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2018-04-25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相关文章,是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希望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7年8月9)长期关注中国反腐话题,有一个基本的感受,就是我们形式多样的警示教育其实作用不大。比如国家药监局,第一任局长被执行死刑,对下属的警示作用不可能不大;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医疗器械监管司司长“落马”,童敏也不是第一人,此前被称作郑筱萸“左膀右臂”之一的郝和平,就是该局医疗器械监管司的司长,2008年11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因为国家发改委组织200多名司处级领导干部参观监狱,开展廉政警示教育,笔者曾发表了《参观监狱,或成贪官“熟悉环境”之旅》一文。真是不幸而言中。就在该文发出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国家发改委就已有曹长庆、郭剑英、刘振秋、周望军、李才华、张东生、俞燕山等7人“落马”,加上此次被查的王威、任伟、周和宇3人,发改委参观监狱之后失去人身自由的司、处级干部已有10人。

我们的反腐,还是要着重防止腐败的制度建设,让政务透明、社会监督尤其是舆论监督落到实处。

有了这么多的“蛀虫”,药价怎么不高到吓人?在此,我再次呼吁,面对社会明显不公的问题,我们应该集体呼吁改革。他们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就是不改,那也是因为我们的呼声还不够大。

各位,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借车”、“借钱”、“女儿留学要学费”……种种借口之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医疗器械监管司原司长童敏在15年间屡次收受请托人给予的钱财,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后其提出上诉。8月7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了童敏受贿案二审裁定书,北京高院裁定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8月8日《中国新闻网》)

在我的固有思维中,凡涉及到食品、药品、医疗腐败,恨不得建议将其涉案金额放大十倍,然后对照刑法相关条文判决。因为这些人受贿,对社会的危害性要远高于一般受贿案,童敏受贿316万余元,患者就要多付出几十倍、几百倍甚至更多的冤枉钱,一些患者还因此无钱救治而死亡。

童敏被判刑还有一个新闻亮点,那就是他成为被判刑的第二个医疗器械监管司司长,第一个被判刑的司长叫郝和平,10年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这两人被判刑,我们或许已经明白一些医疗器械出现“变态的价格”的原因。当然,童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除了与“大哥”郝和平一样受贿,还包养情妇。

有关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前身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员腐败问题,我7年前在《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一文中曾表达过自己的愤怒。而这个系统的腐败,窃以为与首任局长郑筱萸没有“开好头”有关。

2006年年底,笔者曾发文《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认为郑筱萸罪大恶极,昨天发的公众号里,我还特别分析亲手受贿仅40万元的郑筱萸被执行死刑的真正原因。而在郑筱萸被“双规”前,医疗器械司司长郝和平被刑拘,药品注册司司长曹文庄接受调查,一同被查的还有药品注册司化学药品处处长卢爱英、国家药典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王国荣。此前,中国药学会咨询服务部主任刘玉辉与中国药学会副秘书长刘永久已先后被捕。而郝和平曹文庄都先后担任过郑筱萸的秘书,两人曾被视为郑筱萸的“左膀右臂”。

按说,一个单位这么多官员在一年多时间内相继被查,“一把手”还被送上“断头台”,对其他人的警示意义、威慑作用不可谓不大。可该系统的官员却依然“前腐后继”,不断“义无反顾”地走进监狱,而且时不时还呈“群体性入狱”,这恐怕就不仅仅是廉政教育无效的问题了,让我不禁联想到邓小平先生的名言“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不好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

郑筱萸被执行死刑后,我一直寄希望于该局新班子能带领大家洗心革面,彻底消除“一药多名”进而解决药品价格畸形飞涨的问题,可郑筱萸继任者邵明立(后卷入“金银花事件”)领导下的国家药监局,2010年批准的新药仍然是1000件,与死鬼郑筱萸在任时下降幅度并不大。而伴随着“一药多名”制度的坚持,药监系统贪腐案频发,在郑筱萸伏法三年后,该局“二当家的”张敬礼因为指派秘书发帖举报“大当家的”邵明立而遭查处,最终被判处17年有期徒刑。

国家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被“双规”后,《中纪委查药企行贿案牵出药监局副局长等7官员》一文披露该局被查的其他官员包括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调研员卫良,药品认证管理中心孔繁忠,中国药品生物制品鉴定所祁自柏、白坚石、陈继廷等,简直就是一个庞大的“群腐集团”。

从郑筱萸被执行死刑十年多后来看,中国围绕食品药品管理的腐败是有增无减。与十年前相比,药品市场更加混乱,郑筱萸的继承者们,硬是将药品管理成了“专杀”中国患者的“天价”,管理成了全球价格最为变态的商品。即使在财政持续增加医疗投入,全面推行医疗保障后,百姓从医保中也并未享受到真正的实惠,因药价畸高而引发的“看病贵”问题已弄得天怒人怨。

现在看来,无论是贪钱为子孙后代过好日子,还是死后对同僚起警示作用,郑筱萸都没有做到。也就是说,郑筱萸真正是白死了,死得毫无价值。 (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