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0月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修仙道传奇,人皇,魔皇,妖皇,三皇崛起!

大连单身 今天


第1章 仙尊归来

泰山之巅,一道雷电划破虚空,破碎了泰山之巅的祭天台,白日惊雷,加上又打碎了古代遗迹,一时之间惹起热议。

去往通州的一辆动车上。

一个青年神情恍惚的坐在车上,青年刀削一般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但是却难掩那一抹凌云之意,透露着一股不凡气魄。

“我真的重生了?或者只是幻觉?”

青年叹息一声,仔细感应了一下,发现体内的太皇经如同苍龙蛰伏在深渊一般,无法唤出,此刻体内所有的修为消失的干干净净,只余下太皇经的一丝护体气息。

“看来我是真的回来了,居然回到了地球,而且还是二十岁那年。”青年名叫洛尘,是太皇一脉最后的传人。

原本洛尘只是个普通人,不过机缘巧合下进入了修真界得到了太皇经,成为了威震寰宇太皇一脉的最后传人,一步步修炼,最后更是成就了无上仙尊之位。

曾经的洛尘可谓是战万族而不败,横推万界一切敌手,脚踏乾坤,屹立万道之巅,可惜他却被第三太阳纪归来的三大天尊合力偷袭。

“呵呵,三大天尊?你们为了太皇经,不惜请出无字天书和十大凶阵偷袭我,可惜本仙尊命不该绝,最后又回来了。”洛尘嘴角露出冷笑,眼中凝聚出一丝寒意。

前世的他虽然战力惊天,澎湃的法术压盖万道,已经被尊为仙尊了,不过最终境界还是太低了,依旧遭了劫难,血洒十大凶阵之中,自爆而亡。

但是这一世不同了,他再次重生了,再次回到了地球上。

“我现在要打下坚实的根基,然后一步一个脚印的修炼体内的神藏,顺带再将地球各处的那几枚惊世神种取到手,那么即便是三大天尊也只有被我踩在脚下的份。”

“呵呵,我很期待再次与你们相遇,三大天尊,届时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资格与我匹敌?当我抢先去拿下几件至宝的时候,我很期待你们脸上精彩的表情!”洛尘嘴角再次划过一抹冷笑。

“嘟嘟嘟……”铃声响起,洛尘掏出手机一看,眉头不由的一皱,看着那个来电的人,洛尘原本已经超然物外的心境此刻都忍不住燃起了一丝仇恨的怒火。

他当年为什么能够走上修行这条路,就是与这个电话的主人有关。

但那却是他一生的悲剧的开始。

前世的他家里算不得什么富豪,但是父亲在县城里有一套房子,车子也有,甚至存款也有那么几十万,算得是比较富足的家庭,而且家里还有一家小型的装修公司,可以说,不管怎么样,他都算能过得比较富足。

但是就是这次之行,一切都毁掉了。

大学毕业刚不久,他就和女朋友张小曼分隔两地,而这一次就是去找女朋友的,为了张小曼,洛尘甚至选择放弃了在幽州的大好前途,而去通州做了一个小职员。

只是洛尘不会想到,自己这一去会是灾难的开始。

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来到通州,最后却被人打成残废,双手被打成粉碎性骨折,膝盖被人踢碎,导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意志消沉,甚至想着自杀。

他成了一个甚至连独立生活能力的人都没有的残废,父亲为了治好他,将家里的存款全部花掉,车子房子全部卖掉,最后甚至沦落到去捡垃圾为生。

直到那个大雪纷飞的晚上,有人将已经冰冷了的父亲遗体运回来,他泣不成声。

随后的近二十年里,他就像一条狗一样的活着,被人嘲笑和谩骂,甚至乞讨为生。

那种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一度让洛尘心灰意冷,终于在一个晚上,洛尘来到了泰山之巅,跳了下去。

哪成想不仅没有死,反而掉进了修真界,最终得到了太皇经,走上修行之路,逆天崛起,成就无上传奇,败尽天地间古老的神邸,成为震慑一方的仙尊。

可惜,即便他为盖世仙尊也无法复活自己的父亲,这成了他传奇一生之中最遗憾的事情,也是他迟迟无法突破最后一层的缘故。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既然能够重活一世,洛尘发誓,任谁都不能伤害自己的父亲,还有通州的那几个仇敌,上一世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这一世,这个仇,我怎么能不报?

