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捐个骨髓怎成换命?无知的煽情将加重悔捐

杨八里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捐个骨髓怎成换命?无知的煽情将加重悔捐

湖南永州,可馨和妹妹可爱是双胞胎。2016年可馨被查出患白血病,家里四处借钱花费约50万治疗。2019年1月,可馨白血病复发需移植骨髓。妹妹称希望自己的骨髓能和姐姐匹配,就算用自己的生命都要换姐姐的命。(4月13日《梨视频》)


如今的一些媒体真是越来越弱智,越来越喜欢煽情,为了宣传某一个人的某项行为伟大,就可以不讲科学,不顾这个宣传会给今后工作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会给整个社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整个一个“顾头不顾腚”的宣传方式。

就该事件而言,媒体以《双胞胎姐姐患白血病,妹妹欲捐骨髓:愿用自己的命换姐姐的命》为题,对此进行报道,其宣传方式可以说是极为煽情,但却是极为愚蠢和不道德。因为该标题直接给了社会一个严重的误导作用,那就是捐献骨髓很危险,危险到需要“用自己的命换姐姐的命”这么严重的地步。

可实际情况是什么呢?如今捐献骨髓其实与捐献血小板大致相同(本人曾多次捐献血小板),只是多了一个环节,那就是需要打一针动员剂。以前捐献的确实是骨髓,而如今捐献的是仅仅造血干细胞。通俗地说,原来是直接抽取骨髓血,因为骨髓血中富含造血干细胞,所以原来叫捐献骨髓。现在是从外周血中直接采集造血干细胞,过程和普通捐献成分血过程相同,就是和你普通献血差不多。当然开始需要将大量存在于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动员到外周血中,即需要被注射动员剂。

作为双胞胎妹妹,她称“就算用自己的生命都要换姐姐的命”没有问题,但媒体用这样的标语,对社会的误导作用却是不可小觑的。尤其是在骨髓移植不时出现“悔捐”的今天,媒体这么有导向地宣传,误导大家,对社会是极不负责的。如果这类宣传多起来,骨髓“悔捐”也就必然会更加多起来。

笔者此前曾注意过多起“悔捐”案例。比如《白血病女与亲生父母配型成功 临近手术父母失联》一文曾报道,26岁的陈雪雁从小被旌德一对夫妇抱养,家境贫寒,后又患上白血病。幸运的是,她通过社会捐助获得了40多万元手术费,并成功配对脐血,原本打算今年6月份进行骨髓移植,但配型成功的亲生父母却突然失去了联系。

我对此的评论十分直接:她这对亲生父母禽兽不如。 

很显然,不愿意为亲生女儿捐献骨髓,主要因为对骨髓捐献还存在误区,过分看重的骨髓捐献的危害性。当然,这其中也有当前医保体系过于落后,其父母担心捐献影响身体,晚年日子不好过。

去年年底,我在参与“亲妈答应配型临时反悔”话题时曾直言不讳地评论道:

范跑跑曾经有一段引发网络争论的话:“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

对照范跑跑的言论,这位母亲对女儿的爱明显低于范跑跑。好在她是母亲,如果是父亲,别人就得怀疑其是否亲生了。当然,患这个病还远未到生离死别的地步。

我们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宽容。笔者因此也能部分理解这位母亲临时变卦,毕竟她也希望有个好身体伴其后半生。同时,我也希望这位女士能有好运,碰上配型成功的肾源。而在等待期间,请定期去医院透析。

就在上周,媒体报道了江西农村贫困家庭女孩欣欣,因罹患重型地中海贫血,需要进行骨髓移植,才有完全治愈的机会。一年半以前,在中华骨髓库中找到了合适的配型。当一切准备就绪,原本答应捐献的供髓者,却中途“悔捐”。

网上更多是谴责此前承诺的供髓者,笔者也认为他缺乏契约精神,而且这么做无疑会加重对欣欣的心理打击。但也有不少人对此给予理解,因为有人和某个捐献者骨髓配型成功,捐献者就需要自己调整时间,为将要进行的捐献做准备。到时候要自己请假,因为没有相关规定,你的工作单位即便对你的行为是持肯定态度的,也没有办法为你做的这个善事而给你发放误工费用。如果今后若干年,捐献者自己的身体因为捐献骨髓而出现了问题,也要自己去面对。因为受捐者没有回报的义务,而国家法律法规,也没有相应的补偿和激励机制。

笔者作为“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得主,在十几年前即加入了骨髓库,期待有一天能用上。持续无偿献血20多年来,我对中国的无偿献血(含捐献骨髓)工作开展情况可以说是相当不满,比如社会上对“无偿献血,有偿用血”、“献血有碍健康”等误会,卫生部、国家卫计委、国家卫健委,你们都干嘛去了?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当大家都能以科学的眼光看待无偿献血,看待骨髓捐献时,“悔捐”现象就会大大减少。




            —the end—




往期回顾: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杨八里:从“小罐茶”说起:还有多少广告在炒作概念?

周蓬安: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世界第一,没啥好骄傲的

杨八里:“近视茶”不治近视,“童叟无欺”遥遥无期

周蓬安:教育部抽查博士论文,多少“假博士”坐不住?

杨八里:老龄化来临,“同居”养老你认可吗?

周蓬安:苹果因减税而降价,华为小米会否跟进?

杨八里:所有“读经班”,都是骗人的“乌合之众”

打赏、转发、点赞,都是支持!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