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2018-03-08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两会”期间继续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该文写于2013年10月21因为刚发的一篇文章“审核失败”,我选择了这篇关于医改的文章。我在前文中写道:俄罗斯的经济实力,也就相当于中国的广东省,可人家还需要大量的国防开支。就中国目前经济发展程度看,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条件绝对不比俄罗斯差。但四年前写该文的时候,笔者就有一个观点,那就是在未能有效整治涉医、涉药腐败,“高价药”明腐败依然存在的大环境下,绝不能搞全民免费医疗。

几年前新华社曾披露山西某厅官竟然享受“看病赚钱”的特权待遇、肮脏待遇。想想看,再多的医保资金也不可能填满这个“黑洞”。也正因为如此,笔者曾不止一次地公开驳斥那些鼓吹现在就要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观点。因为在医疗“黑洞”大如天的当今推行全民免费医疗,习惯于颂扬的中国人就没人关心这个“黑洞”了,那么财政、医保必将难以为继,也就只能提高缴费标准了,最后苦的还是普通百姓。

全国“两会”正在召开,我要呼吁最新成立的监察委系统,暂停手中其它案件,集中半年时间查处“涉医”、“涉药”腐败。如果查处得力,在不再增加财政投入,不再提高参保人缴费标准的前提下,“全民免费医疗”也将很快实现。届时,监察委系统形象将大大提升。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最近,俄罗斯官员有关该国免费医疗的表态,引发舆论对该国免费医疗制度的高度关注,实际上,目前世界上实行免费医疗的国家并不少。发达国家中,英国、丹麦、瑞典、加拿大都是全民免费医疗。在俄罗斯,无论本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可享受免费医疗。在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印度、古巴、巴西和智利也都实行全民免费医疗。(10月19日《新京报》)

不难看出,这世界上最富的那些国家实行了免费医疗,中等发达国家如俄罗斯也实行了免费医疗,发展中国家如印度也实行了免费医疗,刚刚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古巴也实行了免费医疗,说明“免费医疗”这个东西一方面和经济发展程度关系并不是太大,另一方面也说明它超越了意识形态,并不存在“姓资姓社”的问题。

“世界总量第二”的中国经济,人均虽无法和发达国家比,也无法和俄罗斯比,但应该和巴西、智利差不多,而且明显优于印度、古巴。那么,我们就有必要提出一个问题,中国真的没钱推行免费医疗吗?

回答是否定的。从该文披露的信息看,中国医疗投入占政府总支出已达9.9%,相比较已实行免费医疗的部分国家,虽比加拿大18.1%、西班牙15.6%、英国15.6%、古巴的14.5%低得很多,但和俄罗斯的10.2%也就差0.3个百分点;和白俄罗斯一致;已超实行免费医疗的乌克兰的9.2%;远超实行免费医疗的印度的3.7%。

那么,中国政府的医疗投入占政府总支出比例如此之高,患者的负担缘何还那么沉重,怎么还会出现“看病贵”的问题?而且这一社会顽疾,和“高房价”、“高学费”并列,被百姓称为“新三座大山”。百姓对医疗现状可以说怨声载道,中国医院已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乘人之危”。

中国除了政府对医疗有着大量的投入外,参加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者,还得按照不同的标准按期缴纳医保费,比如城镇职工,就得按照工资的2%按月缴纳医保费,单位除了另外按照工资的6.5%缴纳医保费外,还得按照每人每月15元标准缴纳医疗救助金。

也就是说,中国医疗现状是:政府高投入+参保人员高缴费=患者高负担。


为何会出现如此不符合逻辑的现象呢?根源就在于社会主义中国“国家定价”下所产生的“畸高药价”,实际上是鼓励医院、医生开“大处方”,加上医院因追求经济效益而在各类检查中的“过度医疗”,令总体医疗成本虚增了若干倍。此外,一些医生肆无忌惮收“红包”,致中国患者成世界上最倒霉的病人。

笔者一直很纳闷,成分由《药典》确定的药品,大致成本应该很容易计算出来,可发改委批准的药价缘何高出出厂价几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国家食药监局胡乱批准新、特药,弄得“一药多名”,是否故意浑水摸鱼?


针对公立医院改革,笔者曾尖锐地指出:不能大幅度降低医疗成本,一切医疗改革方案最终只能以失败告终。在《周氏医疗改革方案》中。笔者曾对中国实行全面免费医疗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并提出在技术方面完全可行的方案,可人微言轻,得不到决策层的重视。笔者也想通了,中国畸形的医疗现状,根源就在于腐败不堪的职能部门。因此,中国腐败不除,医改对普通百姓而言,永远都不该任何希望。(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