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谁是废青?

为什么外国公司集体辱华?原因找到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杨八里:《白鹿原》成就了翟天临也膨胀了其名利心

杨八里 周蓬安谈医改

2月12日,人民日报:《人民日报谈翟天临遭"学术打假":欲戴冠冕 必承其重》报道说:青年演员翟天临遭遇“学术打假”,说明校园的博士帽越来越不好“混”了,要求你必须要有真才实学。

想当年,陈忠实的《白鹿原》这部小说甫一问世,就仿佛是在一个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把石子,激起的不仅仅是一个波浪,而是一片浪花。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说明,一个演员,对角色的理解再深刻,演出的再精彩,和想象中的完美人物,还是会有区别的。

也许认真读过小说,但是没有认真看过电视剧吧,就有可能先入为主了。在笔者看来,翟天临饰演的白孝文,与小说中的形象留给我的印象相比,我总是觉得小说中白孝文的形象似乎更加丰满一些。

我读《白鹿原》这本书已经过去很多年,小说中的情节记得并不清晰了,模糊中,只记得白孝文起初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他的形象,完全可以用文弱书生,谦谦君子来形容。由于封建思想的长期熏陶,他羞耻心强烈。笔者记得最清楚的情节,就是这个人物,面对异性的诱惑,刚刚开始的时候是:“躺下就不行,站起来就又好了。”

这个鲜活的细节,由于陈忠实先生的生动描写,仿佛就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当时的大多数人们,既没贼心,又没贼胆。因为中国人大多保守,小说出版那个年代的中国人,比现在的中国人,更是保守了不止一点点。

大家保守,并不单单是为了洁身自好,更多的是为了保护自己。那个年代,一个人在性方面的名声如果不好,就肯定得不到众人的认可,这是足以摧毁其一生的严重问题。

至于白孝文后来的改变,他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放松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心狠,我已经通通都想不起来了。

看了网络上有许多好评,大家可以了解到,翟天临对白孝文这个人物的把握还是到位的,是被大众所接受和认可的。也正是因为有幸演了白孝文这个《白鹿原》中个性鲜明的角色,翟天临才开始受到大众的关注和喜爱。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从1月31日翟天临在微博上显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职位通知书”的喜悦开始,才短短的几天,翟天临的学霸人设,就摇摇欲坠了。这种情节,实在是令人想不到,真的是比戏剧还要戏剧化。估计,天才的编剧也编不出来如此搞笑的情节吧,或者,这个故事,将来也会成为电影电视的编剧素材。如果真的是那样,也算是作为演员的翟天临,给戏剧事业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人民日报的评论中,有这样一句话,说得很朴实,很直接,跟大家的想法是一样的:“作为演员,只要演值在线,学历高低本不是关键;但作为学生,无论是否为名人,学术规范必须一碗水端平。”

确实,作为普通民众,大家对演员的学历高低,真的是不会加以关注的。如果不是自己硬要跳出来高调显摆,没有谁会去关心翟天临是不是博士。爱看电影电视的观众,可能会了解他演过什么角色,了解他这个角色是不是演绎得到位,而不会关注他的学历。

如果是碰到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一年之中,也无法坚持真正从头到尾,全部看完一部国产电视连续剧。对我们来说,翟天临是谁,在风波发生之前,还真的是不知道。

近年来,虽然在读博士的人不少,可听说有很多人的博士文凭是根本拿不到的。起初听说有这样的事情,笔者还感觉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又认为可以理解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如果一个人想要拿到博士文凭,就必须要有坐冷板凳的决心,要能够全心全意潜心于学术之中。而每一个读博士的学生,其年龄都不小了,很多人已经拖家带口,他们就肯定还需要兼顾做学问与养家糊口。需要两头忙,但是两头都可能忙不好,这种现象也是不奇怪的了。

另一方面,可能也有导师的原因在其中。这个问题,近几年来,很多新闻中都有过报道。现在不单单是博士难读了,有时候连硕士都不好毕业了。那些做导师的,如果仅仅是严格要求学生,也还罢了,问题是,有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当导师。他们当了导师,对研究生的要求,不是做好学问,而是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都要插上一手,甚至于变态到基本上是一个正常的人所无法达到的。

如果遇到这样一些变态的导师,那么,情况就很恶心人了。这些导师,他们招来研究生,并不会去精心指导其学业,而是变相地让自己的研究生为自己免费打工。这样的孩子,说得好听点是研究生,说得不好听,就纯粹是某个导师的家奴。近几年,已经出现了好几起研究生因师生关系紧张而自杀身亡的报道。这种种现象,让很多成绩不错的孩子,产生了畏惧心理。甚至于听说有胆小的孩子,学校即便是保送其读研究生,也不愿意读了。

话说回来,翟天临的博士文凭,拿得似乎相当顺利,不知道是导师对其格外偏爱,还是学校对其另眼相看。真的是人生赢家呀!这也难怪那些苦哈哈熬油费灯、一字一句地写着论文的真博士们,要争相打假了。

可以说,成功演绎了《白鹿原》中的白孝文这个角色,虽然成就了演员翟天临的梦想,让他成为很多人的偶像,为他带来更高的人气,也为他带来了后续有更多的选择,有更多的参演机会,可以接更多的广告,但是,与此同时,也膨胀了他的名利心。

直播节目时漫不经心的随意回应网友问题,已经引起大家对他学霸人设的怀疑,而高调晒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职位通知书”,更是让他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有人开玩笑地说,2018年,是各种人设的崩塌年。许多好好的人设,一经曝光,真的是仅仅一夜之间,就变得不堪入目了,其崩塌的速度之快,简直是令人瞠目结舌。最最典型的当然是波叔:吴秀波了,今天还是感动人心的中年暖男,明天就成了“恋爱吗,坐牢的那种?”等等各种调侃的对象。

那么,我们可以乐观一点,2018年已经过去了,翟天临的学霸人设,也许不会崩塌吧。再说,翟天临毕竟还年轻,今后还是有大把机会的。即便这一次真的涉嫌学术造假,他还是有翻身的可能,他也完全可以选择再去读一个博士。

说到最后,还是那句话,经此一番风雨,期待后续,年轻的翟天临能够少一点炫耀,多一点内涵。脚踏实地,真实做人。


—the end—




往期回顾:

杨八里:“评一分的都是牲口”,导演发飙拯救不了票房

周蓬安:教师不得给家长布置作业,真能落实吗?

杨八里:翟天临,一个演员需要用博士学位来显摆吗?

周蓬安:歪曲、戏说历史的宫斗剧早该禁播了

杨八里:争议《流浪地球》,是不是一种营销?

周蓬安:降价销量猛增,禁售反而成就苹果?

杨八里:失踪9年,社会不该给高考状元太多压力

周蓬安:高校给学生家长寄成绩单,宜强制实施

打赏、转发、点赞,都是支持!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