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周蓬安:药企销售费用高企,行贿占比究竟几何? 周蓬安:药企销售费用高企,行贿占比究竟几何?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注:自2月1日,我利用“两会”时机一直在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意在引发全社会关注。“两会”结束两个多月后,之所以继续重发相关文章,是将问题甚至解决方案集中提出来,希望新成立的国家医保障局领导的重视。该文写于2018年4月25)。

各位,请与我一起呐喊:我们不要“天价药”!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药企销售费用高企,行贿占比究竟几何?

4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制药企业花几十亿推广销售 究竟能花多少钱搞研发?》一文披露,2017年,有11家上市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超过10亿元人民币。在同花顺数据统计中发现,有53家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占比超过了30%,有8家甚至超过了50%。其中,海特生物、舒泰神、龙津药业的销售费用占比超过了60%。


中国药品一般不需要多少研发,只需两大法宝:一是非处方药广告狂轰滥炸;二是处方药全程贿赂。 想想看,一个原本可以由药品生产企业将产品直接卖给医院、药店,销售费用理应低得不能再低的药品,销售费用竟然占比超过60%,这至少明白无误地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患者付出了几倍“冤枉钱”。如果不考虑加价因素,且不考虑中间商依然不低的销售费用占比,患者原本只需要花4元钱就可以用上的药,经过政府集中采购,人为增加流通环节之后,就变成了需要付10元钱才能用上。

而笔者推测,药品生产企业在强制推行“两票制”后的实际销售费用占比,应该远高于该文披露的比例。十年前,我曾预测患者承担的药品平均价格,是出厂价的5倍;十年后的今天,我预测患者承担的药品平均价格,已经变成出厂价的10倍。那么,“虚价”十倍甚至百倍的药企,利润是不是随之也涨了十倍、百倍?绝对没有。那么涨价部分都去了哪里?我的回答是,绝大多数变成了“黑钱”。


我曾经写道:中国没有真正的药品市场,中国药品市场仅仅是“权力与金钱苟合”后,被用于盘剥国人财富,甚至是既谋财又害命的一种交易场。以十倍、百倍的“虚价”将药品推销到患者手中后,药企除额外承担因“虚价”增加的增值税及其附加外,更多是用于促销,而所谓的促销,主要手段无外呼贿赂官员和医生。

笔者关注涉医、涉药腐败十多年,但怎么都看不懂中国药品市场缘何会如此混乱?不少网友给我留言,称政府在“高药价”中有利益,我认为非常“不靠谱”,在此也集中做一个回应。因为虚高的药价,吞噬得最多的是医保资金。而税务或社保部门征收的医保资金,是直接进入国库的。一旦医保资金出现缺口,政府必须动用财政资金填补。


这里我再来说一下完全违背市场规则的药品交易现象,那就是同类药品中,价格越高就越好销售。很多人看不懂这样的怪现象,我曾经分析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药品作为特殊商品,采购单位、使用单位与费用最终承担者分离,价格再高也不需要采购者承担,因此漠不关心,谁给好处多就买谁的。二是医院更青睐“天价药”,因为药价越高,医院从药品销售中得到的利益越大。这里我要说明的一点是,别以为全面推行“零差价”后医院与药价没有关系,大家拿脚后跟想想就明白,医院失去这一块收入又如何生存?其实还是依照药品消费总金额,得到政府相应的补贴。那么政府这块钱从哪来?肯定是采购环节说不明的“差价”。因此,医院更喜欢与行贿无法分离的“天价药”。三是因为有“回扣”空间,医生更喜欢“高价药”。药企不搞学术推广,产品就不好理直气壮地进入医院,而以学术推广费、参会劳务费等名目变相行贿专家、医生并支付个人所得税,也是销售费用的一部分;而不给、少给“回扣”,医生就会选择其它同类药。


这些上市公司为何没有将所有的销售费用做在自己的账上?就因为上市公司需要较为透明的信息披露,销售费用占销售收入比重若高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就很自然让人想到用于“行贿”,这就有损于企业形象。那么,在不使“黑钱”就无法销售的中国药品市场,就只能将销售费用一分为二,由流通企业(医药公司)在账面上分摊一部分,这部分费用当然通过与生产企业重新核定价格来解决。


实行“两票制”就逼得这些上市公司销售费用占比的增长速度弄到惊人的地步。例如,灵康药业同比增长42.24%,龙津药业同比增长33.90%。其中,灵康药业的销售费用金额更是同比增长了890%。我就在想,如果强制推行“一票制”,会不会将与腐败如影随形的巨量虚拟“销售费用”打回原形?


