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老祖宗有“四不摸”:姑娘的腰,厨师的刀,另外两个是什么呢?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卡扎菲“鬼魂”出没

谢远东 有种乐土

 

 

 

 

01

 

 

 

又近万圣节。

 

八年前。

 

卡扎菲慌不择路,亡命车队绝路狂奔。

 

北约立即锁定目标。美国“收割者”号无人机和两架法国飞机在空中围追堵截这个疯狂的车队。

 

2011年10月20日,早晨。

 

那个狼狈不堪的家伙,从满是垃圾和污物的下水道中爬出,刚一露头就被愤怒的人群抓获。

 

卡扎菲是在老家苏尔特被俘的。69年前,卡扎菲出生在那里一个羊皮帐篷里。早年,在同学中,年龄大,家又穷,他是有名的“乡巴佬”。

 

1969年8月31日,27岁的卡扎菲中尉借夜间训练做掩护,带领三营装甲部队,推翻国王统治。卡扎菲由此成为利比亚的最高领导人。

 

可能是早年睡帐篷习惯了,成了利比亚最牛的人,旧习还是不改,即便出访,卡扎菲还是要钻到帐篷里呼呼。不过,这时的帐篷和早年的不同,那是由乌克兰女护士通宵随侍在侧。而他外出的护卫队也是有由清一色的处女组成。

 


卡扎菲在国内为非作歹,臭名昭著,自不必多说。

 

1988年洛克比空难,卡扎菲是其后台。这次空难死亡270人。因公开支持恐怖主义,卡扎菲被美国总统里根指为“狂人”,小布什总统更将其列为“流氓政权”的领导人。

 

不过,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卡扎菲态度明显有变。他放弃核武,并决定对洛克比空难遇难者家属赔偿。还与美国恢复邦交。

 

接着,就是阿拉伯之春的风潮来袭。

 

2011年2月15日起,利比亚爆发反政府示威。卡扎菲警告他们必须停止,否则将“烧毁整个利比亚”。利比亚前司法部长称,卡扎菲会随时动用生化武器来对付那些抗议者。

 



面对国内外压力,卡扎菲多次说自己不是总统或国王,是“革命领导人”。他没有任何正式职务,也没有国会可以解散,只有“人民大会”,所以,他“没有办法”下台。

 

3月19日,依照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开始空袭利比亚。

 

 

 

02

 

 

 

利比亚的人恨死他了。只是,轻巧一死,也太便宜他了。

 

于是,处决之前,这位昔日不可一世的人物,被折腾得不行。真可怜。

 

卡扎菲死了。长达50年的独裁政权随之终结。

 

在华盛顿,两党决策者为之欢欣鼓舞。他们为自己政策的有力而高兴,他们为美国在保护人权和促进民主取得的成就而自豪。

 

奥巴马总统断言:“暴政的阴影已从利比亚消失”。展望未来,他认为利比亚国民将 “建立一个包容、宽容和民主的利比亚,以此作为对独裁者的最大嘲讽”。

 

总而言之,国际社会的这次干预,是 “一次出色的任务”。“利比亚人民在北约的帮助下取得的历史性胜利,他们的国家正从一个国际弃儿变成了一个西方潜在的富有成效的合作伙伴。”

 

如果说,美国那些政客是在遥远的西半球欣喜若狂,还不接地气的话,那《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则是实地领略到利比亚人民的幸福和热情。

 

他游走在利比亚街头,那里庆祝国家新生的活动不断。和普通百姓交流,当人们知道纪思道来自美国时,那些人会一再热情地重复道:“谢谢,美国!”双手握住他的手一直不松。

 

美国两位参议院议员参观 “解放” 后的首都的黎波里时,盛赞这“鼓舞了世界”。“卡扎菲政权的结束是利比亚人民的胜利,并且能够带动中东地区以至世界各地更广泛的自由。”

 

然而,事情很快起了变化。

 

利比亚转眼变成了诸多武装组织的游乐场。

 

一年后,2012 年美国大使史蒂文斯在班加西领事馆遭遇伊斯兰激进组织袭击身亡。

 

那一天是9月11日。

 

21世纪以来,美国最为敏感的日子。

 

 

 

03

 

 

 

“新”的利比亚转眼为无法无天的暴民统治。内战永无穷尽,难民潮此起彼伏,一浪更比一浪高。

 

