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骆驼祥子:第四章(2)

2017-12-19 每日美文Share 每日美文Share

骆驼祥子:第四章(2) 



晃晃悠悠的他放开了步。走出海甸不远,他眼前起了金星。扶着棵柳树,他定了半天神,天旋地转的闹慌了会儿,他始终没肯坐下。天地的旋转慢慢的平静起来,他的心好似由老远的又落到自己的心口中,擦擦头上的汗,他又迈开了步。

  已经剃了头,已经换上新衣新鞋,他以为这就十分对得起自己了;那么,腿得尽它的责任,走!一气他走到了关厢。看见了人马的忙乱,听见了复杂刺耳的声音,闻见了干臭的味道,踏上了细软污浊的灰土,祥子想爬下去吻一吻那个灰臭的地,可爱的地,生长洋钱的地!没有父母兄弟,没有本家亲戚,他的唯一的朋友是这座古城。这座城给了他一切,就是在这里饿着也比乡下可爱,这里有的看,有的听,到处是光色,到处是声音;自己只要卖力气,这里还有数不清的钱,吃不尽穿不完的万样好东西。在这里,要饭也能要到荤汤腊水的,乡下只有棒子面。才到高亮桥西边,他坐在河岸上,落了几点热泪!

  太阳平西了,河上的老柳歪歪着,梢头挂着点金光。河里没有多少水,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象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窄长,深绿,发出些微腥的潮味。河岸北的麦子已吐了芒,矮小枯干,叶上落了一层灰土。河南的荷塘的绿叶细小无力的浮在水面上,叶子左右时时冒起些细碎的小水泡。东边的桥上,来往的人与车过来过去,在斜阳中特别显着匆忙,仿佛都感到暮色将近的一种不安。这些,在祥子的眼中耳中都非常的有趣与可爱。只有这样的小河仿佛才能算是河;这样的树,麦子,荷叶,桥梁,才能算是树,麦子,荷叶,与桥梁。因为它们都属于北平。

  坐在那里,他不忙了。眼前的一切都是熟习的,可爱的,就是坐着死去,他仿佛也很乐意。歇了老大半天,他到桥头吃了碗老豆腐:醋,酱 42 35639 42 15231 0 0 3473 0 0:00:10 0:00:04 0:00:06 3472²¹ï¼ŒèŠ±æ¤’油,韭菜末,被热的雪白的豆腐一烫,发出点顶香美的味儿,香得使祥子要闭住气;捧着碗,看着那深绿的韭菜末儿,他的手不住的哆嗦。吃了一口,豆腐把身里烫开一条路;他自己下手又加了两小勺辣椒油。一碗吃完,他的汗已湿透了裤腰。半闭着眼,把碗递出去:“再来一碗!”

  站起来,他觉出他又象个人了。太阳还在西边的最低处,河水被晚霞照得有些微红,他痛快得要喊叫出来。摸了摸脸上那块平滑的疤,摸了摸袋中的钱,又看了一眼角楼上的阳光,他硬把病忘了,把一切都忘了,好似有点什么心愿,他决定走进城去。

  城门洞里挤着各样的车,各样的人,谁也不敢快走,谁可都想快快过去,鞭声,喊声,骂声,喇叭声,铃声,笑声,都被门洞儿——象一架扩音机似的——嗡嗡的联成一片,仿佛人人都发着点声音,都嗡嗡的响。祥子的大脚东插一步,西跨一步,两手左右的拨落,象条瘦长的大鱼,随浪欢跃那样,挤进了城。一眼便看到新街口,道路是那么宽,那么直,他的眼发了光,和东边的屋顶上的反光一样亮。他点了点头。

