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老祖宗有“四不摸”:姑娘的腰,厨师的刀,另外两个是什么呢?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黑,原来这国历史上这么黑暗

谢远东 有种乐土

 

 


1872年11月9日,日本政府突然宣布,废除现行历表,改用西方历。时在明治五年。

 

完全是突然袭击。日本社会根本没有任何准备。

 

农民兄弟表示不适应,祭典节庆、气节行事与西历日子对不上。麻烦多多。

 

商人倍感狼狈。根据当时的旧历,日本民间正准备庆祝正月新年,还有八九十天的时间,可以预备好新年的应节货品。改历之后,新年提前一个多月,凭空少了五十多天啊。紧张。措手不及。

 

有一类商人更惨。他们是年历商。改历公布的时候,次年的新历表刚刚上市,货还卖几本呢,直接成废纸了,跟一场大火有啥区别?偶尔卖掉的货也会要求。时间那么紧,新历打死也出不来啊。

 

嗯,普通人家对照黄历安排日常生活就不要想了。没有年历可用。不方便。

 

还有更棘手的事儿。要过年了,一下子一个多月没了。普通人家该还的账期提前,年关的开支也一并往前移。这个年关尤其难。

 

不便是不便,日本人当年也没咋抱怨。他们理解支持政府。

 

明治改历诏书说,推行新历法的是“成为文明开化的国家,与国际接轨,也方便外国使节”之必然。

 

再多的牢骚就咽到肚子里去吧。

 

日本大思想家福泽谕吉也在《改历辩》一文中高度赞成政府的措施,举起四肢表示欢迎。

 

事实上,除改历以外,明治政政府当年同时还有数十项重大决策,包括:新桥横滨铁道开通等等。

 

日本旧历用的是中国时辰制,一日分十二个时辰。但铁道火车需要统一精准的时刻表运行,采用计算至小时、分钟的西式计时。

 

正如美国学者本尼特 安德森在其名著《想象共同体》指出,所谓民族,就是同质时间中的共同体。日本明治年间的民众,在改历与铁路网络扩张下,被纳入相同的现代化空间中,成为均质的国民。在这个角度看,改历意义非凡。

 

兹体事大。也够炫丽的。但总感觉有些不对,这么重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给一点点准备的时间?

 

也正是这一问,让人在历史瑰丽的画面中,窥见其中的辛酸和破败。

 

1871年11月,明治政府派出岩仓具视率欧美考察团出发,成员有内阁顾问兼参议木户孝允、参议兼大藏卿大久保利通、参议兼工部大辅伊藤博文,这些都是在日本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直到1873年10月才回国。

 

在这段时间内,只有西乡隆盛、大隈重信坚守国内,主持政府日常工作,苦苦支撑。

 

大隈重信压力尤其大。他管钱。

 

财政紧张,新税制改革啥成效也没看到。怨声载道,吐槽的口水几乎和太平洋一样浩浩荡荡。都是钱荒闹的。

 

最头疼的是,要没钱给政府公职人员发薪水了!

 

明治时代之前,江户幕府给公务员发放的工资是“年俸”,给的是大米。

 

当时年俸最高的加贺藩藩主前田家享俸百万石(一石约150市斤)。什么,让我算算这有多少。7千5百万公斤!那会也没火车,也没汽车。这都拉回家啊?怎么放得下啊。

 

好在基层武士年薪就没有那么恐怖,区区年薪30石。4500斤大米。肚子饱了吗?达到小康了没?

