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励志!杨坤从穷困潦倒,到抑郁,到音乐导师再到歌手!音乐就是他的人生,他要来悉尼唱给你听!

喜欢毕竟不是爱,所以变心很快 ​​​​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2018-03-28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两会”期间继续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该文写于2016年5月4“魏则西”事件过去不到两年,估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忘记了,因此不断有人被私营医院“小兵大治”,付出了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冤枉钱”。

昨天,网友(@周本宏, 神农湖生态农业🍑)在《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中留言:因为在莆田系做过行政院长,或许有发言权 那不是一般的黑:200元能解决的问题,一定会想方设法、巧立名目弄成20000,医生的收入和奖金全部直接与本人问诊治疗的病人花费挂钩,所以医生会想尽办法留住病人、让病人花钱,至于医疗效果?谁在乎! 孝敬监管部门?那是必须!否则根本无以存身! 利益链?你懂的!

“魏则西事件”被曝光后,引发全民激愤,可最终未见有人因此被判刑,也未见有人被革职查办,甚至未见有人被罚款,似乎这些混账事都是空气做的。可以这么说,因为草草处理“魏则西案”,未来必将还有更多的“魏则西案”。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网上关于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的信息显示,2009年,生物中心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整体引进用于生物治疗的全套技术,组建肿瘤生物中心,成为国内首家专业性肿瘤生物治疗医院。该简介中还称,2013年,武警二院在原有的DC-CIK技术上,发展升级为多细胞生物治疗,使得生物治疗的疗效和技术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5月4日《京华时报》)

魏则西当初通过百度搜索选择北京武警二院治疗罕见的“滑膜肉瘤”,无疑因受到以上内容的影响。可事实上,原来所谓的“生物免疫疗法”因治疗效果差早已被研究者淘汰,而“斯坦福技术”更是子虚乌有。昨天,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媒体关系部工作人员告诉京华时报记者,斯坦福大学方面并未与中国医院有过合作,与此次事件更无关联。

更令人难以承受的是,该文还披露,不止武警二院,记者通过百度搜索关键词“武警医院斯坦福”,结果显示,武警三院在网上的宣传中也有类似的内容。

斯坦福大学的这个声明,让笔者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不久前网上的一条“假新闻”,即新西兰可瑞康奶粉退出中国市场的理由是因为“代理商进了1吨的奶粉,结果卖出了10吨的销量”的谣传,可它竟然让许多网友深信不疑。国内市场的长期“造假”,已造成社会“互害”局面。

记得5年前,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向新聘任的8位国务院参事和5位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颁发聘书时指出,近年来相继发生“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彩色馒头”等事件,这些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5年过去后,中国社会的诚信并无多少改观,道德滑坡现象也未得到有效遏制,在一定领域甚至有加剧的趋势。比如中国老百姓一直高度信任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因此也会高度信任军队、武警医院。可如今北京武警二院却因利益驱使,让声名狼藉的“莆田系”借名祸害百姓,这种“弯”我是无论如何也转不过来。

而有关“魏则西事件”及诸多仍未曝光的同类事件的责任问题,笔者再次概述一下个人观点,不妨以“婚姻”来做比较:

首先,百度仅仅是一个不够负责,明知一方有严重家暴倾向(不宜结婚)却有意隐瞒并向另一方推荐的“收费媒婆”。实际上,替北京武警二院(莆田系)做虚假宣传的远非百度一家,各级“喉舌”也都曾为他们效力,甚至一贯高大上的中央电视台也以比直接播放广告效果更好的“软广告”助力北京武警二院(莆田系),今天《深网》所做的《从百度到央视,莆田系医院如何利用媒体营销自己?》报道,就用多张截图加以证实。

其次,监管部门犹如婚姻登记机关,明知“新郎”有不宜结婚的病情,却依然批准他俩“成婚”,或对其非法成婚装作“没看见”。随着“魏则西事件”的持续发酵,北京武警二院(莆田系)自导自演“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惊天骗局也全面败露。昨天,新京报一篇题为《曝卫计委从未审查细胞免疫疗法就允许其临床应用》的文章,在一定程度上应该说佐证了笔者对监管部门责任的判断。

当然,围绕军队武警医院对老百姓服务的监管问题,据说地方卫计委很难介入,因此成为地方卫生部门监控的“盲点”,这无疑是体制弊端。在这样的体制下,军队武警医院科室被“莆田系”承包就毫不奇怪了。只是此次“魏则西事件”的影响力足够大,国家卫计委今天(4日)即做出三点规定:“一是明确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应按照相关程序操作;二是禁止医院变相承包科室;三是严格医疗类广告审查。”

最后,很快“新娘”魏则西即被“新郎”北京武警二院(莆田系)“家暴”致死。21岁的西安大学生魏则西通过“媒婆”百度搜索找到排名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受其“生物免疫疗法”高效率、“斯坦福技术”等鼓吹所骗,花光了东凑西借的20多万元却贻误了其它合理的治疗时机,不幸去世。

应该说,“魏则西事件”责任的主次之分已不言自明。至于“莆田系”与北京武警二院的责任划分,笔者在《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一文中曾分析,魏则西当初搜索的是北京武警二院而非民营医院“莆田系”。由于对军队、武警的信任,魏则西才会掏钱接受治疗。而承包北京武警二院科室的“莆田系”即使有医疗资质,也是较低的资质,如今假借北京武警二院的三甲资质骗人,这种承包合同当然本身就是非法的。而针对魏则西的治疗过程也都是北京武警二院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就是说北京武警二院为魏则西提供了医疗信用,才促成魏则西接受名为北京武警二院、实则“莆田系”的治疗,民事关系应该说相当清晰。(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