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医生指定药店“吃回扣”,成行规了 周蓬安:医生指定药店“吃回扣”,成行规了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起,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方面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的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发相关文章,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就是希望得到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7年12月14)中国很多所谓创新,仅仅是将烙饼翻了一面,本质上并没有改变。但一个通病就是,这样的每一次创新,都是被吹得天花乱坠,取得极大成功。喧嚣一段时间后,领导换了,就会来一次新的创新,又被吹成极有成效的创新。

笔者多次大胆地发表对中国“医改”的看法,即:没有药价、医疗耗材的大幅度降价,没有医疗成本回复其本真,任何被吹得再成功的公立医院改革方案,都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就此轮公立医院改革来看,很多看似惠民的做法,实质上并没有什么效果。比如高调推出的“零差价”制度,若真的是减轻了患者负担,政府也没多掏钱,那医院又如何生存?而最突出的“臭招”,就是“医药分离”了。同样的价格,医院自己不赚钱,而是让私人开的药店赚,这有什么道理?

医院不供应药了,患者就只能多跑路外出卖药,医生指个路,那也是做好事。而对于那些心术不正的医生,政府又怎能防止药店给其“指路钱”?再说,医生不拿“指路钱”,药店就便宜地把药卖给患者?

当然,医生拿了“指路钱”后,自己也就变成“卖药的”,那么开“大处方”也就成为必然。因此,推“医药分离”没用,还是要着力降低药价。

各位,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医生指定药店“吃回扣”,成行规了

医生竟与药商联合高价卖药,赚取回扣。汨罗市人民医院和汨罗中医医院医生的“指定药店”行为被经视大调查曝光之后,汨罗市卫计局迅速介入,两家医院四名涉事医生被暂停职务,接受纪委调查。(12月13日《经视大调查》)


看了该文的第一句,我是差点带着苦涩笑“喷”了。这个“竟”字写得实在是过于幼稚了,与笔者昨天所写《震惊!竟然真有非法人体器官买卖》一文标题中的“竟”、“震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因为对某一种肮脏交易不够了解,无法想象这种肮脏交易的无耻程度,才会使用这样的词汇。

实际上,非法人体器官买卖由来已久,而且网上有很多从事这个行当的犯罪分子曾被我公安机关抓获的新闻。同样,医生与药商联合高价卖药赚取“回扣”,就更是神州大地、大江南北十分普遍的现象,甚至可以说拿“回扣”是常态,不拿“回扣”是个案。


笔者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就因为中国目前药价的“虚高”程度没有任何人敢说出一个上限来,而只能用“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来表示。我们开始谴责零售价较出厂价高出好几倍,不久就出现高出几十倍的药品,然后就出现价高超百倍的药品。

如果医生不拿“回扣”,难不成这些嗜血的加价部分要让医药代表“吃独食”?而因为中国医药代表的唯一作用就是给医院领导、医生送“回扣”,直白地说就是“行贿”,笔者因此曾发《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表达对职能部门“不作为”的愤怒。这些医药代表不但腐蚀了大批党的领导干部,腐蚀了大批党培养多年的“白衣战士”,还因为将这个治病救人的场所变成嗜血的“害人才能获利”的肮脏市场,因此已成医疗“病毒”,理应坚决取缔。


就该事件中的“分赃”比例看,与此前《央视调查6家大型医院:医生回扣占药价30%-40%》一文披露的情况大致吻合,实际上成行规了。药房工作人员称“最少要给30个点给她,没给30个点她不愿意给你搞,一般是给我们药店20个点”。也就是说,医生与药店拿走了药价的一半。在此基础上,往最好的方向思考,患者多付出一倍的代价;若医生在“回扣”冲动下开出两倍需求,则患者就不但多付出三倍的经济负担,还要付出因“过度医疗”而承担的健康代价。如果医生“心太黑”,开出三倍、五倍的使用量,患者得支付多少“冤枉钱”?


我们再换个角度看医生拿“回扣”问题,那就是国家允许几倍、几十倍甚至超百倍“高药价”的存在,就是为官员、医生拿“回扣”预留空间。我们的“医改”都弄了几十年,而且老百姓缴纳的医保费也越来越高,可患者的医疗负担却未见下降甚至不断加重,看病越来越贵、越来越难,我真为那些管医疗、医药的“官老爷”们感到害臊。


卫生主管部门不断渲染医院“零差价”,可有几个老百姓真的认为这项政策能够惠民?患者药品负担是否得到降低,只要公布历年中国药品终端销售总额变动情况便可一目了然。

该案还揭露了一个医改中的“假政绩”。那就是被卫生部门一直当作医改政绩来鼓吹的“药占比”(药品收入/【药品收入 医疗收入 其他收入】)不断下降,原来也是糊弄人的玩意儿。


该文特约评论员储闻称:现在为防止医生吃药品回扣啊,很多医院用诸如药占比的考核制度来约束,医生如果将非基础药开多了卫计委会查,奖金泡汤不说,一旦总药费占比过高,严重的纪委同志还会上门来请喝茶。所以有些医生为了这种内部考核能达标,会出现让病患在外面药店买药的情况……

如果医生没有拿“回扣”,这样习惯性地为患者指路,反而是彰显医德的表现。笔者一年前曾发表《仅查处“吃回扣”的医生,是本末倒置》一文,认为一些品德原本不错的医生,也是变态医药市场的受害者。汨罗市查处四名被媒体曝光拿“回扣”的医生,对于净化药品市场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窃以为至多让一些长期拿“回扣”的医生收敛几天,然后会以更加隐蔽的方式获取比例更高的“回扣”。


治理医生拿“回扣”这种“大家都知道”的明腐败,最为有效的手段就是釜底抽薪,消除制造“回扣”的土壤。具体步骤就是,取消“一药多名”,摸清并公布绝大多数药品的基本成本;药品招标推行全国范围内的“高价淘汰制”,几年后即可实现药品制造行业“去产能”之目的;推行“一票制”,让生产企业与医院、药店直接见面;反腐机构紧密跟踪,看看哪里的招标价“高”到不合理的程度。

我想,通过这一系列的措施,中国的药品市场即可还一片晴朗的天空。届时,节省下来的医药费用,就足可支付“全民免费医疗”的费用。而医院的歉收部分,节省下来的医保费用,足可以确保。(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震惊!竟然真有非法人体器官买卖

周蓬安:由莎普爱思,窥见药品市场无耻至极

周蓬安:这名正厅级“医耗子”会上绞刑架?

周蓬安:药价翻4倍成原则,“药老爷”羞羞羞

周蓬安:“救命药”断供,绝非因为利润低

周蓬安: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丢脸的事

周蓬安:“总理震怒”能消灭“天价药“吗?

制造“高药价”,价格司“地震”还将继续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周蓬安: 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