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口述 | 我的DIY阴蒂高潮体验大公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如果救男友的条件是失身,你怎么办?

2017-06-23 言情盒子 言情盒子

01


“可人,快逃——”

轰隆隆——黑丝绒漂亮的夜空中,突然炸开一朵血红火焰,如烟花灿烂!

凌可人乘坐的直升机爆炸,坠机!

飞机内的男人猛然将凌可人推出机舱。

身体被猛地推出机舱外不断下落,凌可人惊心动魄的望着夜空中火焰碎片四散的直升机。

——雷廷,他还在飞机上!

黑夜炸开的一朵特大绚烂烟火,壮烈又美丽。

凌可人吓得哇哇哭叫,身体不断下落,迎面冲进巨大蓝色水面之下,飞溅起无数水花儿。

水从四面八方侵蚀包围,如漩涡般吞噬凌可人全身,她呛了几口,来不及看清楚被氧气泡模糊的四周,她在水下挣扎扑腾。

突然,在水中胡乱挥动的手,抓到一个半硬却又柔软充满弹性的肉质感东西。

难道是海里的鱼?

凌可人本能自卫的猛力一攥!

水梯上,双手搭在泳池边的男人发出吃痛的闷声,下巴紧绷的线条,俊美的惊人!

凌可人感觉到她抓的东西在手中渐渐由软变硬,还在不断慢慢胀大。

我靠,体积能自由大小?这是什么鱼?

当凌可人在水中稳定下,睁开眼睛四看周围时,水中一片浅蓝色清澄,视线正前方是一双修长健硕的双腿。

她的手在他两腿之间最要命处。

凌可人稍稍一顿,闪电般的收回手,用力往上一游——

水面掀起漂亮的水花,从泳池底下突然涌出半身女人,长长秀发在空中甩出一串浪花形成优美弧线。

得救了!

冲破水面,凌可人本能的趴在前面大口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水中半勃起的巨物随着水波轻轻晃动。

凌可人愣了一下,抬起头——

赫然出现在视线内的男人,正在倨傲着下巴望着她,脸色沉冷!

同时,一个身材与脸蛋儿极佳的漂亮美人正亲昵依偎在男人胸膛中,看着从天而降的凌可人微微一愣。

她掉下来的似乎不是时候,打扰了这对儿甜蜜恋人。

漂亮美女上下打量着从天而降的凌可人,盈盈笑出声,声音甜蜜,“哟,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黑夜版么?轻狂,你的魅力还真大,连天上的仙女小妹妹都被你的魅力吸引下来了。呵呵,小姐,你这样的出场方式还真是非常特别。”

顿了顿,漂亮美人更加亲昵依偎在“还是说,你就那么想引起轻狂的注意力吗?”

凌可人满脸水珠的一怔,“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说三道四?没看见直升机爆炸?你是不是眼瞎?”

外表看似柔软狼狈的女人,没想到脱口而出的话竟这么——狂傲。

漂亮美人脸上明显掠过一抹难堪,备受欺负的求助看向男人。

男人鹰隼红眸冷冽,闭唇不语。

他抬起手温柔抚摸上怀中漂亮美女的胳膊,翛然用力一攥朝旁边狠狠一甩!

像甩垃圾般,漂亮美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巨大力道让她身体狠狠被甩出去撞上坚硬泳池边,连痛也来不及喊,就顿时两眼一黑,撞头昏了过去。

丧心病狂!

凌可人倒抽一口冷气,显然是被眼前男人无声的残忍举动吓坏。

顿了顿,她仰头,赫然映入视线的俊美脸庞令她惊如呆鸡!

银色光泽的短发,一双暗宝石般红色的眼睛,嗜血冰冷!

这个男人有着一张足以令最保守的淑女甘愿为他变成最浪荡的一张脸,狂狼俊美的惊人!

英挺的五官间透着狂野又内敛的霸气,肌肉匀称宽厚的肩膀,腹肌明显却恰到好处的不过分粗狂的胸膛。

加上他的银发与嗜血红眸,这个男人全身上下彰显着浑然天成帝王般高贵的优雅与凶悍!

银色的短发,嗜血般暗红的眼睛……

同样,在男人看到眼前女人落水面孔时,他的心脏,有一瞬间停止!

是她!

是她!

她终于回到他身边了!

“可……”

“你救救我男人!”男人还没来得及张口,凌可人捷足先登。

顾不上他丧心病狂的举动,她心里十分担心雷廷!

