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插队未果殴打护士,司法科长不仅是法盲 周蓬安:插队未果殴打护士,司法科长不仅是法盲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起,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方面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的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发相关文章,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就是希望得到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8年2月12)因为插队未果就动怒,无疑是享受特权习惯了,缺乏群体意识;动怒了就殴打护士,说明他是个野蛮的法盲;作为司法局的司法科长做出如此野蛮的勾当,那就是法盲加流氓了。

但出现这样的问题,虽然主要是个人素质原因,但也暴露出社会治理问题。目前的医疗业,医患之间互信不够,已经影响到下一步公立医院改革成败。

目前中国医患之间的不信任感,程度不仅仅创造了几千年来“中国之最”,恐怕也稳稳地占据着“世界之最”。而原本应该是“救死扶伤”的医疗业之所以堕落成如今这种不堪局面,当然是医疗管理体制出了问题。

微博、微信上疯传的一个帖子,通过古今对比,非常直接地道出了当今医疗存在的问题。该帖称:古时候药店门口都写着“只求世上人无病,不怕架上药生尘”,而如今药店门口都是“节日大酬宾,消费满100元送80个鸡蛋”等促销标语。

呼吁全民免费医疗,没有一套较好的“医患互信”体系,是绝无可能的。

各位,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插队未果殴打护士,司法科长不仅是法盲

2018年2月10日15时许,我局顾登高因妻子胃疼及心脏不适,带其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就诊,与当班女护士乔某协商插队未果发生口角,并与前来劝解的另一当班男护士赵某发生冲突,导致赵某脖颈部一处被抓破,后被医院在场安保人员制止。(2月11日《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司法局官方微博》)


很明显,稍微讲究社会秩序的普通百姓都不敢做出这么无理的举动,而承担普法任务的淮安市淮阴区司法局宣传科科长顾登高就能理直气壮地这么干,令人大跌眼镜。

在官微似有阶段性了断的这条微博中,该局特别强调“局主要领导上门看望慰问被打医护人员,顾登高当面向赵某赔礼道歉,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估计是为下一步处理顾登高时“轻放”埋下伏笔。而不知道官方有意还是无意,情况通报中漏掉了顾登高的职务身份。而查看上午该局所发微博,发现顾登高系该局宣传科科长。

作为宣传科长,理应拥有基本的舆情应对能力,因为这是宣传科长的基本功之一。而按照笔者此前一贯强调的应对手段,那就是“不制造舆情就是最好的舆情应对”。很显然,顾登高不具备舆情应对的基本素养。仅就这一点看,顾登高绝对不是一名合格的宣传部部长。


此外,这个官方微博理应由宣传科负责管理。可他作为宣传科长,却不懂网络民意,暴露出该局明显是用人失察问题。因为一个地级市的区司法局宣传科,人手也不会太多,说不定就他“光杆司令”一个。也就是说,顾登高极有可能也是在网上长期玩微博的。笔者注意到,该局官微目前发文4200多条,按理说顾登高应该了解网友的所思所想,了解具有录音、摄像功能的手机普及的今天,已经形成“人人都有麦克风”局面,对公职人员的监督已经近乎全方位、全覆盖。在这种人员密集的场合,顾登高为了一己之利还那么任性,明显缺乏作为宣传科长应有的意识。


实际上,顾登高也明显缺乏作为公职人员的最基本素养。普通人都知道,在任何需要排队的地方,“加塞”都是不文明的行为。顾登高作为一名公职人员,理应模范遵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文明、和谐、友善对待他人,在外做一个好公民。顾登高心疼妻子虽值得称赞,但其他患者亲属谁又不心疼家人?你顾科长要是成功插队,其他患者就要多受一份痛苦,这就很容易制造矛盾。与当班女护士乔某协商插队未果原本合情合理,顾登高理应就此罢休,乖乖排队,可他却在无理要求未能得到满足之后即立马翻脸,与女护士发生口角。而最不可思议的是,顾科长随后竟与前来劝解的当班男护士赵某发生冲突,还抓破赵某脖颈部,这与“泼妇”有何区别?


从顾登高的以上行为看,其道德素养、法治素养明显低于社会平均水平。而这样的人能够入职公务员队伍,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目前公务员的准入“门槛”存在问题;他还能在司法局任职,说明我们的普法工作基础堪忧;他竟能担任司法局的宣传科科长,说明我们的用人制度存在着“漏洞”。

当然,顾登高虽为司法局的科长,但他未必拥有法律专业学习经历,或者学过法律但未入心入脑,因此才会成为一名极其鲁莽的法盲司法科长。但顾登高因插队未果而殴打护士,暴露出的还不仅仅是法盲,更多的恐怕是平时蛮横惯了,遇事习惯“用拳头说话”。

据通报称,该局党组已对顾登高做出停职检查决定。淮阴区还成立了由区纪委、公安局、卫计委、司法局等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介入调查。

不知道最后处理结果如何?但请相关机构注意,顾登高身为公职人员,严重违反社会道德;身为司法人员,却不懂得依法解决纠纷,这实在是令司法蒙羞。因此呼吁秉公处理,不能再“护犊子”了。如果连司法局都成了“法外之地”,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度就会越来越低,对司法的公信力就会产生怀疑。孰轻孰重,请三思!(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下)

周蓬安: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周蓬安:癌症高发区“禁售”防癌险,国寿很弱智

周蓬安:两则暖新闻,凸显“医者仁心”尚存

周蓬安:【元旦社论】敦促“药耗子”们投案自首

周蓬安:“又领到药品回扣”扒下医改底裤

周蓬安:住院一天用84包纱布,医保怎能不告急?

周蓬安:【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医生指定药店“吃回扣”,成行规了

周蓬安:震惊!竟然真有非法人体器官买卖

周蓬安:由莎普爱思,窥见药品市场无耻至极

周蓬安:这名正厅级“医耗子”会上绞刑架?

周蓬安:药价翻4倍成原则,“药老爷”羞羞羞

周蓬安:“救命药”断供,绝非因为利润低

周蓬安: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丢脸的事

周蓬安:“总理震怒”能消灭“天价药“吗?

制造“高药价”,价格司“地震”还将继续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周蓬安: 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