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行贿官员抬高药价,中国该学希腊重惩 周蓬安:行贿官员抬高药价,中国该学希腊重惩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起,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方面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的关注。“两会”结束一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发相关文章,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就是希望得到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8年2月17)中国反腐有一个让我看不懂的现象,那就是面对医疗“回扣”这样一个大面积、全流域,长时间,并导致普通百姓“看不起病”的严重腐败问题,却没有引发像“扫黑除恶”那样的专项整治。

可以这么说,中国凡生产处方药的企业,恐怕没有不行贿的。因为你不行贿,政府就不采购,医生就会选择有“回扣”的其它药。我们对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罚款30亿元人民币,曾创下“中国最大罚单”,我们处罚美敦力(上海)管理有限公司1.185亿元人民币,却鲜见对国内药企的巨额罚单。

今天我要再次向国家监察委建议,请以查处“涉药”腐败为你们工作的突破口。因为药企、医药代表行贿的钱都会列入成本,肯定有一本“小帐”,真的查起来,涉案人员会乖乖地交出这本“小帐”。也就是说,查涉药腐败是非常容易出成绩的。如果你们将变态的药价给弄回归了,想想普通百姓会怎么感激你们。请你们快快去做吧。

关注医药、医改,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行贿官员抬高药价,中国该学希腊重

希腊政府12日要求议会批准调查数名政界人士。这些人据信收受瑞士医药企业诺华公司的贿赂,批准它抬高药品价格,让希腊人蒙受损失30亿欧元(234.8亿元人民币)。涉案人员包括2名前总理和8名前任政府部长,其中一人据信是现任欧盟委员。(2月15日《新华网》)


瑞士银行业在全球具有崇高的声誉,可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公司在这个地球上却声名狼藉,因为行贿而不断遭到其他国家的处罚。比如去年6月,韩国反垄断部门以不正当竞争的罪名起诉诺华(韩国)公司,并处以约45万美元的罚款。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表示,诺华公司在2011至2016年期间,共花费约700万美元用于资助医生参加海外学术会议,以换取医生更多使用诺华公司的药品。而在此两个月前,韩国健康与福利部向诺华追加5000万美元罚款,并暂停了诺华三款药品的医保报销资格。

2016年3月2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公司同意支付超过2500万美元,就其被控向中国医疗保健专家行贿以提振当地销售的民事诉讼达成和解。

我就感到纳闷,诺华公司向中国医疗保健专家行贿,为的是打开中国市场,提升在华药品价格,按理说直接受损失的是中国政府和人民,怎么会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处罚?网上搜索发现,这应该是针对美国诺华公司实施的处罚,因为美国法律规定禁止向外国官员行贿。美国有个《反海外腐败法》,或者叫《反海外贿赂法》,旨在限制美国公司利用个人贿赂国外政府官员的行为,并对在美国上市公司的财会制度做出了相关规定。


但十分遗憾的是,在网上查了半天,只见《诺华在美部分受罚事项五年前已被中国工商部门查处》一文,却未见中国司法机关对该案所涉中方人员做出相应的处罚。这样即形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美国政府认定美国公司行贿了中国医生甚至中国官员,而中国反腐机构却没有认定涉案中国医生甚至中国官员涉嫌受贿。这就相当于行贿者因行贿受到行政处罚,且也通知了司法机关,但司法机关却视而不见,我是真的不能理解。

像诺华这样的药企,以举办各种学术交流会的形式,支付参会专家、官员巨额劳务费,安排医生、官员休闲旅行甚至出国旅游,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中国反腐机构对此似乎相当放任,令笔者难以理解。


要说中国对行贿医生、官员的制药企业“开刀”,也确实有过。四年前,笔者应邀在人民网【大智汇•蓬安自由谈第5期】栏目,就《跨国药企拉医生“下水”暴露了什么》做了一期“微访谈”,人民网随后以《周蓬安: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为题,报道了我的一些基本观点。可非常遗憾的是,虽然事后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因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判罚金人民币30亿元,创下“中国最大罚单”(2016年年底,美敦力(上海)管理有限公司因纵向价格垄断被处罚1.185亿元),可中国药品、医疗器械市场却没有得到丝毫的改观,行贿率肯定没有下降,而行贿总额较四年前估计又翻了几番。


2017年8月1日,《法治周末》报道,梳理结果显示,在这170份裁判文书中,涉及至少324个与医药行业相关的企业或与企业相关的个人(含部分重复累计)存在行贿行为;这些商业贿赂行为大多发生在药品或医疗器械的销售流通环节,行贿方式主要为回扣返点和违规附赠现金或礼物、为受贿人家属发放工资、节假日拜年送现金等。

长期关注中国药品市场的我,有几个难以理解的问题:一是反腐机构对“涉药”、“涉医”明目张胆、明火执仗且全方位的腐败现象,似乎总是看不见;二是对外国药企违法行为的处理或许还能依法,但对国内药企违法行为的处理却似乎是网开一面,笔者在《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一文中就曾表达过这层意思。

而希腊却要对“涉药”腐败真正下“狠招”了。先简单介绍下希腊。这是一个人口不到1100万,仅相当于中国一个地级市的小国,其国家体制为“总统议会共和制”,总统为国家元首,立法权属议会和总统,行政权属总理,司法权由法院行使,属于典型的“三权分立”。而该国规定,总统仅拥有象征性职权,总理和内阁主导政治进程。换句话说就是,总理才是希腊“最有权势权的人”。


可就是如此有权威的国家总理,现任政府也要办他,而且一次性就要办两位前任。我就替希腊担心,这要是调查出两名前总理真有问题,那这个国家的脸面往哪搁?

同时我也想做一个简单的比较,即诺华公司在这么小的国家行贿,就导致希腊纳税人总计损失30亿欧元,那么在13.8亿人口的市场行贿,究竟导致中国纳税人损失了多少人民币?我不相信希腊人能算得清楚,而拥有最多“数学天才”的中国人却是一笔糊涂账。因此建议即将成立的全国各级监察委,本着“共产党就最讲认真”的态度,借鉴一下希腊查处“涉药”腐败的经验,查查中国药企有没有不行贿的,应该不难吧?(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叫停互助献血,如何保证临床用血?

周蓬安:插队未果殴打护士,司法科长不仅是法盲

周蓬安:医院诈骗医保金,警方不能当看客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下)

周蓬安: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周蓬安:癌症高发区“禁售”防癌险,国寿很弱智

周蓬安:两则暖新闻,凸显“医者仁心”尚存

周蓬安:【元旦社论】敦促“药耗子”们投案自首

周蓬安:“又领到药品回扣”扒下医改底裤

周蓬安:住院一天用84包纱布,医保怎能不告急?

周蓬安:【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医生指定药店“吃回扣”,成行规了

周蓬安:震惊!竟然真有非法人体器官买卖

周蓬安:由莎普爱思,窥见药品市场无耻至极

周蓬安:这名正厅级“医耗子”会上绞刑架?

周蓬安:药价翻4倍成原则,“药老爷”羞羞羞

周蓬安:“救命药”断供,绝非因为利润低

周蓬安: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丢脸的事

周蓬安:“总理震怒”能消灭“天价药“吗?

制造“高药价”,价格司“地震”还将继续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周蓬安: 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