  他的铺盖还在西安门大街人和车厂呢,自然他想奔那里去。因为没有家小,他一向是住在车厂里,虽然并不永远拉厂子里的车。人和的老板刘四爷是已快七十岁的人了;人老,心可不老实。年轻的时候他当过库兵,设过赌场,买卖过人口,放过阎王账。干这些营生所应有的资格与本领——力气,心路,手段,交际,字号等等——刘四爷都有。在前清的时候,打过群架,抢过良家妇女,跪过铁索。跪上铁索,刘四并没皱一皱眉,没说一个饶命。官司教他硬挺了过来,这叫作“字号”。出了狱,恰巧入了民国,巡警的势力越来越大,刘四爷看出地面上的英雄已成了过去的事儿,即使黄天霸再世也不会有多少机会了。他开了个洋车厂子。土混混出身,他晓得怎样对付穷人,什么时候该紧一把儿,哪里该松一步儿,他有善于调动的天才。车夫们没有敢跟他耍骨头②的。他一瞪眼,和他哈哈一笑,能把人弄得迷迷忽忽的,仿佛一脚登在天堂,一脚登在地狱,只好听他摆弄。到现在,他有六十多辆车,至坏的也是七八成新的,他不存破车。车租,他的比别家的大,可是到三节他比别家多放着两天的份儿。人和厂有地方住,拉他的车的光棍儿,都可以白住——可是得交上车份儿,交不上账而和他苦腻的,他扣下铺盖,把人当个破水壶似的扔出门外。大家若是有个急事急病,只须告诉他一声,他不含忽,水里火里他都热心的帮忙,这叫作“字号”。


【往期文章】

《撒哈拉的故事》

沙漠中的饭店 | ç»“å©šè®° | æ‚¬å£¶æµŽä¸– | å¨ƒå¨ƒæ–°å¨˜ | è’山之夜 | çˆ±çš„寻求 | èŠ³é‚» | ç´ äººæ¸”夫 | æ­»æžœ | å¤©æ¢¯ | ç™½æ‰‹èµ·å®¶(一) | ç™½æ‰‹èµ·å®¶(二) | ç™½æ‰‹èµ·å®¶(三) | æ”¶é­‚è®° | ä¸‰æ¯›ï¼šã€Šæ²™å·´å†›æ›¹ã€‹ | æ­è½¦å®¢ | å“‘奴 | å“­æ³£çš„骆驼(一) | å“­æ³£çš„骆驼(二) | å“­æ³£çš„骆驼(三) | å“­æ³£çš„骆驼(四) 

《稻草人手记》

江洋大盗 | å¹³æ²™æ¼ æ¼ å¤œå¸¦åˆ€ | å¤§èƒ¡å­ä¸Žæˆ‘ | å¤§èƒ¡å­ä¸Žæˆ‘ | é€é¥ä¸ƒå²›æ¸¸ | ä¸€ä¸ªé™Œç”Ÿäººçš„æ­» | äº²çˆ±çš„婆婆大人 | è¿™æ ·çš„人生 | å£«ä¸ºçŸ¥å·±è€…æ­» | è­¦å‘Šé€ƒå¦» | è¿™ç§å®¶åº­ç”Ÿæ´» | å¡‘料儿童卖花女 | å®ˆæœ›å¤©ä½¿ | ç›¸æ€å†œåœº | å·¨äºº

《温柔的夜》

永远的夏娃 | ä¸‰æ¯›ï¼šå­¦æ ¡å¯ä»¥æ»šå‡ºæ¥ï¼Œä¹¦å´ä¸èƒ½ä¸å¿µçš„ | é»„昏的故事 | å·«äººè®° | é¥ºå­å¤§çŽ‹ | ä¸‰æ¯›ï¼šéž‹å­å†³å®šæˆ‘心情的宁静和舒泰 | äº²ä¸äº²ï¼Œæ•…乡人 | æµªè¿¹å¤©æ¶¯è¯ä¹°å– | æ•…乡人寂地

《骆驼祥子》

第一章(一) | ç¬¬ä¸€ç« (2) | ç¬¬ä¸€ç« (3) | éª†é©¼ç¥¥å­ 第一章(4) | éª†é©¼ç¥¥å­ 第二章(1) | éª†é©¼æ ·å­ 第二章(2) | éª†é©¼ç¥¥å­ 第二章(3) | éª†é©¼ç¥¥å­ 第三章(1) | éª†é©¼ç¥¥å­ 第三章(2) | éª†é©¼ç¥¥å­ 第三章(3) | éª†é©¼ç¥¥å­ï¼šç¬¬3ç« (4) | éª†é©¼ç¥¥å­ï¼šç¬¬3ç« (5) | éª†é©¼ç¥¥å­ : 第四章(1)

《一千零一夜》

国王山努亚和他的一千零一夜  |  æ¸”翁、魔鬼和四色鱼的故事  |  æ‡’汉克辽尼和铜城的故事 | æœ±ç‰¹å’Œä¸¤ä¸ªå“¥å“¥çš„故事 | é©¼èƒŒçš„故事 | ç»ˆèº«ä¸ç¬‘者的故事 | é’±å•†å’ŒåŒªå¾’的故事 | ä¹Œæœ¨é©¬çš„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