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杨八里:传说中的“春节焦虑症”,你中招了吗

杨八里 周蓬安谈医改

1月15日,新华网一篇题为:《婚否?婚否?一些年轻人的"春节焦虑症"来了》的报道火了。相当有意思的是,每年到了这个时候,类似的新闻总是要火一把的。

这篇新闻报道了长沙市一些年轻人的“春节焦虑症”,举例说明了某些在城市工作的年轻人,每当春节临近,就会:陷入了“近乡情更怯”的情绪之中。因为他们即将面临父母长辈催婚的压力。

确实如此。如今年青人的“春节焦虑症”,主要还是因为担心过年回家遭“逼婚”。而这些逼婚的人,有的可能是平时并无多少来往的亲戚们。因此有些人情愿选择过年在单位值班,也不愿意回家。在这种春节可能被各种催婚、逼婚的大环境下,对少数大龄未婚男女而言,当然是非常尴尬的。他们由此而患上“春节焦虑症”,实在是有苦难言。



面对这样的催婚,如果在三十年前,有人问:父母的态度,会影响你的决定吗?我想,在那样一个相对闭塞的年代,绝大多数人都会说:肯定会的。因为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年轻人必须早早成家立业的想法,占领了很大的市场。

但是,即使是在那个年代,关于婚姻问题,做子女的也不会完全听众父母的意见。毕竟两代人之间的价值观会有差异,父母眼中的“金龟婿”、“好儿媳”,不见得就是年青人眼中的最佳配偶人选。

如果再往前看,青年人争取婚姻自由的例子,可以说是古已有之。化蝶的美好幻想,共读西厢的儿女情长,孔雀东南飞的现实悲剧,等等,无一不记录了中国古人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对婚姻自由的渴求。

婚姻,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看来,是一个人生命长河中必须要体验的经历。但是,随着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在渐渐成长起来的年青一代中,已经没有多少人再囿于这样的想法了。婚姻是必须的?这种传统观念正在面临挑战。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可能会慢慢发生改变。

以前,如果一个家庭里只有两个孩子,那已经算是很少的了。更多的家庭里是三个、四个、五个,甚至于更多孩子。孩子多了,父母的生活相对来说就过得比较辛苦。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父母理所当然希望他们能够早日建立自己的小家庭。因为这样一来,父母身上的经济压力就会小很多。

那个时候的人们,说实话,还真的谈不上什么心理健康问题。如果有,也是经济压力带来的。比如,我们的父辈,每到过年也会患上“春节焦虑症”。但是,在那个经济短缺的年代,他们所焦虑的范围从来没有超出生计的范畴。

我们的父母们是一到过年就发愁,他们会想着,过年要给孩子们做新衣、要走亲访友、要准备必要的年货应对亲朋回访,等等等等,都需要花钱。而钱又那么难挣,尤其是家住农村的人们,一顿相对丰盛的年夜饭,就可能让他们犯难。在经济压力已经占据了他们全部生活空间的时候,他们是再也抽不出时间去考虑精神上的事情了。通俗一点说,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根本没有时间得抑郁症。

写到这里,笔者想起了我的一位医生朋友。他曾经告诉过我他诊断病人时发生的一件事,那个得病的人,是一个中年女性患者。这名女性,退休在家,其丈夫还在工作,平时除了做做家务活,就没有其他事情了。她也没有什么个人爱好,也没有多少可以说话的朋友。

她的独生女不愿意听她的话,不愿意相亲,自认为自己还年青。她总是在家唠叨,她的独生女干脆就要么不回家,要么即使回到家,也是直接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用这种方法逃避与她沟通,反抗她的干涉。为此她整天都烦恼不堪,长此以往的积累下来,以至于得了抑郁症。

经济发展了,大家的经济基础好了,就想要追求更加多的东西。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须知,当经济上不再需要为温饱而奔波的时候,人们对婚姻的追求,也就不再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而更多的是强调精神上的满足和需求。

比如,以前结婚,人们主要是从经济上考虑两个家庭是否门当户对。而现在结婚,人们所考虑的门当户对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更多的是看两个人的精神世界是否合得来。而强调个性的现代青年,更是把自己是否愿意,放在了首位。一.名网友在其跟帖中,就直接表示:“父母的态度,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中国传统文化是“有钱无钱,回家过年”。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尤其是一些地方经济是发展了,但观念却未改变;一些人的思想解放了,但其所处的环境未变等因素,如今患“春节焦虑症”的群体恐怕还相当大。

不可否认,在现实生活中,虽然大部分人已经不再为温饱担忧,但如今因经济原因患上“春节焦虑症”的依然存在。比如一些在外“打工”的,年收入并不是很高,但为了显示自己在外“混得不错”,回家必须讲究气场,借钱也要穿昂贵的衣服、开豪华轿车,抽高档香烟,甚至给亲戚送礼也特别大方。如此入不敷出,来年也就不太想回去了。

最后,笔者想说,最近又出现了一种原本是不该有的“春节焦虑症”。那就是,因为高校开始严格要求,使得某些在校大学生也得上了 “春节焦虑症”。据新闻媒体报道,已经有一些大学尝试向学生家长寄成绩单。这样的举措,就让一些整天浑浑噩噩,下课打游戏、上课睡觉、考试抄袭的混日子大学生,日子变得不好过,他们肯定也会患上“春节焦虑症”,因为他们已经“无颜见江东父老”,无法面对含辛茹苦供养他们上大学的父母。


往期回顾:

杨八里:8岁女孩遭殴致下体流血,恶行令人发指!

周蓬安:“2.5天休假”易刺激社会,应慎行

周蓬安:权健殃及天狮,国人为何迷信保健品?

杨八里:谈《唐诗》,冬从秋来,蝉鸣似未远去

杨八里:女子术后纱布留体内死亡, 似应追究刑责

周蓬安:开奔驰、奥迪的贫困户,难道是隰县特色?

杨八里:女孩因被霸座求助,列车员反应太雷人

杨八里:限制员工借宴请敛财,这家公司办了件好事

打赏、转发、点赞,都是支持!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