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刚刚,长春长生又复活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中东轮回:美国使命的一种终结

谢远东 有种乐土


 

 

 

01

 

 

 

特朗普总统突然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出所有美军,很多人很自然地拿这次事件和1968年英国“苏伊士以东的撤退”相比对 。

 

受制于伦敦颇不宽裕的财政资源,为保守内向的政治意愿所挤压,以及海外领地反殖民敌意日益加剧的压力,英国决定撤离“苏伊士以东”。

 

这是一个拐点,宣告日不落帝国的最终被抛弃。

 

而苏伊士以东撤离,风起于苏伊士运河。

 

在亚非交界,埃及的西奈半岛西部,有一条长达160多公里的狭长水道。由北端地中海进入这一水道,出口即是红海,继续向前航行,然后就是汪洋大海的印度洋。

 

这是苏伊士运河。

 

这条运河号称19世纪最伟大的工程, 建造者法国人费迪南-德莱赛普斯因此被誉为“伟大工程师”。

 

苏伊士运河大大缩短了从亚洲港口往欧洲航程,缩短里程8千到1万公里以上。这条有着重要经济意义和战略意义的国际航运水道,被马克思称之为“东方伟大的航道”。

 

1859年,苏伊士运河破土动工。10年后,运河竣工。当时由法国人参与控制管理。英国人一直为错失“我们的印度通道”而后悔不迭。

 

英国那时是世界上实力最为雄厚的帝国,号称日不落帝国。而帝国的明珠,非印度莫属。印度给日不落帝国提供巨额的财富,无穷无尽的生产原料,还有能打能冲、源源不绝的战斗力。印度利益关乎整个帝国的战略格局。

 

印度是块肥肉,最为垂涎的莫过于法国和俄罗斯。也因此,英国前后与这两个国家发生过数次战争。围绕印度,英国与俄罗斯的大博弈更持续百年之久。

 

法国先后对埃及发动侵略战争,到后来的参与修建苏伊士运河,最重要的战略意图正是针对英国,还有印度而来。

 

幸好,1875年,埃及无力偿债,他们拿出44%的运河股权出售。良机不可错过,一番巧妙操作,英国买到了这部分股权。于是,苏伊士运河公司变成英法合资公司。

 

这样,英国通往印度的旅程缩短了一半。英国与印度连接在一起。英国人掌控了这条生命线,“印度的交通线”可谓无虞。这一布局确保了英国的战略安全。

 

1947年8月15日,印度独立。对于英国而言,苏伊士运河传统的意义已完全丧失。虽然,这个时候苏伊士运河成了石油通道。对于西方大国而言,仍具有重要意义。

 

时移世易,二战后英国财力枯竭,左支右绌。自二十世纪初就开始的殖民地民族独立与自决运动,更是方兴未艾。

 

同时,根据条约规定,租让期将在1968年期满。受制于这些国内国际环境和压力,英国最终在1956年撤离苏伊士运河。

 

这个事件对于是英国的关键节点。昔日的老大帝国垂垂老去,多有力不从心。

 

苏伊士运河危机期间,美国竭力利用阿拉伯产油国来巩固其地位。艾森豪威尔总统强调“把沙特国王扶植成中东地区的重要人物”。他表示,美国愿意为“在西欧恢复中东石油的市场”而努力。以此为契机,美国在中东的势力日隆。

 

危机过后,英国驻美国大使1957年尖刻地评论:“艾森豪威尔像美国童子军一样看待殖民主义、联合国和玩弄辞令策略的有效性……”

 

话再难听,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从此后,不但在中东,即便在世界,号令全局者美国也,而英国已成明日黄花。

 

苏伊士后撤,“苏伊士以东”也不远。欧洲大陆和本土日益成为英国关注的重心。到1968年,英国宣布“战略收缩”:从苏伊士运河以东撤出大部分驻军。是为“苏伊士以东”撤军。

 

英国计划,到1971年前,将从新加坡、马来西亚、马耳他和利比亚等地撤出驻军。最终,到1976年新加坡已没有英国一兵一卒。撤军完成。

 

英国的撤军计划引起东南亚英联邦国家的广泛担忧,人心惶惶。考虑到东南亚地区为较大的邻国所包围,他们认为,需要一支规模更大、能力更强的国防力量提供保护。

 

这一次的空档,同样为美国所填补。美国是东盟最重要的盟友。

 

英国的 “苏伊士以东”撤军,是无奈承认其全球地位衰落,拱手将让国际秩序保障者的位置让与美国。

 

 

 

02

 

 

 


叙利亚,还有阿富汗的撤军行动,是美国的“苏伊士东部”时刻吗?

