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人为戊戌年打CALL之唐建光 | 人在饭局 心在滴油

2018-01-30 唐建光 闻道WD 闻道WD

本期作者

唐建光,新历史合作社总编辑,口述历史推动者。


北京的每一年,都是在频密的饭局中结束以及开始的。

刚刚进入2018年的一个小局,除我之外都是80后,忘了什么由头忽然集体回忆起十年前的2008,为汶川奔走,为奥运打CALL,似乎站在未来的边上,触手可及。

十年后,青春已去,而未来已来。80后们都从小记者成为某总,都有一份看似光鲜的职业,并且为这份职业加着班、码着PPT,D总的项目还没盈利,W总的节目刚写检讨。

2008年是逝去的少年意气,而今,网上每一则10万+都击打着脆弱的心灵:50后的坏人们已经变老, 60后已经退休,70后已经油腻, 80后已到中年,90后已经离婚,00后已开始创业。

北京的饭局也在应时而变。纵论时局、指点江山早已没那个环境和心气,一次标准的全席一般是这样的:开胃菜通常是孩子、房价、养老,主菜是A轮、上市、区块链,下酒菜是失眠、痛风、高血压,餐后点心是星座、上师和移民。

红颜易老,李广难封,是亘古的忧愁。周边的人,按惯例,都已经或即将进入人生的下半场,现在面临的选择是,是与时俱进,还是激流勇退。

当然,京城还有另一种局,比如单向街书店文学奖,主题是“一代人正在到来”,多数讲者一言蔽之:在变化的社会做不变的自己,不care销量、奖项和网络的喧嚣,都有误落尘网中、复得返自然的大悟。这话当然也不能全信,因为话题本身,已经表明大家还努力挣脱某种不可抗力。

作为年近半百的中年人,我当然也焦虑,于是我特别关注医学的进展,最新成果说,人类有可能活到200岁或是150岁。真如是,我们眼下其实应该规划的,是未来100年怎么打发,走快点,还是走慢点。而真到了人生终点,回头来想,你在四五十岁忧虑那些油腻,仅属矫情。

文初饭局的最后,并没有得出结论,共同的意向是,从2018开始,放飞自我。至于怎么放飞,再议。

于是,本文原标题是“人在当下,心在远方”,交卷时改成了“人在饭局,心在滴油”。




同系列打call文章:

十个人为戊戌年打CALL之周志兴 | 辞旧迎新,回首百年


《十个人为戊戌年打CALL》每晚8点持续更新,请准时入场。



十个人为戊戌年打CALL之唐建光 | 人在饭局 心在滴油

十个人为戊戌年打CALL之唐建光 | 人在饭局 心在滴油

2018-01-30 唐建光 闻道WD 闻道WD

本期作者

唐建光,新历史合作社总编辑,口述历史推动者。


北京的每一年,都是在频密的饭局中结束以及开始的。

刚刚进入2018年的一个小局,除我之外都是80后,忘了什么由头忽然集体回忆起十年前的2008,为汶川奔走,为奥运打CALL,似乎站在未来的边上,触手可及。

十年后,青春已去,而未来已来。80后们都从小记者成为某总,都有一份看似光鲜的职业,并且为这份职业加着班、码着PPT,D总的项目还没盈利,W总的节目刚写检讨。

2008年是逝去的少年意气,而今,网上每一则10万+都击打着脆弱的心灵:50后的坏人们已经变老, 60后已经退休,70后已经油腻, 80后已到中年,90后已经离婚,00后已开始创业。

北京的饭局也在应时而变。纵论时局、指点江山早已没那个环境和心气,一次标准的全席一般是这样的:开胃菜通常是孩子、房价、养老,主菜是A轮、上市、区块链,下酒菜是失眠、痛风、高血压,餐后点心是星座、上师和移民。

红颜易老,李广难封,是亘古的忧愁。周边的人,按惯例,都已经或即将进入人生的下半场,现在面临的选择是,是与时俱进,还是激流勇退。

当然,京城还有另一种局,比如单向街书店文学奖,主题是“一代人正在到来”,多数讲者一言蔽之:在变化的社会做不变的自己,不care销量、奖项和网络的喧嚣,都有误落尘网中、复得返自然的大悟。这话当然也不能全信,因为话题本身,已经表明大家还努力挣脱某种不可抗力。

作为年近半百的中年人,我当然也焦虑,于是我特别关注医学的进展,最新成果说,人类有可能活到200岁或是150岁。真如是,我们眼下其实应该规划的,是未来100年怎么打发,走快点,还是走慢点。而真到了人生终点,回头来想,你在四五十岁忧虑那些油腻,仅属矫情。

文初饭局的最后,并没有得出结论,共同的意向是,从2018开始,放飞自我。至于怎么放飞,再议。

于是,本文原标题是“人在当下,心在远方”,交卷时改成了“人在饭局,心在滴油”。




同系列打call文章:

十个人为戊戌年打CALL之周志兴 | 辞旧迎新,回首百年


《十个人为戊戌年打CALL》每晚8点持续更新,请准时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