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沉默的大多数背后才是真实的社会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12名一线女星在床上开光,要求先洗干净!赵薇李冰冰床照流出,被骂为红不择手段!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2017-09-04 忻州直播 忻州直播

点击箭头上方"忻州直播"我会和你立即发生关系

广州开往江安的列车缓缓的停靠在了月台旁边,车门打开后,拥拥攘攘的乘客立刻从每一个车门之中涌了出来。


正值春节前客运高峰期,小城江安出外务工或上学的人大部分都选择在这个时候返回老家过年,原本规模不大的火车站,此时更是人潮涌动热闹非凡。


提着简单的行李,张枫逸缓步通过出站口,看着眼前已经改变了一些模样的小城,听着熟悉的家乡话,心头不由地涌出无限的感慨:七年了,终于能回来了,也不知道父母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近乡情更切,走在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街道上,张枫逸心中心中对父母的思念越发的强烈起来。


七年前因为保护邻家小妹周倩倩,他失手将江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志平的儿子打成了太监,暴怒的王志平扬言要将张枫逸判刑坐牢。


得知儿子闯了大祸的张卫国,花尽家中积蓄,求人跑关系,在案件定性前将儿子保释出来,并送出江安市。


张枫逸也知道回到江安就是个死,于是便在外地打工生活,后来机缘巧合进了部队,一呆就是六年,直到前天工作变动后,这才有机会重返江安。


 火车站离家并不算很远,不过张枫逸并没打算直接回家,他准备先去银行取点儿钱给爸妈买些东西,自己在外面漂泊了七年,回家两手岂能空空?


在市中心转不大会儿,张枫逸就看到福源大厦楼下有一家工商银行。


此时正值中午,工商银行大门前已停了不少杂牌子的汽车,取钱办业务的人员往来不断。


张枫逸快走了几步,推开银行大门进了自助取款机的大厅中,扫视了一遍大厅中的取款机,找了个空着的取款机,从中取了两千块钱。


就在张枫逸从机器里拿出钱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两辆银白色的汽缓缓停在工商银行门外。


前面是一辆银白色的奔驰开路,后面跟着的是辆保时捷911。


“嘶……”看着玻璃门外的两辆汽车,张枫逸有些乍舌,江安这样的小城,居然能看到保时捷911?


这一发现令张枫逸即诧异又好奇车主人的身份,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清点钞票和收好银行卡。


哐,哐,哐……


银行外大奔的两侧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四名穿西装戴墨镜的保镖快速下车围拢在保时捷911的车门前,警惕戒备地扫视着周围。


“好大的阵势,啧……有钱人的命真金贵。”看着门外的排场,张枫逸不屑地撇了撇嘴,一群装样子吓唬人的保镖而已,真遇到高手偷袭,屁的作用也起不。


保镖们观察了一会儿,为首的一名高个男子伸手在保时捷911的车窗上轻轻敲了两下,示意安全。


直到此时,保时捷的车门才缓缓打开。


一双杏色真皮高跟短靴先探出了车门外,短靴中间有数道真皮扣带紧锁,上方的狐狸毛蓬松厚实毫不杂乱,远远看去,似是摸到了般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质感。接着檀香色的休闲裤,齐腰驼色风衣,波浪纹荷叶褶皱V领衫,以及一张精致绝美的俏脸渐渐出现在众人目光之中。


优雅,高贵,媚态入骨……


身材高挑,娇躯丰腴,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熟透了的味道,诱人万分。


“好漂亮啊……”银行大厅中不断地传出赞美的声音,甚至连保安和工作人员在看到那女人的时候,也不由地为之失神。


张枫逸朝门外的女人瞄了几眼,虽然这女人诱惑力十足,但他还是沉稳冷静地收回了目光,拿过机器里吐出的票据,转身朝银行大门外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张枫逸突然感觉到一股冷风扑面,抬头间,却看到那女人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两名保镖站在她前面,进门后就立即警惕查看大厅中是否有危险。


