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2018-04-27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相关文章,是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希望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1年1月9)近期,因发帖而被行拘的案件不断发生。先有在网上发了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被鸿茅药酒所在地警方远赴广东抓捕,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谭医生获得取保候审。

接着,媒体又曝光了“河南版鸿茅药酒案”,说的是2017年3月,上海某生化技术公司企业员工张文奇被河南省武陟县公安局“跨省抓捕”,两度刑拘后被批准逮捕,并被武陟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犯有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提起公诉,认为其“捏造企业污染环境,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羁押至今。

3月26日起,北京的刘成昆在自媒体“天禄财经”上发表了小说《盘先生管匈奴乳业记(上):出乌兰记盘先生在美丽坚》和《盘先生管匈奴乳业记(下):出美丽坚记盘先生回乌兰配合调查》。虽然小说开头郑重标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勿将现实人事物对号入座”。

但还是被对号入座。4月2日,小说作者刘成昆在北京的家中被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警方以“寻衅滋事、诽谤罪”跨省刑拘,目前被羁押在呼和浩特市第一看守所。

近年来,中央一直在鼓励舆论监督,当然也包括网友监督。可这些原本应该属于民事诉讼,甚至没有理由诉讼的一个个案子,却变成了刑事案件,我们的监督权力明显在削弱,监督的风险明显在增加。有关涉药、涉医腐败的监督,更是牵扯到每一个国民的福祉,我祈求自己永远不要被“跨省”。

各位,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近几年,很多贪官“落马”,并非因为反贪机构的火眼金睛,而是源于各种不可思议的非正常因素,比如家中或办公室“被盗”、存放巨额赃款的空房子被水淹、装巨额存折的器物不小心给了“破烂王”、日记内容被泄漏等等。而围绕“情妇”而暴露自己贪官身份的就更不稀奇了,如因“情妇”举报(还有“情妇”集体举报)、“情妇”的丈夫举报、贪官杀“情妇”而被露马脚,都属于“一不小心”而导致被查的,和反腐力度大小其实关系并不大。

近期,官员因“窝里斗”而集体“落马”的案例又不断浮出水面。去年,江西省国土厅三名副厅长同时“落马”,就是因为他们内斗不息,导致厅长工作难以开展,忍无可忍之下才挺身而起,举报了他的诸多“副手”,最终令三名副厅长“东窗事发”。

还有一种是相互揭发导致“双双落马”的案例。天津地铁公司党委书记王春清向中纪委举报了“老搭档”——地铁公司总经理高怀志的经济问题,高怀志则在“双规”期间检举了王春清。最终,天津地铁党、政两个“一把手”双双“落马”。

而张敬礼的“落马”,其实也是缘于“窝里斗”的结果。有关网帖曝药监局高层“任人唯亲”的问题,药监局高层经过查IP地址,发现是张敬礼指派他的秘书发布的,然后就开始调查此事。

而张敬礼“落马”之后,反腐机构又“发现”了张敬礼的其他诸多严重违法事实:一是非法敛财。国家药监局新楼建设和装修,张敬礼就弄了600万;卖高价书非法获利高达1700余万元,其中一本书就卖到了566元的天价。张敬礼恐怕要成为中国第一个“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部级贪官了。二是生活腐化。该文披露“药监局内部通报张敬礼的处理决定后,当场播放了他在“天上人间”被拍到的画面,内容不堪入目。”可笔者倒是以为,张敬礼去娱乐场所“玩小姐“,比那些包养情妇、乱搞女下属的社会成本要低,花费纳税人的钱也相对较少

因此,“张敬礼案”又显示出当前社会的三大悲哀:

一是“上网有风险,发帖需谨慎”。这是多年前因发生“跨省追捕”事件,睿智的网民仿效股评而总结出的经典语录。张敬礼作为副部级官员,也因发帖而引火烧身,再次强有力地证明了发帖的危险性。

二是监督机制形同虚设。不说张敬礼在修建办公楼上偷偷赚取的那600万,单说那销售“天价书”赚取1700万元的事,就不可能是小范围、短时间地销售,我不相信该局的最高领导和纪检部门都不知道,为何长期无人管?如果张敬礼不是一时犯糊涂在网上发帖,触犯了“一把手”的尊严,该局班子至今肯定还是十分“和谐”。

三是反腐机构“联想”能力差。张敬礼发帖的内容是否属实,或者是否有部分属实,反腐机构有必要向社会说明一下,如果药监局高层果真有“任人唯亲”的问题,也应该顺带查一下,总不能对“一把手”网开一面吧?此外,既然“天上人间”有录像,根据以往的报道,在该场所消费的部级官员,应该不是张敬礼一人,反腐机构也应该有必要将这些人的名单公布出来,让社会有针对性地举报他们。(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 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