我不知道证监会是否对上市公司销售费用进行合理性审查?如果证监会没有这个职责,我建议新成立的各级监察委去做,这是一条非常好的反腐线索,因为这些费用绝大多数都被用于行贿或变相行贿官员、医生了,而且一定是有帐可查,办案极其简单。今天,就算我向监察委公开举报了,希望你们在查处涉药、涉医方面建功立业,为这个新机构立信、立威。(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因鸿茅跨省抓捕,或引发“新闻搭车”

周蓬安:鸿茅没参与抓捕?请公示四警察的高铁票

周蓬安:凉城警方因傍鸿茅药酒一夜爆红,羞!

周蓬安:鸿茅掌门人获年度经济人物,能冲喜吗?

周蓬安:患癌女子求好友撞死自己,双方动力在骗保

周蓬安:关于有效保障“救命药”供应的建议

周蓬安:卖药老人与药贩子共同获刑,应成判例

周蓬安:行贿官员抬高药价,中国该学希腊重惩

周蓬安:行贿官员抬高药价,中国该学希腊重惩

周蓬安:叫停互助献血,如何保证临床用血?

周蓬安:插队未果殴打护士,司法科长不仅是法盲

周蓬安:医院诈骗医保金,警方不能当看客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下)

周蓬安:匹多莫德,让多少儿童充当“小白鼠”

周蓬安:癌症高发区“禁售”防癌险,国寿很弱智

周蓬安:两则暖新闻,凸显“医者仁心”尚存

周蓬安:【元旦社论】敦促“药耗子”们投案自首

周蓬安:“又领到药品回扣”扒下医改底裤

周蓬安:住院一天用84包纱布,医保怎能不告急?

周蓬安:【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医生指定药店“吃回扣”,成行规了

周蓬安:震惊!竟然真有非法人体器官买卖

周蓬安:由莎普爱思,窥见药品市场无耻至极

周蓬安:这名正厅级“医耗子”会上绞刑架?

周蓬安:药价翻4倍成原则,“药老爷”羞羞羞

周蓬安:“救命药”断供,绝非因为利润低

周蓬安:人均输液“超级大国”,是件丢脸的事

周蓬安:“总理震怒”能消灭“天价药“吗?

制造“高药价”,价格司“地震”还将继续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而落马,是社会悲哀!

周蓬安: 我们凭嘛要养活300万医药代表?

周蓬安:药价飞涨、贪官频出,郑筱萸白死了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周蓬安:300余药企卷入贿赂案,仅是冰山一角

周蓬安:何不将药品价格谈判覆盖到所有药品?

周蓬安:“莆田系”怎么还在害人?

周蓬安:更该追责卖“神药”老骗子的靠山

周蓬安:仅刑拘“广告神医”,远远不够

周蓬安:张敬礼案的“三怪”,值得玩味

周蓬安:药品购销“两票制”,缘何一拖再拖?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周蓬安:抗癌廉价药全国断供,“药老爷”们该有羞耻感

周蓬安:医疗费用今年还涨10%,好意思吗?

周蓬安:尹红章老婆获缓刑,疫苗还安全吗?

周蓬安:治心脏病药价涨十倍,问题出在哪?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周蓬安:医生回扣占药价四成,扇了谁的脸?

周蓬安:【微访谈】葛兰素史克成推进中国医改的“功臣”

周蓬安:医生贪近1500万,令多少患者“等死”?

周蓬安:问题胶囊由“召回”到“销毁”,监管部门需提高智商

周蓬安:张敬礼因发帖落马,“网络问政”休矣!

周蓬安:美国禁用的吗丁啉,我们为何当宝?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云南白药呢?

周蓬安:“畸高药价”是贪官们产下的怪胎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