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张文宏:全球疫情结束之日,便是危险降临我国之时

又有金融圈狗血八卦!工行女员工劈腿被老公当场抓包…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扩散 | "虫草"不等于冬虫夏草 小心进补变"服毒"

2017-01-20 诺木洪枸杞基地 三江源玉树冬虫夏草 三江源玉树冬虫夏草

  “冬天是虫,夏天是草,冬虫夏草是个宝”。冬虫夏草据说有很多功效,再加上长得奇特,产量又少,受到市场追捧,动辄十几万一斤,甚至被叫做“软黄金”。可这价格一高,往往就有人来混水摸鱼、从中牟利。


△《焦点访谈》冬虫夏草 乱象丛生

人工栽培冬虫夏草尚未实现产业化

  冬虫夏草是麦角菌科真菌冬虫夏草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及幼虫尸体的复合体,主要生长在海拔3000米至5000米的雪线附近,每年4月至6月根据海拔高度不同依次成熟。

  基于冬虫夏草对生存环境的特殊要求,目前仅分布在我国青藏高原地区的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五省区,以及不丹、印度、尼泊尔的喜马拉雅山南麓的部分地区。

  中科院微生物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魏江春院士介绍:“冬虫夏草菌在自然界只能在寒带高山,别的地方不能长,冬虫夏草可以人工繁殖人工培育,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有实验室的实验阶段。”也就是说,冬虫夏草目前只有天然野生的,只能在特殊区域特殊环境下才能生长。由于受到分布地域局限以及长期过度采挖的影响,其天然产量十分有限,且呈逐年下降的趋势。

“虫草”并非冬虫夏草 部分有毒

  记者调查发现,就在天然冬虫夏草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市场上却出现了很多叫做“虫草”的衍生产品,像“虫草王”、“虫草菌丝体胶囊”、“复方虫草口服液”、“复方虫草补肾口服液”、“虫草菌丝体口服液”等等,它们都以不同的方式与“冬虫夏草”制品相混淆。就拿康富来的“虫草王”来讲,它在虫草鸡精里介绍“保留了冬虫夏草”的有效成分。那么,虫草和冬虫夏草是什么关系?魏江春表示,冬虫夏草不能简称虫草,现在的概念比较混乱。因为虫草有400多个品种,概念太广了。

  专家指出,这400多种虫草里面,除了冬虫夏草以外,有的具有一定的药物保健作用,而有的则含有毒成分,对人体有害。因此,国家对《可用于保健食品的真菌菌种》也有严格规定。

  记者在超市看到的一款金日牌“虫草菌丝体口服液”,产品外包装上就注明是以“虫草头孢菌粉”为原料。据专家介绍,虫草头孢菌粉根本不在国家制定的保健食品真菌名单中,然而却被一些商家开发成很多不同的产品,进行销售。

  天狮牌“虫草菌丝体胶囊”,商家宣称此品曾连续几年荣获“中国保健品公信力产品”,并且承诺,保证正品,甚至说“假一赔命”。那么,这样的产品跟冬虫夏草到底有没有关系?姚一建告诉记者,根据实验室检验的结果,它叫做弯颈霉,与冬虫夏草是不同的物种。

偷梁换柱 所谓冬虫夏草制品可能含毒

  如果说拿其它虫草来代替冬虫夏草是偷梁换柱,那么带有“冬虫夏草”字样的产品就货真价实了吗?

