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骆驼祥子:第4章(3)

2017-12-20 老舍 每日美文Share 每日美文Share

骆驼祥子:第4章(3)


刘四爷是虎相。快七十了,腰板不弯,拿起腿还走个十里二十里的。两只大圆眼,大鼻头,方嘴,一对大虎牙,一张口就象个老虎。个子几乎与祥子一边儿高,头剃得很亮,没留胡子。他自居老虎,可惜没有儿子,只有个三十七八岁的虎女——知道刘四爷的就必也知道虎妞。她也长得虎头虎脑,因此吓住了男人,帮助父亲办事是把好手,可是没人敢娶她作太太。她什么都和男人一样,连骂人也有男人的爽快,有时候更多一些花样。刘四爷打外,虎妞打内,父女把人和车厂治理得铁筒一般。人和厂成了洋车界的权威,刘家父女的办法常常在车夫与车主的口上,如读书人的引经据典。

  在买上自己的车以前,祥子拉过人和厂的车。他的积蓄就交给刘四爷给存着。把钱凑够了数,他要过来,买上了那辆新车。

  “刘四爷,看看我的车!”祥子把新车拉到人和厂去。

  老头子看了车一眼,点了点头:“不离!”

  “我可还得在这儿住,多咱我拉上包月,才去住宅门!”祥子颇自傲的说。

  “行!”刘四爷又点了点头。

  于是,祥子找到了包月,就去住宅山;掉了事而又去拉散座,便住在人和厂。

  不拉刘四爷的车,而能住在人和厂,据别的车夫看,是件少有的事。因此,甚至有人猜测,祥子必和刘老头子是亲戚;更有人说,刘老头子大概是看上了祥子,而想给虎妞弄个招门纳婿的“小人”。这种猜想里虽然怀着点妒羡,可是万一要真是这么回事呢,将来刘四爷一死,人和厂就一定归了祥子。这个,教他们只敢胡猜,而不敢在祥子面前说什么不受听的。其实呢,刘老头子的优待祥子是另有笔账儿。祥子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新的环境里还能保持着旧的习惯。假若他去当了兵,他决不会一穿上那套虎皮,马上就不傻装傻的去欺侮人。在车厂子里,他不闲着,把汗一落下去,他就找点事儿作。他去擦车,打气,晒雨布,抹油……用不着谁支使,他自己愿意干,干得高高兴兴,仿佛是一种极好的娱乐。


厂子里靠常总住着二十来个车夫;收了车,大家不是坐着闲谈,便是蒙头大睡;祥子,只有祥子的手不闲着。初上来,大家以为他是向刘四爷献殷勤,狗事巴结人;过了几天,他们看出来他一点没有卖好讨俏的意思,他是那么真诚自然,也就无话可说了。刘老头子没有夸奖过他一句,没有格外多看过他一眼;老头子心里有数儿。他晓得祥子是把好手,即使不拉他的车,他也还愿意祥子在厂子里。有祥子在这儿,先不提别的院子与门口永远扫得干干净净。虎妞更喜欢这个傻大个儿,她说什么,祥子老用心听着,不和她争辩;别的车夫,因为受尽苦楚,说话总是横着来;她一点不怕他们,可是也不愿多搭理他们;她的话,所以,都留给祥子听。当祥子去拉包月的时候,刘家父女都仿佛失去一个朋友。赶到他一回来,连老头子骂人也似乎更痛快而慈善一些。


  祥子拿着两包火柴,进了人和厂。天还没黑,刘家父女正在吃晚饭。看见他进来,虎妞把筷子放下了:


  “祥子!你让狼叼了去,还是上非洲挖金矿去了?”

  “哼!”祥子没说出什么来。

  刘四爷的大圆眼在祥子身上绕了绕,什么也没说。

  祥子戴着新草帽,坐在他们对面。

  “你要是还没吃了的话,一块儿吧!”虎妞仿佛是招待个好朋友。

  祥子没动,心中忽然感觉到一点说不出来的亲热。一向他拿人和厂当作家:拉包月,主人常换;拉散座,座儿一会儿一改;只有这里老让他住,老有人跟他说些闲话儿。现在刚逃出命来,又回到熟人这里来,还让他吃饭,他几乎要怀疑他们是否要欺弄他,可是也几乎落下泪来。

  “刚吃了两碗老豆腐!”他表示出一点礼让。

  “你干什么去了?”刘四爷的大圆眼还盯着祥子。“车呢?”

