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哭泣的骆驼(四)

2017-11-23 每日美文Share 每日美文Share

 

图片来源于网络  

  联合国观察团飞来撒哈拉的那日,西班牙总督一再的保证沙哈拉威人,他们可以自由表达他们的立场,只要守秩序,西班牙决不为难他们,又一再的重申已经讲了两年多的撒哈拉民族自决。

        “不要是骗人的,我如果是政府,不会那么慷慨。”我又忧心起来。

        “殖民主义是没落了,不是西班牙慷慨,西班牙,也没落了。”荷西这一阵总是伤感着。

  联合国调停西属撒哈拉的三人小组是这三个国家的代表组成的——伊朗,非洲象牙海岸,古巴。

  机场到镇上的公路,在清晨就站满了密密麻麻的沙哈拉威人,他们跟西班牙站岗的警察对峙着,不吵不闹,静静的等候着车队。

  等到总督陪着代表团坐著敞篷轿车开始入镇时,这边沙哈拉威人一声令下,全部如雷鸣似的狂喊起来:“民族自决,民族自决,请,请,民族自决,民族自决——”

  成千上万的碎布缝拼出来大大小小的游击队旗像一阵狂风似的飞扬起来,男女老幼狂舞着他们的希望。嘶叫着,哭喊着,像天崩像地裂,随着缓慢开过的车辆,撒哈拉在怒吼,在做最后的挣扎——

“痴人说梦!”我站在镇上朋友的天台上感叹得疼痛起来,没有希望的事情,竟像飞蛾扑火似的拿命去拚,竟没有看明白想明白的一天吗?

  西班牙政府竟比沙哈拉威人自己清楚万分,任着他们尽情的抓住联合国,亦不阻挡也不反对,西班牙毕竟是要退出了,再来的是谁?不会是巴西里,永远不会是这个只有七万弱小民族的领袖。

  联合国观察小组很快的离开了西属撒哈拉,转赴摩洛哥。镇上的沙哈拉威人和西班牙人竟又一度奇怪的亲密的相处在一起,甚而比上一阵更和气,西班牙在摩洛哥的叫嚣之下,坚持不变它对撒哈拉的承诺,民族自决眼看要实现了,两方宾主,在摩洛哥密集战鼓的威胁下,又似兄弟似的合作无间起来。

        “关键在摩洛哥,不在西班牙。”沙伊达相反的一日阴沉一日,她不是个天真的人,比谁都看得清楚。

        “摩洛哥,如果联合国说西属撒哈拉应该给我们民族自决,摩洛哥就不用怕它了,它算老几,再不然,西班牙还在海牙法庭跟它打官司哪!”一般的沙哈拉威是盲目的乐观者。

  十月十七日,海牙国际法庭缠讼了不知多久的西属撒哈拉问题,在千呼万喊的等待里终于有了了解。

        “啊!我们胜啦!我们胜啦!太平啦!有希望啦!”镇上的沙哈拉威听了广播,拿出所有可以敲打的东西,像疯了似的狂跳狂叫,彼此见了面不管认不认认,西班牙人、沙哈拉威人都抱在一起大笑大跳,如同满街的疯子一般庆祝着。“听见了吗?如果将来西班牙和平的跟他们解决,我们还是留下去。”荷西满面笑容的拥抱着我,我却一样忧心忡忡,不知为何觉得大祸马上就要临头了。

        “不会那么简单,又不是小孩子扮家家酒。”我仍是不相信。

  当天晚上撒哈拉电台的播音员突然沉痛的报告着:“摩洛哥国王哈珊,召募志愿军,明日开始,向西属撒哈拉和平进军。”

  荷西一拍桌子,跳了起来。

        “打!”他大喊了一声,我将脸埋在膝盖上。

  可怖的是,哈珊那个魔王只召募三十万人,第二天,已经有两百万人签了名。

  西班牙的晚间电视新闻,竟开始转播摩洛哥那边和平 41 37022 41 15232 0 0 1187 0 0:00:31 0:00:12 0:00:19 3630¿›å†›çš„纪录片,“十月二十三日,拿下阿雍!”他们如黄蜂似的倾巢而出,男女老幼跟着哈珊迈开第一步,载歌载舞,恐怖万分的向边界慢慢的逼来,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在我们这边看着电视的人群的心上。

