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哪来的“实事求是派”?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山里面,一男/一女,居然*..做这个!看呆了

2017-10-01 俏脸美人儿 俏脸美人儿

翠峰山脉连绵千里,巍峨壮丽,在淳朴的上世纪,养活了山下一代代靠山吃山的乡野村民。

 

            但现在,山上的野物越来越少,村民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也越来越高,大量的男性村民都外出打工,留下了成片成片的留守妇女。

 

            深山老林总是带着无尽的神秘和凶险,那里有野狼,有巨蟒,更有一些隐世的高人,而聂云,就是其中之一!

 

            聂云的师傅是个道士,但却从来没教过聂云道术,除了偶尔带着他去偷看山下寡妇洗澡外,就只教了聂云医术!外加一点点的算命。

 

           直到聂云年满十八,他师傅勒令他出山,造福一片居民。

 

            聂云自然兴奋无比,他在山里呆着也就能跟野兽打架玩,山下多有意思啊?当即带着师傅给他的两千块钱,下山来到了瓜富村,租了一间小房,挂上了个济世神医的牌匾,开了一个这十里八村唯一的一个中医医馆!

 

           并且,在那破旧小屋门口的右侧还写着几个草书大字!

 

            神机妙算!不准不要钱!

 

           还特么兼职算命!

 

            如此操蛋的业务组合,聂云刚刚开业三天,就被人送上了江湖骗子的美称,至今为止,一周已过,除了有两个胆大的少妇偶尔找他算算命之外,一个看病的都没得。

 

           “吆!吆!切克闹!啊咿呀哟!

 

           聂云靠在自己在二手市场买的老板椅上享受着门口低音炮放出的流行歌曲,这些玩意儿在山里生活了十余年的他都没听过,刚听的时候还吓了一跳!比特么的鸟叫好听多了!  

 

          然后就花了二百块钱,买了一个低音炮,装上了储存卡天天的就在门口放着,年轻人嘛,总是要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顺便在扰扰民。

 

            “哎哟,聂云啊,你这天天的就这么吵着,烦不烦啊?”  

 

          一个雪白的长腿迈进了聂云的中医小馆,是一个穿着牛仔短裤,和白色纱料衬衣的熟女。

 

            此人名为林娇娇,今年正好三十岁,跟瓜富村其他的留守妇女不同,这娘们是丧夫的,之前来聂云这里一次,算命,算姻缘!

 

            “哟,林姐啊。”  

 

          聂云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林娇娇这个人,在盛产美女的瓜富村里也算的上是一枝花了,她是开超市的,聂云这几天也经常去她店里买零食吃,知道她一般不干农活,保养的极好,白白嫩嫩的,前凸后翘的,有肉有条的.......  

 

          “恩,上次算命你说我的姻缘马上就到了,但这都几天过去了,咋还没信呢?你小子不是忽悠老娘的吧?赶紧的在给老娘我算算,这姻缘到底还有多少天能到?

 

           林娇娇应了一声,笑呵呵的坐在了聂云对面,这是来找售后来了,今年三十的她老公都死了八年了!刚刚结婚两个月就死了,自然是十分的渴望姻缘。

 

            “哦?

 

           聂云听后哦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把音乐关了,算命是需要安静的,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看了林娇娇一眼,林娇娇的面相属于地火相,此面相多变,看面是看不出来的,唯有通灵真算!

 

            “行,那林姐你在把你的生辰八字报一下吧。

 

           “在报一下?上次不是告诉你了嘛?你这臭记性!”  

 

          林娇娇横了聂云一眼,但也没啰嗦,又报了一边自己的生辰八字,八五年,十二月十二日。  

 

          “恩。”  

 

          聂云眼睛一翻,直接掐指一算,算不出来!

 

            在掐,恩.......还特么的是算不出来!

 

            “林姐,你命里带着富贵,一生不受劳累,而你的姻缘命中显示也是马上要到了,我已经看见了,一条爱情的小溪已经在你的身上还是涓涓流淌了。”  

 

          聂云掐完了指一脸正色的说道,没错,他是胡诌的,算命是兼职的嘛!他目前通灵的成功几率只在百分之二十!什么时候,能算准谁,他也不知道,没办法,谁让他有个不正经的师傅呢?误人子弟啊。  

 

          当然了,聂云要是这百分之二十的机会算中了谁,那算的也是极准的!你哪天圆了房哥都能算出来!这就叫天赋!可惜了,没摊上个好师傅,误人子弟啊.......

 

           而至于爱情的小溪是怎么个路子?看看林娇娇胸前那深深的沟壑就明白了,他也就纳了闷了,这么好这么深的小溪,咋就淹不着爷们呢?

 

           “爱情的小溪?”  

 

          林娇娇可不管聂云是不是忽悠她,一听说爱情要来了,一颗藏不住的春心就蠢蠢发动。

 

            但是。

 

           “你上次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林娇娇的眉毛一立,眼睛撇着聂云,多多少少的有点不痛快,就算是花钱买个忽悠,谁也不愿意买重样的吧?

 

           “......”  

 

          聂云沉吟,其实他上次是怎么说的,他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但既然人家顾客又要求,自己可是真不能这么糊弄了。  

 

          “林姐,凡事要求个缘。

 

           聂云说着,站起了身来,抬头四十五度望着棚顶继续道:但这个缘又分很多的说法,有很多人跟你是有缘无份,例如你的前夫,你的命里见,亲近之人远方来矣。

 

            说着聂云已经走到了窗下,手遥指着窗外,至于指的是东南西北哪里,他也不道。  

 

          而林娇娇的目光就一直随着聂云动而动,心里还想着,远方来矣?好像也对,瓜富村的老爷们都出去干活了,还有几个合适她的?

 

           “而远方之人,命中可见,实中未见!这只说明了一件事儿!”  

 

          说着,聂云像是要道破天机一般,回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了林娇娇,他站着,林娇娇坐着,突然发现这个角度真尼玛的合适!

 

           “什么事儿?”  

 

          林娇娇听后连忙问道,十分的感兴趣,独守空闺的日子,她算是过到头了!必须得结束它!

 

           “这个人已经到了!你认识他!只是你没有发现。

 

           聂云说着嘴角上扬,他还就不相信了,林娇娇不认识一个外面的人,至于林娇娇会怎么猜?随她的便吧......  

 

          “已经到了?我还没有发现?

 

           林娇娇顿时一皱眉,然后心里开始猛地回忆,外面的来人,外来人,谁呢?二狗子?刘成海?确实好像都对她有意思,但都太丑了吧?跟自己也不配啊?咱也是个有追求的人!

 

           仅仅瞬间,林娇娇就看向了聂云,打量了起来,这小子长的倒是有模有样的,一个星期前刚刚来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