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不死鸟

2018-01-05 三毛 每日美文Share 每日美文Share

一年多前,有份刊物嘱我写稿,题目已经指定了出来:

“如果你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你将会去做些什么事?”

我想了很久,一直没有去答这份考卷。

荷西听说了这件事情,也曾好奇的问过我——“你会去做些什么呢?”

当时,我正在厨房揉面,我举起了沾满白粉的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慢慢的说:“傻子,我不会死的,因为还得给你做饺子呢!”

讲完这句话,荷西的眼睛突然朦胧起来,他的手臂从我身后绕上来抱着我,直到饺子上桌了才放开。

“你神经啦?”我笑问他,他眼睛又突然一红,也笑了笑,这才一声不响的在我的对面坐下来。

以后我又想到过这份欠稿,我的答案仍是那么的简单而固执:“我要守住我的家,护住我丈夫,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

虽然预知死期是我喜欢的一种生命结束的方式,可是我仍然拒绝死亡。在这世上有三个与我个人死亡牢牢相连的生命,那便是父亲、母亲,还有荷西,如果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在世上还活着一日,我便不可以死,连神也不能将我拿去,因为我不肯,而神也明白。

前一阵在深夜里与父母谈话,我突然说:“如果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的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在我,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

母亲听了这话,眼泪迸了出来,她不敢说一句刺激我的话,只是一遍又一遍喃喃的说:“你再试试,再试试活下去,不是不给你选择,可是请求你再试一次。”

父亲便不同了,他坐在黯淡的灯光下,语气几乎已经失去了控制,他说:“你讲这样无情的话,便是叫爸爸生活在地狱里,因为你今天既然已经说了出来,使我,这个做父亲的人,日日要活在恐惧里,不晓得那一天,我会突然失去我的女儿。如果你敢做出这样毁灭自己的生命的事情,那么你便是我的仇人,我不但今生要与你为仇,我世世代代都要与你为仇,因为是——你,杀死了我最最心爱的女儿——。”

这时,我的泪水瀑布也似的流了出来,我坐在床上,不能回答父亲一个字,房间里一片死寂,然后父亲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出去。母亲的脸,在我的泪光中看过去,好似静静的在抽筋。

苍天在上,我必是疯狂了才会对父母说出那样的话来。

我又一次明白了,我的生命在爱我的人心中是那么的重要,我的念头,使得经过了那么多沧桑和人生的父母几乎崩溃,在女儿的面前,他们是不肯设防的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刺伤,而我,好似只有在丈夫的面前才会那个样子。

许多个夜晚,许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我躲在黑暗里,思念荷西几成疯狂,相思,像虫一样的慢慢啃着我的身体,直到我成为一个空空茫茫的大洞。夜是那样的长,那么的黑,窗外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

我总是在想荷西,总是又在心头里自言自语:“感谢上天,今日活着的是我,痛着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又一分钟的长夜,那我是万万不肯的。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要是他像我这样的活下去,那么我拚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

失去荷西我尚且如此,如果今天是我先走了一步,那么我的父亲、母亲及荷西又会是什么情况?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对我的爱,让我的父母在辛劳了半生之后,付出了他们全部之后,再叫他们失去爱女,那么他们的慰藉和幸福也将完全丧失了,这样尖锐的打击不可以由他们来承受,那是太残酷也太不公平了。

要荷西半途折翼,强迫他失去相依为命的爱妻,即使他日后活了下去,在他的心灵上会有怎么样的伤痕,会有什么样的烙印?如果因为我的消失而使得荷西的馀生再也不有一丝笑容,那么我便更是不能死。

这些,又一些,因为我的死亡将带给我父母及丈夫的大痛苦,大劫难,每想起来,便是不忍,不忍,不忍又不忍。

毕竟,先走的是比较幸福的,留下来的,也并不是强者,可是,在这彻心的苦,切肤的疼痛里,我仍是要说——“为了爱的缘故,这永别的苦杯,还是让我来喝下吧!”

