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叫停互助献血,如何保证临床用血? 周蓬安:叫停互助献血,如何保证临床用血?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起,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方面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的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发相关文章,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就是希望得到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8年2月13)就此话题,我随后写了一篇题为《对互助献血,暂时还不能“一刀切”叫停》的社情民意。我认为,

至于如何解决“血头”卖血问题,建议尽快建立全国联网的无偿献血信息系统,并将参与互助献血者与用血者信息进行关联。届时,即使有人借互助献血“卖血”,也不可能将不同区域、不同身份的患者都列为互助献血对象,因此可有效避免“恶意卖血”行为的发生。

同时,应该加大无偿献血工作宣传力度,做好参与无偿献血的激励工作,尤其是尽快建立全国联网的无偿献血信息库,让无偿献血者及其家人享受的用血补偿在医院即得到直接实现,而不是在医院付费后,再去血站报销。

通过充分调动居民无偿献血积极性,直到自愿无偿献血完全能够满足临床用血需要时,再全面叫停互助献血不迟。

关注医药、医改,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叫停互助献血,如何保证临床用血?

互助献血早已不是新鲜词。早在2009年前后,互助献血就在全国各地展开,在救助需血患者的同时,也催生了利益链、滋生血头卖血等产业,受到外界争议。记者近日从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了解到,按照国家卫生计生委要求,北京已于2月10日叫停互助献血,而不少医院内部工作人员则对“血荒”感到担忧。北京市卫生计生委称,北京将增加血点布局,加强血液安全保障。(2月12日《新京报》)


所谓的“互助献血”,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第十五条规定:为保障公民临床急救用血需要,国家提倡并指导择期手术的患者自身储血,动员家庭、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

作为一名无偿献血积极分子,已经连续献血20来年,并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作为一名政协委员,也一直关注无偿献血事业,为做好无偿献血工作献计献策。比如为解决无偿献血人员用血报销难问题,就曾向本市政协提交了《关于优化无偿献血偿还机制的建议》,建议医院与血站联网,直接在医院免除无偿献血者及亲属补偿部分的输血费用;为了让更多公职人员冲在无偿献血的前头,向本市政协提交了《建议完善激励机制,鼓励公职人员积极参与无偿献血》一文,建议对踊跃参与无偿献血的单位,在“文明单位”评选中适当加分。此外,我还委托一位全国人代表将《“多管齐下”做好无偿献血工作的建议》提交了2011年全国“两会”。


作为一名资深网民,我还利用自己的网络影响力宣传无偿献血。比如针对网络误传红十字会2010年“卖血获利”39.35亿,我就及时地写下《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一文,也是顺带给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红十字会一袋血200毫升,卖给医院200元,医院卖500元”这种不负责任的“郎言”消消毒。

此外,我还利用《人民网》“微访谈”嘉宾的身份,主动提出做一期有关无偿献血方面的访谈,并很快得到落实。2014年9月25日中午,我在【大智汇•蓬安自由谈第18期】栏目,以《周蓬安:舆论为什么不相信无偿献血?》为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了一个小时的交流,《人民网》随后以《周蓬安:“无偿献血”与“红会”无关》为题报道了此次访谈内容,超过百万的点击率,应该说效果不错。


针对少数网友令人齿寒地辱骂无偿献血者“脑残”、“弱智”、“傻子”。我曾回应他们,没有我们这些被你们称作“傻子”的人献血,你们家人住院需要输血的时候,会是什么状况,你想过吗?

现在我要告诉这些人,你们只能走“互助献血”这条路,即依据患者大致用血量,组织捐献相应量的鲜血,然后才能做手术。那么此时,虽然你家里有了住院并等待输血的病人已经非常忙乱,但还必须组织一些亲朋好友去血站献血,而且你组织起来的亲朋好友,未必就能顺利献血,也就只能多叫上几个人。这对于患者亲属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催生利益链、滋生血头卖血等产业。


我要再告诉这些普通网友的一个简单道理,那就是那些权贵阶层根本不需要通过“互助献血”来寻找血源。不用解释,你懂的。因此,做好无偿献血工作,实际上是普通民众间“抱团取暖”。反过来说,无偿献血如果开展得不好,受害的只能是普通患者。换句话说就是,“互助献血”开展得越普及,就意味着无偿献血工作开展得越糟糕,普通患者受害程度就越深。


新京报《多地叫停互助献血 曾有人非法买卖血液形成利益链》一文除报道北京叫停互助献血外,还提到武汉、四川等地此前也已取消互助献血做法。那么,取消互助献血后如何保障临床用血?这无疑又是一个需要迫切面对的重要话题。

笔者除此前的一些建议外,在此再次呼吁主管无偿献血工作的国家卫计委借鉴台湾做法,将大陆的无偿献血工作做好。具体内容就是我在《无偿献血,该学习马英九好榜样》一文中提出的四点建议:一是放宽献血者年龄限制;二是缩短捐血间隔时间;三是增加每次献血量;四是公职人员应该积极参与无偿献血。


而针对大陆无偿献血工作开展的现状,结合目前互联网技术已经可以轻松、准确掌握每个人在国内的献血记录,可有效避免“恶意卖血”行为,因此建议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在一定的过渡时期、一定范围内,允许有偿献血的存在。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多的普通百姓加入到献血大军中来。当国人对无偿献血有了深刻的了解,无偿献血深入人心时,再全面恢复实行“无偿献血”不迟。(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插队未果殴打护士,司法科长不仅是法盲

周蓬安:医院诈骗医保金,警方不能当看客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下)

周蓬安: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周蓬安:癌症高发区“禁售”防癌险,国寿很弱智

周蓬安:两则暖新闻,凸显“医者仁心”尚存

周蓬安:【元旦社论】敦促“药耗子”们投案自首

周蓬安:“又领到药品回扣”扒下医改底裤

周蓬安:住院一天用84包纱布,医保怎能不告急?

周蓬安:【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医生指定药店“吃回扣”,成行规了

周蓬安:震惊!竟然真有非法人体器官买卖

周蓬安:由莎普爱思,窥见药品市场无耻至极

周蓬安:这名正厅级“医耗子”会上绞刑架?

周蓬安:药价翻4倍成原则,“药老爷”羞羞羞

周蓬安:“救命药”断供,绝非因为利润低

周蓬安: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丢脸的事

周蓬安:“总理震怒”能消灭“天价药“吗?

制造“高药价”,价格司“地震”还将继续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周蓬安: 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