“……你说什么?”男人压制着狂狷躁动的心,声线磁哑,低沉冷冽。

凌可人环视了下四周,她才确定,自己并没有掉进海里。

而是十分幸运的落在一艘大舰上,最最幸运的是落在泳池里,没有受伤。

半死漂在水面儿上的漂亮美人,被几个过来的保镖像打捞死鱼一样捞出去拖走。

凌可人吞了吞口水。

一个字也没说,可怜的漂亮美人就这么夭折在这个男人手中。

他的性格是有多变态?

权轻狂薄唇冷闭,暗红色双眸紧紧盯着面前从天而降的狼狈女人。

他的目光中有许多复杂的东西。

但凌可人看不懂,她转头看着不远处海面上零散着火的光亮,心里猛然一抽。

雷廷把她推下来,但他还没来及跳下,直升机就爆炸。

“先生,你救救我男人,要我出多少钱都没关系,你救救他!”

“……”男人依旧冷酷的看着她,仿佛不可置信她这样对他说话,和这种陌生的眼神。

“司空小姐,少爷正在里面——”

“让开!”

正在这时,随着海风飘来一句好听娇气的女声。

男人暗红色眼睛稍稍侧移,略微顿了一下,他伸手长臂拦住凌可人的腰肢,贴近抱坐他腿上。

凌可人脑子里还担心着雷廷,被男人突然一抱,她挣扎的推了推,周围溅起水花儿。

“别动!”男人冷冽命令一句。

手臂更可恶的把她往身上揽了揽,凌可人就这么被迫的双腿岔开坐在他身上。

“你,你放开我!”

“闭嘴。”

“我凭什么要闭嘴啊,你放开我,我没时间跟你玩儿,还有事要做!”

直升机爆炸,雷廷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她要担心死了。

男人见她不老实的在怀里挣扎,英气的眉峰轻轻一皱。

“女人,想我把你丢海里喂鲨鱼么!”

“我不!你快点放开我,我还要去救人!”

从天而降,权轻狂目睹了整个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现实黑夜版本,她坠落的位置在偏差一点就小命归西,现在还有心思担心他人。

“司空小姐,您真的不能进去,少爷说想一个人——”

“我是他的未婚妻,你居然还要拦我?!”

显然,外面的声音无法阻止住盛气凌人的未婚妻。

凌可人听到这句话,坐在怀里不老实的身体,挣扎的更加厉害溅起一片水花儿。

“你放开我!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再碰我一下,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让你闭嘴!”权轻狂冷冽一吼,根本毫不在意凌可人的大小姐架子威胁。

她难道听不懂中国话?

外面的保镖显然拦不住司空诗诗,只听到一阵价格不菲的高跟鞋声快步靠近。

凌可人听着马上就要过来的高跟鞋声,突然有种偷情小三要被正室抓现行的恐慌感。

刚要在凌可人张嘴的时候,男人大掌索性扣住凌可人脑袋,往水下一按——

咕噜咕噜,一串气泡。

司空诗诗推开门就朝甲板顶端的硕大游泳池走过来,权轻狂一丝不挂的靠在泳池水面闭目养神。

当司空诗诗看到水下紧贴在他腹部上的女人脑袋时,司空诗诗精致淡妆的漂亮脸蛋,露出一抹尴尬的难过。

权轻狂悠然靠坐着泳池里面,水下还有其他人。

眼前这副画面,完全就是女人在水中为他口工。

“难怪你不让任何人打扰,原来这里已经有女人伺候你了。”

权轻狂长而卷的浓密睫毛轻轻颤动,享受般的慢慢睁开。

映入璀璨星光的暗红色眼睛,凛冽优雅,贵气四射。

凌可人被大掌按在水下,几乎缺氧窒息般的难受。

不论她怎么扭头挣扎,却被大掌牢牢掌控的动弹不得。

这个王八蛋——

凌可人憋着气,直接在水里抬手压住他的巨物,再次用力一攥!

权轻狂身躯轻轻一颤,荡漾起周围一圈圈水花。

凌可人筱忽从水里仰起头,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调皮。”下一秒,掠过耳边的低低磁性笑声,权轻狂抬手抵起凌可人的下颚,微凉的薄唇优雅的压覆住她的唇,清浅一吻。

凌可人顿时愣住神儿。

“配合我,否则立刻丢你喂鲨鱼!”美丽的薄唇吐出的可恶字眼儿,透着令人信服的真实性!

