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大陆和台湾的真实差足巨,看完惊呆了!

女子开劳斯莱斯堵医院应急通道还怒怼交警!微博视频全删了,新京报都删了!

财产公开提案,表决鸦雀无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癌症高发区“禁售”防癌险,国寿很弱智 周蓬安:癌症高发区“禁售”防癌险,国寿很弱智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起,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方面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的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发相关文章,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就是希望得到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4年5月28)非常奇怪,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当今中国,依然还有很多人怀念“大锅饭”年代。什么看病不要钱,岂不知医生药箱里不就是红药水、紫药水、小苏打这些玩意儿吗“”?什么住房不要钱,岂不知年轻人结婚能独占10平米的宿舍就谢天谢地了?什么教育不要钱,岂不知若有正常教育,北大校长会将这些简单的字念错?

怀念那个时代,怀念全民所有者,无外乎三种人:一是特权阶层;二是懒汉,三是脑残。

很多人以为国有企业就会承担更多的社会道义,实际上是大错特错了。你们可以关心垄断状态下的中国汽油价格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可以关注一下这几年败北于中国的德资、日资企业,看看他们是怎么计算工人遣散费的。

国企是垄断与低效率的代名词。指望他们承担社会责任,无异于与虎谋皮。

各位,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癌症高发区“禁售”防癌险,国寿很弱智

在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除了省会城市的“市区”和大连市的“市区”之外,其他地区均被规定为国寿防癌疾病保险的禁售地区。此外,还有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浙江省海宁市、辽宁省庄河市、福建省长乐市等全国18个癌症高发区也被列为防癌疾病保险禁售地区。(5月28日《新京报》)

有关癌症高发区的具体信息,尚未见到卫生部门权威的系统发布,但从零散新闻,特别是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发布的《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一些癌症高发区的名单,而去年网上一份“癌症高发区地图”则显示:肺癌代表地区为云南省宣威市、个旧市;乳腺癌代表地区为上海市;肠癌代表地区为北京市、浙江省嘉善县、海宁市;胃癌代表地区为辽宁省庄河市,山东省临朐县,福建省长乐市,河北省赞皇县;食管癌代表地区有河南省林州市、济源市、山西省阳泉市、阳城县,河北省磁县、涉县、赞皇县、江苏省淮安市、陕西省佳县等;肝癌代表地区为江苏省启东市,大丰市、浙江省海宁市;宫颈癌代表地区为江西省靖安县、河北赤江等中西部地区;鼻咽癌代表地区为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福建省、湖南省、江西省。

不难看出,此次被“禁售”防癌险的18个癌症高发区,均在该“癌症高发区地图”列明的地区名单当中。因此,该“癌症高发区地图”具有较高的可信度。

癌症高发呈地域性态势有多种原因,比如宫颈癌就与当地的生活习惯、婚姻习惯和民俗习惯有很大关系;而喜欢吃酸菜、咸菜及喜欢饮酒的地区,食管癌、胃癌、肝癌发病率更高;而肠癌一般为“富贵病”,发达地区发病率高;肺癌则和尾气、阴霾天、工业污染等因素及吸烟有关。

一些地区虽未被列入癌症高发区,但辖内粉尘污染企业、化工企业从业者,及这类企业周边居民的癌症发病率则明显更高,笔者曾在某60年代建设的小型化工企业短暂居住过,近几年不断有该企业癌症病逝者的消息,而且逝者年龄均偏小。

说句实在话,本人对中国保险业一直没有太好的印象,尤其是寿险。一方面,受高中阶段政治教育影响,那时候我们赞美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同时,常以骂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来衬托,美国人因骗保而杀亲人的事不断被提起,而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现象,在有了寿险的中国也时有发生。另一方面是对中国人寿的经营方式心存疑虑,最早缘于寿险业务员的“高提成”,我担心寿险公司今后拿什么赔付参保人?而中国无论财险、寿险业务员,“参保见笑脸,理赔见哭脸”也让市民对保险业望而却步。

癌症作为高发病种,治疗费用已让很多家庭“因癌致贫”。由此,通过防癌险转移家庭财务风险,就显得特别重要,这无疑也为寿险开拓了一个新的险种,为国寿开辟了一条生财之道,国寿理应抓住这个发展机遇,大展拳脚。可国寿此次“挑肥拣瘦”之举,分明暴露出其决策团队的弱智:

方面,中国人寿作为国有控股企业,占着相对垄断的资源,理应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而国寿“禁售”条款,故意将最需要参保的这些地区排除在外,虽然笔者理解国寿因为担心赔付率过高,造成承保亏损,但完全可以通过对特定类别的投保人提高保费来解决。而这种明目张胆的歧视性条款,对企业形象的损害无疑是巨大的,网民的谩骂声,已向国寿高层传递出了这一信息。国人长期诟病央企,恐怕和央企的类似思维有关。此外,这些癌症高发区,恰恰是防癌险最容易开拓的市场,如今国寿主动放弃,或为其竞争对手提供了机会。

另一方面,“禁售”条款根本就无法真正得到落实。道理很简单,因为目前人员的自由流动,“禁售”地区的居民完全可以去任意一个非“禁售”地区购买防癌险,即使他日后在“禁售”区域内得了癌症,保险公司也一样会向他赔付。也就是说,该规定无法将癌症高发区居民排除在防癌险之外。

不难看出,这个严重伤害国民情感,不该出台、也毫无效果的“禁售”条款,无疑暴露出国寿决策团队的弱智。(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两则暖新闻,凸显“医者仁心”尚存

周蓬安:【元旦社论】敦促“药耗子”们投案自首

周蓬安:“又领到药品回扣”扒下医改底裤

周蓬安:住院一天用84包纱布,医保怎能不告急?

周蓬安:【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医生指定药店“吃回扣”,成行规了

周蓬安:震惊!竟然真有非法人体器官买卖

周蓬安:由莎普爱思,窥见药品市场无耻至极

周蓬安:这名正厅级“医耗子”会上绞刑架?

周蓬安:药价翻4倍成原则,“药老爷”羞羞羞

周蓬安:“救命药”断供,绝非因为利润低

周蓬安: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丢脸的事

周蓬安:“总理震怒”能消灭“天价药“吗?

制造“高药价”,价格司“地震”还将继续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周蓬安: 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