我愿意在父亲、母亲、丈夫的生命圆环里做最后离世的一个,如果 42 35637 42 15232 0 0 1032 0 0:00:34 0:00:14 0:00:20 2947ˆ‘先去了,而将这份我已尝过的苦杯留给世上的父母,那么我是死不瞑目的,因为我明白了爱,而我的爱有多深,我的牵挂和不舍便有多长。

所以,我是没有选择的做了暂时的不死鸟,虽然我的翅膀断了,我的羽毛脱了,我已没有另一半可以比翼,可是那颗碎成片片的心,仍是父母的珍宝,再痛,再伤,只有他们不肯我死去,我便也不再有放弃他们的念头。

总有那么一天,在超越我们时空的地方,会有六张手臂,温柔平和的将我迎入永恒,那时候,我会又哭又笑的喊着他们——爸爸、妈妈、荷西,然后没有回顾的狂奔过去。

这份文字原来是为另一个题目而写的,可是我拒绝了只有三个月寿命的假想,生的艰难,心的空虚,死别时的碎心又碎心,都由我一个人来承当吧!

父亲、母亲、荷西,我爱你们胜于自己的生命,请求上苍看见我的诚心,给我在世上的时日长久,护住我父母的幸福和年岁,那么我,在这份责任之下,便不再轻言消失和死亡了。

荷西,你答应过的,你要在那边等我,有你这一句承诺,我便还有一个盼望了。

 

【往期文章】

《撒哈拉的故事》

沙漠中的饭店 | ç»“å©šè®° | æ‚¬å£¶æµŽä¸– | å¨ƒå¨ƒæ–°å¨˜ | è’山之夜 | çˆ±çš„寻求 | èŠ³é‚» | ç´ äººæ¸”夫 | æ­»æžœ | å¤©æ¢¯ | ç™½æ‰‹èµ·å®¶(一) | ç™½æ‰‹èµ·å®¶(二) | ç™½æ‰‹èµ·å®¶(三) | æ”¶é­‚è®° | ä¸‰æ¯›ï¼šã€Šæ²™å·´å†›æ›¹ã€‹ | æ­è½¦å®¢ | å“‘奴 | å“­æ³£çš„骆驼(一) | å“­æ³£çš„骆驼(二) | å“­æ³£çš„骆驼(三) | å“­æ³£çš„骆驼(四) 


《稻草人手记》

江洋大盗 | å¹³æ²™æ¼ æ¼ å¤œå¸¦åˆ€ | å¤§èƒ¡å­ä¸Žæˆ‘ | å¤§èƒ¡å­ä¸Žæˆ‘ | é€é¥ä¸ƒå²›æ¸¸ | ä¸€ä¸ªé™Œç”Ÿäººçš„æ­» | äº²çˆ±çš„婆婆大人 | è¿™æ ·çš„人生 | å£«ä¸ºçŸ¥å·±è€…æ­» | è­¦å‘Šé€ƒå¦» | è¿™ç§å®¶åº­ç”Ÿæ´» | å¡‘料儿童卖花女 | å®ˆæœ›å¤©ä½¿ | ç›¸æ€å†œåœº | å·¨äºº


《温柔的夜》

永远的夏娃 | ä¸‰æ¯›ï¼šå­¦æ ¡å¯ä»¥æ»šå‡ºæ¥ï¼Œä¹¦å´ä¸èƒ½ä¸å¿µçš„ | é»„昏的故事 | å·«äººè®° | é¥ºå­å¤§çŽ‹ | ä¸‰æ¯›ï¼šéž‹å­å†³å®šæˆ‘心情的宁静和舒泰 | äº²ä¸äº²ï¼Œæ•…乡人 | æµªè¿¹å¤©æ¶¯è¯ä¹°å– | æ•…乡人寂地 | äº”月花 | çŽ›é»›æ‹‰æ¸¸è®° | æ¸©æŸ”的夜 | æ°¸è¿œçš„马利亚 | çŸ³å¤´è®° | ç›¸é€¢ä½•å¿…曾相识 | â€”—读《温柔的夜》


《梦里花落知多少》

 èƒŒå½±  |  è’山之夜  |  å…‹é‡Œæ–¯  | ç¦»ä¹¡å›žä¹¡ | é›¨ç¦…台北 | å‘¨æœ«


《唐诗三百首》

 èµ¤å£ | å‡ºå¡ž | æ˜¥æ™“ | ã€Šæ‚诗》寻隐者不遇 | æ—©å‘白帝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