张枫逸打量了几眼面前这气质不凡的女人,迈步正要绕过她身边保镖的时候,却突然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


五六年来的生死历练和高难任务的执行,令张枫逸对自己的直觉毫不怀疑。


刹那间,张枫逸停下脚步,凌厉的目光如同一柄锋芒毕露即将出鞘的利剑般,寻找着危险气息的来源。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突然变化已经丝毫无漏的落入对面女人的眼中。


那女人眉头皱了皱,若有所思地看着张枫逸,俏脸上掩不住地流露了一丝不解的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咔”的一道轻微响声,在大厅诸多嘈杂声音的掩盖下悄然传出。


声音极弱细小,但张枫逸却听得真真切切,而且还极为熟悉——子弹上膛声。


张枫逸神色变得严肃谨慎起来,扭头间锁定了声音发出的源头,一名穿着风衣将全身包裹的密不透风的平头男子。


那男子站在一台取款机前,右手藏在风衣里面,左手拿着一沓崭新的百元大钞,看样子似是刚取完钱在掏钱包。


但张枫逸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从那平头男子的墨镜中,看到了两点恶狼般的绿光。


眼见那平头男子藏在风衣里的右手动了下,张枫逸想也没想,左手一扬,指尖一道白光激射而出,夹杂着尖锐的破空声直袭平头男子的眼睛。


嗖……


白光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在平头男子掏出枪瞄准了门口女人时,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平头男子的墨镜上。


“啪”一声脆响传出。


平头男子的墨镜已被打得粉碎,锋利的眼睛片在白光那巨大的力道下,深深地刺进了他眼睛周围的肉里,顿时鲜血如注遮盖了他的双眼。

 

事发突然,平头男子脸色剧变,强忍着锥心的剧痛,掏出枪抠动了板机。

 

砰!沉闷的枪声响起,疯狂咆哮的子弹从门口女人的身边急速飞过,打碎了大门玻璃射到了银行外面,哗啦一阵碎玻璃落地声惊醒了银行大厅中陷入震惊呆愣中的所有人。

 

“啊!!!”疯狂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受到惊吓反应过来的人们,捂着脑袋疯狂地朝银行外面挤去,一时间银行大厅里乱成一团,张枫逸好似什么也没做,低头随着惊慌无措的人流涌出了银行。

 

而那女人身边的保镖,听到枪响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不约而同的疯狂扑向平头男子。

 

突来的暗杀,让两名保镖即愤怒又惊怕,所以在对付平头男子的时候,下手极狠,夺枪,擒拿,分筋,错骨,断肋……几次重手就将平头男子打得只剩下半条命。

 

“绯月小姐,非常对不起,我们工作不周,让您受惊了。”保镖拖着晕死过去的平头男子走到妩媚女人面前,一脸歉意地说道。

 

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秦绯月从慌张之中醒悟过来,暗自深吸一口气令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脸上泛起了一抹苍白之色,随即急切地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出手救我的那个人?”

 

“救您的人?”保镖们一听愣了,扭头环视了一周,却见银行大厅中除了保安和工作人员以外,别无他人。

 

秦绯月左右看了一圈,也没有刚才那个神色怪异的瘦弱的男子,眉宇之间掩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跑的还真快,救了人,连道谢的机会也不给,我又不会吃了你,哼……”

 

嘀咕了一句,秦绯月迈步走到刚才杀手站的地方,从光滑的地板上捡起一个带血的小纸团,纸团上还残留着一些墨色的玻璃渣,她捡起纸团打开看了看,发现是一张取款后打印的小票。

 

秦绯月如视珍宝般收好小票,起身间看到银行的经理被自己的保镖挡在了外面,她脑中顿时闪过一个念头,“我想要查看银行的监控录像,找到救我的那个人。”

 

