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钱钢德国笔记丨我的134块“绊脚石”

复旦海归博士刺杀书记,罕见舆情一边倒的血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Trump当选就惊呼自由主义终结,很幼稚!

2016-11-14 法律公开课 法律公开课



来源:金羊毛工作坊

有人说美国和细分社会在拒绝进步主义;还有《人类简史》的作者Harari出来惊呼自由主义是否“终结”。幼稚。对一个事件做一个论断,说这种话,就不是大历史学家。那些在911后惊呼亨廷顿胜利、福山“历史终结论”失败的观察者一样。


文章:Trump当选是否代表美国走向民粹...

来源:新浪微博@兔主席


Trump当选是否代表美国走向民粹、拒绝进步主义,以及自由主义的终结?


一个政治家之所以赢得选举,乃在于他的立场和主场更加符合大多数选民的意愿,换个表述方法,他更接近美国选民的中值或中枢。


中枢不是完全静态的,而是缓慢变化的。美国和西欧一样,这些年在逐步的朝“右”靠。这是对当代政治自由主义的一个抵制。


退欧、西欧“极右”政党的崛起、Trump,都是这个趋势的代表。


排除其他次要因素(例如邮件门、性别),大方向是,Trump把握了这个趋势,听到了民众的声音,所以获胜;希拉里脱离了地气,所以失败。


有人说美国和细分社会在拒绝进步主义;还有《人类简史》的作者Harari出来惊呼自由主义是否“终结”。幼稚。对一个事件做一个论断,说这种话,就不是大历史学家。那些在911后惊呼亨廷顿胜利、福山“历史终结论”失败的观察者一样。


当前国际世界,全球化是在后退的(贸易缩减、政治共合体出现崩塌,西方主导共同价值的吸引力似乎在减弱)。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但如果我们把时间尺度拉长,放到100年,会发现这只是人类社会全球化、价值趋同的大历史上的一个小小的后退。


当代政治自由主义,当它脱离了更多人的意志,违反了本性的一些东西,是会受到挫折,这很正常。这个过程,是政治进步的一个标准化、普通化的过程(normalisation).


中国的GDP过去三十年快速增长,年均增长百分点是双位数。现在下降了,后面还会下降。这说明什么?这不说明什么。只说明中国的增长率和全球其他国家在长期来看是一样的。前面快后面就满。前面的快速增长不是常态的。


对全球化也一样。


大历史的观察者应该看全球大势,历史的潮流,时间尺度放在十年。不用去纠结某个具体政客的性格或文化或政治八卦,而看背后的有大历史图景的深刻因素。


文章:如何看待Trump赢得美国大选——大历史中的一个小插曲

来源:新浪微博@兔主席


有观点说,Trump歧视墨西哥人,还有KKK/光头党支持Trump。同时,支持Trump的大部分是白人蓝领。那么是不是这些人骨子里都是种族主义。Trump的支持者是不是都是种族主义。


这个分析不成立。回答几个问题:


第一、什么是种族主义。


种族主义现在是一个政治标签,早就不是一个科学的、具备分析能力的词汇。


从纳粹的基于生理的种族主义(不科学的将人划定为种族,然后判定种族之间存在生理优劣),


到文化上的亲和或排斥——例如在西方主流话语里面,反穆斯林 是不是 种族主义,这个从来没有搞清楚过,完全一团烂账。实际情况上。你只要反对穆斯林移民,就会被左派标签为种族主义。(或者,fucking nazis)


到精致的文化精英们的神经质一般的敏感:人们些微的对本群体、本族群的认可,对血缘的blood认可(Paul Kurgman说,他们只认可blood and soil,讽刺这是多么愚昧和落后的),甚至无意识的亲和和熟悉(例如当你识别黑人脸谱不如识别白人,或者走位黄种人你更喜欢白人脸谱而非黑人脸谱,到你会优先选择一个从小看到大跟你父母、所有家人和你自己长得更加相近的种族进行同种族“通婚”,都可以被看做时候种族主义。


这个标签没有任何分析价值。是左派demagogue使用的上纲上线。这种贴标签就是政治暴力,和文化大革命红卫兵干的事没有本质区别。


结论是,所谓的种族主义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含糊的、泛泛的标签。它现在甚至只有政治性,而没有多少科学性和社会学性。


