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老祖宗有“四不摸”:姑娘的腰,厨师的刀,另外两个是什么呢?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这么变态的国家,凭啥这么牛?

谢远东 有种乐土

 

 

 

时任瑞士总统阿兰-贝尔赛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一路狂走,脚后跟受不了,就那么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好好歇歇。

 

总统这么干,对瑞士人来说,没什么好奇的。可重要人物席地而坐还是引来社交媒体无数眼球。

 

会不会弄脏裤子,贝尔赛不在乎。这样的不讲究的瑞士领导人多有。贝尔赛去纽约前几周,联邦委员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在车厢找不到座坐,干脆在车内台阶上凑合了。

 

几年前,贝尔赛的前同事,时任总统迪迪埃-布尔克哈尔特也是一个人在火车晃,根本不带保镖。瑞士高级政要稀松家常,这是常态。首都伯尔尼超市购物队前面那位没准就是一位联邦委员,乘上有轨电车边上那哥们可能是部长。甚至跑步锻炼,和国家领导人撞个腰,也不是啥新闻。

 

领导心这么大?有安全之虞吗?有啊, 2012年刚卸任外交部长的米什琳-卡尔弥-瑞在日内瓦就遭到一男子攻击。直接把一只蛋糕糊到她的脸上。唉,这样啊。

 

 

有人说,他们没专车,不带保镖,是经费紧张,是穷。哈哈,才不是呢。

 

要知道瑞士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800多万人的小国,其中13.5%是百万富翁。走在大街上,富豪一抓就一把。2018年瑞士人均GDP 8.3万多美元——OMG,是天朝人民的近9倍!

 

瑞士是最封闭的国家,又是最开放的国家。说封闭,是自我保护意识特强。它的车辆、门窗、衣帽,甚至钉子与螺丝,都有特别的标准与型号。你可以说,世界有两个标准:一个是国际标准,一个是瑞士标准。

 

经历数个世纪的贫穷之后,他们觉得不可再这样穷了,到了十九世纪瑞士开始发展了。这个世界上最小的联邦国家,没时间争论意识形态,只是用全付心思寻找崛起途径。他们抓住“银行”、“钟表”、“钢铁”、“保险”四个大环节,“无情”发展。果然卓有成效,瑞士在二十世纪成了世界的金融中心、钟表中心、保险业中心。

 

它的银行集中了人世间多少钱财,没有人能算清,说清。它的钟表举世无双,却是人人知道。至于它的保险业拥有多大的气魄,恐怕也不是常人所能了解。“九·一一”发生后,人们才知道瑞士的保险公司要付天文数字的赔偿金。这个欧洲和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也是个人平均工资最高的国家。

 

 

也只有踏上这片土地,才知道这个国家又是人间最聪明的国家,严守中立,连欧盟也不参加,绝对不介入人类最残暴又是最愚蠢的行为,即战争。在此大原则之外,它还守住一般国家难以守住的一种绝对原则,即绝对保护个人隐私的原则,保护财富秘密的原则。

 

据说,直到今天,德国纳粹存入瑞士银行的账目都无法“开掘”出来。瑞士的聪明脑袋知道,诚信是最根本的商业原则,也是国家的生存密码。因为可信赖,资本才选择它作为栖所;因为可靠,它才富有。

 

瑞士人,可真聪明。人家的聪明,可不单单是用在挣钱上。

 

这个人口小国是加尔文发动新教改革的地方,也是卢梭的出生地。它诞生过的伟人包括欧拉、爱因斯坦、伯努利家族等。爱因斯坦人所众知。关于欧拉,大数学家丘成桐说,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家,非高斯、欧拉、黎曼莫属。

 

数学上的很多定理、常数、公式都以欧拉命名,他还把数学拓展到了物理学领域。法国数学家拉普拉斯曾说:读读欧拉,他是所有人的老师。欧拉不仅是数学领域的大师,更受到彼得大帝厚遇,对俄罗斯的科学、教育,乃至俄罗斯的历史,都产生了巨大影响。著名的哥德巴赫猜想,就是当年在圣彼得堡,哥德巴赫向欧拉请教而留下的问题。

 

欧拉其实是约翰-伯努利的学生,从雅各布布-伯努利开始,伯努利这个家族一共为人类贡献了8个卓越的数学家、6个数学公式。18世纪初,世界上6个最著名的数学家,全是伯努利家族的人或是他们的学生。

 

很多人常称爱因斯坦是德国人,其实爱因斯坦直到获诺贝尔奖,都一直是瑞士人,并一生保留瑞士国籍。他出生在德国,十几岁自作主张到了瑞士,经过考试成为瑞士公民,并在苏黎世联邦工学院完成学业。毕业后,成为伯尔尼专利局的公务员,1905年写出石破天惊的三篇论文,包括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狭义相对论。

 

对了,瑞士的八百万人口中诞生了26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只有一次非科学奖。。这个人均比例高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每百万人有3个之多。

 

 

聪明的另一面是傻。瑞士人犯傻的时候真不少。

 