“没问题,您这边请。”经理说着转身带着秦绯月和保镖朝监控室走去。


“呼~”跑出许远的张枫逸,回头的看了看已经戒严了的工商银行,心下暗道:“那个女人相貌绝美,气质不凡,排场也大,肯定不是一般人物,还好我跑的快,不然一旦卷进去还是个麻烦。”

 

张枫逸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扭头走进了不远处的商厦。

 

先是买了几包父亲爱喝的名贵茶叶,而后又给喜欢饰品的母亲买了一个玉佛。

 

在商厦的超市里转了几圈,又买了几瓶好酒和一些礼物,直到两手都拎满了东西才走出商厦,打车直奔家中。

 

七年的时间,虽然江安的市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基本的道路张枫逸却还是能够认出来的。

 

出租车按着张枫逸的指引驶进了拐子巷胡同,陌生又熟悉的味道,让原本心绪平稳的张枫逸忍不住激动起来。

 

看到胡同不远处的平房和两扇沧桑的木门,张枫逸立即付钱下车拎着东西跑了过去。

 

平房的小院子是用青砖砌成的,年久失修,已经被腐蚀出了很多坑洼的地方,木门上也凭添了许多道长短不一的裂缝,院子里整洁简陋,除了一片光秃秃的菜地和几件农用家伙以外,别无他物。

 

看着这一切,张枫逸眼底不由地浮起了一层泪光,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原本家境不错的父母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不论如何,今后一定要好好孝敬爸妈!”深吸一口气,张枫逸推开门走了进去。

 

院门儿没有锁,正房的门也是虚掩的,看样子,爸妈这个时候一定在家。

 

想到这里,张枫逸心头一热,脚步也忍不住加快了。

 

推开正房门,张枫逸直接走了进去。

 

还没等他看清楚房里的情况,一个充满弹性的娇躯却已经撞进了他的怀里,一股年轻女子独有的香味也随之飘荡过来。

 

“哎呀!”一声惊慌的绵软声突然传出,听起来有一丝熟悉。

 

不由的抬头看去,张枫逸立刻看到了一个高挑纤柔的女孩儿。

 

那女孩儿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儿,朴素的白色休闲鞋,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将她修长迷人的玉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上身穿着一件儿蓝色的小外套。

 

白皙柔美的脸蛋儿,如秋水一般灵动的眼睛,在加上柔顺的剪发头,一股清纯脱俗的味道油然而生。

 

张枫逸仔细打量女孩那张带着一抹紧张慌乱的俏脸时,脑中不由地闪现出一张稚嫩的娃娃脸,并且渐渐地与之重合在了一起。

 

“周倩倩?”

 

“啊?”同样也在打量他的周倩倩,突然听到对方喊出了自己名字,忍不住惊叫一声,随即她也认出了眼前陌生又带熟悉味道的男子,“小逸哥……”

 

“真的是你?”张枫逸一脸的惊喜,七年未见,以前稚嫩的女孩如今已长的亭亭玉立,漂亮动人。

 

“是我,小逸哥,这些年一直都没你的音讯,你可算回来了。”周倩倩激动的眼含泪花。

 

听到这句话,张枫逸心里又暖又愧疚,“工作原因,不能和外面联系,让你担心了。对了倩倩,我爸妈在家吗?”

 

“啊?”听到张枫逸的询问,周倩倩的原本激动惊喜的俏脸陡然间变得焦急万分,眼眶里泪水直打转,“都怪我,看见你把正事给忘了,张叔叔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市医院里抢救呢,张婶还在医院等我拿钱交住院费呢。”

 

“什么?”听到这番话,张枫逸如遭雷击一般,脑中登时空白一片,手上拎着的东西直接丢在门旁,一把抓住周倩倩的小手,拉着就往外跑。

 

这些年来,为了能够回家尽孝,张枫逸一直在部队里装笨藏拙,如今眼看既将愿望成真了,却听闻恶噩,这令他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飞到市医院。