        â€œè·³ï¼Œè·³ï¼Œè·³æ­»ä½ ä»¬è¿™äº›çŽ‹å…«è›‹ï¼â€æˆ‘对着电视那边跳着舞拍着掌的男女,恨得叫骂起来。

        â€œæ‰“!”沙漠军团的每一个好汉都疯了似的往边界开去,边界与阿雍镇,只有四十公里的距离。

  十月十九日,摩洛哥人有增无减。

  十月二十日,报上的箭头又指进了地图一步。

  十月二十一日,西班牙政府突然用扩音器在街头巷尾,呼叫着西班牙妇女儿童紧急疏散,民心,突然如决堤的河水般崩溃了。

        â€œå¿«èµ°ï¼ä¸‰æ¯›ï¼Œå¿«ï¼Œè¦æ¥ä¸åŠäº†ã€‚”镇上的朋友,丢了家具,匆匆忙忙的来跟我道别,往机场奔去。

        â€œä¸‰æ¯›ï¼Œå¿«èµ°ï¼Œå¿«èµ°ï¼Œâ€æ¯ä¸€ä¸ªäººè§äº†æˆ‘,都这样的催着,敲打着我的门,跳上车走了。

  街上的西班牙警察突然不见了,这个城,除了航空公司门外挤成一团之外,竟成了空的。

  荷西在这个紧要关头,却日日夜夜的在磷矿公司的浮堤上帮忙着撤退军火、军团,不能回家顾我。

  十二月二十二日,罕地的屋顶平台上,突然升起一面摩洛哥国旗,接着镇上的摩洛哥旗三三两两的飘了出来。“罕地,你也未免太快了。”我见了他,灰心得几乎流下泪来。

        â€œæˆ‘有妻,有儿女,你要我怎么样?你要我死?”罕地跺着脚低头匆匆而去。

  姑卡哭得肿如核桃似的眼睛把我倒吓了一跳:“姑卡,你——”

        â€œæˆ‘先生阿布弟走了,他去投游击队。”

        â€œæœ‰ç§ï¼ŒçœŸæ­£éš¾å¾—,”不偷生苟活,就去流亡吧!“门关好,问清楚了才开。摩洛哥人明天不会来,还差得远呢!你的机票,我重托了夏依米,他不会漏了你的,我一有时间就回来,情况万一不好,你提了小箱子往机场跑,我再想办法会你,要勇敢。”我点点头,荷西张着满布红丝的眼睛,又回一百多里外去撤军团,全磷矿公司总动员,配合着军队,把最贵重的东西尽快的装船,没有一个员工离职抱怨,所有在加纳利群岛的西班牙民船都开了来等在浮台外待命。

  就在那个晚上,我一个人在家,门上被人轻轻的敲了一下。

        â€œè°ï¼Ÿâ€æˆ‘高声问着,马上熄了灯火。

        â€œæ²™ä¼Šè¾¾ï¼Œå¿«å¼€é—¨ï¼â€

  我赶快过去开了门,沙伊达一闪进了来,身后又一闪跟进来一个蒙面的男人,我马上把门关上锁好。

  进了屋,沙伊达无限惊恐的发着抖,环抱着自己的手臂,我瞪着喘了一口大气,跌坐在席子上的陌生人,他慢慢的解开了头巾,对我点头一笑——巴西里!

        â€œä½ ä»¬æ¥æ‰¾æ­»ï¼Œç½•åœ°æ˜¯æ‘©æ´›å“¥çš„人了。”我跳起来熄了灯,将他们往没有窗的卧室推。

        â€œå¹³å°æ˜¯å…¬ç”¨çš„,屋顶有洞口,看得见。”我将卧室的门牢牢的关上,这才开了床头的小灯。

        â€œå¿«ç»™æˆ‘东西吃!”巴西里长叹了一声,沙伊达马上要去厨房。

        â€œæˆ‘去,你留在这里。”我悄声将她按住。

  巴西里饿狠了,却只吃了几口,又吃不下去,长叹了一声,憔悴的脸累得不成人形。

        â€œå›žæ¥åšä»€ä¹ˆï¼Ÿè¿™æ—¶å€™ï¼Ÿâ€

        â€œçœ‹å¥¹ï¼â€å·´è¥¿é‡Œæœ›ç€æ²™ä¼Šè¾¾åˆé•¿å¹äº†ä¸€å£°ã€‚

        â€œçŸ¥é“和平进军的那一天开始,就从阿尔及利亚日日夜夜的赶回来,走了那么多天……”

        â€œä¸€ä¸ªäººï¼Ÿâ€

  他点点头。

        â€œå…¶ä»–的游击队呢?”

