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蔡英文在美大肆鼓吹台独,何时开战?大陆武统进入倒计时

去了一趟西藏,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去了一趟西藏,我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0月1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小伙子,如果你能帮忙找回我的儿子,我给你五万块重酬!

小说 韩城周边大小事 今天


001 光棍节之流星灌顶


袁天南,11月11日出生。不愧是光棍节出生的主,长这么大居然连一场恋爱都木有谈过,处长的帽子至今还牢牢戴在头上。

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一年一度的、大名鼎鼎的光棍节再次来临,袁天南的二十四岁生日却没有知心朋友陪伴,形只影单。

一个人孤独的过生日,也没什么可庆祝的,晚上下班后,出去找个小面馆吃碗面就算是应景了。

就在袁天南吃面的时候,邻座一对小情侣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女孩:“亲爱的,网上说今晚有流星雨看耶,我们去看好不好?”

男孩:“切,流星雨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像下雨一样,要是倒霉的话说不准会被陨石砸中,那就死得太冤了。”

女孩:“你说什么,可以许愿的嘛,听说流星雨来的时候许愿很灵的哦……”

男孩:“许什么愿,每年过生日许的愿也不见应验过,你们女人就喜欢这些虚的,要去你自己去,我和朋友约好去打游戏,今晚比赛。”

女孩:“你……那你和你的游戏谈恋爱去吧!”

袁天南看着女孩很生气地走了,而那个男孩却没有追,自顾自地吃,袁天南真心想将手里的那碗面扣在他的狗头上,麻痹,这货这么对待自己的女朋友,画个圈圈诅咒你丫的每一年的光棍节都是光棍!

对啊!

袁天南暗拍大腿,今天上班的时候,他在网上看到过一条新闻,新闻标题是“光棍节一起去看流星雨”,这条新闻说今年的北金牛座流星雨在11月11日光棍节这一天迎来最壮观的时刻,是我市最好的观赏时机。

袁天南暗想自己的生日正好有流星雨光临地球,好日子啊,既然是这么个好日子,那就去看流星雨吧,就像刚才那个女孩说的,流星雨来的时候许个愿,说不定很快就能达成心中期盼已久的愿望了呢,嘿嘿。

看流星雨自然要远离市区,在黑暗的背景下才好看,而最佳的观赏地点就是市郊的阳明山。

阳明山不高,是云江市的风景区,有公交车直达,很方便。

四十分钟后,袁天南走下公交车,跟随人潮爬到阳明山顶,上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特别是那些专业的天文爱好者,架起长枪短炮拨弄着,而纯粹是来玩的,除了成双成对的情侣,就是拖家带口的一家人,像袁天南这样的光棍一人,少之又少。

不过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好处,那就是不管去哪里都很自由,并不需要征求别人的意见,袁天南独自一人很轻松地攀爬到最高处的一个小平台上。

这个小平台已经有几个天文爱好者早早占据,单是三脚架就占去大部分面积,平台地方又不大,剩下的空隙很少,刚好塞下袁天南一个人。

等到坐在三脚架底下的袁天南快打瞌睡的时候,就听到人们开始欢呼起来:“快看,流星雨来啦!”

袁天南精神一振,抬头看去,只见夜空中真的下起了流星雨,一条条光影飞快地坠落,仿佛就在眼前一般,漫天的星光顿时黯然失色。

袁天南想起要许愿,赶紧站起来十指紧扣放在胸前,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许愿:天灵灵地灵灵,上天保佑我事事成,升官发财样样要,各种美女不能停!

念了一遍后睁开眼看看,发觉流星雨更密集了,而很多人都在许愿,袁天南担心不灵,于是又闭上眼睛继续碎碎念:天灵灵地灵灵,上天保佑我事事成,升官发财样样要,各种美女不能停!

停字刚念出来睁开眼睛,突然看到一条光影飞快向自己头顶坠落,袁天南刚想躲避,却感觉全身一僵,根本无法移动分毫,因为是仰着头的,眼睁睁看着那道光影闪电般从额头射了进去而毫无办法,开始的时候感觉到脑子一阵清凉,紧接着传来剧痛,他身子一晃,十分震惊地说道:“麻痹的,老婆还没娶到却被流星打中,老子这回死定了……”说完后眼前一黑往后就倒了下去!