凌可人立刻僵住身子。

她承认,她是个比较怂的人。

而且也不敢不相信他的话,刚才她可是亲眼见识到这个男人是怎么一胳膊甩死了那个漂亮女人。

不知道哪儿来的妥协感,凌可人只是在看到他与众不同的银发与嗜血红眸时,仿佛就给人无形磁场——这个男人,惹不得!

把凌可人搂抱在怀中,权轻狂如对待恋人般,一手玩弄着她耳边打卷的湿头发,轻轻缠绕在手指上。

水中恋人嬉戏般的场景,大刺刺灼烧着司空诗诗的视线。

“我,我不是故意要来打扰你的,希望你别我的气。”

不对劲儿啊!

凌可人低着头,眼睛提溜一转。按照正常的老婆来说,看到自己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块儿,她很有资格发火。

怎么那位大小姐对保镖敢吆五喝六,对这个银发男人却——诚惶诚恐?

“刚才我听保镖们说,就在咱们船海域上空发生了一起直升机爆炸,我担心你会不会受伤,所以我才,我才过来看看。”

“难为你特地跑上来担心我。”权轻狂平淡没有波澜起伏的音调,冷酷又薄情。

司空诗诗看着权轻狂似乎没发火的迹象,稍稍在心里松了口气。视线游离到只能看见女人坐在权轻狂的后背样子。

“轻狂,我亲手做了一点海鲜宵夜,你吃一点吗?我给你端过来好不好?”

司空诗诗说着就很自然抬步想靠近泳池,下一秒被权轻狂暗红眼睛射出的冰冷视线给止住脚步。

不准靠近!

司空诗诗看明白权轻狂的冷酷眼神,乖乖站在远处没走过来。

权轻狂卷曲玩儿着凌可人湿润发丝,口气不浅不淡。

“你不是已经睡了?”

睡了,所以背着身为未婚妻的她找女人在这里风流享乐吗?

司空诗诗咬咬唇低下头,“难得可以和权轻狂一起出来提前蜜月,我……不想睡那么早。”

提前蜜月?

有这么大半夜放着美人老婆不抱,独自一个人泡在泳池的老公吗?

02

凌可人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已经大打折扣!

尤其是刚才他一言不发,丧心病狂的可怕举动。

这种小心翼翼跟帝王对话一样的态度,怎么看也不该是女王有的风范。

美女,你既然是他的未婚妻,就应该再强势一点!

话说,这个男人叫轻狂?

凌可人再心里好言相劝着,身子不舒服的动了动,却被他警告性的一掐,凌可人无声怒瞪他一眼,低头不语。

“我有点睡不着,轻狂,不如让我在这里陪——”

“直升机爆炸,既然你睡不着,就看看整艘船上有没有残骸。”

——让她一个人去看整艘船?!你这个恶魔,渣男,毫无人道的暴君!!!

真对不起你这张倾城倾国的脸!

司空诗诗好看的眉头轻轻一皱,委屈的咬唇点点头,“好,我去看看,毕竟我也担心,我会听你的把整艘船每个角落都仔细找一遍。”

有没有搞错,她居然这么听话?

传说中的“夫奴”?

说完,司空诗诗再次看了一眼背对着她坐在权轻狂怀里的女孩儿,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去。

门口传来咔哒的关门声。

“这么欺负自己的老婆,你还真是个差劲的男人!”

天底下敢对权轻狂少爷如此口不择言的人,恐怕只有凌可人一个,当然,前提是在不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

戏演完了,凌可人猛的推开他,从他身上下来游到泳池边爬上岸。

全身湿哒哒被风一吹,冷的她打了个颤,她并没注意到从口袋里掉出一只小药瓶。

双手趴在栏杆处,凌可人环望着一望无际的苍茫大海,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和雷廷越好去小海岛玩儿,却不想遇到空难,最后雷廷把她推出直升机外——

——雷廷,你一定要活下来!

凌可人在心里祈祷着,夹杂着海腥味的凉风吹来,凌可人再次全身打了个冷颤。

但是,突然莫名的,后背掠过一阵更刺骨的冷寒!

“女人,这是什么!”身后冷冽的嗓音响起。

凌可人转过身,权轻狂冷冷赤足站在她身后,腰间仅围系着一方白色浴巾,凶悍强势。

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个玻璃管小药剂瓶。

凌可人一愣看了看他手中的小药剂瓶,上一秒他还好好的,怎么下一秒就成海上风暴了?