 

就美国而言,撤军并非其地位和实力的下降。

 

首先是源于美国国内政治环境发生了根本改变。“美国优先”成为美国强有力的运动。同时,中东等区域的冲突日益多层次,矛盾渐趋加深。

 

无论是好是坏,是赞是弹,要承认的是,特朗普总统决心减少在阿富汗等地的海外部署和军事人员,是兑现其竞选承诺的一部分。在解释从叙利亚东北部这一决定时,特朗普再次重申:“我竞选的承诺和理由之一就是,我将把我们的士兵带回家。”

 

实际上,在2018年12月美国就已宣布要削减在叙利亚的部队。在2019年,美国就伊朗对沙特阿拉伯发动的两次袭击,都未采取实际行动。即便是,美国的无人机被伊朗击落,在最后时刻,特朗普还是终止了战争选项。

 

美国从在叙利亚撤军,让美国进攻ISIS的盟友叙利亚库尔德人陷于险境,其生存必须仰土耳其人的鼻息。这样,绝望的库尔德人转而向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求援。这一区域最终也落入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手心。

 

美军撤离后,其在叙利亚的军营已被俄罗斯人接管。俄罗斯人发布了大量的视频,视频显示,美军的军营不但完好无损,还留下大量的生活设施及军用物资。

 

眼下的乱局可以追究到土耳其身上。而这种混乱局面是发生在美土关系紧张的背景下。美土关系一个潜在的原因是2016年土耳其那起未遂军事政变。

 

埃尔多安总统怀疑美国是其同谋。由此,埃尔多安向普京示好,决定购买俄罗斯的S-400导弹。而美国则将土耳其驱逐出f-35项目以此作为报复。

 

至于土耳其对于打击叙利亚境内的ISIS问题,态度就更加暧昧。在他看来,最好能把库尔德人和ISIS一起干掉。

 

 

 

03

 

 

 

自苏联崩溃,美国日裔学者福山的预言“历史的终结”,成为不刊之论。但自2001年起,美国连续走背运。

 

阿富汗战争至今18年,无数钱砸了进去,牺牲美国大兵生命数千条,但仍看不到和平的希望。更糟糕的是,要是说阿富汗战争又回到原点,这些年,美国在阿富汗完全是虚掷光阴。那么,在塔利班这个问题上,美国无法否认。

 

而2003年伊拉克战争更是引发的一系列灾难性事件。

 

眼下叙利亚事态的发展,不过是这些灾难事件的最新又一例。

 

这些问题找不到别人头上,只能由美国负责和买单。

 

这些灾难又进一步加剧了该地区的普遍混乱,旧恨未解,又添新仇。

 

逊尼派什叶派之间自相残杀的冲突日趋加剧;2011年欺骗性的、短命的 “阿拉伯之春”,很快变成“阿拉伯之冬”;以及对利比亚的愚蠢干预,然后就是叙利亚这个致命的泥潭。

 

惨烈的结果,揭示严峻的现实:文明是输出不了的。文明的冲突才是根本的。相信福山的历史终结,到头来可能终结的是西方文明自己。

 

历史的看,除了唯一例证日本,在塑造国家上美国从来就没有成功过。哪怕再多的钱,再强大的武器,最先进的技术都没有用。

 

美国在巴林、卡塔尔和科威特拥有两艘航空母舰和一系列基地,但对这地区的冲突,从利比亚到也门和沙特阿拉伯的战争都影响甚微。

 

也不单纯是美国,即便是英国长期殖民的属地,一旦独立,绝大多数还是一地鸡毛,并没有适应英美法系的法治和规则(只有新加坡等不多的几个例外。南非更是强有力的证据。)

 

不远的例证还有入侵阿富汗的苏联、1941年闪电袭击苏联的希特勒,后来以为是显而易见的错误,而其实自己犯的错误比他们还愚蠢。

 