这里的小平台本来就小,身后有好几个三脚架架着长镜头的相机和天文望远镜,这下损失惨重了,五个三脚架被袁天南一压全都倒了,周围立刻响起叫骂声。

大家骂了几句,没看到倒下的人反应,其中一个拿出手电照去,只见袁天南双眼紧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吓得他们大声叫道:“哎呀,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

旁边有人叫道:“快打120,救人要紧!”

因为是风景区,又有这么多人来看流星雨,因此政府不只派了警察来维持秩序,连消防车和救护车都派来了,以防不测。

不一会,救护车如飞来到,下来一个医生两个护士,来到直挺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袁天南跟前蹲下来开始检查。

因为没有伤口也不见血迹,医生说道:“他没有伤口啊,难道是疾病发作?”

袁天南刚刚被光影击中的时候,额头是被打穿一个小洞的,但是他倒到地上不久,那个小洞就神奇的愈合了,而又因为伤口实在太小,血液还没有渗出来伤口已经愈合,因此没有血迹,这个现象要是被别人看到,一定以为是眼花。

其中一个拿着被砸坏相机的男子说道:“刚才他在看流星雨,突然就倒下,还把我们的相机和天文望远镜压坏,他不会是装病吧?”

医生没搭理他,而是对两个护士说道:“先抬到车上再详细检查。”

护士正想把他抬起来,只见袁天南突然“啊!”的叫了一声,其中一个护士说:“他醒了!”

袁天南缓缓睁开眼睛,只感到光线很刺眼,急忙又闭上眼睛,而剧烈的头痛让他冷汗狂飙。

耳边传来医生的声音:“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袁天南痛得实在难以忍受,咬着牙说道:“头很痛,痛死我了!”

可他刚说完,痛楚竟然在慢慢消失,医生刚想叫护士打针,袁天南却缓缓坐了起来。

002 天价赔偿


护士急忙说道:“你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来,我还要给你做检查。”

袁天南长长呼出一口气,擦擦满头冷汗,笑道:“可我刚说完突然就不痛了。”

医生说道:“那也要再检查一遍,到救护车上去吧。”

袁天南心想是得检查一下,刚才那道闪光很明显是从额头射进自己的脑袋里去了,要不然头也不会这么痛,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

仔细检查过后,医生得出没有任何问题的结论,再听袁天南说没有什么不适后,就让他下车走了。

救护车开走,袁天南也兴趣缺缺不想再看流星雨,转身就想下山,可他还没迈步,几个人突然将他围住,其中一个将一个天文望远镜伸到他的面前说道:“小子,你刚才摔倒把我的望远镜压坏了,你说怎么办?”

其余几个也同时伸过来被摔坏的东西,七嘴八舌的要他赔偿,袁天南一看就知道糟了。

的确很糟,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光学仪器,其最大的特点就是贵得离谱。

袁天南擦擦脑门的冷汗,弱弱地问道:“你的这个望远镜要多少钱?”

“不是很贵,也就三千块钱。”

“我的望远镜一千五。”

“我的相机一万六。”

“我的相机两万二。”

要命的是最后一个男子将套着一个长得离谱的镜头的相机递到袁天南面前说:“我这个相机不贵,只要四万八……呃,你别担心,它没有坏,只是这个单反镜头摔坏了,因此你得赔我一个镜头。”

脸色已经变灰的袁天南小心问道:“那你这个镜头多少钱买的?”

那人轻轻说道:“不多,十七万!”

我靠!

袁天南刚刚靠了一句,双眼一翻就向地上倒去!

昏倒是目前最有效的办法,也是袁天南的唯一选项,他是被吓昏的。

其中一个见状就冷笑道:“喂,别装死啊,你丫的搞坏了东西就得照价赔偿,给老子起来!”

“对,快起来!”

“看来他是打算赖死不赔了,咱们报警!”

“好,我打电话。”

就在这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个清脆而威严的嗓音:“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干什么,让开让开!”