        â€œèµ¶åŽ»è¾¹ç•Œå µæ‘©æ´›å“¥äººäº†ã€‚”

        â€œä¸€å…±æœ‰å¤šå°‘?”

        â€œæ‰ä¸¤åƒå¤šäººã€‚”

        â€œé•‡ä¸Šæœ‰å¤šå°‘是你们的人?”

        â€œçŽ°åœ¨ææ€•å“得一个也没有了,唉,人心啊!”“戒严之前我得走。”巴西里坐了起来。

        â€œé²é˜¿å‘¢ï¼Ÿâ€

        â€œè¿™å°±åŽ»ä¼šä»–。”

        â€œåœ¨å“ªé‡Œï¼Ÿâ€

        â€œæœ‹å‹å®¶ã€‚”

        â€œé å¾—住吗?朋友信得过吗?”

  巴西里点点头。

  我沉吟了一下,伸手开了抽屉,拿出一把钥匙来:“巴西里,这是幢朋友交给我的空房子,在酒店旁边,屋顶是半圆形的,漆鲜黄色,错不了,要是没有地方收容你,你去那里躲,西班牙人的房子,不会有人怀疑。”

        â€œä¸èƒ½ç´¯ä½ ï¼Œä¸èƒ½åŽ»ã€‚”

  他不肯拿钥匙,沙伊达苦苦的求他:“你拿了钥匙,好歹多一个去处,这一会镇上都是摩洛哥间谍,你听三毛说的不会错。”

        â€œæˆ‘有去处。”

        â€œä¸‰æ¯›ï¼Œæ²™ä¼Šè¾¾è¿˜æœ‰ç‚¹é’±ï¼Œå¥¹ä¹Ÿä¼šæŠ¤ç†ï¼Œä½ å¸¦å¥¹èµ°ï¼Œå­©å­è·Ÿå¬·å¬·èµ°ï¼Œåˆ†å¼€ä¸¤è¾¹ï¼Œä¸ä¼šå¼•äººæ³¨è§†ï¼Œæ‘©æ´›å“¥äººçŸ¥é“我有妻子在镇上。”

        â€œå­©å­ï¼Ÿâ€æˆ‘望着沙伊达,呆住了。

        â€œå†è·Ÿä½ è§£é‡Šã€‚”沙伊达拉着要走的巴西里,抖得说不出话来。

  巴西里捧住沙伊达的脸,静静的注视了几秒钟,长叹了一声,温柔的将她的头发拢一拢,突然一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沙伊达与我静静的躺着,过了一个无眠的夜晚,天亮了,她坚持去上班。

        â€œå­©å­ä»Šå¤©è·Ÿå¬·å¬·åŽ»è¥¿ç­ç‰™ï¼Œæˆ‘要去见见他。”

        â€œä¸‹åˆæˆ‘去找你,一有机票消息,我们就走。”她失神的点点头,慢慢的走出去。

        â€œç­‰ä¸€ä¸‹ï¼Œæˆ‘开车送你。”竟然忘了自己还有车。昏昏沉沉的过了一天,下午五点多钟,我开车去医院,上了车,发觉汽油已快用光了,只得先去加油站,一个夜晚没睡,我只觉头晕耳鸣,一直流着虚汗,竟似要病倒了下来似的虚弱,车子开得迷迷糊糊,突然快撞到了镇外的拒马,才吓出一身冷汗来,紧急煞了车。

        â€œæ€Žä¹ˆï¼Œè¿™è¾¹åˆæŒ¡äº†ï¼Ÿâ€æˆ‘向一个放哨的西班牙兵问着。“出了事,在埋人。”

        â€œåŸ‹äººä½•å¿…管制交通呢!”我疲倦欲死的问着。“死的是巴西里,那个游击队领袖!”

