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老祖宗有“四不摸”:姑娘的腰,厨师的刀,另外两个是什么呢?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智利之乱:外国阴谋?民主尽头?

谢远东 有种乐土

 

 

 

 

01

 

 

 

“爱情太短,而回忆太长。”

 

动人的诗句,美好的画面。

 

和大多数人一样,是聂鲁达,这位著名的智利诗人,让我感触到这个丝带一样的国家。

 

天涯在此处。天涯是想象的终点。

 

每年应时的车厘子,远在太平洋这头的人,又可以甜甜地品尝那个国家的味道。

 

一切美好,过于飘渺。

 

直到后来,知道了史上的智利大地震。那一天是1960年5月22日,9.5级地震,这是人类史上最强烈的地震。

 


这么纤细的国家,会不会给震折了?最狭长的领土一下子成了双截棍?

 

然后,就是2010年的又一次地震:8.8 级。

 

我天。这地方,恐怖。

 

而其实,这是一个地震频发的国家:全球每年平均约9000次地震,其中21%发生在智利。

 

还没来得及将恐怖的影子从头脑中赶走,半年后,又一全球性的新闻事件占据了很长时间的媒体头条。

 

2010年8月5日到10月13日。整整69天。33名矿工,被困在688米的矿井深处。

 

通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全部生还。

 

这是一个国家的胜利。

 

“我们从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人,这是智利乃至全世界的准则。”时任智利总统说。

 

全世界的人们记住了这次“史诗般”的救援胜利。这项任务是史无前例的,“之前从未有人为抵达被困矿工所在之处而钻得如此之深”。

 

智利总统皮涅拉几乎成了这场胜利的代言人。他拥抱每一位被解救的受困矿工,和欢乐的人群一起高呼“智利万岁”。

 

他就是那 “第34名矿工”。

 

那年1月,皮涅拉是第一次当选为智利总统。

 

他当时承诺将智利变为“世界上最好的国家”。矿难营救事件后,有评论称,他与这一目标的距离“出人意料地接近”。

 

智利人真正诠释了责任、勇气、信念、希望和团结的意义,我们坚信这些。” 这位从亿万富翁变身总统的政治家在救援结束后,立刻宣布永久关闭圣何塞铜矿,责成当局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惩罚。

 

圣何塞的教训永远不能忘记。”皮涅拉说。

 

五年后,根据这一真实事件拍摄的电影《地心营救》上映,也再次让中国的人民唏嘘感叹,近距离的,至少是在屏幕上,感受到智利人的呼吸。

 

这是一个充满生命质感的国家。

 

八年后的2018年3月11日,皮涅拉竞选成功,二度担任智利总统。

 

一年多后,皮涅拉再次陷入一场灾难。

 

 

 

02

 

 

 

拉丁美洲,比世界那些混乱的地方好不到那去:腐败、贫穷、无序。智利,无疑是其中的异数,小清新一样的存在,岁月静好的国度。

 

然而,周五,10月18日,人们看到了最惊心触目的一幕:暴乱和抢劫。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地铁遭到严重破坏,陷入瘫痪。

 


骚乱。与地铁涨价无关的电力大厦也被付之一炬。

 

令人震惊。

 

不仅是对智利人来说如此。

 

这个拉丁美洲最发达的经济体,最稳定的民主国家,怎么了?

 

 

圣地亚哥地铁涨价,提价幅度3.75%,略高于通胀。

 

似乎无关痛痒。

 

一位政府部长宣布加价消息。他甚至给出小贴士:建议人们提早起床,这样的话,就可以享用到早7点前票价较低的福利。

 

人们注意到,这位交通部长衣着考究,满身名牌。他语调乏味,面无表情,似乎一切都是当然。

 

真是讨厌。人们的不爽化为对部长的吐槽和恶搞。这位部长很快声名狼藉。

 

这里居住在圣地亚哥的人们,交通成本一直较高。糟糕的是,对那些收入最低的人来讲,这部分费用最高时占收入的20%。幸好,这块比例近年一直在下降。

 

骚乱始于上周初,大学生们开始逃票。

 

逃票活动在社交媒体上瘟疫一样蔓延。

 

地铁系统运行受阻。

 

对抗越来越激烈,以至于下午高峰时间,地铁不得不关闭运营。

 

大规模交通堵塞。数百万人被困数小时。无奈的人们只好步行数公里回家。

 

晚上,圣地亚哥发生骚乱和抢劫。

 

正参加孙子生日趴体的皮涅拉总统,不得不早早回到总统府。他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自1990年智利重回民主以来,这样的紧急状态还是第一次。不是因为地震,也不是因为其他天灾。

 

周六骚乱在持续。

 

政府宣布星期六晚上宵禁。

 

上街巡逻和执行任务的军队,并没有劝阻和制止那些愤怒的人群。

 

抢劫和骚乱还在继续,一直到周日。

 

 

 

03

 

 

 

智利那次矿难,外面的人记住了皮涅拉总统的光鲜时刻。而那四年,其实是总统的苦闷岁月。

 

矿难第二年,大学生上街,他们要求大学免费。这次折腾,也几乎让整个国家陷入瘫痪。

 

皮涅拉总统的支持率因而走低。尽管经济一直在健康增长,但还是饱受困扰。

 

这个智利最富有的人,情商不过尔尔,尽管付出很多,但智利人就是认为,总统更关心的是精英,而非他们。

 

这样,第一任届满,一个左翼总统替代了皮涅拉。

 

这位总统尝试的是,以国家为中心的全面改革。他宣称以人民为依归。

 

这个四年,经济增长持续减缓,失业率持续增加。人民得到的是口头上的好处。

 

于是,智利人民给了这位温和的商人第二次机会。皮涅拉再次入主总统府。

 

皮涅拉的计划很简单,重点重新放在私营经济上,以此作为经济增长引擎。

 

他的总统竞选口号简单而又有力:

 

好日子来了。”

 

智利,这个国家在经济结构上如同他们的国家形状,也是相当单薄。

 

高度依赖商品出口。铜产量占世界近三层,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15%上下。铜价一旦下跌,智利人的肝都会颤。

 

这一个极度开放的经济体。

 

皮涅拉总统更是强烈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战。国际经济的风向转了,皮涅拉经济繁荣之诺,何以兑现?