这个泛泛的标签指代的是一整个光谱的人的行为——对本群体的认可,对“他者”的不认可。其和血缘可能有关系。但也不一定有关系,但是说不清楚变成一团烂账——例如反对穆斯林,在西方的语境里就和穆斯林所属的有色人种/非高加索人种有了扯不清的关系。在东亚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Trump是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我认为Trump代表的是西方世界白人主流的想法。而且这种想法被很多少数族群所分享。例如,华人移民也可能认为西班牙裔人好吃懒做、缺乏纪律。


在西方主流的自由派、政治正确的话语体系下,他毫无疑问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至于他在“种族主义”的光谱上到底居于什么位置,就不得而知了。从他的言行中还不足以得到推断。这是不可言说的。


读这篇微博的人,有多少人会说自己没有种族主义?你达到了极度挑剔的、极度精致的、极度自省和自我批判的西方主流自由主义学院派的标准了么?


我以为,根据他们的标准,99.99999%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


因为他们的种族主义的标签已经是反人性的、反自然的。换个政治立场角度来说,是反动的。


第三个问题,光头党、KKK支持Trump,又说明什么?


这个问题很简单,他们不支持Trump,支持谁?如果美国是比例议会制,就会出现极右翼党。他们的政治声音就可以直接得到表达(比如法国的National Front)。美国是两党制,不可能。所以只能在主流党里找边缘的。


他们不支持一个跟自己观点更接近的人(Trump),支持谁?


我会估计,这些人在种族主义的光谱上,应该比Trump“更加”种族主义。但他们选择Trump,和美国其他白人蓝领群体做出的支持Trump的行为没有必然联系。


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因为他们的文化背景原因,处在不同的种族主义的光谱上。


这些观念对个人来说是比较静态的,不会在几年内,在某次选举中就表现。


同时,要指出的是,有大量观察者指出,这次的主体还是回到1992年克林顿选举的主体:it's the economy, stupid。反移民 不 是 这次选举的唯一主题。对精英政治的总总不满——其中既包括他们的政治正确,也包括他们的经济及社会政策——是“标准白人低层中产美国人”支持Trump的原因。


可回头参考Macomb County, MI 的案例 http://t.cn/RfbxlMW


一个政治家之所以赢得选举,乃在于他的立场和主场更加符合大多数选民的意愿,换个表述方法,他更接近美国选民的中值或中枢。


中枢不是完全静态的,而是缓慢变化的。美国和西欧一样,这些年在逐步的朝“右”靠。这是对当代政治自由主义的一个抵制。


退欧、西欧“极右”政党的崛起、Trump,都是这个趋势的代表。


排除其他次要因素(例如邮件门、性别),大方向是,Trump把握了这个趋势,听到了民众的声音,所以获胜;希拉里脱离了地气,所以失败。


有人说美国和细分社会在拒绝进步主义;还有《人类简史》的作者Harari出来惊呼自由主义是否“终结”。幼稚。对一个事件做一个论断,说这种话,就不是大历史学家。那些在911后惊呼亨廷顿胜利、福山“历史终结论”失败的观察者一样。


当前国际世界,全球化是在后退的(贸易缩减、政治共合体出现崩塌,西方主导共同价值的吸引力似乎在减弱)。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但如果我们把时间尺度拉长,放到100年,会发现这只是人类社会全球化、价值趋同的大历史上的一个小小的后退。


当代政治自由主义,当它脱离了更多人的意志,违反了本性的一些东西,是会受到挫折,这很正常。这个过程,是政治进步的一个标准化、普通化的过程(normalisation).


中国的GDP过去三十年快速增长,年均增长百分点是双位数。现在下降了,后面还会下降。这说明什么?这不说明什么。只说明中国的增长率和全球其他国家在长期来看是一样的。前面快后面就满。前面的快速增长不是常态的。


对全球化也一样。


大历史的观察者应该看全球大势,历史的潮流,时间尺度放在十年。不用去纠结某个具体政客的性格或文化或政治八卦,而看背后的有大历史图景的深刻因素。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