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老祖宗有“四不摸”:姑娘的腰,厨师的刀,另外两个是什么呢?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委内瑞拉的黑手

谢远东 有种乐土


“智利、厄瓜多尔、阿根廷和洪都拉斯发生的事情只是第一缕微风。玻利维亚的飓风,即将降临整个拉丁美洲。”

 

说话人是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的二号人物。当年查韦斯的知己和得力马仔,如今的国民大会主席:卡贝罗。

 

10月20日,他坦承:“看到拉丁美洲这个样子,我很高兴。我很高兴人们醒了过来”。说话间,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地铁停运、一座电力大楼被烧毁、数个超市被洗劫。

 

 “你不必是算命先生,也不用聪明绝顶,你就知道他们是不能长久的。在智利,他们骂我们是独裁者。但他们的军队却在大街上追逐打人。委内瑞拉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委内瑞拉人民不抗议,他们支持革命。”

 

(他说委内瑞拉人民不抗议。是,抗议的都被灭了。即使再有抗议的,那就当着是支持马杜罗的呗!)

 

在委内瑞拉国家电视台,卡贝罗还有一档电视节目。他在那个节目起劲吹嘘,委内瑞拉政权正在采取的计划和行动。字里行间得意极了。

 

“我们在世界上并不孤立。委内瑞拉每天都在更加团结。一场玻利维亚飓风就要来了。”

 

玻利维亚是什么风?

 

莫拉莱斯刚刚宣布自己当选玻利维亚的总统,成为彻底赢家。这将是莫拉莱斯的第四个连续总统任期。这也意味着他继续执政至2025年。

 

早在2009年,这位总统就取消了连任两届的限制。这次连任同样充满争议,反对党指控欺诈,玻利维亚的人们愤而上街,持续抗议。

 


而身在亚洲阿塞拜疆的马杜罗得到消息,立马对他的当选表示祝贺,还给予力挺:“我们向玻利维亚人民表示声援,特别是向我们的兄弟莫拉莱斯总统表示声援。”

 

他们确实都是兄弟。圣保罗论坛的一帮左派兄弟。

 

全世界的人似乎都知道,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死不甘心,心事未了,壮志未酬。他希望委内瑞拉模式能够一统全拉丁美洲。

 

这是个什么模式?生生从富裕国家堕落为连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这完全是害人的悲剧模式。(哦,总统们的生活可以保障的。)

 

后来者马杜罗相比查韦斯软弱多了,遭受的国际制裁和国际谴责也要大得多。许多人于是误以为,马杜罗会收拾家伙,低调低调,暂且把实现导师的雄心壮志放一边。而事实是,直到今天,这个计划的生命力还是强大的。

 

马杜罗总统和他的坚定支持者们在这个地区的意图是明确的,也是毫不讳言。在拉美国家一系列民众抗议与动荡之后,来自委内瑞拉的威胁更明显,也更令那些动荡的国家不安。

 

那他是怎么做到的?通过三种方式:渗透、社交网络和利用当地人的愤怒。

 

渗透者。来自委内瑞拉的专业煽动者,在哥伦比亚的抗议活动中,已经被当地政府逮个正着。有多份报道称,在厄瓜多尔的抗议活动中,活动着来自委内瑞拉情报人员的身影。而智利皮涅拉总统也强调,有迹象显示,委内瑞拉以某种形式参与了最近的街头抗议活动。

 

第二,社交网络。社交网络上充斥的各种假新闻,以此欺骗公众,进而让公众为那些激进分子所操纵。正如很多曝光材料揭示的,脸书和谷歌通过充当民粹主义者的引擎,来充实自己的腰包,这些科技巨头在毁灭民主的过程中赚取数百万美元的利润。操作这些社交媒体,是某些势力的必选项。

 

第三:操纵局部不满情绪。争议各有不同,在智利,是公地铁票价上涨;在厄瓜多尔,是取消燃料补贴;在哥伦比亚,主要是要求增加教育经费。但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没有谈判和协商的愿望。不愿意对话,只想采取行动,或者挑起既成事实。

 

在对话真正开始之前,抗议者就已成群结队地走上街头,迫使政府屈服。扔石头是讨论的新方式吗?

 

要注意的是,尽管有卡贝罗在鼓吹拉丁美洲“飓风”,也有马杜罗总统对玻利维亚总统的声援,甚至,他们参与的黑手也被捉住。但这不是说,所有的示威者都是委内瑞拉的革命者、附和者,也不是说委内瑞拉政权策划和参与了每一次抗议行动。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当地的问题和公众的愤怒肯定被他们利用了,利用的是技术及其缺乏监督,马杜罗支持的渗透者正在加剧抗议活动。他们会一直在向智利这些国家施加压力。

 

正如马杜罗的政敌所说:“昨天发生的一切并不偶然,没有任何一个民主国家能够免受马杜罗破坏稳定计划的影响。他们是有组织的,他们没有任何顾忌,是的,有很多钱。每个国家都无法单独抵御这种性质的攻击。”

 

但外部的黑手仅是一个方面,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有所防范就足矣。如果将视线和精力完全用在这里,那就完全是吃错了药,病会越来越厉害。

 

重要是,这些国家自己怎么做。

 

并不是你面对了,事情就能改变;但是,如果不肯面对,那什么也变不了。甚至在能够采取措施之前,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必须正视问题,并清楚地知道攻击者在做什么。

 

在一个充满仇恨和极端主义的时代,如何维护公民话语权?有害言论正在造成切实的伤害。然而,这个事实暗示了一个让人很不舒服的问题,以至于很多人都竭力避免去问它。也就是说,政府、私人公司或个人公民——应该怎么做?

 

如此剧烈的街头运动,不仅是社会与民选代表关系的转折点,也是民主公民关系的转折点。新常态是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他们的权利,重申他们的立场,行使大声尖叫的公民身份。最好是习惯它。

 

在这个新两极化的社会里,争吵被叫喊所取代,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候选人将对手视为死敌,政治派别中每一方都要压倒另一方,这种欲望有时比胜利本身的欲望还要强烈。温和的替代方案可能会缩小。

 

对于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总统也好,卡佩罗主席也罢,皮涅拉总统在智利所做的事情和皮诺切特当时所做的事情是一样的。那就是皮涅拉总统的错。

 

那一天结束的时候,总统总是有错的。手握有权力的人将为他们前辈的所有错误负责。过去作为借口不再成立。

 

而这并不证明委内瑞拉那些大人们有什么先见之明,这只是责任的时代必然。



更  多


柏林墙赢家

智利之乱:外国阴谋?民主尽头?

一个失败国家的2019

卡扎菲“鬼魂”出没

是德国人民选择了希特勒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