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彻底失望,气得我一夜睡不着觉,从今天开始我支持武统

发生在上海,出现挤兑潮?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于鲁明落马:一个猫腻与两个巧合

律新观察 2022-05-16



4月16日,中纪委消息,北京市政协副主席于鲁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于鲁明1961年12月生,北京人,现任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教科卫体委员会委员,农工党中央常委、北京市委主委,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


一个“猫腻” 


于鲁明在位期间大力推介HPV疫苗的时间是2020年5月两会期间,巧的是2020年4月29日,国内首家获得二价HPV疫苗厂商在A股上市(规避一下法律风险,大家可百度查),2021年,仅靠一支二价HPV 疫苗的销售额就超过30亿元,毛利率更是高达92%。

在新冠疫苗问世之前,HPV疫苗可以说是疫苗界顶流,不仅“钞能力”没得说,更是股价推动器。上市短短两年时间,股价从发行价8.75元/股直接飙涨至2022年3月28日的271.8元/股,翻了31倍,市值达1650亿元。

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不得而知,这需要司法部门进一步核实。

在于鲁明提交的提案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宫颈癌在我国已位居女性生殖道恶性肿瘤第一位。2018年的评估数据表明,全球每年近57万女性新患宫颈癌,31万余女性死于宫颈癌。国内多中心、大样本流行病学横断面现况调查显示,中国成年健康女性人群HPV感染率在15%左右,并在17—24岁和40—44岁出现两个感染高峰。我国在9—14岁女孩接种HPV疫苗覆盖率上仍有较大差距。全球已有长达14年的HPV疫苗预防接种经验,我国9—45岁女性的HPV疫苗接种率不足0.05%,其中9—14岁女性在接种人群中占比不足5%。

由数据得出结论,为了维护女性的健康,降低患癌率,节省大量治疗费用,我们应该大力推动女性接种HPV疫苗

但HPV疫苗进口的非常昂贵(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而且还供不应求),那怎么办呢?他又表示到,这不是国产首个HPV疫苗上市了嘛,9—14岁女孩接种疫苗的总费用仅为658元。主动接种疫苗的费用远低于被动治疗宫颈癌的费用,并且接种疫苗每年能挽救十余万个家庭。

听起来,整个逻辑没啥问题吧?我认为任何一个女性都会对宫颈癌谈虎色变,虽然患病概率很低,但谁都不会愿意让这个意外降临在自己头上,他的建议非常好啊,花小钱可免大灾,何乐而不为呢?


有句话说的好,不要用你的无知挑战别人的专业!这句话我是要改一改的,不能因为无知就无脑听从“专业”。在看来很符合逻辑的提案,却忽略了几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打了HPV疫苗就可以不得宫颈癌了吗?其实,如果不打疫苗,患宫颈癌的概率也是相当低的。即便打了HPV疫苗,也没有任何机构、任何医生可以保证你不感染到HPV病毒。所有的报告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通过制造恐慌和焦虑来引导你打疫苗。


第二个问题:HPV疫苗有副作用么?这都是只字未提的内容。只强调疫苗可以预防,但能预防到什么程度?有没有副作用?对女性健康有没有危害?他们从来都是闭口不谈的。

根据世卫组织 VigiAccess数据库,截至2017年12月11日,已提交了HPV疫苗接种后报告的81340份不良反应报告,包括36062例神经系统疾病报告、2241例心脏疾病(包括35例心脏骤停)、460例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症(POTS)、超过3000例癫痫发作或癫痫、8124例晕厥和342人死亡。2018年,《毒理学与环境性健康杂志》发表了对美国800万女性怀孕率下降问题跟踪七年的重大研究论文,作者为纽约城市大学Baruch 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系的盖勒·德隆博士。这项研究分析了全国健康和营养调查中收集的信息,该调查代表了 2007 年至 2014 年间居住在美国的 800 万 25 至 29 岁女性。大约 60% 未接种 HPV 疫苗的女性至少怀孕过一次,而接种疫苗的女性中只有 35% 怀孕了。

结果表明,与未接种过 HPV 疫苗的同龄女性相比,接种过 HPV 疫苗的女性怀孕的可能性更低。如果本研究中 100% 的女性接种了 HPV 疫苗,数据表明曾经受孕的女性人数将减少 200 万。

知道HPV疫苗有多赚钱么?


以国产二价HPV疫苗为例,这家A股上市公司年报显示,2021年仅靠一支二价HPV疫苗的销售额就超过30亿元,毛利率高达92%!!!

即便是这么高的价格,市场依然一针难求,主要是因为企业在媒体上的大力推广,以及渗透到卫健委甚至专家站台帮着推销下共同努力的结果。更狠的是,目前国内9-45岁女性人群数量约3.81亿人,目前HPV疫苗接种在适龄女性中的渗透率仅约7%。市场空间是非常大的。从WHO到国家层面,再到地方,各种专家学者站台,到处充斥着HPV疫苗的消息。其实,很多如HPV疫苗或者类似的疫苗,其背后可能都站着一个利益集团,他们绑架着于鲁明这样的贪官,他们忽悠着善良的人们,他们吸取着民脂民膏,却根本不会顾及人们的健康



两个巧合


于鲁明这边刚落马,他在位时主抓的政绩之一,“京医通”也出事了。



网络信息显示,“京医通”的运营方日前发出通知,因某出资方拒绝履行出资义务,“我司……无力承担高昂的运营成本,京医通线上系统将于2022年4月20日9时起正式停运。”


消息传开后,北京地区民众反响强烈,而北京卫健委也不得不出面回应,正在“指导”当事双方从维护公众利益出发理性解决纠纷。



其实,还有一个巧合——于鲁明落马的第二天(4月17日),北京某疫苗生产企业专责与政府对接的高管就突然逝世了,这一“巧合”恐怕也会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这里纯客观陈述,不做臆想猜测。


延伸阅读——

无声的控诉!复旦和交大老教授相继“额外死亡”

头顶绿帽喜当爹?哈师大“一撮毛”书记杀妻案细节疑曝光

这是趁火打劫!饶毅怒批疫情期间强行派送未经证明的中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