 

跑出拐子胡同,张枫逸立即打了辆车直奔市医院,一路上除了不断地催促着司机外,其他时候都紧皱眉头,铁拳紧攥,一言不发。

 

“小逸哥,你也别着急,医生说张叔叔的手术没什么危险的……”坐在旁边的周倩倩看着张枫逸愁眉紧锁的模样,心里泛起了一丝痛感,急忙柔声安慰。

 

“嗯!”张枫逸沉闷地应了声,扭头看了眼楚楚可怜的周倩倩,长吐一口胸中的闷气,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些,“倩倩,谢谢你这些年来帮我照顾父母。”

 

周倩倩摇了摇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当年要不是因为我,小逸哥也不会……”

 

不等她说完,张枫逸打断道:“现在要混子敢欺负你,我依样照揍不误。”

 

粗犷霸道的话令周倩倩打心里一阵暖洋洋的,看着眼前刚毅面庞带着抹深忧的张枫逸,她忍不住有些失神。

 

就在这个时候,出租车停在了市医院的台阶前。

 

张枫逸来不及细问周倩倩父亲出车祸的原因,扔下一百块钱,拉着她冲进了医院。

 

江安虽然不大,但也是一个地级市,市立医院的人还是很多的,大厅里嘈杂声一片,看着涌动的人群,张枫逸更是心急欲焚。

 

“倩倩,我爸在几楼?”

 

“张叔叔在三楼手术室,张婶也在。”周倩倩收起了躁动的心思,拉着张枫逸跑上了三楼手术室。

 

刚上了二楼,张枫逸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张嫂,我好话说尽,你怎么就不知个好歹?这次进货闹出了这么大的事,货和车到现在还扣在交通局,老张是开车司机,按规定得负全部责任,现在厂子里不追究老张的责任,还给两千块钱,你还想怎么着?要闹哪样儿?”

 

一个年轻男子的嚣张声音传了过来,听到这声音,张枫逸立刻皱起了眉头。

 

“我可告诉你,厂子那批货可不是小数目,连货带车一共20万,今天你把这两千块钱拿了,在协议上签个字儿,咱就两清了,我保证厂子也不追究老张责任,不过你要是闹的话,这批货的货款和车钱,老张得照单全赔。”年轻男子将最后的“照单全赔”四个字说的顿挫有力。

 

话音未落,一个沙哑带着哭腔的女人声传来:“可是,这,这也也不能全是我们的责任啊,赵军自己喝的大醉,让我们家老张一个人开车,来回七百多公里,本来应该是两个人换着开,让老张一个人开,他怎么受得了啊,出了事,责任也不能全让我家老张背啊?”

 

“嘿嘿,谁背责任,你我说了都不算,厂子说让谁背,他就跑不了!我这可都是在为你们老俩口着想,年纪都这么大了,身子骨又不硬朗,你那儿子一走七年没消息,死活都不知,要再背上二十多万的债……”

 

“你,你闭嘴!”女人的声音陡然间拔高了许多,“我儿子还活着,这字我也不签,钱也不要!”

 

听到拔高的女人声,张枫逸心里一阵绞痛——这是母亲的声音!

 

张枫逸松开周倩倩的手,两步蹿上了三楼。

 

转过楼梯,不远处的场景立即进入了张枫逸的视线,一个身材已经有些佝偻的女人正站在那里,一脸的委屈愤怒,而她的对面,则站着一个趾高气扬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沓钱和一张纸,嚣张地挥舞。

 

“妈!”数年的思念瞬间齐涌张枫逸的心头,声音哽咽地大喊了一声。

 

这一声大喊使得走廊里的女人身体不由地颤抖了几下,听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她慢慢地转过身,布满皱纹的混浊眼睛死死地盯在张枫逸的脸上。

 

“你,你是小逸?”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庞,赵娟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颤声问道。

 