 

明治维新后,都改了。公务员直接发现金。按月给。还是按旧历年的月份发放。

 

熟悉旧历的各位知道,旧历每隔几年就会有一个闰月,那就意味着闰年的时候,日本公务员朋友可以领13个月的薪水。

 

看到这里,你也许明白了,大隈重信这个算盘珠子会怎么划拉,明治政府突然改换西历到底是为什么了。

 

旧历的明治6年是闰年,有 13 个月,要出 13 次薪水。

 

这样,换西历后,日本政府在1873年将只发12个月的薪水。

 

不仅如此,1873年1月是旧历明治五年的12月,事实上旧历这个月的薪水也被砍掉,由1873年1月薪水取代。

 

一头一尾,实际上少发两个月薪水。

 

太鸡贼。当年日本公务员遇上这样的BOSS好桑心。

 

为了钱,为了节省钱财,才废除了农历而采用新历。

 

大隈重信说了实话:“去除这个闰月后,财政的困难就可得以缓解,除立即改历外别无他法”。

 

今天看上去到底风光掩盖着的是入不敷出的财政,捉襟见肘。

 

甚么文明开化、铁道建设虽不可说完全无关,但原来都是表面借口,决定性的因素是财政问题。

 

只是这样克扣日本公务员是不是太黑了点?

 

黑暗。

 

好在对自己狠,在日本还真是从天皇开始的。天皇黑起自己来,一点也不心软。

 

1868年7月14日,明治天皇批阅奏折,折上写道:

 

耀皇威于海外,非海军而莫属,当今应大兴海军……

 

这句话,扣动明治天皇的心扉,谕令全国:

 

海军之事为当务之急,应从速奠定基础。

 

明治政权以惊人的速度和决心,建设海军。在日本兵部省炮制的雄心勃勃的计划中,日本未来的海军将要超过英国,在20年内拥有大小军舰200艘。

 

随着海军的兴建,一个声音响遍全日本“钱啊”。

 

海军经费一加再加,专门国债发行了,烟草税、药物税都投到了海军这个无底洞之中,还是缺钱。

 

缺钱啊。

 

1887年7月,天皇发布谕令:

 

朕以为在建国事务中,加强海防是一日也不可放松之事。而从国库岁入中尚难以立即拨出巨款供海防之用,故朕深感不安。兹决定从内库中提取三十万元,聊以资助,望诸大臣深明朕意。

 

天皇自掏腰包30万。

 

谕令一发,举国竞相效仿天皇,解囊捐款。政府议员更是献出四分之一薪俸造舰。

 

到甲午战争前,据说明治天皇甚至干脆用饿肚皮的方法,天皇每天仅仅吃一餐饭的时候,剩下的粮食支援海军。

 

这都什么套路。

 

据说,日本天皇靠牙缝里抠肉来供养海军的见闻,传到大清,在京城引为笑谈。人们说:“东洋小夷,没人笑死!先饿死了啊。”

 

这位明治天皇对自己狠,对自己黑,还真不是一天的。

 

而且狠起来黑起来,简直不把自己当人待:

 

1868年9月20日,天皇一行踏上了东京“行幸”之途,一路对老病困厄者施舍撒钱,所费甚巨。……从品川进东京城后,为东京市民布施三千樽清酒,发放锡制得利(酒壶)和鱿鱼干,折合黄金约一万五千两。

 

 “行幸”时,奉行简素方针,谢绝一切欢迎仪式,并无惊扰。

 

巡幸没那么风光,很艰苦的。

 

在野外宿营地睡觉时,会遭大群蚊虫袭扰。可说服天皇进蚊帐,却是一件费口舌之事。情愿喂蚊子。

 

太狠。

 

明治的想法很奇葩:“像贵族那样躺在舒适的蚊帐中,就难懂子民们的心情。没有蚊虫侵扰的巡幸,不是真正的巡幸。”

 

好在日本财政的苦日子,很快结束了。

 

若干年后的中日甲午战争使日本“福自天来”。

 

清政府大笔的战争赔款,直接抬升了日本的经济实力,日本人念叨很久的金本位有了实施的本钱。进而推动日本贸易的发展,日本升级现代化国家的大门打开了。


更多精彩,请点击下面链接

斯里兰卡第九炸!慕尼黑也出事啦!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校花与韭菜:该死的赢家诅咒

5岁到89岁一直读书,这样人生会惨到什么样?

再见平成年代:一个另类的日本天皇

巴黎圣母院:熄灭了火之后,灰也是冷的

为什么老实人最讨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