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杨八里:父亲拒付65万拆迁款,外嫁女儿告上法庭做得对

杨八里 周蓬安谈医改

3月16日,华商报《父亲拒绝付给外嫁女儿65万拆迁款 被女儿诉上法庭》报道称,西安鄠邑区的王峰,在获得房屋补偿款后,拒绝给付外嫁女儿应得款项65万元,结果被女儿起诉。近日,鄠邑区法院审理一起特殊的返还财产纠纷案件,最终父女达成调解。

好在,新闻中的两个人毕竟是父女关系,法院介入后,事情很快就得到了解决。我想,这个父亲除了有重男轻女思想外,他和女儿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矛盾和冲突。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把我们的思维又拉入了曾经的年代,在那个年代,重男轻女的思想占据了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可以说,如果不是实行多年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城市居民中近半数的人家只有一个女娃,重男轻女的思维模式,肯定会比现在严重得多,也必定会长期延续下去。

即便是现在,重男轻女的思想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了,但是因为生理因素的关系,女生更多地担负着生儿育女的重担,一个女孩子的事业发展,也肯定会因此受到方方面面的限制。年轻的女生,单位会想到你要结婚生子,不年轻的女生,体力精力也不如同龄的男生。因而现实情况就是,不管有多少法律法规对女生进行各种保护,在就业的任何时期,女生比男生都肯定会受到更多的歧视。

在社会上是这样,在家庭里,女人的地位也并没有提高多少。就看看各种自媒体上有多少宝妈在抱怨她们遭遇的是丧偶式婚姻,就可以知道,女性的地位到底有多高了。女人们基本上是以一己之力照顾着家里的大人孩子,丈夫们只是摆设,高兴了也许伸把手,不高兴了就自己玩游戏,甚至于干脆下了班在外面到处浪、不回家。

而女性自己的放弃,也更加重了歧视的发生。可以说,虽然为了家庭,很多女性牺牲了事业,但是,她们并没有得到丈夫的理解。丈夫们所想要的是一个全能的妻子,在家既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又要带得娃,在外还要兼顾工作为丈夫们分担经济上的压力。她们在孩子小的时候,也许就会因为需要照顾孩子而影响工作,在孩子上学的时候,也许又要因为接送和陪读而影响工作,这也就怪不得很多工作单位不愿意接受女生了。

在家庭财产的继续方面,女性也常常是那个成全别人、牺牲自己利益的人。笔者的一个邻居,父母有两套住房,家里有四个子女,其中只有一个是男生。三姐妹不约而同地放弃了自己应该继承的份额,把这两套房产全部让给了自己的哥哥。

这家的情况是三姐妹自身的条件都不错,每家都最少有两套住房。父母留下的这两套住房是拆迁房,三姐妹的房子都比这个大,也比这个质量、位置好。而哥哥早年因为工作单位不景气,现在年龄也偏大了,自己没有住房。

当然,他们兄妹四人一直相处得很融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即使不考虑男女的因素,她们也会偏向于把房子让给条件相对较差的那个人。

而就新闻中的这个女儿来说,拆迁时她的户口在娘家,分钱时是按人头来分的,本来就有她的一份。如果她自己愿意把这个钱给父母,那是可以的,因为权利是能够放弃的。而她主张权利,更是应该的。在跟帖中,有不少人觉得已经出嫁的女儿没有权利分娘家的拆迁款,认为即便是按人头来算的,那也是父母的钱,这个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

毕竟法律上的规定是明晰的,既然是女儿的钱,一个父亲不能想拒付65万拆迁款就拒付,这个外嫁女儿把自己的父亲告上法庭,通过法律来解决争端,她做得很对。

如果有更多的女性像这个女儿一样,该是自己的,除非自己放弃,否则就一定要争取过来,那么,重男轻女的事情就会变得少很多。



                                               —the end—




往期回顾:

杨八里:父病重忧人财两空,发帖求“生死牌”真是悲剧

周蓬安:上家长学校学当家长,也是“伪命题”

杨八里:被同一农妇骗走近百万,上海3医生不该存非分之想

周蓬安:代表提出的假期太丰富,都近似不用上班了

周蓬安:住宅改按套内面积算,考虑过社会成本吗?

杨八里:“碰瓷”团伙专讹酒驾司机,“苍蝇不叮无缝蛋”

杨八里:不是你撞的怎么会扶?谁还敢扶起摔倒大妈?

周蓬安:汽车销量、进出口额都降,咋能赖春节?

打赏、转发、点赞,都是支持!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