  “车?”祥子啐了口吐沫。

  “过来先吃碗饭!毒不死你!两碗老豆腐管什么事?!”虎妞一把将他扯过去,好象老嫂子疼爱小叔那样。

  祥子没去端碗,先把钱掏了出来:“四爷,先给我拿着,三十块。”把点零钱又放在衣袋里。

  刘四爷用眉毛梢儿问了句,“哪儿来的?”

  祥子一边吃,一边把被兵拉去的事说了一遍。

  “哼,你这个傻小子!”刘四爷听完,摇了摇头。“拉进城来,卖给汤锅,也值十几多块一头;要是冬天驼毛齐全的时候,三匹得卖六十块!”

  祥子早就有点后悔,一听这个,更难过了。可是,继而一想,把三只活活的牲口卖给汤锅去挨刀,有点缺德;他和骆驼都是逃出来的,就都该活着。什么也没说,他心中平静了下去。

  虎姑娘把家伙撤下去,刘四爷仰着头似乎是想起点来什么。忽然一笑,露出两个越老越结实的虎牙:“傻子,你说病在了海甸?为什么不由黄村大道一直回来?”

  “还是绕西山回来的,怕走大道教人追上,万一村子里的人想过味儿来,还拿我当逃兵呢!”

  刘四爷笑了笑,眼珠往心里转了两转。他怕祥子的话有鬼病,万一那三十块钱是抢了来的呢,他不便代人存着赃物。


他自己年轻的时候,什么不法的事儿也干过;现在,他自居是改邪归正,不能不小心,而且知道怎样的小心。祥子的叙述只有这么个缝子,可是祥子一点没发毛咕的解释开,老头子放了心。

  “怎么办呢?”老头子指着那些钱说。

  “听你的!”

  “再买辆车?”老头子又露出虎牙,似乎是说:“自己买上车,还白住我的地方?!”

  “不够!买就得买新的!”祥子没看刘四爷的牙,只顾得看自己的心。

  “借给你?一分利,别人借是二分五!”

  祥子摇了摇头。

  “跟车铺打印子,还不如给我一分利呢!”

  “我也不打印子,”祥子出着神说:“我慢慢的省,够了数,现钱买现货!”

  老头子看着祥子,好象是看着个什么奇怪的字似的,可恶,而没法儿生气。待了会儿,他把钱拿起来:“三十?别打马虎眼!”

  “没错!”祥子立起来:“睡觉去。送给你老人家一包洋火!”

  他放在桌子上一包火柴,又楞了楞:“不用对别人说,骆驼的事!”

  ①搪布,窄幅粗线织的很稀的一种布,旧时用作面巾。

  ②耍骨头,即调皮,捣乱。



【往期文章】

《撒哈拉的故事》

沙漠中的饭店 | 结婚记 | 悬壶济世 | 娃娃新娘 | 荒山之夜 | 爱的寻求 | 芳邻 | 素人渔夫 | 死果 | 天梯 | 白手起家(一) | 白手起家(二) | 白手起家(三) | 收魂记 | 三毛:《沙巴军曹》 | 搭车客 | 哑奴 | 哭泣的骆驼(一) | 哭泣的骆驼(二) | 哭泣的骆驼(三) | 哭泣的骆驼(四) 

《稻草人手记》

江洋大盗 | 平沙漠漠夜带刀 | 大胡子与我 | 大胡子与我 | 逍遥七岛游 | 一个陌生人的死 | 亲爱的婆婆大人 | 这样的人生 | 士为知己者死 | 警告逃妻 | 这种家庭生活 | 塑料儿童卖花女 | 守望天使 | 相思农场 | 巨人

《温柔的夜》

永远的夏娃 | 三毛:学校可以滚出来,书却不能不念的 | 黄昏的故事 | 巫人记 | 饺子大王 | 三毛:鞋子决定我心情的宁静和舒泰 | 亲不亲,故乡人 | 浪迹天涯话买卖 | 故乡人寂地 | 五月花

《骆驼祥子》

第一章(一) | 第一章(2) | 第一章(3) | 骆驼祥子 第一章(4) | 骆驼祥子 第二章(1) | 骆驼样子 第二章(2) | 骆驼祥子 第二章(3) | 骆驼祥子 第三章(1) | 骆驼祥子 第三章(2) | 骆驼祥子 第三章(3) | 骆驼祥子:第3章(4) | 骆驼祥子:第3章(5) | 骆驼祥子 : 第四章(1) | 骆驼祥子:第四章(2)

《一千零一夜》

国王山努亚和他的一千零一夜  |  渔翁、魔鬼和四色鱼的故事  |  懒汉克辽尼和铜城的故事 | 朱特和两个哥哥的故事 | 驼背的故事 | 终身不笑者的故事 | 钱商和匪徒的故事 | 乌木马的故事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