“这种东西你从哪儿来的?”

权轻狂赤着湿淋淋的脚朝凌可人大步跨前,冷冽暗红眼睛透着森怒寒气,凌可人本能的向后退。

“你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人!”

在逼近一步,凌可人退无可退,后背紧紧贴上栏杆。

“回答我!”

权轻狂抬手掐住凌可人脖子,巨大力道令她喉头感觉猩红。

暗红色的眼睛变得犀利,充满侵略压迫性!

凌可人被他这样粗鲁狠掐在心里大骂着他,一边用手狠狠锤他胸口。

可惜,棉花糖一样的拳头,根本对铁一样硬度的胸膛没半点伤害,反而她的手很痛。

招致而来的,是加重惩罚性的力道!

“你——放手!”

凌可人气恼极了,狠狠咬牙怒瞪着他,抬腿就不客气的往他胯下最要命的地方踹去!

权轻狂稍一惊觉闪身,轻易躲开。

俊脸上的怒意渐渐变成令人高深莫测的凉薄浅笑,就像是在对刚才他未婚妻司空诗诗般的口吻。

“不说是不是?”

大掌松开钳制着凌可人的脖子,凌可人晃身扶住栏杆才不至于缺氧的晕倒。

权轻狂俊脸风轻云淡的笑着拧开玻璃试管的开口,再次箍住凌可人的下颚用力迫使她张开嘴,一小管药剂顶点儿不剩的全部倒入凌可人嘴里!

无色无味,却连连呛了凌可人好几口,被迫把药剂全部喝了下去。

“何飞!”

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西服男人朝权轻狂走过来,敬畏颔首。

“带下去,好好看着!”

“是,少爷!”

凌可人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被几名保镖给钳制的拖进船舱,被关在一间客房中。

任凭凌可人怎么敲踹,外面就是没一点儿反应。

不就是一个小药剂么,至于把她软禁起来?

天知道,她掉下这艘船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好端端的和雷廷一起坐直升机去小岛玩儿,却不想发生这种空难。雷廷现在生死未卜,凌可人的心很揪。

此时船外,也乱糟糟——

……

午夜,豪华卧室内。

何飞拿着一份检验报告单叩响房门,得到应允才开门进去。

权轻狂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一望无际的墨蓝色大海,暗红色眼瞳沉静的深邃。

夜色星空下,一张绝美笑脸,浮现眼前——

凌可人:轻狂,轻狂,哈哈哈……

直达心底的直爽笑容,回荡脑海。

凌可人:权轻狂,你给我听好,就算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没有你在我身边,我一秒都受不了,因为,我爱你,直到我的身体还有温度,直到我心跳的最后一秒!我爱你!

“少爷。”

身后部下的声音,将权轻狂的思绪拉回现实。

何飞的脸色略微有点惶恐,走到权轻狂面前,把手中的报告单递给权轻狂,“那只小试管的液体成分检验报告单。”

权轻狂接过来低头扫了一眼,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小药剂所有构造成分。

H、2、0、也就是水!

三秒钟后,权轻狂暗红色眼底燃起被耍的冷冽怒意!

“何飞!”低吼一声,权轻狂把报告单砸到何飞身上。

一片片薄薄的报告单,如蝴蝶般翩然飞舞慢慢散落在地上。

何飞直挺着身子,少爷会发这么大火,在他意料之内。

其实,当小药剂检测出来何飞先看过之后,也是震惊的火大。

权轻狂的声线冷酷的不犹豫地,“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会做事了?”

“少爷,属下不敢!”何飞颔首,声线诚恳。

“不敢?那这些报告单你打算怎么给我解释!”

“少爷,属下……”

何飞为难的皱着好看的眉头,脸色十分紧张。

其实,何飞也不知道这瓶小药剂检测出来的成分,会有这么令人惊讶!

“少爷,属下从十岁起就跟着您。属下的命是少爷您救的,所以,这条命也只会为少爷卖命。如果少爷怀疑属下,只能说是属下做的不够好!何飞愿意自杀谢罪,来让少爷息怒!”

权轻狂冷沉着听着他的话。

顿了顿,何飞再次开口,“少爷,这的确是那只小药剂里检查出来的成分,绝无半分掺杂。”

“……”

也就是说,他权轻狂被一只装着水的小药瓶给耍了!