有这样一出好戏看,围观的人可是不少,众人都很有经验,能够这么说话的人一定都有些来头。大家回头一看,急忙让开一条路。

来人是一名女警,一身警服穿在她曼妙的身上十分好看,而在朦胧的光线下,她的小脸美得令人陶醉。

那五个人一看到这么漂亮的女警,全都露出讨好的笑容,而女警看到有人倒在地上,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在打架?”

“没有打架,是这小子刚才跌倒把我们的东西搞坏了,我们要他赔偿,谁知他竟然装死!”

“没错,警官您可得替我们作主啊。”

“……”

女警听后就问:“那他现在怎么了,我看看。”

说着话,女警蹲下身对袁天南问:“你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

袁天南一听是女警来了,可不敢再装死,呻了两声说道:“我的头好痛。”

女警问:“很厉害吗,要不要叫救护车?”

袁天南心想救护车刚走呢,再叫不是被骂死,连忙说:“不用,躺会就好了。”

谁知那个十七万镜头的主说道:“警官您可别信他,这小子刚才好好的,一听说要他赔钱就跌倒装死。”

其余人纷纷附和,女警听完,轻蹙柳眉看着袁天南说道:“你没事就起来,把事情经过和我说说。”

袁天南慢慢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女警问道:“快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天南想想没辙,只好老实说道:“我刚才站在那边的小平台上看流星雨,刚刚看一会,突然感到头很痛,痛得我一下子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看到医生在检查,就这样。”

女警听完就问:“你以前是不是有头痛的疾病?”

袁天南忙说:“没有啊,从来没试过。”

“那怎么会……”女警说了半句,感觉跑题了,于是话锋一转,说道:“这么说,你昏倒后压坏别人的东西你一点都不知道?”

袁天南摇摇头:“不知道。”

女警说道:“虽然你不知道,但事实的确如此,因此,该赔的还是得赔人家。”

袁天南急了:“就算要赔也不能照价赔吧,再说我也不是故意的。”

那五个人更急,七嘴八舌的纷纷说就算不是故意的也要全赔,因为说话太嘈杂,女警只好摆手阻止他们鼓噪,对他们说道:“各位,既然大家一致认为他不是故意的,而你们的东西也不是全新,我看这样,就按照原价的七成赔偿,大家没意见吧?”

袁天南暗说他们没意见,可是老子有意见啊,就算是赔七成,不说别的,单是那个十七万的镜头就得赔差不多十二万,这不是要老子的命么。

女警看到大家都不说话,知道双方都不满意,可除此之外她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为了维护自己身为警察的权威,她盯着袁天南问:“你同意吗?”

袁天南被这美女警察逼得没办法,无奈之下只好点点头:“好吧,我同意。”

女警这下满意了,转头看着另外五个:“你们呢?”

五个人互相看看,也点头同意,他们都是精明人,想着只要袁天南赔钱,自己拿着损坏的东西去找人修理好就行,除去修理费还能赚一笔,何乐而不为。

女警看到双方都同意,就说:“那你们都把身份证拿给我登记,还有各人损坏的东西也要详细记录。”

大家闻言纷纷把身份证拿出来递给女警,女警摁亮手电照着逐个记录好,然后将身份证返还给大家,最后将袁天南的身份证还给他说:“袁天南,你给我一个赔偿的日期。”

袁天南想了想就说:“一个星期吧,好吗?”

那五个人不干了,异口同声说:“不行,太久了。”

女警盯着袁天南问道:“为什么需要这么久?”

003 找钱


“我……我……”袁天南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咬着牙说:“因为我没钱,得去借……”


“我靠,原来是个穷鬼,哈哈哈!”五个人一起嘲笑起来。

“住口,你们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女警威严地喝止,然后对袁天南说:“那就这样,一周后的星期三上午十点你们都来市局找我,我叫慕容可依。”

袁天南暗暗赞叹,靠,这小妞的名字真不错。

回到单位宿舍,袁天南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咣啷”一声,脚下踢到了一个空啤酒罐,把灯打开,从冰箱找出一罐啤酒,狠狠灌了一口,再点燃一支烟,走到窗前看着远处的灯光出神。

想起要给人家赔偿十几万块钱,袁天南很是发愁。他说去借钱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他不但没钱,连朋友都没有,上哪借去,这货现在想的是假如从窗户跳下去能不能摔死,如果摔不死反而变成残废,那比死难受多了。

虽然是一名公务员,可他参加工作才一年,丁点的工资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实在是太少了,地地道道的月光族,根本没有积蓄。

纠结,袁天南把自己扔到床上,闭上眼睛开始想办法,正想着,头突然晕起来,袁天南刚刚呻一声,脑子里忽然出现一个图像!