接通电话,电话内响起带着一丝不耐烦和冰冷的声音。

“喂,洛尘,你到了就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和我妈妈会在车站来接你。”

然后电话那头没有给洛尘多余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洛尘则是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前世他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的去爱这个女人,但是去了通州之后,却被对方的父母看不起,各种冷嘲热讽,各种刁难。

这个女人也因为家里的反对,最终骗光了自己父亲给自己的一百多万创业的存款后,将自己无情的抛弃了,和一个官二代好上了。

不过这一世嘛,洛尘再次不由得冷笑,咋们可以慢慢玩。

洛尘放下手机,刚好瞄到坐在旁边的一老一少。

此刻老者正一脸期待的打开了一个古朴的盒子,从盒子内取出一副画摊开了,正在欣赏。

不过洛尘看了一眼之后,便不屑的收回了目光。

“你那什么眼光,你懂吗?”忽然老人旁边的一个少女开口质问道,少女因为身份的缘故,自小就被别人娇宠着,所以养成了自傲的性格,见到洛尘那不屑的目光,一下子就来了火气。

懂吗?

开玩笑?

洛尘前世可是仙尊,以他的见识怎么可能不懂?

而且眼前这幅画,洛尘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个赝品了,这老头居然还小心翼翼的,一脸的爱惜,仿佛得到了真迹一般。

但是以洛尘的心性又怎么会和这小女孩一般见识?

而且洛尘也看出来了,从穿着打扮上来看,这一老一少怕是身份极为显赫,非富即贵。

“不懂就别乱喵,也是,像你这种乡巴佬,面对上千万的古董真品,你怕是一辈子都没见过。”少女在说着这话的时候高昂着下巴,脸上充满了不屑,她身份高贵,平日接触的都是一些权贵,自然看不起洛尘这样的普通人。

第2章 通州叶家

“双儿,不得无礼。”

原本女子还要讥讽洛尘几句,却被老者阻止了。

老者似乎极为有涵养,但是洛尘还是察觉出了老者那高人一等的姿态。

“年轻人,你刚刚看这画好像极为不屑?”老者也对别人看他珍品的态度极为意。

“假的。”洛尘淡淡的开口回应了一句。

“假的?”那个叫双儿的女孩听见这句话一下子就怒了,直接站起来用手指着洛尘。

“凭你也敢说我爷爷的藏品是假的?简直胡说八道。”双儿满脸不屑的看着洛尘。

随便一个乘客就敢这样当着自己的面胡言乱语,叶双双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样说话了。

“双儿,坐下。”老者沉声道,不过老者自己却又沉着脸,露出不满开口道。

“年轻人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这幅真品可是我找了业内好几个大师鉴定过的。”

老者满头白发,但是却满面红光,气息异常的沉稳,不像是个老人,反而有股年轻人的气息,洛尘猜测,这老者应该是个练武的高手,不过即便是所谓的练武高手在洛尘眼里自然看不上眼。

“我说了它是假的,那就肯定是假的。”洛尘不以为意。

“嘿,好你个毛头小子,今天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双儿再次气冲冲的站了起来,要知道,她包括她的家族在通州可谓是一手遮天,早就横行霸道惯了,说句难听的,不要说其他人,就是通州的市长也不敢在他爷爷面前如此无礼。

“就你?”洛尘嘴角微微一笑,他自然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女孩子也是练家子,怕是拳脚功夫也练了大概十几年了。