在北约对利比亚冲突干预中,有1万利比亚人丧生。自那以后,又有成千上万的利比亚人死于民兵暴力和内战。

 


由于对海岸管理的失控,拼命外逃的利比亚难民在地中海中道溺亡的事件,时有所闻。

 

糟糕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今天,八年来,利比亚几无宁日。

 

这种状况,人们普通认识到,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利比亚事件美国的干预,对于美国而言同样得不偿失。

 

说是灾难,也不为太过分。

 

这,还不仅是指史蒂文斯大使的罹难。

 

那些决策者对利比亚的现实政治和历史经验漠不关心,或者是一无所知。他们设想,由一个新兴的、分散的、脆弱的权力体系来控制这个国家。

 

这是一个建国只有68年的年轻国家,年轻到从没有经历过选举。而这个国家实则充斥着各种民兵武装,部族力量强大而顽固,激进的伊斯兰运动几乎从来没有停歇过。

 

到处都是卡扎菲的武器。那些被击败的武装分子和伊斯兰极端分子携带的武器,四处逃窜到北非、西非和中东。不用问,那里的圣战组织增加了新鲜的血液和有生的力量。

 

这是给他们续命和输血。

 

极端组织迅速控制了马里,他们抢占了马里的一半地盘。

 

而马里,这个北非国家,是为数不多的进行过民主化进程的国家,在1991年就成功实现了选举,产生了他们国家第一任民选总统。

 

而现在,陷入一片战火。法国、非洲和联合国部队在那里与圣战分子战斗。

 

问题还不止于非洲和中东。

 

 

 

04

 

 

 

2014年4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你知道,美俄关系的重置,并不是因为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而结束。我认为早在利比亚事件发生后就结束了。

 

普京的话,权且一听。

 

对利比亚干预之前,奥巴马总统确向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做过保证,即联合国对利比亚的干预仅为保护受到威胁的平民,而不会影响政权更迭。

 

【梅德韦杰夫与普京】


梅德韦杰夫对奥巴马的“背叛”感到沮丧。

 

俄罗斯否决了联合国对叙利亚实行经济和外交制裁的决议,以此作为回应。

 

利比亚问题上国际共识的混乱,也为叙利亚的代理人战争埋下了伏兵,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友与俄罗斯、伊朗和真主党在那里展开厮杀。

 

在阿富汗合作应对国际恐怖主义;通过《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降低灾难性战争的风险,并促进核武器不扩散,以防止伊朗”的突破……所有这些美俄合作都因此弱化。

 

不仅没有预料到俄罗斯的反应,美国决策者同样低估了对核不扩散目标的影响。

 

为恢复和西方的外交、经济接触,卡扎菲放弃了刚起步的核武器计划。但北约却突然推翻了卡扎菲政权。

 

这让伊朗和朝鲜觉醒:核武一旦放弃等于什么?答案不需要别人告诉。

 

博尔顿,这位特朗普总统前国家安全顾问,有次不小心大嘴巴,那是在敦促朝鲜去核化时,提到 “利比亚模式”。

 

失言遭到对方的猛烈攻击,也拖延了相应进程。但,他提到的,也确实是朝鲜已完全意识到的一个危险信号。

 

 

 

05

 

 


 

2011 年,当奥巴马政府站在利比亚反对派一边,领导北约出兵干预利比亚,推翻独裁者卡扎菲时,乐观的声音认为这一行动将促成一个更好的国家。

 

过去八年,证明他们彻底错了。

 

利比亚现在是一个骚动混乱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并存的烂摊子。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扩散,与俄罗斯关系的处理,以及那些正在努力的无核化任务,也在承受这个灾难的后果。

 

一场噩梦。

 

10月31日万圣夜,据说,是一年最恐怖的夜晚。

 

那个晚上,死去的鬼魂会回访世上的生者。阴阳两界之间门洞打开,让灵魂得以通过。

 

那,那一天,如果卡扎菲的幽灵到访的话,没准可以听到他的咯咯笑声。

 

卡扎菲这个鬼故事,也许能告诉人们的是,仅靠道德和政治正义是不够的。



更      多


一个时代的开始:美土关系70年

小阿拉伯之春

中东轮回:美国使命的一种终结

革命者霍梅尼

中东黑天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