袁天南惊得目瞪口呆,他仔细看着这个图像,感觉就好像做梦一般,但是却比做梦的时候清晰得多,说是高清一点都不为过,之所以这么清晰,是因为这个图像只有一个方框,而在方框的下方出现一个按钮,按钮上有两个中文字:搜索

更神奇的是这个方框中的左边竟然有个光标在跳动。

袁天南暗说:这是什么?

刚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方框中马上出现四个字:这是什么?

袁天南惊得突然坐起来,睁开眼看清楚自己不是做梦后,深呼吸几下,命令自己别紧张,然后看着那个按钮默念:搜索

随着按钮动了一下,一个视频播放的小窗口呈现在面前:

视频出现一个从太空俯视的地球,画外音同时响起:“这是来自未来的天基搜索系统,该系统和目前的普通搜索系统有着本质的区别。旧时代的搜索引擎是指根据一定的策略、运用特定的计算机程序从互联网上搜集信息,在对信息进行组织和处理后,为用户提供检索服务,将用户检索相关的信息展示给用户的系统。搜索引擎包括全文索引、目录索引、元搜索引擎、垂直搜索引擎、集合式搜索引擎、门户搜索引擎与免费链接列表等。”

“天基搜索系统和普通的搜索引擎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普通搜索引擎所搜索的范围具有局限性,并且被人为限制、屏蔽链接等,又因为开发者的技术水平所限,有很多功能无法发挥,因此,普通搜索引擎只能满足人们一般的需求,更深层次的要求则无法实现。比如地图功能,普通的搜索引擎只能根据地图库来定位某个固定的地址,但是天基搜索系统因为储存了历史上所有的信息,因此,其功能十分强大……”

袁天南越看越是震惊,也越是惊喜,等他按捺着兴奋的心情看完视频后,心想得检验一下这个天基搜索系统是不是如它说的那么神。

袁天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单位的老大,注意打定,就开始默念寻找韩丽萍,很快,视频窗口里的地球上有无数个光点在闪动,袁天南一头黑线,原来地球上有这么多人叫韩丽萍。

明白了原因之后,袁天南指定是云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局长韩丽萍,搜索结果马上出来,一幅令他差点喷鼻血的画面出现在脑海!

袁天南顿时被雷得张大嘴巴合不拢,过了好一会才惊叹道:“我靠,好牛逼!”

的确牛,现在的搜索引擎只能在电脑搜索并给出链接,但是这个牛叉的天基搜索系统竟然能搜索任何人,并且给出实时图像,这可是要逆天的节奏。

接着,袁天南开始尝试各种功能,他最感兴趣的就是找地方、找人还有找物品。最终的结果是无论他想找什么都能迅速找到,就连两年前丢失的手机竟然也被他找到,拥有这么牛叉的天基搜索系统让他开心得差点跳起来。

好不容易慢慢冷静下来,袁天南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欠债,嗯,接下来就是要考虑怎么在短时间内挣个二十万赔偿款的问题。他想了一会,眼睛忽然一亮,马上用意念搜索:别人丢失的钱。

地图迅速打开,只见密密麻麻的亮点令他狂喜不已,他用意念指示其中距离自己住的地方最近的一个光点,发现竟然是一个五毛钱的硬币躺在楼下路边的臭水沟里!