        â€œä½ â€”—你说谎!”我叫了出来。

        â€œçœŸçš„,我骗你做什么来?”

        â€œå¼„错了,一定弄错了。”我又叫了起来。

        â€œæ€Žä¹ˆå¼„得错,团部验的尸,他弟弟认的,认完也扣起来了,不知放不放呢!”

        â€œæ€Žä¹ˆå¯èƒ½ï¼Ÿæ€Žä¹ˆä¼šï¼Ÿâ€æˆ‘近乎哀求着这个年轻的小兵,要他否认刚刚说的事实。

        â€œä»–们自己人打了起来,杀掉了,唉,血肉模糊哦,脸都不像了。”

  我发着抖,要倒车,排档卡不进去,人不停的抖着。“我不舒服,你来替我倒倒车。”我软软的下了车,叫那个小兵替我弄,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顺从的把车弄好。“当心开!快回去吧!”

  我仍在抖着,一直抖到医院,拖着步子下了车,见到老门房,语不成声。

        â€œæ²™ä¼Šè¾¾å‘¢ï¼Ÿâ€

        â€œèµ°äº†ï¼â€ä»–静静的看着我。

        â€œåŽ»äº†å“ªé‡Œï¼Œæ˜¯ä¸æ˜¯åŽ»æ‰¾æˆ‘了?”我结结巴巴的问他。“不知道。”

        â€œå¬·å¬·å‘¢ï¼Ÿâ€

        â€œå¸¦äº†å‡ ä¸ªå°å­©ï¼Œä¸€æ—©ä¹Ÿèµ°äº†ã€‚”

        â€œæ²™ä¼Šè¾¾æ˜¯ä¸æ˜¯åœ¨å®¿èˆï¼Ÿâ€

        â€œä¸åœ¨ï¼Œè·Ÿä½ è¯´ä¸åœ¨ï¼Œä¸‹åˆä¸‰ç‚¹å¤šï¼Œå¥¹ç™½ç€è„¸èµ°äº†ï¼Œè·Ÿè°éƒ½ä¸è¯´è¯ã€‚”

        â€œå¥¥è²é²é˜¿å‘¢ï¼Ÿâ€

        â€œæˆ‘怎么知道。”门房不耐烦的回答着,我只好走了,开了车子在镇上乱转,经过另外加油站,又梦游似的去加了油。“太太,快走吧!摩洛哥人不出这几天了。”

  我不理加油站的人,又开了车不停的在警察部队附近问人。

        â€œçœ‹è§å¥¥è²é²é˜¿æ²¡æœ‰ï¼Ÿè¯·é—®çœ‹è§é²é˜¿æ²¡æœ‰ï¼Ÿâ€

  每一个人都阴沉的摇摇头。

        â€œæ²™å“ˆæ‹‰å¨è­¦å¯Ÿå·²ç»æ•£äº†å¥½å‡ å¤©äº†ã€‚”

  我又开到沙哈拉威人聚集的广场去,一家半开的商店内坐着个老头,我以前常向他买土产的。

        â€œè¯·é—®ï¼Œçœ‹è§æ²™ä¼Šè¾¾æ²¡æœ‰ï¼Ÿçœ‹è§å¥¥è²é²é˜¿æ²¡æœ‰ï¼Ÿâ€

  老人怕事的将我轻轻推出去,欲说还休的叹了口气。“请告诉我——”

        â€œå¿«ç¦»å¼€å§ï¼ä¸æ˜¯ä½ çš„事。”

        â€œä½ è¯´äº†æˆ‘马上走,我答应你。”我哀求着他。“今天晚上,大家会审沙伊达。”他四周张望了一下说。

        â€œä¸ºä»€ä¹ˆï¼Ÿä¸ºä»€ä¹ˆï¼Ÿâ€æˆ‘再度惊吓得不知所措。“她出卖了巴西里,她告诉了摩洛哥人,巴西里回来了,他们在巷子里,把巴西里干了。”

        â€œä¸å¯èƒ½çš„,是谁关了她,我去说,沙伊达昨天住在我家里,她不可能的,而且,而且,她是巴西里的太太——”

  老人又轻轻的推我出店,我回了车,将自己趴在驾驶盘上再也累不动了。

  回到家门口,姑卡马上从一群谈论的人里面向我跑来。“进去说。”她推着我。

        â€œå·´è¥¿é‡Œæ­»äº†ï¼Œä½ è¦è¯´è¿™ä¸ªã€‚”我倒在地上问她。“不止这个,他们晚上要杀沙伊达。”

        â€œæˆ‘知道了,在哪里?”

