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2018-04-23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两会”前,我一直在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关注。“两会”结束后,之所以继续发表相关文章,就是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提出来,希望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7年7月20)我一直在强调一点,那就是进入中国药品市场的药企,特别是处方药,没有一家不行贿的。究其原因不外乎三点:一是药品作为特殊商品,采购单位、使用单位与费用最终承担者分离,价格再高也不需要他们承担,因此漠不关心,谁给好处多就买谁的。二是医院更青睐“天价药”,因为药价越高,医院从药品销售中得到的利益越大。这里我要说明的一点是,别以为全面推行“零差价”后医院与药价没有关系,大家拿脚后跟想想就明白,医院失去这一块收入又如何生存?其实还是依照药品消费总金额,得到政府相应的补贴。那么政府这块钱从哪来?肯定是采购环节说不明的“差价”。因此,医院更喜欢与行贿不可能分离的“天价药”。三是不给医生“回扣”,医生就选择其它同类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梳理结果显示,在这170份裁判文书中,涉及至少324个与医药行业相关的企业或与企业相关的个人(含部分重复累计)存在行贿行为;这些商业贿赂行为大多发生在药品或医疗器械的销售流通环节,行贿方式主要为回扣返点和违规附赠现金或礼物、为受贿人家属发放工资、节假日拜年送现金等。(8月1日《法治周末》)

据《修正药业等300余医药企卷入贿赂案不乏董事长等高层》一文介绍,以上是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刑事案由‘行贿’ ‘药’”作为关键词搜索得到的结果。

一些不太了解中国药品、医疗器械销售流通环节腐败的网友,一定会因为“300余医药企卷入贿赂案”而惊叹中国涉药交易方面的腐败实在是严重不堪了;误以为这么多的药企受到法律的制裁,中国对涉药腐败的打击力度已足够大了。这就犹如拿十八大之前很少有“老虎”落马比较十八大之后突然那么多“老虎”落马,你不能说十八大之后官场更腐败,只能说十八大之后“打虎”力度加大了。而即使这么多的“老虎”落马,我们的反腐力度仍有“加码”的巨大空间。

网上搜索,目前中国约有7000家药品生产企业,2009年《时代医药网》曾披露中国医药流通企业的数量达到1.6万家。面对两万多家这个分母,如果仅有300多家涉及行贿,那药品行业就是中国最廉洁的行业了,绝无“之一”。而实际情况呢?笔者此前多次说过,医药行业是中国最为腐败、“群体性”、“明腐败”最为突出,却长期被反腐机构遗忘的一个“怪胎”。今天再来做一个基本判断,即中国药企的行贿率(四舍五入)应该是百分之九十九。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中国药品价格“畸高”到何种程度?我曾举两例说明:2012年:开封康诺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骨瓜提取物注射液”,5毫升的出厂价不足1元/支,医院销售价最高81元多,差价80多倍;2毫升的出厂价在0.39元/支,医院销售价却高达41.57元,差价105倍以上

我们再从普遍性看“畸高”药价。去年年底,央视曾曝光某批发市场的基本行情,其中“上海市药品中标价一般是市场批发价的5倍左右,最高的超过了10倍”。

比贩毒差价还大的药品、医疗器械销售,你以为都被药品、医疗器械生产、销售企业拿走了?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些企业也仅仅拿走略高于正常利润的差价部分,“大头”都用于行贿了从药品名称审批、药价核定、药品或医疗器械政府集中采购各环节的官员,用于行贿医院领导、药房司药和开处方的医生。

而因为药品或医疗器械属于特殊商品,价格越高,医院、药店利润越大,因此医院、药店更愿意采购高价药品或医疗器械。与其它商品交易的最大区别,就是药品或医疗器械最终承担费用的患者无权参与交易过程,也没有选择权。

正因为巨大的差价被用于行贿,导致中国药品、医疗器械市场出现了一个完全违背几千年交易规则的变态现象,那就是越便宜的药品或医疗器械,越是卖不出去,因此导致“廉价药”、“救命药”断供。就此我曾多次批评相关职能部门,能将一类商品管理成如今逆市场规则至变态地步,你们要是还有一点操守,真应该剖腹自杀才对。

四年前,公安部通报著名药企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GSK中国)涉嫌严重商业贿赂等经济犯罪,部分高管被立案侦查。笔者应人民网邀请,在【大智汇·蓬安自由谈第5期】上就《跨国药企拉医生“下水”暴露了什么》做了一期“微访谈”,人民网随后以《周蓬安: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为题,报道了我在访谈中的一些基本观点。笔者建议,要解决医疗腐败问题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一是解决‘一药多名’问题,让同类药价格具备可比性;二是按照药典规定的成分,摸清基本药物的原料成本,进而推算出大致的生产成本和出厂价格;三是用“透明”来规范药品集中采购程序,防止暗箱操作;四是取消列入基本药物的药品广告;五是废除药品流通环节,改由药企直接向医院及药店配送。

非常可惜的是,人微言轻的“微访谈”过去四年多,虽然事后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因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判罚金人民币30亿元,创下了“中国最大罚单”【注:去年年底,美敦力(上海)管理有限公司因纵向价格垄断被处罚1.185亿元】,可中国药品、医疗器械市场却没有得到丝毫的改观,行贿率肯定没有下降,而行贿总额较四年前更不知道翻了几番?

曾经往好里想,我就不信治不了那些恶意哄抬药品、医疗器械价格,让老百姓看不起病的“黑手”。如果相关部门对这些“黑手”视而不见,眼睛仅盯着外资企业,我真的要替被罚款的葛兰素史克、美敦力“鸣不平”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