也可以归结为军事化导向解决问题形成的思维定势。正如巴菲特的合作伙伴查理-芒格所言:我们手拿一把大锤,看每个问题都是钉子。

 

对于这些异质的文明,根本没必要评判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如果讲究交往规矩,还是中国的老话靠谱:到什么山唱什么歌。

 

但比现实更冷酷的是,西方文明自身出了问题,打着保护多元文化、政治正确的旗号,他们正在毁灭自己。特朗普的冲动和直觉决策,直接反映的是美国的疲惫和疑虑,反应出对政治正确的反抗和革命。

 

2008年金融危机的心理阴影并没有散去,无休止的中东战争美国每天都在付出鲜血和金钱。“美元花了几万亿,对穆斯林轰炸了18年,得到了什么?又证明了什么?中东遍地是灾,恐怖主义花样翻新。”

 

公众似乎早已失去冒险的兴趣。肉食者鄙。街上平头百姓的常识,正是建制派政治精英所没有的

 

 

 

04

 

 

 

类比的英国退却似有不确。但,中东战争注定无法赢取胜利。这一尴尬告诉世人,外力改造异域文化实愚不可及。

 

这背后也正是英国曾经的历史。不过是一种文明使命的夸大。而历史周期无从逃脱无一例外:所有帝国都屈服于或即将屈从于这种自恋的自负。

 

特朗普的冲动背后有其内在的逻辑。就中东的石油来论,页岩气革命已让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油气生产国。这在根本上改变了能源世界的地缘版图。全球油气生产的重心已从波斯湾转移到西半球。

 

同时,加拿大的油砂、墨西哥的改革以及巴西的超深水储量,这些与美国的页岩气一起构成后欧佩克时代的现实拼图。

 

当然,全球石油市场仍在,中东的份量仍足。他们市场75%的石油被亚洲市场吞下,而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是大户。

 

特朗普问,为什么购买海湾石油的人不为他们的石油提供安全担保?这个问题的合理不容怀疑

 

美国人天生喜欢一个更有参与性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政府会善待自己的人民,因为,民众的意愿得到反映。但他们也希望其他国家分担责任。

 

正如1821年美国时任国务卿约翰-亚当斯所言,美国“不能也不应”,“出国寻找怪物来消灭。”美国做自己就好,做“山巅之城”,有光照亮周遭就好。要是试图输出这城的模式,那其实是在摧毁她。

 

也许,特朗普的问题答案正在美国的历史中。

 

由此说来,美国的撤军,正如当年英国离开苏伊士和苏伊士以东,这是一个轮回。也是美国一个使命的终结。

 

与英国的“苏伊士以东”撤退不同的是,这次替代者,或许不尽然就是那些自命的控局者,也或许根本就没有替代者。

 

这,是不是更贴近现实的历史?

 

 

 

【前几天,本人在《背叛与出卖:白宫又坑库尔德?》一文开头提到特朗普与埃尔多安的电话,有读者问,是否虚构?答,电话内容是根据土耳其媒体报道而来。l另,本号有关时事评论和历史文章,皆有所据。但因非学术写作,就没有添加注释和参考书目。今天正好接着说明的机会,把本篇文章的参考资料附后,供有兴趣者查阅。】

 

1.Ending 'East of Suez': The BritishDecision to Withdraw from Malaysia and Singapore 1964-1968

2.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politics/2019/10/07/donald-trump-sticks-syria-turkey-strategy-despite-gop-backlash/3897892002/

3.https://www.nytimes.com/2016/08/03/world/europe/turkey-coup-erdogan-fethullah-gulen-united-states.html

4.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9/07/10/majorities-of-u-s-veterans-public-say-the-wars-in-iraq-and-afghanistan-were-not-worth-fighting/

5.https://www.agriculture.com/news/business/the-us-becomes-the-worlds-largest-oil-and-natural-gas-producer

6.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asia-oil-security-idUSL3N0NT2Z220140507

7.http://www.presidentialrhetoric.com/historicspeeches/adams_jq/foreignpolicy.html

 


更   多


“大国”土耳其

失焦的世界

库尔德人的救赎

是德国人民选择了希特勒

地狱岁月:波黑战争生存報告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