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老祖宗有“四不摸”:姑娘的腰,厨师的刀,另外两个是什么呢?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这动荡的世界:那些扇动翅膀的蝴蝶

谢远东 有种乐土

 

太平洋彼岸的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可能会引起太平洋彼岸的一场风暴。

 

 


01

 

 


 

从中东的黎巴嫩到伊拉克,从南美的厄瓜多尔到智利,持续几周的民众抗议撼动了政府,引人思绪。

 

今年早些时候,在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的大规模示威,他们的矛头指向长期盘踞台上的领导人。

 

再往前翻,黄背心,法国的黄背心,从2018年12月到春末夏初,他们一次次震惊了世界……

 

分配不公招致民众的不满,似已到达全球临界点?也或者,一个无大班无大台,仅仅是各地民粹的沉渣泛起,风过无痕,静待岁月平息。

 

要是将这些联系在一起,不能不让人怀疑,我们是否正在见证一个全球性的革命时刻?

 

没错。这些抗议迥然不同,事发地国家天差地别。

 

阿尔及利亚和苏丹,那是根深蒂固的专制政权,而厄瓜多尔和智利则是民主选举和责任的政府。

 

在阿尔及利亚和厄瓜多尔,最近制定紧缩计划,取消了政府补贴,很多人生活的核心组成一下子飞了。

 

而智利尽管步入发达国家行列,但一直缺乏社会保障网络,那里工薪阶层的生活也岌岌可危。

 

而伊拉克人估计连社会契约是什么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履行了,那是一个功能失调的国家。

 

在政府能力方面,法国和阿尔及利亚强大而集中,而黎巴嫩和伊拉克就是脆弱而已碎裂。

 

社会、政治和经济背景如此不同。尽管都是独一无二的树叶,但财富不平等和腐败,还有那些精英们掌控整个国家资源,这是他们共同的愤怒。那些腐败而又高高在上的家伙。愤怒的人们为了生活直下腰可能都会撞到天花板,那透明的玻璃天花板。令人窒息而无从突破。最惊人的相似之处在于,所有的这些都是群体性的,自发的群体性。

 

是一种优势,对于抗议者来说,这是一种战术优势。没有工会,没有学生组织,抗议者的策略让当局无从着力。当局在失衡的天平另一端尴尬的来回剧烈震荡,无所措手,无处做功。抗议者占据着巨大的主动性和行动自由。

 

而优势的另一面,就是他们难以表达和追求正式的要求。没有人可以或者能够代表他们发声。这是战略的致命缺陷。他们因边缘化而怒,他们因边缘化而失声。

 

哪怕是你取消地铁涨价,但抗议还是在继续。这就是法国、阿尔及利亚、智利和黎巴嫩头疼的地方。各种不满会借机出头,钻出水面,波涛汹涌。

 

而在苏丹和伊拉克,抗议者如滚雪球般迅速扩大。他们的要求很快变成了对政治现状的彻底拒绝和唾弃,取代政治体制。那是他们最高的,也是最终的呼吁。

 

让人庆幸的例证是在厄瓜多尔,抗议活动很快就一个成熟的政治运动所主导没,再加上导致示威的燃料涨价被取消,于是,对话开始了。

 

 

 

02

 

 

 

也许,是意识到了某种问题。今年8月,一个商业圆桌会议断然摒弃了一个原则:“公司存在的唯一理由是取悦股东”。他们开始主张,员工、客户和社会的利益也应在企业经营中占据重要地位。

 

商业精英们有所忧。他们担心的事情已经或者正在智利、在北非、在法国上演。

 

如果民粹主义确实唤醒了精英阶层,并能在整个体系崩溃之前改革,那么它在这方面是有益的。

 

19世纪末,美国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那时,在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中,许多农民破产。从1873年开始的长达10年的大萧条带来了更多的苦难。不平等完全失控。政府无能为力,几乎无所作为。

 

民粹主义浪潮席卷全美。他们抨击道:“我们的国家正处于道德、政治和物质毁灭的边缘。腐败充斥着投票箱、立法机关、国会,甚至象征司法正义的‘獬豸’都不能幸免。”