但是所谓的拳脚功夫在洛尘面前还真的算不得什么。

即便他现在修为全失,但是还有太皇经的护体气息。

一般人根本动不了他。

虽然老者有意阻止,但见到洛尘的态度又改变了想法,他虽然没有年轻人的那种争强好胜的心性了,但是他也算是一方的大人物,自然有大人物不能冒犯的威严。

加上洛尘说他的藏品是假的,让他内心确实有些不太高兴。

也该给现在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狂妄自大的年轻人一些教训了。

而且对于自己的孙女,别看是个女孩子,但是一般人还真不是对手,毕竟自己也调教了十几年,这一点上老者很有信心。

“臭小子,以后长点记性,别见谁就乱说话。”那个叫双儿的女孩子一挥手,整个车厢又呼啦一下子站起来十几号人,显然这老者身份肯定不一般。

本来乘务员要过来阻止的,但是其中一个大汉走到乘务员面前掏出一张证件,乘务员猛地面色一变,看看那老者后,脸上一脸恭敬的退了出去,随便还把车厢的门给带上了。

而那个女孩则是走到了洛尘面前,然后冷笑一声,鄙夷的看着洛尘,不过接下来却是招呼都不打直接一巴掌朝洛尘扇了过去。

显然对方完全没把洛尘放在眼里。

这一巴掌来势汹汹。

不过洛尘躲都没有躲下,甚至看都没看那个双儿一眼。

叫双儿的女孩这一巴掌呼过去本来就是想教训洛尘一下的,不过她下手也确实有点没轻没重,别看她是个女孩,但毕竟是个练家子,这一巴掌下去,换成常人肯定能把下巴打脱臼了。

但是就在这一巴掌即将打到洛尘脸上的时候,忽然双儿脸色猛地露出骇然之色。

因为在离洛尘脸还有三公分的位置停住了。

不是双儿不想打,而是打不进去了,她这一巴掌落下去,像是无形之中打到了一堵气墙上。

任凭她如何用力,脸都憋红了,也无法寸进丝毫。

“双儿快退下。”老者神色大变之下,猛地站起身来,然后闪电般拉开了双儿,一颗心简直快要提到嗓子眼了。

随即朝着那十几个人摆了摆手。

以洛尘的眼力,自然看出来了,刚刚那十几个人可是准备掏枪了。

有点意思。

“这位先生对不起,是老朽孟浪了。”那个老者见到洛尘没有继续出手,才略微松了口气,然后态度非常恭敬的对洛尘抱拳一拜。

“双儿,快给这位先生道歉。”老者甚至还拉了拉旁边的少女。

“爷爷,你干什么?你是什么身份?再说了,我不信他能挡得住子”

“给我住口,你懂什么?”那老者忽然呵斥道,子弹或许挡不住,但是对方却能够在手下开枪之前杀掉自己和孙女,这一点老者很肯定。

“快道歉!”老者内心此刻已经生出了一丝恐惧。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不可能不知道,因为这是内劲外放,就是放在所谓的武林中,那也是泰山北斗,号称宗师级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如果出手,那么即便是他也挡不住对方一招。

内劲外放,如果对方有杀心,怕是吐气间就能要了他们爷孙两的性命。

这样的人物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存在。

“对不起。”双儿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还是道歉了。

“下不为例,没有人敢拿巴掌呼我。”洛尘神情很淡然,但是语气之中却透露出了一丝杀意。

而且这一刻洛尘的气势变了,犹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邸,气吞山河,压盖天地,仿佛神邸亲临凡尘一般。

幸好对方只是一个小女孩,以洛尘仙尊的心态不会太过计较。

否则只要敢拿巴掌呼他,怕是刚刚对方就已经成为了一具死尸了。

当直面洛尘的那股气势,双儿才猛地感觉脊背发凉,浑身冰冷无比,如至冰窖,双腿不听使唤的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先生对不起,是老朽孟浪了,还请先生看在她只是丫头年少无知的份上高抬贵手。”那老者冷汗直流,再次抱拳一拜,同时他自己也感觉有些站立不稳了。

这一刻这老者内心掀起了滔天的波澜,到了他这个地位和见识,自然是能够触摸和知道一些常人无法知道秘密。

但是越是知道那些东西,他对洛尘就越发的畏惧,老者内心苦笑,居然会在一辆动车上,遇见这样传说中的人物。

事实上老者在通州是一个极其有权有势的人,至少在通州来说,还没有人能被他放到眼里,明里暗里,两道上的人有些时候都要看他脸色行事。

但是今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内心也是第一次出现了恐惧。

“在下叶正天,敢问先生高姓大名?”老者赔笑道。

第3章 奇遇连连

“洛尘!”

“洛先生,您刚刚说在下的这幅画是假的?”叶天正能够有如今的地位,自然不是傻子,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化解了尴尬。

“假的。”

“先生恕我冒昧,这幅画可是南宋时期一位大家所做,也是我花了大价钱和大心血才拿到手的,为此我还找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专门鉴定过的。”叶天正语气很恭敬,甚至用上了尊称。

这让叶双双满脸的不可思议,要知道,即便是见到一些有实权的大人物,爷爷也没有如此恭敬过啊。

“我证明给你看。”

但洛尘的双目之中有幽暗的蓝光一闪即逝。

这是天眼,再生之眼,原本只有觉醒体内神藏过后的人才能够拥有,但是洛尘则是因为太皇经的缘故可以使用一点。

天眼可以见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一些东西,比显微镜还好使。

洛尘之所以能看出这幅画是假的,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不过洛尘的这个天眼也只是半吊子,毕竟只是借住太皇经护体气息的原因,所以还无法做到真正的透视。

不过分辨这幅画的真伪,已经足够了。

洛尘的手指很准确的停在了画当中的一处,画的材质是布帛的,洛尘手指往下一按,再次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扯出了一根线头。

那可是价值上千万的画,洛尘居然就这样给毁坏了,不过洛尘眼皮都没眨一下,随后洛尘很果断地将一根细线扯出来,丢在叶正天的面前。

其实只是一根线而已,就算有人认真鉴定,也不会注意一根线。

“这是?”

“这是锦纶,人工合成的材料。”

“你家七百多年的画里面有锦纶?”洛尘摇摇头开口说道。

这让叶正天老脸一红,自己居然被人给骗了。

七百多年前哪里来的锦纶?

