端组织发动的恐怖袭击。

 

BBC洋洋洒洒一篇长文,你猜YSL这个词出现几次?

 

答案是零。没人家什么事。

 

极端(extremist)这个词呢?

 

还是零。

 

值得赞扬的是,他们竟然提到了jihadist(圣战)。

 

一次。

 

M  S  L这个词出现了两次。

 

一处是介绍斯里兰卡宗教分布,一处是说去年佛教徒大举攻击MSL,他们是受害者。

 

世界传媒巨头,美国的主流媒体,肯定不会让人失望。

 

华盛顿邮报有篇报道《分析:斯里兰卡教堂爆炸案激怒了西方极右翼》

 

300多人稀里糊涂死了。你怒一下,你就是极右!

 

对照华盛顿邮报对新西兰的报道就完全是另外一种画风,《分析:新西兰提醒我们,极右翼攻击事件各地都在上升 - 包括美国》。

 

新西兰恐袭,华邮攻击极右;斯里兰卡恐袭,华邮还是攻击极右?

 

新闻的公正和自由,就是在这种白左手上一点点蒸发掉的。

 

有一种病,叫恐Y症

 

当然,你也不能害怕,那是YSL恐惧症(islamophobia)。

 

怕都不能怕?

 

话题太宽泛,就先举英国为例吧。

 

英国牛津被指为沦为伊 斯 兰化的重灾区。牛津市政府最近提出一项动议,要求将所有“恐伊斯兰的情绪和思想”予以刑事化。

 

罪行包括:

 

市内任何人宣传伊斯兰文化有产生或宣扬恐怖主义倾向的;

 

主张伊斯兰移民在人口比例上会形成多数,最终接管牛津的;

 

还有任何人若指控伊斯兰教徒,有可能在英国建立伊斯兰的社区城邦之类的……

 

凡有人散播此等言论和文字,都将面临刑事起诉。

 

牛津这个是法案,那就让我们往北开车花上两个小时去英国小城诺瑟汉姆看看吧!

 

1997年至2013年期间,至少有1400名英格兰未成年少女在这里遭受了持续的暴力的性虐待。官方报告披露,一群外来穆斯林犯罪者在当地长期诱拐未成年少女,并施以殴打恐吓或强奸行为。

 

当年最小受害者年仅11岁。多数嫌疑人来自笃信伊斯兰的巴基斯坦。

 

当地官员因害怕受到种族主义指责不敢公开讨论此事,叫停警方的调查,少儿被强奸状况恶化,甚至有少女的尸体飘在河上。

 

17岁的劳拉威尔逊她11岁时被强奸。当地官员没抓穆斯林强奸犯,语重心长建议她,你已经11岁了,做了你情我愿的男女之事。可以按照沙里亚法嫁给强奸自己的人。这是最合理的。

 

然后她被这个强奸犯丈夫荣誉处决了。处决的理由是不尊重伊斯兰的传统。

 

目前英国已被中东MSL渗透到核心权力部门,连首都伦敦市的市长都是。

 

还有更离谱的,伦敦基督教牧师被捕,罪名是他在伦敦公园念了圣经祷文。

 

在英国的极左政治下穆斯林团伙强奸杀人搞爆炸,依然逍遥法外,反倒是记者报道风险高,基督教牧师祝福路人要被捕,所谓的政治正确现在变成了赤裸裸的践踏言论自由。

 

新闻媒体不敢说话,也在情理之中。

 

 

如此美好世界!

 

 

还不止英国。

 

2015年10月,在意法边境难民营工作的一个女志愿者向外界公开了自己的不幸遭遇:一个多月前,她被难民营里的一群苏丹籍难民轮奸。

 

她之所以没立即报警,是因为“其他人要我保持沉默”。

 

他的同事们劝她保持沉默,因为他们要保护弱者,要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所以,被轮奸后不能报案。

 

他们所做的,是对下一批施暴者的激励。

 

2002年起,巴黎发生多次枪击案和骚乱后,新闻报道都不能提到凶手身份,并禁止谈论凶手的宗教。

 

他们拒绝说出真相。他们说要保护弱势群体,要保护宗教自由。

 

他们所做的,是为下一批受害者保持死亡通道。

 

后来,2015年1月,说真话的巴黎漫画杂志《查理周刊》12名媒体人被枪杀。

 

你以为美国会更好吗?

 

也许,情况是有点不一样:

 

奥巴马期间,ISIS从无到有,一步步做大,短短几年就成为全球最大的恐怖集团,为什么美国没有把ISIS扼杀在摇篮里?为什么美国束手无策?

 

而川普上台不到两年,快刀斩乱麻,瞬间打爆ISIS,把老巢都端了。

 

那么奥巴马为什么做不到?而且当时ISIS刚刚冒头。

 

没有干掉ISIS的唯一原因,是奥巴马他不想。他不在乎

 

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政府所有官方文件,”极端YSL”这个词基本会被屏蔽掉的。

 

“ISIS不是YSL”。是奥巴马的金句,也是行动准则。

 

2016年法国总统访美,在演讲中提到了”YSL恐怖主义”,奥巴马的白宫公布的视频中,居然把这个词掐掉了。

 

媒体爆料后,白宫称是技术故障。

 

但大家扒网发现,白宫一开始公布了完整视频,随后下架,再贴出来的时候才在英文翻译中屏蔽了”YSL恐怖主义”这句。

 

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奥巴马,希拉里,多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发明新词:Easter worshipers,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一贯如此。

 

4月24日,CNN举办了一场市政厅演讲会, 有个女生现场提问,波士顿马拉松引爆炸弹的恐怖分子是否应该有投票权?