袁天南摇摇头,接着又选几个光点,也都是小钱,都是一毛、五毛、一块五块的,最大面值的是十块,而这十块钱还是在三公里以外的菜市场过道上。

袁天南心想这样不行啊,哥要找大钱呢。

“对啊,我怎么这么笨呢?”袁天南惊呼起来,然后用意念返回方框,筛选超过二十万块的地方。

这下好了,出现的光点只有区区的十几个,而在云中市却一个都没有,最近的也在一千八百公里外。

袁天南顿时泄气,这么远的地方,就算乘坐飞机过去也要不少时间,如果去到已经被人捡去的话,连机票钱都会亏掉,再说随便请假,梁智敏那个狗日的肯定也不批。

麻痹的,为毛本市就没人丢大钱呢,太不科学了,还是算了吧,这条路行不通。

那接下来怎么办,欠着人家差不多二十万,要是时间一到还不上,那个美丽的女警慕容可依估计会变成一只吓人的小母老虎。

这个问题暂时无解,袁天南不再去想,专心致志去玩刚刚得到的搜索系统,他想更多的去了解这个神秘的东西究竟有多牛逼。

004 挽救美女


可他还没怎么玩呢,忽然感到一阵非常强烈的倦意袭来,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袁天南感觉自己昨晚的经历好像做了一场梦,看看上班时间快到了,连忙爬起来洗簌。

因为起得晚,袁天南来不及吃早餐,下楼出门后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公交站在对面的马路边。

早高峰人很多,袁天南走到路口时正好是红灯,于是站在人群的后面等待,目光却被前面的一个女子背影吸引着。

这个女子身材非常不错,身高大约一米六五,一头长发垂在肩膀上,十分柔顺,一个漂亮的米黄色手袋挎在肩上,身穿白色衬衣,黑色长裤,黑色高跟鞋,腰身虽然不算很窄,但也不粗,因为没看到赘肉,而下面的屁股却很大,圆圆的翘翘的,再下来两条大腿也是浑圆笔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有感。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看背影估计年纪不是很大,也就三十岁左右。

看仔细后,袁天南就抬头看看红灯的时间,还有十秒,他就走前一步,打算跟在这个女子后面过马路,可就在此时,他看着女子背影的眼神突然惊恐的睁大,然后抬头一看倒计时的时间,正好显示绿灯,袁天南一把抓住这个女子的玉臂说道:“小姐等等,别过去!”

原来,袁天南看到这个美女这么吸引人,忍不住调出脑中的天基搜索系统,默念搜索面前的美女。

结果出来后,把他吓坏了,情急之下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伸手就把美女往后拉,因为用力过猛,将她拉到了怀里。

女子刚刚举步想走,却被人拉住手臂,而手臂正紧紧的夹住手袋,被袁天南拉住的一瞬间把她吓得“啊!”一声大叫,身子猝不及防被袁天南拉到了怀里!

后面跟随的行人惊恐的看着袁天南的动作,还以为是这家伙想抢美女的包包呢,一边回头看一边向前走,袁天南急忙大声叫道:“大家别过去,危……”

险字还没说出口,只听得“啪”的一声传来,他的脸已经被怀里的美女扇了一记耳光,她满脸怒容娇斥道:“臭流氓快放手!”

突然,只听得马路传来发动机的怒吼,听声音是跑车无疑,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只听得“吱”的汽车急刹声,紧接着就传来“轰”一声巨响,前面的人同时发出惊叫:“天哪,撞死人了!”接着行人全部掉头往后跑来,满脸惊惶之色。

袁天南虽然被打了一记耳光,但是他并没有放手,而是拉着女子向路边快速的退去,并且说道:“快退,有危险!”

该女子听到说撞死人了,也被吓得往后退,惊慌失措之下好在有袁天南拉着才不至于被人撞倒。

众人惊慌过后,站在路边观看,只见是一辆红色玛莎拉蒂跑车将两个行人撞飞后,一直冲过路口,再狠狠撞上前面绿灯通行中的一辆小车,将该小车撞得翻了一个筋斗滚出去好远,而玛莎拉蒂跑车打了一个回旋,屁股又和另一辆车相撞才停下来,车头和车尾已经面目全非,由此可知开得有多快!