  记者发现,近年来,市场上很多“冬虫夏草”类的衍生产品,用的最多的就是“冬虫夏草菌丝体”这一概念。“冬虫夏草菌丝体”是指从天然的冬虫夏草分离出来的菌种,经过人工方式、工厂化生产的方法培养出来的菌丝体。

  记者在某购物网上搜索发现,称作“冬虫夏草菌丝体”的产品有600多件商品,其中最便宜的5.9元,最贵的则卖19800元,它们都自称是以“冬虫夏草菌丝体”为原料。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告诉记者:“冬虫夏草菌丝体目前不能够去直接提取,是人工培养的,而他在宣传当中,并没有告诉消费者是人工培养的,让很多的消费者误认为是自然的,是真正的冬虫夏草的菌丝体。”

  记者在网上购买了一款纯冬虫夏草菌丝体胶囊,该产品宣称其各项成份的临床效果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天然虫草还明显。而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检测发现,这个菌里面的成分不是冬虫夏草菌,是一种叫做蝙蝠蛾拟青霉。用专家的话说,它们相当于牛和马待在一起,是两个不同的种类,蝙蝠蛾拟青霉所代表的是一个全世界都存在的真菌物种虫草棒束孢,是一种昆虫的病原菌,在土壤中也存在。像一款博翰堂的虫草,直接就把“冬虫夏草菌”视为“蝙蝠蛾拟青霉”,

  记者在超市买的“藏雪玛”牌冬虫夏草蝙蝠蛾拟青霉菌丝体胶囊,该商品在主要原料一栏既写着:蝙蝠蛾拟青霉菌丝体粉(学名),又备注其俗名为“冬虫夏草菌丝体”,而经过化验,结果让专家大吃一惊。姚一建介绍:“它打的招牌的冬虫夏草,标明的蝙蝠蛾拟青霉,但实际上经过检验发现它是镰刀霉。镰刀菌很复杂,有的镰刀菌可以吃的,但是有的镰刀菌可能对人体会产生毒素,有害的作用。”

鱼目混杂 监管部门“不给力”

  那么,这些在市场上堂而皇之地混淆成份、张冠李戴的产品,有没有经过相关管理部门的审批备案?

  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查询发现,以上几种打着冬虫夏草的旗号产品根本不含任何冬虫夏草成分,却在药监局的审批备案名单里,属于获准产品,拥有保健品准字号,俗称“蓝帽”。

  姚一建表示:“2005年我们做实验,蝙蝠蛾拟青霉不是冬虫夏草的菌丝体,而且写了一个建议书给食品药品管理局,建议他们改正一下,可到现在也还没有(改)。”

  此外,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批的名录中查询发现,一些获准产品的“主要原料”、“功效成分”等核心信息栏却是空白,底部又标注着“2011年2月1日前受理的产品暂无技术要求。”魏江春介绍,这种现象几十年来都很乱,过去在科学还没搞清楚之前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搞清楚了,市场还在自由地做,这就是管理部门的问题了。

  实际上,近年来,除了“冬虫夏草”外,还有很多保健品市场也非常混乱,有的打着“西洋参”的旗号,实际则为“生晒园参”;有的声称是“鹿茸片”,实则是用“鹿角片染色而成”;有的宣称是“玛咖”,实际是“芜菁”;还有用“石莼”替代“螺旋藻”,甚至有用“鱼肝油”冒充“鱼油”生产成婴幼儿食品的。

  邱宝昌强调:“相关市场的乱象产生的原因主要是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标准,完善了法律法规和标准,相关监管部门加大执法、加大监管,我们的食品市场才能得以规范,消费者权益才能得到保障。”

点评: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最好的保健品

  不管是什么菌什么霉,不管能不能和冬虫夏草扯上关系,只要傍上“虫草”这两个字,马上就身价倍增。而在保健品市场上,类似现象并不只限于冬虫夏草这一种产品。一些商家混淆概念、虚假宣传,玩文字游戏,打擦边球,肯定不少赚,但坑的却是消费者,以及行业的健康发展。但这么多种形形色色的产品,要让消费者去分辨,那也不现实。消除保健品市场乱象,要从根儿上抓起,完善标准、严格管理。而这,需要监管部门负起责任、拿出办法。其实,咱们公众对保健品的功效也不用过于推崇。健康的饮食习惯、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最好的保健品。


来源/央视新闻

(关注ID:nuomhgq)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正在浏览此文章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诺木洪野生黑枸杞
诺木洪野生黑枸杞
Learn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