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励志!杨坤从穷困潦倒,到抑郁,到音乐导师再到歌手!音乐就是他的人生,他要来悉尼唱给你听!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喜欢毕竟不是爱,所以变心很快 ​​​​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丢脸的事

2018-04-30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相关文章,是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希望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7年11月16)虽然生在国内,长在国内,对中国的一些事却总是弄不明白。比如面对十分随意的删帖、封号,大家都知道网站违法,却没有人真的诉诸法律,状告网站;明明知道城市禁养大型犬、烈性犬,可连警察在大街上看到大型犬、烈性犬时,都毫无执法意识。公权力的不作为,使政府的公信力在每一个具体事项中慢慢流失,这是十分可怕的。

就药品管理问题,人人明白价格十倍、百倍药的出现,是一种耻辱,它羞辱了不能享受免费医疗的每一个国民;明明知道“高价药”背后是明火执仗的腐败,可就是没有哪个部门来管这件事。至于中国成为人均输液“超级大国”这样不光彩的事,据说相关部门也在纠正,可有国外先进的治理手段他们不用,却偏偏要制定一套“换汤不换药”的改革方案,然后在一定时间内狂欢“改革成就”,随后又还原以前。谈医药、医改十几年,有时候心灰意冷,有时候又产生一丝希望。唉!

各位,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丢脸的事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11月15日,新京报《辽宁全面叫停门诊输液 多省市向抗生素“开刀”》一文披露,辽宁省卫生计生委宣布,全面取消三级以上医疗机构门诊静脉输液。而此前江苏、浙江、黑龙江、安徽、北京、上海、江西及成都、深圳等地均出台过类似规定,在一定范围内限制静脉输液。


说实在话,每次谈到医疗、医药、医改,作为国家主人的我总会情不自禁地产生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其实,类似的方向性规定,国家层面上也曾经有过。2013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了合理用药十大原则,其中第二条是:遵循能不用就不用、能少用就不多用、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原则。

依笔者对当前医疗状况的理解,这些规定很多都难以落实,最终极有可能又将成为一纸空文。依安徽省为例,早在2014年即确定了53 种常见病、多发病,在门急诊不需要进行静脉输液,包括普通感冒、病毒性咽喉炎等常见病。但三年后凭我偶尔去医院的感受,似乎没有多少改观,门诊“吊水”生意仍是十分火爆。或许是我判断有误,因此最想了解的一组数据,就是这些从不同角度限制静脉输液的地区,随后输液总量的增减信息。如果人均输液量有所下降,说明“新政”有效;如果人均输液量不降反升,哪怕是小幅度上升,就说明“新政”无效。


笔者持续关注医疗、医药已经十多年,基本上是在“十分痛心”状态下写下了共几十万字的相关文章,有的或已引起高层关注。比如2013年提交民盟中央“民生论坛”的《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一文,就非常符合中央的医改思路。2016年4月6日,李KE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表示,要把“药价”作为深化医改的“突破口”。


近期,我新开了一个专谈医改的公众号(周蓬安谈医改,微信号: zhoupengan0),拟将此前所写的医疗、医药、医改方面的文章集中展示。为了聚拢人气,让该话题“一炮打响”,引起更多人关注,我发表了一些与医改没有直接关系的原创文章,以吸引读者,等明年“两会”前夕,我将按照文章发表的时间顺序,以“每天一篇”的频率发布,希望能为高层提供建设性的医改方案。

笔者之所以关注中国过度医疗、过度输液问题,就因为这种行为不仅仅无辜地掠夺了患者的财富,暴露出“公立医院”趁火打劫的丑态,更为严重的是导致抗菌素泛滥,摧残国民的健康。


2011年世界卫生日,世卫组织曾喊出“抵御耐药性——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可能就无药可用”的口号。三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发布全球首份抗生素耐药性的监测报告,称抗生素危机将比上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疫情更加严重。


据中国安全注射联盟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因不安全注射导致死亡的人数在39万以上,其中,每年约有20万人死于药物不良反应,保守估计,每年我国最少有10万人在输液后丧命。

可十分遗憾的是,我国人均使用抗生素的剂量高达美国人均量的十多倍,是抗生素第一大国。而监测结果显示,我国部分细菌的耐药率,已远远高于发达国家。而在一些发达国家,输液甚至被视为“小手术”,为不得已而为之。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朱之鑫七年前发布了一则令国人震惊的数据:2009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至3.3瓶的水平。


问题是,七年后的中国,人均输液量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没查到相关部门公布的权威信息。而《中国产业发展研究网》一篇题为《2017年中国大输液市场规模及发展前景分析》的文章显示,据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统计,2007-2014年,全国大输液使用量从64 亿瓶袋上升至137 亿瓶袋,复合增长率为11.49%。

没有2016年的数据,但至少得知2014年我国医疗输液量比2009年又多了23亿瓶,人均又增加了1.7瓶,成为名副其实的人均输液“超级大国”。仅从这一点看,朱之鑫七年前的警告在四年后仍等于“白说”。从这一点,我们分明窥见到相关部门对危害百姓健康的“输液”问题依然是无动于衷,分明看出了那些“官老爷”的麻木不仁。

“过度输液”作为“过度医疗”的表现形式之一,最根本的形成原因还是贪官、药企、医药代表和医院、医生之间的利益驱动,这条利益链将原本治病救人的慈善事业做成了“既谋财,又害命”的嗜血产业。


成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非常丢脸的事,社会不能纵容这种局面继续下去了。我们期待着实现“中国梦”,可不能实现“健康梦”,“中国梦”就是空中楼阁。而一个过分依赖“输液”的国家,绝无可能成为现代意义上的健康国家。

笔者以《两会e案四:呼吁恢复肌肉注射,预防抗菌素泛滥》一文的结束语作为本文结尾:本着对中华民族未来负责的态度,医疗改革必须从大幅度降低药价,严格限制“吊水”,严格限制使用抗菌素开始,让“肌肉注射法”成为普遍的治疗手段。(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总理震怒”能消灭“天价药“吗?

制造“高药价”,价格司“地震”还将继续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周蓬安: 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