        â€œåœ¨æ€éª†é©¼çš„地方。”姑卡惊慌的说。

        â€œæ˜¯äº›è°ï¼Ÿâ€

        â€œé˜¿å‰æ¯”他们那群人。”

        â€œä»–们故意的,冤枉她,沙伊达昨天晚上在我家里。”我又叫了起来。

        å§‘卡静坐着,惊慌的脸竟似白痴一般。

        â€œå§‘卡,替我按摩一下吧!我全身酸痛。”

        â€œå¤©å•Šï¼å¤©å•Šï¼â€æˆ‘趴在地上长长的叹息着。

         å§‘卡伏在我身边替我按摩起来。

        â€œä»–们叫大家都去看。”始卡说。

        â€œæ™šä¸Šå‡ ç‚¹é’Ÿï¼Ÿâ€

        â€œå…«ç‚¹åŠï¼Œå«å¤§å®¶éƒ½åŽ»ï¼Œè¯´ä¸åŽ»å«äººå¥½çœ‹ï¼â€

        â€œé˜¿å‰æ¯”才是摩洛哥的人啊!你弄不清楚吗?”“他什么都不是,他是流氓!”姑卡说。

        æˆ‘闭上眼睛,脑子里走马灯似的在转,谁可以救沙伊达,嬷嬷走了,西班牙军队不会管这闲事,鲁阿不见了,我没有能力,荷西不回来,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我竟是完全孤单了。

        â€œå‡ ç‚¹äº†ï¼Ÿå§‘卡,去拿钟来。”

        å§‘卡把钟递给我,我看了一下,已经七点十分了。“摩洛哥人今天到了哪里?有消息吗?”我问。“不知道,听说边界的沙漠军团已经撤了地雷,要放他们过来了。”

        â€œæ²™æ¼ å†›å›¢æœ‰ä¸€éƒ¨ä»½äººä¸è‚¯é€€ï¼Œè·Ÿæ¸¸å‡»é˜Ÿæ··åˆç€å¾€æ²™æ¼ èµ°äº†ã€‚”姑卡又说。

        â€œä½ æ€Žä¹ˆçŸ¥é“?”

        â€œç½•åœ°è¯´çš„。”

        â€œå§‘卡,想想办法,怎么救沙伊达。”

        â€œä¸çŸ¥é“。”

        â€œæˆ‘晚上去,你去不去?我去作证她昨天晚上住在我们家——”

        â€œä¸å¥½ï¼Œä¸å¥½ï¼Œä¸‰æ¯›ï¼Œä¸è¦è®²ï¼Œè®²äº†è¿žä½ ä¹Ÿä¸å¾—了的。”姑卡急着阻止我,几乎哭了起来。

  我闭上眼睛,筋疲力尽的撑着,等着八点半快快来临,好歹要见着沙伊达,如果是会审,应该可以给人说话的余地,只怕是残酷的私刑,那会有什么会审呢!不过是一口咬定是沙伊达,故意要整死这个阿吉比平日追求不到的女子罢了。乱世,才会有这种没有天理的事情啊。

  八点多钟我听见屋外一片的人潮声,人家沉着脸,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有走路的,有坐车的,都往镇外远远的沙谷边的屠宰房走去。

  我上了车,慢慢的在沙哈拉威人里开着,路尽了,沙地接着来了,我丢了车子下来跟着人走。

  屠宰房是平时我最不愿来的一个地带,那儿经年回响着待宰骆驼的哀鸣,死骆驼的腐肉白骨,丢满了一个浅浅的沙谷。风,在这一带一向是厉冽的,即使是白天来,亦使人觉得阴森不乐,现在近黄昏的尾声了,夕阳只拉着一条淡色的尾巴在地平线上弱弱的照着。

