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震惊美国政坛!要变天吗?国安顾问博尔顿被川普开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27日 下午 3:2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炸锅!美元债利息悄悄还,国内成立债委会,无进展!

信式人生 上海信托圈 4天前


导读:目前,青海省投对国内金融机构的违约,是标准的“双标”:借钱的时候是“平台”,需要融资以支持青海省的发展;还钱的时候是“市场化运作”,表示只是一家国有企业,否定其作为平台的作用。

(上海信托圈)

知情人士向上海信托网记者透露,早在今年6月底,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青海省投”)召开了第一次债委会会议。据悉,此次债委会将由建设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联合牵头。

但是对于等待了近两个月都没有等到任何反馈和说法的青海省投债权人、投资者,确实要炸锅了

债委会第一次会议后工作无进展,停滞状态!

某债权机构人士对上海信托网记者表示:目前,青海省投对国内金融机构的违约,是标准的“双标”借钱的时候是“平台”需要融资以支持青海省的发展还钱的时候是“市场化运作”表示只是一家国有企业,否定其作为平台的作用

停滞状态!

第一次债委会议后无进展

据购买青海省投信托计划的投资人爆料:这两个月里,境内包括银行、信托、融资租赁等在内的金融机构及踩雷青海省投相关资管产品的投资者翘首以盼,甚至有敏感性债务的投资人代表到西宁与青海省投的领导面谈,期待债委会、青海省投至少有个说法或者如实向上反映情况和诉求,但一直没有得到反馈。

而公开信息显示,青海省投境外 发行的美元债券利息已兑付,据债券市场人士透露“资金估计是来自省政府层面的协调和支持”吧投资者表示对于青海省投拖欠国内老百姓已逾期的借款不还,却优先解决尚未到期的美元债利息的行为完全无法理解和接受,甚至问“美元债利息悄悄还了,国内投资者的血汗钱啥时还呢?”

债委会第一次会议后的第二天,6月29日,继2月底因美元债“技术性”违约,标普将青海省投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CCC+”,并将该公司未偿还优先无抵押债券的长期债项评级从“B+”下调至“CCC+”后,中证鹏元将青海省投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BBB,评级展望维持为负面。

首发,“青海样本”破产案例要出现?

市场纷纷猜测,青海省投是否将成为全国第一家破产的省级融资平台,由此出现一个“青海样本”?已有投资者爆料称,青海省投可能走破产重整的路。

此前,美元债“技术性违约”解决后,标普认为,青海省政府继续为青海省投提供特别支持以应对债务偿付的可能性为高,具体支持方式可能会是通过协调金融机构和其他省属国有企业,要求它们为青海省投提供财务资源或增信支持。

从负债情况来看,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截至2019年年中,青海省投的有息金融债务近500亿元,包括2020年2月到期的3亿元美元债券、2021年到期的5.5亿元美元债、超过10亿元的人民币债券、不到200亿元的银行贷款、80亿元左右的信托贷款、70亿元租赁等,其中已逾期的近100亿元。

其中信托贷款里约一半为集合信托持有人为涉众投资者踩雷的信托公司包括 华融信托中诚信托中航信托万向信托中泰信托中江信托昆仑信托等众多信托公司,涉及几百名自然人投资者。根据工商登记信息,青海省投的实际控制人为青海省国资委。

有投资者称,破产重整的目的可能是甩债务包袱、在政府层面与省内其他平台公司做切割。

此外,记者注意到,5月武汉公信会计师事务所对青海省投的2018年财务报表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青海省投的第二大股东西部矿业(601168.SH)更是将其持有的青海省投所有股权全额计提,意味着他们预估这家公司已经资不抵债,净资产为负。

根据青海省投2018年财报,截至2018年末这家公司年营业收入186.54亿元,净亏损10.05亿元。总资产773.27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为45.92亿元,且有41.27亿元受限;总负债为639.26亿元,资产负债率82.67%,其中有息债务金额占总负债金额的60%以上。

某青海省投债券承销商表示,“只看青海省投的财报肯定心塞,看待这个主体得有点信仰。”青海省投一直以来是市场上“城投信仰”的典型。市场普遍认为,青海省投的债务问题如何解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政府“救不救”。

目前情况,若青海省投的债务危机持续蔓延,必然会影响青海的信用环境,进一步恶化当地融资环境,可能形成区域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若当地政府和青海省投选择破产重整这条路,迟迟不反馈或不有效化解眼前的风险、不积极自救,那么青海的营商环境、政府及其他企业在市场上的信用、青海省的金融环境和法治环境,必然会被影响被破坏。

此前媒体报道里就提到“从4月初开始,债权机构一直没有顺畅的渠道获取青海省政府方面的债务处理进展情况。”也有债权机构提到已主动提出了化解方案,但一直没有得到反馈,且都无法判断方案是否被提交了。

据债委会成员中泰信托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他们近期在与青海省投的领导当面沟通时,提出了多个方案以调动双方的资源、尽快完成投资者层面的兑付,但青海省投的领导都没有接受,希望青海省委、省政府能与多家信托公司的涉众债权人对话,共同调动资源、化解危机。

双标?呼唤担当和作为

媒体报道中曾提到,青海省投一直以来是市场上“城投信仰”的典型。市场普遍认为,青海省投的债务问题如何解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Z F“救不救”

省Z F官网显示,青海省投董事长、总经理皆有青海省Z F直接任免的

目前,青海省投对国内金融机构的违约,是标准的“双标”

借钱的时候是“平台”,需要融资以支持青海省的发展;

还钱的时候是“市场化运作”,表示只是一家国有企业,否定其作为平台的作用。

实际上,如果只是位于青海的一家市场化运作的国有企业,有机会发美元债吗?青海省投什么时候真正的市场化运作了?

标普评级里曾经判断:青海省投“与青海省政府非常紧密的关联。青海省政府直接或间接控制青海省投约86%的股份,该公司其余股份由青海省政府下辖的西宁市政府控制。该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由省政府任命,董事会成员由青海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指派。青海省政府没有为青海省投提供担保,但在必要情况下会对其经营活动和再融资活动发挥强大影响力。”,而青海省投“对青海省政府的重要作用。青海省投是省内最大的电解铝生产商,其信用地位对省政府具有重要意义,因为一旦该公司违约有可能会对包括电力、煤炭在内的整个产业链产生负面影响。”

相比渤海钢铁超过2000亿元的总负债、跨越天津河北两地的几十家旗下企业和企业员工、牵扯进100多家金融机构的复杂局面,青海省投的情况显然要好很多。当时渤海钢铁的债委会在两个半月的时间里协商并敲定方案、完成战略投资者的引入,离不开当时的银监会、天津市政府、金融机构等各自发挥自身能力、盘活各种资源,积极沟通、积极探索。

针对青海省投违约的后续进展,市场上有多种说法,比如也在引入战投,但进展不如预期的时间表目前存在不确定性;各方尤其是政府层面在考虑破产重整的可能性;有不少金融机构提出要求青海省投、青海省政府增加抵押资产以保障债权;投资者还在四处质疑政府力保美元债为何要牺牲国内投资者的利益,没有一点救助措施,国内投资者的钱更是养老的钱、是自己和家庭保命的钱、是一点点攒出来的钱。

而债权人、投资者关心的债委会第二次会议何时开或者何时有可讨论的解决方案,目前看来,仍无时间表·······!

(上海信托圈留言功能已开通,欢迎评论!)


上海信托网:http://www.shxtw.net

『免责声明』上海信托圈-致力于尊重版权,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由于一些原因未能找到原作者,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涉及版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