路口那几个正在指挥交通的交警迅速封路,并且开始打电话叫120,被撞飞的是两个最先过马路的男子,他们被玛莎拉蒂撞得飞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两个筋斗才掉到地上,很显然是惨死了。

围观的人中有些开始愤怒了,一起跑过去拉玛莎拉蒂的车门,按说这车也确实牛逼,撞得这么利害车门居然能够打开,驾驶员现在已经被弹出来的气囊夹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愤怒的几个人怒骂着将他拖出来,只见司机是一个头发染成绿色的纨绔子弟,这就更加激起了人们的愤怒,纷纷开始拳打脚踢狠揍起来,把那小子给揍得嗷嗷直叫!

不说现场乱成一锅粥,单说袁天南,他等人群向车祸现场聚集后,发了一会愣,回过神来就向对面的公交站走去,现在路已经被封了,连公交车都过不来,看来得打的去单位了,就这样要出十几块车费,袁天南感到肉疼。

袁天南刚走几步,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小伙子,刚才……对……对不起。”

袁天南回过头来看到是刚才打自己耳光的那个女子,就笑道:“没关系,事发突然……”说到这他说不下去了,因为看清楚后,发现这个女子很是漂亮,一张鹅蛋脸光滑水嫩,长长的睫毛,衬得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袁天南露出浓浓的歉意,白衬衫很合身,这是袁天南长这么大所见过的最漂亮的美女,令袁天南怔怔地有些失神。

美女笑道:“不管怎么说都是你救了我一命,你吃早餐没有,我请你好不好?”

袁天南回过神来,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笑道:“呵呵不用客气,我也是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才拉你的。早餐我吃了,谢谢你,上班时间快到了,我得走了哈,再见。”

说完钻进出租车,车门关上,出租车马上走了,美女连追几步叫道:“哎,你别走啊……真是的。”

美女感到非常遗憾,连救命恩人的电话号码、姓名以及工作单位都还没有要到,这一走,以后恐怕是难有再见之日了。

再说袁天南,坐在出租车的后排闭目养神,对于刚才忽然出现的功能让他十分好奇。

刚才在等红灯的时候,他看着那个美女的背影,因为觉得她漂亮于是开始调动脑子里的搜索系统找她,竟然看到这个美女过马路会被车撞死,情急之下,袁天南顾不得其他,伸手就把她给拉住,而接下来的事情证明天基搜索系统给出的结果是非常正确的,也很及时,从而挽救了美女的性命。

袁天南越想越开心,不一会,出租车来到单位门外停下。

云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袁天南看着大门口的招牌叹了一口气。

005 无巧不成书


“哟呵,我说袁大人,是不是买中彩票了啊,上班开始打的了?”

这个声音虽然是男的,但是很尖,袁天南一听到这个声音就感觉到有些恶心。

“梁智敏,你丫的能不能别再像个鬼一样突然在背后说话吓人,那声音像只被掐住脖子的鸡一样叫唤,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鄙视!”

梁智敏,比袁天南大一岁,是袁天南的上司。人很瘦,戴着一副眼镜,全身涌动着一股阴柔之气,确实是个娘娘腔的货色。这样的人心眼最小,报复心很强,一旦得罪他,今后会专门针对得罪他的人做出各种阴狠之能事,令人防不胜防。

很明显,袁天南早就得罪他了,要不然说话也不会这么酸。

看着袁天南走进去的背影,梁智敏藏在近视眼镜背后的眼睛,露出了丝丝的恨意。

袁天南刚刚走到办公桌,忽然香风扑鼻,一个女孩出现在他的面前,有几颗青春痘的苹果脸上涌现出故意装出来的神秘:“哎,帅帅,你知不知道今天来的新科长是谁?”

因为袁天南在单位是最帅的小伙子,因此被关系比较好的女同事郝芳玲称为帅帅。

“我哪知道,难道你知道?”袁天南看着郝芳玲,看来她应该知道一些内幕消息,因为她的父亲在市委工作,虽然官不大,但是也属于有关系的人物,知道些消息不奇怪。

袁天南所在的这个科室叫食品生产监管科,顾名思义就是专门监管食品在生产环节的安全,原来的科长因为跟着一个副局长受贿被查办,这两个位置都空了五个月了,日常工作是由副科长梁智敏暂时负责。食品生产监管科总共有七个人,科长空缺变成了六个。

“我当然知道!”郝芳玲很是傲娇地挺挺丰满的胸说:“如果你想要我告诉你也行,但是你中午得请我吃饭!”

