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6月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2018-03-26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两会”期间继续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该文写于2015年3月10三年前,多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药品价格存在巨大水分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广西花红药业董事长韦飞燕“90%以上的药品都有降价空间,价格砍掉50%,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个观点,与笔者了解的情况比较相符,只是“砍掉50%”还是太低了。可以肯定,三年过去后,药品价格的水分不但没有拧掉一点点,而且更重了。

依我看,整治盘剥患者的“高药价”,采用此前手段,让国家发改委及新成立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自己查自己、查下属,肯定毫无效果,而且会日益恶化。而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员会可担此大任,可集中半年时间,集中查处涉医、涉药腐败。可以给出一定的“自首”时间,该腐败分子改过自新的时间,在限期内交出涉医、涉药“回扣”的,可“戴罪立功”,继续从事本岗位工作。限期一过,监察部门可通过调查重点人员财产,将那些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者,及时绳之以法。同时,建立职业信用制度,即对拿“回扣”、拿“红包”的医生,直接取消其执业医生资格。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3月8日,《新华网》一篇题为《药品公司董事长:90%药品有50%降价空间》的文章,揭开了药价“虚高”背后的黑幕,同时也佐证了笔者多年来对中国药价畸高生成原因的解析。

2007年“元旦”钟声敲起,笔者在第一时间发表了博文《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对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一意孤行,以所谓的新药、特药为名推行“一药多名”,并导致中国人“看不起病”进行了猛烈的抨击。或因汹涌舆论所形成的压力,涉案金额并不算巨的郑筱萸最终被执行死刑。

可十分遗憾的是,郑筱萸的死并未换来“一药多名”的终结,相反却延伸至国家发改委物价司的某些官员也借药名混乱敛财,将同类药品价格核定成“天壤之别”。正如全国人大代表、广西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所言:“同一名字的药品,不同的厂家价格能差10倍,我们想知道,高价药品贵在哪里,低价药品质量水平是否达标。”其实,媒体已曝光过“骨瓜提取物注射液”医院售价较之出厂价最高高出105倍,发改委称符合政策的奇事。实际上,郑筱萸伏法后,中国的平均药价又翻了好几番。

三年前,笔者在《高药价”,缘于发改委、药监局游戏》一文中,简明扼要地写了个制造“高药价”的基本流程,即:市场药价过高、老百姓反应强烈——发改委发文降价、安抚百姓——零售商停止销售降价药——药企换个名称或剂量申请“新药”——药监局批准改头换面的“新药”——发改委批准“新药”以数倍于降价前的价格上市——老百姓反映强烈——发改委再启动降价手段……如此循环,药价也呈螺旋式上升。

而参加“两会”的这三名全国人大代表披露的信息,毫无疑问是佐证了笔者此前的观点。

比如全国人大代表、广西花红药业董事长韦飞燕称“90%以上的药品都有降价空间,价格砍掉50%,一点问题都没有。”就部分印证了笔者此前药价“畸高”的预测。因为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这样的差价也只有贩卖毒品可比,何况韦飞燕作为药企董事长,说出的“90%”、“50%”肯定已大打折扣。

而药价的畸高部分究竟流向何方?按照韦飞燕的说法就是“大多数药企并没有从药品差价中得利。” 那么,畸高部分也就只能如笔者此前的预测,流向了掌管新药审批、药价核定、集中招标的官员和医药公司、医药代表、医院、院长、医生、司药甚至清洁工。而为畸高药价埋单的,就只能是患者与医疗基金。而在这个奇怪的“黑幕”背后,患者不但无辜多花了金钱,还因药品“回扣”而衍生出的“大处方”牺牲了健康。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辅仁药业集团董事长朱文臣称“药品出厂价包含约15%至20%的提成,是业内潜规则。药价虚高,是在药品流通环节中层层提高的。最终,患者从医院拿到的药价更高了”,在一定程度上也佐证了我的观点。

而张福维称“药商出售药品,早已将回扣计算在药价里,药价越高,回扣越高。”如反过来说也就佐证了笔者此前的判断,那就是药价越高,医院就越愿意使用,因为医院的15%加价基数更高,获利就会更多;药价越高,医生也就越乐意推荐使用,因为医生的回扣也更高。正如朱文臣所说:“实际上,降价并没有使制药企业的销售量上升,反而下降了。”

也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毫无公平的环境,一个让相关职能部门管理成有悖于市场规则的畸形市场,才导致民怨沸腾。也正因为如此,药监系统在近几年已有多人被查,而国家发改委主管药品定价的物价司,去年就有5名司级官员被查,包括前任曹长庆、在任司长刘振秋、副司长周望军、副司长李才华、副巡视员郭剑英,而这5人的共同特定就是曾主管药品指导价的制定。

笔者以为,没有药价的正常回归,目前以财政补贴为支撑的任何医疗改革方案都必然以失败而告终。而大幅度降低药价对医改的意义,张福维“实现药品、耗材价格下降50%,这笔降价将获得巨大的费用空间,可用于支付医院开支和补贴诊疗费的提升”说,也与笔者此前的观点基本一致,那就是将桌子底下的“黑钱”挤掉,在医疗成本大幅度下降之后,用节省下来的医疗基金及为了体现医护人员价值而提高的医疗诊治、服务收费来补贴医院。

好在发改委领导已经醒悟,正准备放开药价审批,且据说方案已上报国务院。而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将使助推“畸高”药价的两个“祸首”部门去掉一个。但要让药价真正回归,“一药多名”制度必须取消。而依据笔者多年来对中国反腐的研究,在习王“打虎拍蝇”的强大攻势下,相信仍然坚持搞“一药多名”的食药监总局,未来将有大批官员因审批新药而“落马”,不信大家走着瞧。(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200药企联名上书,或拉开药价大跌序幕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