  屠宰场长长方方的水泥房,在薄暗里,竟像是天空中一只巨手从云层里轻轻放在沙地上的一座大棺材,斜斜的投影在沙地上,恐怖得令人不敢正视。

  人,已经聚得很多了,看热闹的样子,不像惊惶失措得像一群绵羊似的挤着推去,那么多的人,却一点声息都没有。

  八点半还不到,一辆中型吉普车匆匆的向人群霸气的开来,大家急着往后退,让出一条路来。高高的前座,驾驶座的旁边,竟坐着动也不动好似已经苍白得死去了一般的沙伊达。

  我推着人,伸出手去,要叫沙伊达,可是我靠不近她,人群将我如海浪似的挤来挤去,多少人踩在我的脚上,推着我一会向前,一会向后。

  我四顾茫茫,看不见一个认识的人,跳起脚来看,沙伊达正被阿吉比从车上倒拖着头发跌下来,人群里又一阵骚乱,大家拚命往前挤。

  沙伊达闭着眼睛,动也不动,我想,在她听见巴西里的死讯时,已经心碎了,这会儿,不过是求死得死罢了。

  嬷嬷安全的带走了他们的孩子,她对这个世界唯一的留恋应该是不多了。

  这那里来的会审,那里有人说话,那里有人提巴西里,那里有人在主持正义,沙伊达一被拉下来,就开始被几个人撕下了前襟,她赤裸的胸部可怜的暴露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她仰着头,闭着眼睛,咬着牙,一动也不动,这时阿吉比用哈萨尼亚语高叫起来,人群里又一阵骚乱,我听不懂,抓住了一个旁边的男人死命的问他,他摇摇头,不肯翻译,我又挤过去问一个女孩子,她语不成声的说:“要强暴她再死,阿吉比问,谁要强暴她,她是天主教,干了她不犯罪的。”“哎!天啊!天啊!让我过去,让路,我要过去。”我死命的推着前面的人,那几步路竟似一世纪的长,好似永远也挤不到了。

  我跳起来看沙伊达,仍是阿吉比他们七八个人在撕她的裙子,沙伊达要跑,几个人扑了上去,用力一拉,她的裙子也掉了,她近乎全裸的身体在沙地上打着滚,几个人跳上去捉住了她的手和脚硬按下去,拉开来,这时沙伊达惨叫的哭声像野兽似的传来……啊……不……不……啊……啊……我要叫,叫不出来,要哭哽不成声,要看,不忍心,要不看,眼睛又直直的对着沙伊达动都不能动……不要……啊……不要……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哑不成声的在嚷着……这时我觉得身后有人像一只豹子似的扑进来,扑过人群,拉开一个一个人,像一道闪电似的扑进了场子里,他拉开了压在沙伊达身上的人,拖了沙伊达的头发向身后没有人的屠宰场高地退,鲁阿,拿着一枝手枪,人似疯了似的。吐着白沫,他拿枪比着要扑上去抢的人群,那七八个浪荡子亮出了刀。人群又同时惊呼起来,开始向外逃,我拚命住里面挤,却被人推着向后踉跄的退着,我睁大着眼睛,望见鲁阿四周都是围着要上的人,他一手拉着地上的沙伊达,一面机警的像豹似的眼露凶光用手跟着逼向他的人晃动着手枪,这时绕到他身后的一个跳起来扑向他,他放了一枪,其他的人乘机会扑上来——“杀我,杀我,鲁阿……杀啊……”沙伊达狂叫起来,不停的叫着。我惊恐得噎着气哭了出来,又听见响了好几枪,人们惊叫推挤奔逃,我跌了下去,被人踩着,四周一会儿突然空旷了,安静了,我翻身坐起来,看见阿吉比他们匆匆扶了一个人在上车,地上两具尸体,鲁阿张着眼睛死在那里,沙伊达趴着,鲁阿死的姿势,好似正在向沙伊达爬过去,要用他的身体去覆盖她。

  我蹲在远远的沙地上,不停的发着抖,发着抖,四周暗得快看不清他们了。风,突然没有了声音,我渐渐的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屠宰房里骆驼嘶叫的悲鸣越来越响,越来越高,整个的天空,渐渐充满了骆驼们哭波着的巨大的回声,像雷鸣似的向我罩下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