 

他只能怪特朗普。

好日子没有如愿已至,但也不差啊。

 

 

 

03

 

 

 

过去30年,这个国家取得了很大进步,财富不断增长,生活条件也得以改善。

 

也是从1990年开始,智利的贫困率从40%左右下降到不足10%。中产阶级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智利人今天的生活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好。

 

事实上,愤怒背后是人们的挫败感。

 

 “这不是30比索(人民币3毛钱)的地铁票价上涨,而是30年的滥用。”

 

人们沮丧、失望和愤怒。明明希望之地就在前方,可就是不准他们进入。就像愤怒的旅客在候机室里大发雷霆,他的飞机正在起飞,可莫名的,就是不许他通过那扇透明的玻璃门。

 


这个愤怒的周末,智利人是在要求通过那个机场大门。

 

他们本可以进入中产阶级的应许之地。

 

但精英阶层和利益集团掌控太多资源,人为造成的不公平竞争。生生在大门口将他们赶了出去,拒绝他们进入。

 

这些智利人更像是消费者,而不是公民。

 

行业寡头在普遍滥用权力,优质教育机会增长缓慢,优质医疗服务机会不平等……

 

智利人希望更好的公共服务和更有竞争力的市场相结合。

 

怨气已有好多年。

 

 

 

04

 

 

 

到了周日晚上,政府遭到广泛批评,主要是,政府反应迟缓,颁布紧急状态令犹豫不决;同时,面对抢劫和骚乱,政府不许军方强力控制,反击不及时、不明智。

 

而皮涅拉总统称,智利“正在与一个不尊重任何东西的强大敌人作战”。

 

他没有明说这个“敌人”是谁。

 

字里行间,人们知道,总统试图指责的是: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

 

要知道,皮涅拉一直是委内瑞拉政府直言不讳的批评者。搞乱智利,搞垮皮涅拉,委内瑞拉政府当然高兴。

 

抢劫的方式,尤其是对圣地亚哥地铁站的破坏,这是“自发”的?似乎给出了敌人的佐证。

 

为了收复失地,政府现在将试图指责政治敌人,包括智利的极左势力。这些左派,他们一边支持和平抗议,一边纵容暴力抗议。

 

找到一个敌人,这更是一个策略,而非问题的核心。

 

 

 

05

 

 

 

与拉丁美洲其他地区一样,近年来智利人对民主满意度下降。但他们仍然钟情民主。

 

问及智利未来模样,北欧国家就是他们的榜样。而近邻的古巴、委内瑞拉、阿根廷和巴西,那是远在鄙视链的下端。鲜有钦佩。

 

事实很清楚:骚乱既不代表民主的智利人厌倦了市场经济模式,也不表示委内瑞拉挑动的左翼阴谋。

 

皮涅拉政府误读危机,在应对危机的方式上显然有错。

 

学生是在逃票,甚至是有人在抢劫。

 

但更有价值的信息是,紧急状态命令颁布后,人们带着电视、冰箱和洗衣机逃之夭夭。

 

[皮诺切特总统]



颁布紧急状态命令。那会唤起智利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军事统治时期的记忆。

 

在那个已成历史的时代,人们的要求简单而明确:皮诺切特下台,民主上台。

 

而如今,则不是。

 

皮涅拉是不受欢迎,但他是合法总统,任内并无重大丑闻。他似乎不太关心,也未能理解智利人的喜怒哀乐。但,皮涅拉辞职不能根本解决骚乱。

 

30年前,委内瑞拉是拉美最发达、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但这个国家有问题:对单一商品(石油)的高度依赖,严重的不平等,以及日益腐败和反应迟钝的精英政治体系。除此之外,委内瑞拉是拉丁美洲最成功的民主国家。

 

而今天,智利是拉丁美洲最成功的民主国家。但这个国家也有三个问题:对铜的高度依赖、严重的不平等以及日益迟钝和腐败的政治制度。

 

不同的是,今天的智利比30年前的委内瑞拉好多了。

 

智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平等。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多元化,执政的政治精英们也更少腐败,反应也更迅速。

 

然而,智利的精英们并不愿意为新兴的中产阶级打开“应许之地”的大门。

 

如果经济增长的好处不能得到更公平的分配,所谓的“乐土”最终也将变成每个人的地狱。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留给智利的行动时间不多了。

 

好消息是,智利站位不错,完全可以采取包容性改革,促进社会正义,捍卫市场公平竞争,而不是保护特殊利益。

 

骚乱是对智利的统治阶层而言是一种必需的唤醒,提醒他们打开那扇通往应许之地的大门。

 

如今站在矿井深处的是皮涅拉和统治精英们,大门打开之时,解救的不再是那33位,哦,34位矿工。

 

你需要的话

可以拿走我的面包

可以来拿走我的空气

可是

别把你的微笑拿掉

——聂鲁达《你的微笑》



更   多


小阿拉伯之春

是德国人民选择了希特勒

地狱岁月:波黑战争生存報告

总统 , 我要爆您的料!

罗马尼亚198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