随即叶正天使了个眼色,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走过来打算拿走那副画,顺带也打算将那装画的木盒拿走。

“等一下,这木盒?”洛尘忽然喊道。

“怎么?洛先生对这木盒感兴趣?”叶正天像是看出了洛尘的心思。

“先生若是喜欢,只管拿去好了。”叶正天此刻表现的很大方。

“爷爷。”叶双双在一旁提醒道。

其实叶正天哪里不明白,既然洛尘能够看出这幅画是假的,那么肯定有极大的本领,而且刚刚那气息外放也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连洛尘都能看上的东西,怕是真的是一件宝贝,但是叶叶正天却打算送给洛尘。

这可就是大手笔了。

洛尘微微一愣,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大方,不过他确实看中了这个木盒,因为这木盒内恐怕是有一颗种子,可以觉醒体内神藏的种子。

现在的洛尘虽然有太皇经的气息护体,但是想要修炼太皇经却需要激活体内的神藏,而这木盒内的那颗种子虽然干枯了,但是洛尘自然有办法让它复苏。

而这东西目前对洛尘来说,确实是属于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可以说洛尘一度怀疑自己运气是不是有些好的过分了,刚刚重生回到地球,居然就能够碰到一粒种子。

这可就有点让洛尘惊喜了。

即便是在修真界,种子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更不要说在地球了。

有了一枚种子,那可是可以省去一个甲子的苦功,直接开启体内神藏,然后开启修炼。

只是洛尘也不愿意白白占人家便宜,他堂堂仙尊,还没那么小家子气,去争抢一些普通人的东西。

“说实话,我确实看中了这个木盒,因为木盒内有一样东西是我需要的,但是这个东西若是落在你们手中,确实没有多大价值,这样吧,今天的这个人情我先承了,日后若是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洛尘开口道。

要知道这可是仙尊的承诺,曾经的各大势力多少人打破头都想得到这句话!

现在却很幸运的落到了这个老者身上。

“那老朽也不客气了,既然洛先生开口了,老朽确实有一事相求。”叶正天的狐狸尾巴转瞬间就露了出来。

“老朽恳求先生,收我这孙女为徒!”叶正天忽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这让洛尘也是一愣,暗骂一句老狐狸。

“换个吧,这个做不到,说实话,做我徒弟,她还不够格。”洛尘不是要食言,而是他可是仙尊,等日后,有多少大人物的子女会前来求着自己拜入门下?

而和那些大人物比起来,这叶双双确实不够看。

而且的确叶双双的资质太差了。

“可是先生您刚刚可是已经开了金口了。”

这也确实是,毕竟洛尘是仙尊,金口一开,岂有收回去的道理?

“这样吧,我收她做记名弟子。”洛尘有点勉为其难,最后只能找了个折中的法子。

“还不快点拜见师父?”

“拜见师”

“还是叫老师吧。”洛尘打断了叶双双。

一番客套之下,车子很快到站。

交换了一下电话,洛尘提着行李先一步离开了。

等洛尘走后,叶双双抬起头看向叶正天。

“爷爷,你干嘛非要我拜他为师啊,就算他有几分本事,但是爷爷以我们在通州的势力和实力,多少人求着要收我?你干嘛”

“闭嘴,你懂什么,咋们这次可是攀上了大关系了,双儿,你也许不懂,爷爷不怪你。”叶正天叹息一口气。

“但是你应该听过林化龙吧?”叶正天正色道。

“林化龙?南方军区的那个人称狂兽的林化龙?”叶双双忽然大惊失色。

叶双双或许不是叶正天那个圈子的人,但是她可是从小就听自己爷爷讲一些以前的故事。

如果说最让她崇拜的是谁,那么就非属林化龙不可了。

那可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拥有传奇的一生,曾经的一次边境摩擦,那人只手空拳,一个人可是打退了一个师的存在。

简直都快被神话了。

而且也听说有一次北疆发生暴恐叛乱,林化龙的一个兄弟刚好在那边牺牲了,林化龙为了报仇,一个人直接打到了人家基地去了,把人家基地都给掀翻了。

那可是战场,有大口径热武器的战场啊!

听到自己的爷爷忽然提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叶双双怎么能不变色。

“爷爷,你难道说,他能够潜力成为林化龙那样的人?”叶双双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呵呵,成为那样的人?傻丫头,至少今天他露的那手,我觉得实力恐怕已经不再其下了。”叶正天叹息一声,露出羡慕之色。

“啊?”叶双双一张俏脸顿时大惊失色,嘴巴张的像是能够吞下一个鸡蛋。

“只要他在通州,就不遗余力的给我拉拢他!先安排一家公司,一部豪车给他吧。”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