瑞士有过一次全民公投,公投法案是,无需任何理由或资格,凡是瑞士人,成年者每月无条件获得2500瑞士法郎的收入,儿童每月获得625瑞士法郎。(今天的价格,1瑞士法郎差不多7元人民币)

 

这种天下掉馅饼的事儿,多美。想一想都幸福。

 

可是瑞士人以77%的反对票压倒性地否决了这一提案。

好傻

这样‌‌“犯傻‌‌”可是不少:

2017年9月公投,52%反对,否决“养老金改革”;

2015年6月公投,71%反对,否决‌‌“征收遗产税‌‌”;

2015年3月公投,92%反对,否决‌‌“征收不可再生能源税‌‌”;

2014年5月公投,76%反对,否决‌‌“最低工资标准‌‌”;

2013年11月公投,65%反对,否决‌‌“限制企业高管薪资‌‌”;

2012年3月公投,67%反对,否决‌‌“6周带薪假期‌‌”;

2011年2月公投,56%反对,否决‌‌“枪支控制‌‌”。

 

瑞士人坚决不要更多带薪假期,坚决不要对他们的企业高管薪水进行限制,坚决不希望枪支控制,坚决不要最低工资保护,瑞士人还坚决拒绝对石油、煤炭等能源类企业征税。现在,他们又开始拒绝各种福利,不要涨退休金,也不要搞绿色环保。

 

真的很傻。

 

 

可是,看上去这么‌‌“犯傻‌‌”的瑞士,却是长期富裕、繁荣、和平的国家。它的经济、外交和国内政治运作都堪称典范。

 

这样‌‌“犯傻‌‌”是有道理的。瑞士人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无节制的高福利,对企业征重税,背后必定会有代价。政府无条件发钱不仅会推高物价,还会鼓励庸人、懒人。所以,瑞士人反对最低工资保护,反对随意征税,反对无原则的高福利。

 

瑞士在经济、政治、社会上一系列提案的否决与倡导能清晰看到这个国家的基本传统,那就是对高福利和经济干预高度防范,对政府权力扩张保持警惕。这就是为什么瑞士能够始终保持社会活力,在欧洲整体经济放缓、社会停滞的大环境下仍然一枝独秀。

 

瑞士人到底是怎么形成这种集体共识的?恐怕长期自治传统下的强烈生存意识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瑞士被广泛认为是最接近直接民主的国家。普通公民可以提议修改宪法,任何新法律的出台都可以进行公投,而其26个州都享受高度自治。

 

瑞士东南是高山,西北相对平原,如果外敌入侵,瑞士人随时上山,居高临下打游击战,所以三分之二家庭藏有卡宾枪,却从来不暴力。瑞士人全民都是战士,随时能提枪上阿尔卑斯山打游击。锡克族是印度的最佳士兵,瑞士人是欧洲之中最善战的一族,头脑冷静,由十七世纪开始,欧洲皇室的御林军都用瑞士人。法国大革命时巴黎暴民攻入梵尔赛宫,国王的瑞士御林军英勇抵抗,全部殉难,巴黎至今还有一座纪念碑。

 

瑞士人性好宁静、整洁,崇尚人权,品质高尚,信奉优生学,排拒移民,一户非白裔家庭,买了一座房子,想搬入定居,必须整条街的居民以面试方式审查其品味资格,亲自鉴定,对西方耶教价值观是否认同。一旦不满意,必定招至瑞士人制裁。

 

 

不错,瑞士也是文化多元国家:德裔人口土地最多,集中在北部和中部,南部则由法、意,加一种叫罗曼人的少数民族和平共处。瑞士的德语区不会要法语和意语区的人讲德文。瑞士罗曼语少数族裔区,从来没有被吞并。

 

生活节奏缓慢,不愠不火,瑞士人有法国及意大利人的悠闲,又有德意志人的严谨,集两家感性与理性之长。身为瑞士人,真是前三世做了许多好事,修来的福。

 

约纳旦-施泰贝格在《为什么瑞士?》中这么说:瑞士历史进程与欧洲的不同之处在于其结果。瑞士社会是由底层向上层建立的。自由农民和城镇作坊人员合作形成社会的底层,整个社会就像不倒翁一样,大部分重量集中在底部。

 

瑞士史学家、巴塞尔大学教授埃-邦儒尔认为:瑞士凭借自身的意志和爱国行动而经过改造以后,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感到自己是一个民族。“……精神生活不能用国家法令来压服,只能用更优越的精神武器来制胜。”

 

瑞士的毛病也不少:比如太多规定。取个名字都没自由。父母必须从一张被批准的名字表中为孩子选名字。晚上10点之后冲马桶也是不合法的。

 

这个国家可能是富有的,但最富的和最穷的人之间还距离还是蛮大的,近5倍。

 

尽管不参与任何战争,可是强制所有身体合格的男性服兵役。难道是为了玩玩它的军刀?

 

最让人诟病的一点,瑞士的生活最无趣。这样以来,入籍瑞士难如登天,好像也不怎么让人郁闷了。



更多


希特勒跟着众神的黄昏起舞


六一之后,那里有许多夏天的清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