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2018-03-02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两会”期间继续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该文写于2012年9月28日)也不知道从何时起,中国出现的“仇警”现象,然后是“仇官”,再后是“仇富”。我作为一名小心谨慎的共和国公民,希望建立“警民一家亲”的和谐关系,那样我们才会更安全。作为一名基层公务员,希望“仇官”现象不再,那样我们办事才会更方便。而作为一名从小就“缺钱花”的普通百姓,一直在呼吁大家不要“仇富”。我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若您拥有亿元资产,其实已是社会财富。你兴办实业,扩大了就业,创造税收;您购买一套价值千万的豪宅,至少为社会贡献800万的税、费,这些钱可以解决几万人一年的低保,您购买一辆百万豪车,就上交国家几十万税收,而这些税收是可以为我们普通民众带来福利的。

我们需要担心的,是国内富人将资产转移境外,尤其是实体经济转业东南亚后,生产出的产品又与国内产品竞争。

我一直呼吁鼓励贵族学校、星级医院建设。道理很简单,贵族学校因为不占用义务教育资源,对普通学生有利;星级医院因为不占用公共医疗资源,对普通患者有利。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11月5日,位处南京闹市区的鼓楼医院新大楼全面投入使用,作为当地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型三级甲等医院,新大楼除了面积扩大之外,增添了现代化设备、人性化设施外,楼顶的停机坪、大厅内价值700万元的钢琴、室内来回穿梭的电瓶车、即将开业的星巴克咖啡屋等,宛若星级酒店,给前来就诊的患者营造出良好的就诊环境。(11月6日《中国新闻网》)

该消息发布后,一些网友对鼓楼医院新大楼的奢华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多数网友认为南京鼓楼医院作为公立医院,没有必要建得如此奢华,因为这些钱最终都得由纳税人和患者负担,应该节俭一点好;相较于外观设计,一些网友更关心治疗水平、收费情况和服务态度。也有一些网友甚至担心,通过用钢琴音乐来缓解患者的紧张心理,比播放音乐所增加的负担,会不会转嫁给患者?

而笔者以为,候诊大厅内放置价值700万元的钢琴,还有年轻女子在那里弹唱,确实是按照超五星级酒店标准配备的。那么很明显,这样的医院绝非普通医院,其患者也绝非普通患者,和大众医疗应该关系不大。

而之所以引发社会热议,应该和当前中国整体医疗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近年来,由于“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异常尖锐,一些网友对医院大兴土木颇有微辞。但我们应该使用一番逆向思维,如果医院不扩张,那医疗资源就会更加匮乏,“看病难”的矛盾就会更加突出。而要想增加医疗资源,就得多管齐下,其中就包括引进民营资本进入医疗行业,甚至公立医院建设“星级医院”以增加收入。

当今中国,虽然穷人还很穷,但富人也很多,这些富人肯定不满足于普通医院的大众医疗环境,更希望享受和自身经济条件相匹配的医疗服务,而对治疗费用并不是十分在意。因此,在中心城市或发达地区建设一些“星级医院”,以满足不同群体的医疗需求很有必要。

笔者去年夏天曾参加过一次公立医院改革座谈会,会上我曾旗帜鲜明地支持发展“星级医院”。但笔者同时建议,“星级医院”的治疗费、护理费不能纳入社保的报销范围,让“星级医院”患者节省下来的医保费补贴穷人,这样也就彻底解决了人们对“星级医院”会变成“干部病房”的担心。当然,如果官员愿意作为一般患者,自讨腰包住“星级医院”,社会应该欢迎。

不久前,笔者还曾去本市一家公立医院调研,该院产科设立的VIP病房更证实了笔者的建议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既然是VIP病房,服务肯定是一流的,但收费当然也是“一流”。据该院负责人介绍,在这里生产,顺产的最低价格约1.3万元,而剖腹产的最高价格约2万元。从运行情况看,VIP病房一直受到社会的欢迎。

很明显,该院产科VIP病房的高收费,一定会带来高收益,而这些高收益作为医院收入的一部分,在一定程度上会起到反哺普通患者的效果。

不难看出,如果鼓楼医院新大楼不是被弄成“干部病房”,并能按照市场规则运行,以其高标准收费来反哺原医院,这样的“星级医院”,完全是“可以有”。(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上面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