 

自此很长一段时间,民粹主义似乎全面夺取权力。但最终它分崩离析。然而,这也确实为后来美国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铺平了道路,对人民更加有益,避免了整个制度的崩溃。

 

在这个意义上说,民粹主义是植根于民主体系中根深蒂固的,或许是必要的纠正机制。

 

当国家和精英变得过于强大,专制主义抬头。专制主义要么要人民闭嘴,要么强迫人民从命。当否定精英的民粹过于强大时,结果是国家的无能,秩序的无存。他们违反法律,废除国家机构,法律失效,自由最终被吞噬,而政府则被完全虚置。

 

钟摆总在精英和民众之间来回摆动,控制与反抗,反抗与控制。所以在这里,中间路线的引导至关重要。

 

要让精英们有足够的安全感,以促进体制的正常运转,但要控制裙带主义和腐败。与此同时,作为一个整体,社会也应该从繁荣增长中充分受益,必要时精英们必须承担责任。

 

但现在,偏离中间路线实在太多。他们对自由民主的阴暗面视而不见,导致了一个失控的精英和技术官僚集团。另一方面,民粹运动在许多方面强迫司法、压制媒体,转向威权主义。

 

 

 

03

 

 

 

现在断言黎巴嫩、伊拉克和智利的事态如何发展,尚为时过早。

 

苏丹政权曾试图动粗,但最终选择了过渡时期分享权力的安排。这似乎是现政权在争取时间。到目前为止,阿尔及利亚政权已习惯了与抗议者的对峙。他们避免了暴力镇压,但也拒绝任何有意义的让步。

 

如果阿尔及利亚和苏丹可以作为目下抗议运动先例而循的话,那么,向一个盘根错节、牢不可破的体制提出极限的要求,未来不是暴力镇压,就是进一步深陷僵局,而现状则基本无改。

 

对于我们这些身在千里之外的人来说,很难解释或者是搞懂到底是什么在驱动那些抗议者的怒火一直熊熊燃烧。电视上的专家们列出的理由,他没张嘴你都能知道是什么:经济和社会不平等、政治排斥以及精英的普遍腐败。

 

所有这些似乎都是合理的,甚至是可能的。但这在多大程度上发挥了作用,与其说是科学,不如说是艺术。

 

这些抗议是地方性的不满情绪造成的,是地方性的,区域性的。但它们也能产生全球影响。这一点是明显的,应该引起注意的。

 

全球似乎已经进入了另一个政治动荡的时期。这有点类似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美国的占领华尔街等等。那时的抗议可能具有传染性,尽管谁也确定不了它的传播途径。

 

而这可能成为全球面临的挑战。

 

首先,全球经济增长正在放缓,而发达经济体陷入了持续的低增长期,留下的需求真空将继续拖累新兴经济体。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保护主义给全球贸易带来了不确定因素,会产生不稳定的后果。世界范围内的不稳定也给国际生产链的可持续性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对许多国家来说,这都是坏消息。意味着他们的日子不会好过,预算和社会支出会日趋紧缩,资金拮据的政府会在财政责任和满足民众社会公正要求之间痛苦挣扎。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其社会影响在厄瓜多尔、智利,还有阿根廷显现。

 

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在可持续解决收入和财富不平等问题上都是一样的短视,一样的失败。现在现金流已经开始萎缩,甚至枯竭,政府转寰空间窄逼,而公众呼声日甚。

 

随着民主面临的挑战和衰落,抗议活动有所增加,但成功率却大幅下降,民众的挫败感可能会继续增加。20年前,每10个要求重大改革的抗议中有7个导致了变革。自2005年以来,这一比例稳步下降至30%。

 

更多的动荡,持续的全球低增长,带来负面叠加作用,这将造成了更多的不满,造成恶性循环。



更   多


委内瑞拉的黑手

柏林墙赢家

特朗普时刻:“巴格达迪死得像条狗”

一个失败国家的2019

智利之乱:外国阴谋?民主尽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