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谁是废青?

为什么外国公司集体辱华?原因找到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2018-04-24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发表相关文章,就是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提出来,希望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7年8月8)关注变态的药价十多年,写下几十万字的评论,可药价在这十多年时间内又翻了好几番。除了埋怨自己人微言轻,还感觉这个社会似乎毫无反应。说句灰心的话,有时候真的想就此放弃。我们看看,面对“既抢钱,又害命”的药品管理,整个社会变得极其麻木。在民间,面对如此明火执仗抢劫患者的行为,大家逆来顺受,没人因多付出药费而与医院打官司。在网上,你冒着被封号的风险严肃地谈论这个话题,揭示其中的黑暗,提出改变的办法,但没有多少人替你转发、扩散,甚至连点击的意愿都没有,似乎是与己无关,网管还不时删帖。在官方,我相信那些管理药品的官员,对变态药价形成原因肯定比我清楚,但他们为了暂时的一己之利,而置民众的健康与不顾。

我再次呼吁,面对社会明显不公的问题,我们应该集体呼吁改革。他们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就是不改,那也是因为我们的呼声还不够大。

各位,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8月8日,央广网一篇题为《家庭常用药涨价:部分药品价格翻倍上涨仍一药难求》的文章,与去年年底《央视调查6家大型医院:医生回扣占药价30%-40%》一起,“啪啪啪”地狠狠扇了中国药品管理机构的脸(假如他们还有脸的话),也为“央”字号媒体赢得了民心,赢得了荣誉,为“党的喉舌”这四个大字增添了光彩。

该文列举了几种常用药的价格变化,绝对比贩毒的利润还要高得太多:几毛钱一支的红霉素眼膏半年间涨到四块六;以往6毛钱一瓶的谷维素片涨到8.5元;治疗冠心病的立普妥以前每盒7块钱,如今60多;治疗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的高三尖杉酯碱注射液,1年前每支5元现在110元,价格暴涨20多倍。“救命药”平阳霉素安徽全省只有4盒库存;治疗重症肌无力“救命药”溴吡斯的明片从33元被炒到280元。

大家都知道,“畸高”药价的危害性不仅仅表现在导致“看病贵”一个方面,更为严重的则是诱导医生不爱钻研医术、更爱卖药,“大处方”谋财害命、带来抗菌素泛滥等“逆潮流”现象。“畸高”药价还腐蚀了涉及药品管理的大批党员干部,祸害社会风气。

10年前,国家药监局第一任局长郑筱萸直接受贿仅40万元,虽然其家属受贿高达609万元,但作为部级官员,这个涉案金额也并不算太大,但一审还是被判处死刑。二审前夕,笔者曾撰文《坦白”救不了郑筱萸》,主要理由就是他祸害百姓太深了,中国司法此前曾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一说。有意思的是,《新华网论坛》编辑在推荐该文时,将标题改成了《板上钉钉,郑筱萸死定了》,简单明了。果不其然,最终二审维持原判,郑筱萸终于走向断头台。

笔者在此再次揭示一个公开的秘密,那就是“畸高”药价正是导致中国无法推行全民免费医疗的罪魁祸首。在此,我还要再次批评世界卫生组织前任总干事陈冯富珍,她近期竟“瞪眼说瞎话”,盛赞“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很多国家都在向中国学习。”半年前,笔者就曾撰文《大赞中国医改,陈冯富珍晚节不保》。现在看来,我是绝对没有冤枉她。

有关医改话题,笔者在多年前就曾狂言,如果不能让药品及医疗器械、辅材的价格“回归到”市场应有的位置,任何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医改”方案都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针对“廉价药”、“救命药”频繁断供的消息,一些狗屁专家总是急不可耐地鼓噪“价格太低”。实际情况绝不是这样。这些“廉价药”、“救命药”凭现价销售,合理利润都是可以得到保障的,即使价格确实偏低,价格翻倍总可以确保了吧?这些“断供”后动辄涨价几十倍的药品,哪里是因为成本原因?

很明显,这些“低价药”因为没有用于行贿的空间,采购部门就不愿意采购,医生也不愿意使用,导致供需不畅。反之,药品中标价越高,回扣空间就越大,就越能激励医生多开处方,药品的销量也就越高。

我可以十分负责任地说,中国药品市场逆市场规则而为,反现代文明而动,在全球绝对独一无二,不但找不到第二个药品市场如此混乱,也找不到第二个行业如此混乱,更找不到第二个大类商品如此暴利(包括制毒贩毒)。

中国药品价格究竟“畸高”到怎样令人咋舌的程度?我曾举两例说明:2012年:开封康诺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骨瓜提取物注射液”,5毫升的出厂价不足1元/支,医院销售价最高81元多,差价80多倍;2毫升的出厂价在0.39元/支,医院销售价却高达41.57元,差价105倍以上。

我们再从普遍性看“畸高”药价。去年年底,央视曾曝光某批发市场的基本行情,其中“上海市药品中标价一般是市场批发价的5倍左右,最高的超过了10倍”。

中国药品长期存在的“变态型涨价”现象,只要是中国人都会感到不可思议,即使那些享受全额医疗报销的特权阶层,也能通过“药店比粮店多”得到体会。满街都是药店,不是中国人都病了,而是管理药品的机构、官员们病了,而且患的是重病。这些药店一般都在街面上,租金都很高,没有暴利根本无法支撑。

写到这里,我是突发奇想,那些冒着杀头风险的“毒贩子”实在是愚蠢到家了。在中国贩药利润比贩毒更高,而且坐牢的风险极低,你们这些“贩毒”的蠢货,为何还不赶紧改行贩药?(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