权轻狂俊美的脸庞,冷怒的冰寒,犹如千年寒冰,令人看上一眼就会不寒而栗被冻成冰块般。

“查。”半晌,权轻狂凉薄的唇吐出一个字。

“给我彻底查那个女人!”

“是!”

何飞用力颔首点头,蹲下身子把少爷摔落的检测报告单一张张收好,点头退出房间。

权轻狂站在玻璃前,玻璃反射着他冷酷俊美的脸庞,暗暗光泽的银发与红眸。

大掌慢慢攥拳,权轻狂狠狠朝着墙上猛击一砸!

——他一定会找到!

传言,一位出生在阿根廷的华裔少年,十岁踏入极道,他狠辣无情,冷酷睿智。年仅十八岁就掌控布宜诺斯艾利斯以南的大半黑道势力。

传言,他是神秘女权皇室家族的皇子,不近女色,却仍被无数名媛趋之若鹜,疯狂迷恋到不可自拔的地步。

传言,他掌控着亚,非,南美拉丁,欧四大洲的地下经济命脉,并有数量令人叹为观止的庞大军队集团。

传言,他的名字叫做权轻狂,银发红眸,撒旦男人。

传言,宁惹阎王,不惹[权王]!

传言,权王爱着一个女人,她的肋骨里,刻着他的名字。

……

凌可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中焦躁不安。

雷廷现在生死未卜,她怎么能坐以待毙被软禁在这儿?

咬咬牙,凌可人突然把卧室的柜子推到弄出巨大声响!

不一会儿果然,守卫的保镖很快开门进来查看情况,凌可人示弱的捂着肚子,脸色微微苍白。

“喂,你怎么了?”

正在保镖弯腰询问的同时,凌可人凭着雷廷以前教给她的三脚猫功夫,居然一次成功的抢夺保镖手中的枪,并狠狠抵在他脖子的动脉处。

“权轻狂的房间,在哪?”

“下……舰艇下层左转,走廊尽头,那扇金色门就是。”

凌可人美丽的星眸,闪过一丝阴柔!

保镖的话刚说完,凌可人用手枪柄狠狠朝着保镖的后脖颈砍下!

打晕了他,凌可人把他拖到无人的角落,扒下他那一身保镖服穿在了身上。

转身,凌可人镇定自若的朝着舰艇里面走去。

左转走廊尽头,那扇烫金色大门微微虚掩。

在门前停下脚步,凌可人顿了顿身体,快速的闪进了卧房。

奢华卧房内,光线暗淡,巴洛克家具布置奢华。

凌可人环视了一圈,视线定格在响着“哗哗”水声的浴室。

白色半透明的模糊玻璃,影印着男人欣长挺拔的身躯轮廓,优雅狂狷!

权轻狂在洗澡?

凌可人轻轻皱了皱眉头,灵敏的朝着暗处厚重流苏窗帘闪进去躲藏起来。

浴室水声,戛然而止。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踱步在卧房内,随后是点燃香烟的动作。

男人穿着黑色浴袍的后背,站在窗前望着墨黑色海面,没有防备。

凌可人深吸一口气,轻轻翻开流苏窗帘,脚步轻盈的朝着男人背后走去。

“咔哒!”

就在要靠近他的距离,黑色浴袍猛然转过身!

快到让凌可人连眼睛的速度都没有跟上就被一个冰冷坚硬的物体,准准的抵在她眉心处!

黝黑冰冷的枪口,泛着渗人的寒光。

权轻狂唇角微扬,暗眸锐利!

“没有人跟你说过站在我身后很危险?”声线冰冷,透着不言而喻的自信。

凌可人望着森冷枪口吞了口水。

不带一点儿怜香惜玉把娇滴滴大美人甩死在泳池里那一刻,她就知道他很危险,更知道他丧心病狂!

“先生,我知道你在搜救爆炸直升机,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知道有没有搜救结果?”

她太担心雷廷!

权轻狂暗红眼神下移,注意到她的手上,并没有任何武器。

“偏偏掉到我舰上,打晕我的部下,又闯入我的房间,而你现在却麻烦我回答你搜救结果?”

眼前这个气势逼人的银发权轻狂,并没有让凌可人有任何怵怕。

如果他想杀她,也不必等到现在了。

视线在她不错的身材上游离一圈,权轻狂上膛子弹,“最好给我一个能接受的理由,如果不想我在你身上开洞的话。凌、可、人。”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她的名字?

在他粗暴灌她溶液时,没给她任何可以解释和说话的机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