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2018-02-26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两会”期间继续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该文写于2012年7月8日)写该文时候的李玲,与如今在微信圈中转发的李玲虽是同一个人,但观点似乎已经完全不同。五年前的李玲,在这篇文章中的表现令人相当遗憾,而如今微信圈中的李玲,是个敢说真话,敢为民代言,令人尊敬的好学者。

我们的某些官员、学者、媒体,都习惯于颂扬文化,好大喜功,整天吹成就,生怕拥有“雪亮眼睛”的群众看不到,他们过于“自以为是”,弄砸了就说“交学费”,而且自己绝不掏腰包。他们绝不愿意反思自身的不足,你指出他们的问题,他们也视而不见。就医改而言,部分百姓是得到了好处,但总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在某些区域甚至还有恶化的趋势。我是感到非常奇怪,对于“畸高”药价、“大处方”、“回扣”等明明白白的腐败,相关部门为何视而不见?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一大早登录《腾讯微博》,翻阅“去年今日”话题时,随手转发了其中一条微博,其内容为:

北大教授:中国医改是奇迹 没有哪国有这成就》。微评:请网友们记住这个满口说谎话的人,她就是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李玲。

有意思的是,在该条微博发布后的一年时间里,只收到四条评论;而早上转发之后,目前评论已有14页,而且可以说是“清一色”地批评李玲的言论,应该说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从中也可以轻松地了解到中国医疗卫生的现状,懂得随着“医改”的推进,看病更难、更贵的现象只能是“负奇迹”,而把这样的“负奇迹”说成是“成就”,就有“不知廉耻”之嫌了。

或许是巧合,今天《四川新闻网》一篇题为《卫生部长作古词谈医改:九州风雷动医改传佳音》的文章,转发了卫生部部长陈竺发表在6月28日《健康日报》头版头条的一首诗,其内容为:九州风雷动,医改传佳音。最爱鹏城胜景,雨后天尤晴。胸存社稷疾苦,魂牵民生国运,良策暖人心。深渊何所惧,英雄敢渡津。

积弊除,制度新,政先行。厚德重塑杏林,仁术赖真情。喜望神舟揽月,笑谈蛟龙缚鲸,人间舞清影。华夏卫生路,气派独古今。

该文还发表评论称,卫生部部长陈竺近日在《健康报》头版发表自己所作的“水调歌头”词牌的词,畅谈医改,成为改革开放后首位在部委机关报纸头版发表诗词的部长。

不知道这个评论是褒还是贬?但我知道,改革开放前有位伟人的诗词也是不断占据着头版头条。而两者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在“自家”报纸上发行。

只可惜,陈竺部长根本没想到的是,这篇报道给陈部长带来的负面影响,绝对远大于正面影响。从目前已有的1000多条评论内容看,还没有找到赞美的,只有批评和谩骂。当然,或许陈竺部长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因此只是在自家的报纸上低调发表玩玩,没想到好事的网络会对此进行转载,让更多的人了解到陈竺部长对医改结果的“意淫”。

无独有偶。就在半个月前,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上发文表示:三年来,《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年)》确定的五项重点改革任务全面完成,“病有所医”的千年梦想终于实现。

该“病有所医”的结论也是遭到网友的一致痛骂,笔者为此撰写《“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替发改委脸红》一文,以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

笔者及众网友对医改现状之所以有着完全一致的看法,不仅仅因为大家都是当前“看病贵”、“看病难”的直接或间接受害者,更重要的是,大家都具备了正常人的思维,具备了不说瞎话的廉耻心。

而官员及研究机构的专家为何愿意睁着眼睛说瞎话?一方面因为他们占有更多的医疗资源,根本就不存在“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另一方面就因为他们需要“政绩”或需要被职能机构豢养,只能不顾廉耻地撒谎。

而如此报喜不报忧的虚假信息,一定会蒙蔽决策者的眼睛,对解决问题不但无益,只会越弄越糟。

因此,要想成功实施“医改”,就必须首先提高官员、学者的廉耻心,让他们只说真话,不说假话。(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上面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