 

桑德斯的回答是:应该。

 

没有一丝犹豫。桑德斯是目前排名第一的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白左!

 

 

 

白左瘟疫,也许会毁了人类文明

 

白左这个词,是中国人的第五大发明,也是中国人一次成功的价值观输出。

 

白左,就是西方社会的圣母。

 

那些天真的西方人,从小到大生生活优越,毫无压力,大多受过良好教育,对世界充满了爱心,为了满足道德优越感和同情心,而特别关注诸如移民、少数族裔、LGBT(女、男、双、跨)、环境保护,爱护动物等社会议题。

 

他们多是社会精英,他们的理念早已蔓延为强大的社会思潮,甚至主导了西方很多国家的政局。政坛上的多白左,如瑞典首相勒文,德国总理默克尔,美国前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等等。

 

瑞典首相斯勒文2015年呼吁欧盟建立一个“全面且永久的机制”,以确保欧盟各国确保难民的幸福。瑞典还真的成为第一个向叙利亚难民提供永久居留的国家。

 

但事实很快就狠狠扇了他耳光,中东难民在瑞典为非作歹,瑞典快成地狱了。

 

今天的白左认为,应该让异域族群继续跳大神、行割礼,保持男尊女卑等宝贵的文化传统。

  

老有人说,没有白左,就没有今天海外华人的权利。

 

确实,以前黑人的平权运动,让华人搭了顺风车。

 

但现在白左的观念,早已偏离了平权运动。

 

白左的“政治正确”,已经从原先正常的价值判断,转变为一种特殊的思维行为模式。白左追求的平等,是结果的平等。

 

政治正确,已经成为那些打着道德高尚的名义,却做着损害社会整体价值观的观点的代名词。

 

白左构建了一个准宗教的神圣价值体系,如大爱无疆,用爱发电,包容一切甚至犯罪。用“大爱”可以包容一切,感化一切,融和一切,这些成了当今西方社会的主流思潮,甚至重塑了西方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环境。

 

这种价值体系因为具有宗教性和神圣性,因此不可置疑。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卡拉马佐夫兄弟》里说:我最不忍心看一个有时甚至心地高尚、绝顶聪明的人,从圣母玛利亚的理想开始,而以索多玛城的理想告终。

 

而这常常就是现实。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本不是天堂,世界本身由冲突甚至恶所组成。

       

当有人以圣母玛利亚的纯洁和理想来追求理想社会,一个可怕的机关将被打开,那就是它会对个人提出圣母玛利亚式的纯洁理想的要求。

 

天下大事,坏于奸臣十之三四;坏于不通事故之君子者,倒有十之六七也。《老残游记》这句话正着白左要害。

 

白左,自寻死路。他们喜欢装起一副大爱包容的自由派姿态。你跟他们说起第三世界有许多暴君独裁者,他们不愿意附和,即刻扯上欧美白人自己的历史罪恶。

 

欧美的白左喜欢将自己踩低一级,因为白左很害怕被视为种族主义者。

 

这个世界,蠢人比坏人可恶。电影《巴别塔》里的主题天天都在欧洲上演。

 

白左鼓吹西方文化要与YSL“共存”,但现实是YSL拒绝与别的文化共存。

 

MSL的根本想法是把欧洲和美国变成YSL国家。

 

这些MSL移民本身也要不断适应这个越来越激进的YSL教。

 

在西方长大的年轻MSL,比其父辈要激进得多,很多人同情甚至赞赏恐怖分子,甚至支持恐怖分子的战略目的,60%的英国MSL希望在英国生活在YSL教教法之下。

 

西方社会根本不可能同化MSL,实际情况是欧洲正在被MSL同化。

 

也许存在温和的MSL,但世上绝对没有温和的YSL教。YSL教有强硬的文化自信,就好像是一个国家,你入教就好比成为这个国家的公民,退出就等于叛国。

 

据说CSPI(政治YSL研究中心)的报告,YSL宗教经典中有51%的内容是探讨如何对待、处置社会中的非MSL的。

 

不要听信日本禁穆令的谣言,从东京到爱知,从名古屋到北海道,其实QZ寺的钟声每天都会定时敲响。

 

即便是炎热的夏威夷,寒冷的冰岛,北极的格陵兰,以及南半球的大洋洲,豪华的QZ寺无所不在。

 

普京大帝又怎么样?西伯利亚最北边的小城Norilsk,一样有QZ寺炫丽的身影。

 

其实整个世界其实都面临YSL问题。

 

没有国家可以置身事外。

 

白左天真的以为,时间可以解决一切文化冲突。但是他们无视或是回避的一个问题是:有些族群文化只允许它改变你,不允许你改变它。他们不是来跟你多元的,而是用他们的一元来征服你的。

 

最终葬送的是他们白左大力宣扬的多元文化。

 

历史没有经验,只有教训。

 

教训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从来不吸取任何教训。


更多精彩,请点击下面链接

斯里兰卡第九炸!慕尼黑也出事啦!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校花与韭菜:该死的赢家诅咒

5岁到89岁一直读书,这样人生会惨到什么样?

再见平成年代:一个另类的日本天皇

巴黎圣母院:熄灭了火之后,灰也是冷的

为什么老实人最讨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