“切!”袁天南马上不屑:“既然来了新科长,等会我就知道了,想提前半小时知道还得请你吃顿饭,木钱!”

郝芳玲闻言,眼圈慢慢发红,很是委屈兼鄙视地嚷起来:“袁天南,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小气的家伙,请我吃顿饭怎么了,一点都不男人,以后再也不理你,哼!”

“哎哎哎”,袁天南急忙说道:“不会这么快就生气吧?”

胡芳龄不理他,回到办公桌拿水杯去倒水。

这时候,梁智敏走进来扯着嗓子叫道:“大家到会议室开会,快点快点。”

到会议室坐下来,袁天南发现除了科里的几个人之外没有别人,凭经验就知道,的确是新领导要来了。

很快,会议室的门打开,人刚出现在门口,梁智敏第一个站起来鼓掌,看着走进来的局长韩丽萍以及跟在她后面的一个女子笑得欢欣鼓舞。

其余人也跟着一起站起来鼓掌,而袁天南一看清楚跟着韩丽萍走进来的女子,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美女正是早上在十字路口救下来的那个,没想到她竟然是新来的科长!

韩丽萍笑着看看下面的众人,双手往下压了压,等大家坐下来后,说道:“各位同事,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美女叫沈筠,是你们食品生产监管科的科长,大家欢迎!”

科里的几个人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喜的当然是袁天南、郝芳玲等人,毕竟这个女上司长得实在是好看极了,尤其是郝芳玲,不知道这个小妞为啥特别的开心,鼓掌也是拍得最响的一个。而愁的则只有一个人,他就是副科长梁智敏,在他的心目中,这个科长位置非他莫属的,没想到突然空降一个美女下来。他脸上虽然笑着,但是心里却愤恨不平。

掌声停歇,韩丽萍又说道:“今后大家在沈科长的领导下要勤奋的工作,充分配合好她的领导,争取做出更大的成绩。好了,我还有事,下面就由沈科长讲话。”说完后就走了。

而在此过程中,沈筠也突然看到了袁天南,这个救命恩人忽然变成自己的手下,让她暗暗开心,看到袁天南很是惊愕的看着自己,心里感到很好笑,给他一个微笑后先把韩丽萍送走,回到座位上坐下来,又看了袁天南一眼,就说:“大家好,为了方便开展工作,请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

自我介绍之后,沈筠说道:“在我来之前,对咱们科的工作做过一些了解,大家的工作还是很有成效的,而我以前没有接触过食品生产监管,在很多地方还需要向大家学习,以后我们就共同努力,把咱们市的食品生产监管好,帮助食品生产企业把产品质量搞上去,让市民吃得放心、安心。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随时找我提出来,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中午下班我请大家吃饭,散会。”

散会后,袁天南刚刚坐到座位,就看到郝芳玲跟在沈筠的后面向办公室走去,袁天南心想应该是美女科长将郝芳玲提拔当秘书来用,嗯,这小妞开始走运了。

因为太巧合,袁天南到此时还没平静下来,他回想着早上救这个美女科长的过程,整个人像根木头似的一动不动。

“喂,发什么呆?”

郝芳玲突然喊出的一句话把袁天南吓了一跳:“靠,死小耗子,你想吓死我么?”

郝芳玲格格笑着:“嘻嘻,瞧你那傻样,是不是在做白日梦?”

袁天南很是无语,说道:“我这样的人只能做做白日梦啊,哪像你,被科长看中估计要高升了吧?”

“你才高升”,郝芳玲瘪瘪嘴说:“别发梦了,科长叫你。”

“你说什么?”袁天南以为听错了,再问:“科长叫我?”

郝芳玲笑道:“是呀,快去吧,好好表现,嘻嘻。”

袁天南马上站起来往科长办公室走去,到了门前,举手敲了两下,里面传来沈筠清脆的嗓音:“请进”

袁天南打开门走进去,一阵清香扑面而来,他深深吸了两口,笑道:“科长您好。”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