此时张枫逸眼眶泛红,豆大的泪珠直往外涌,“妈!是我,您儿子回来了。”

 

赵娟顿时泪如雨下,几步扑过去抱住张枫逸泣不成声,盼了七年,一直了无音讯的儿子终于回来了,她紧紧抱着儿子不敢撒手,生怕这只是一个梦。

 

站在拐角的周倩倩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亲情胜万语,游子归来的一幕温情的画面让医院急诊室旁的不少人都感到动容。

 

抚摸着儿子宽阔的肩膀和胸膛,赵娟心里无比地满足:儿子个子长高了,身子瘦了些但挺壮实的……

 

“妈,儿回来了,以后好好陪着你和我爸,不走了!”张枫逸哽咽地说道。

 

“好,好。”已经激动的难以自抑,赵娟只知道不断的重复着好字。

 

在母亲怀里感受着那股温馨舒适,张枫逸很想就一直这样呆下去,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收拾了下激动的心绪,抬头问道:“妈,我爸怎么样了?”

 

提到张卫国,沉浸在喜悦之中的赵娟立刻惊醒过来,“你爸还在手术室呢,韩医生说手术要一个小时,现在已经进去半个多小时了。对了,小逸你怎么知道你爸在医院?你回过家了?”

 

张枫逸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扭头间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周倩倩,他出声道:“倩倩,你把住院单子给我吧,你陪我妈去等候室里坐会儿,我去交钱。”

 

周倩倩红着双眼走了过来,从兜里掏出住院压金单还有从家里翻出来的存折递给了张枫逸,“小逸哥,存折密码……”

 

不等她说完,张枫逸将存折又递回她手里,“不用,我身上有卡。”

 

话音未落,一直站在旁边嚣张的青年男子说道:“张嫂,我还等着你签完字回去交差呢,你看你现在,儿子也回来了,住院啥的钱也有了,也别这么一直难为我了不是?”

 

听到这话,赵娟的脸上即怒又无奈,这些年老张没少受厂子领导的欺负,原本是营销骨干的老张硬是被逼成货车司机,如今出了事又变着法的推责任。

 

“小李啊,这次事故处理的不公平,我们绝对不能签啊,老张后续的治疗还需要不少钱,签了这单子,以后谁还管我们啊。”赵娟一脸祈求的神色朝李刚说道。

 

“不签?不签那我可保不准明天法院就下传票带人啊!”李刚照趾高气昂地说道。

 

赵娟登时被吓到了,苍老的脸变得煞白,正要张口时,张枫逸抢先出声道:“妈,你和倩倩先去等候室里歇歇,这事我来处理,该谁的责任谁来背,该是咱们东西,我一子不少的都给我爸拿回来!”

 

儿子坚定的声音如同一针强心剂注进了赵娟心里,她微微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担心儿子鲁莽闯祸,叮嘱道:“小逸,跟小李好好说,别动粗。”

 

“放心吧妈,一切有我。”张枫逸说完,转身朝李刚冷笑了声,说道:“这不是说话的地儿,换个地儿咱好好聊聊。”

 

李刚瞥了眼张枫逸,眼里的神色丝毫没将他放在眼里,抬脚就朝楼道的方向走去。

 

张枫逸将手里的卡和压金单交给周倩倩,并告诉了她密码,让她帮忙去交费处把住院钱交了。

 

看着母亲走进了等候室,张枫逸原本温和的面庞瞬间冷了下来,转身大步朝李刚走了过去。

 

那冰冷凌厉的眸子和全身上下散出的杀气,令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冰冷起来。

 

李刚斜靠在楼梯口的门前,看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张枫逸,刚毅冷酷和面庞,令他心里突然涌出股不安的感觉。

 

“你要干什么?”李刚指着走到面前的张枫逸,有些紧张地质问道。

 

“啪!”的一声脆响,张枫逸抬手狠狠地抽了李刚左脸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很大,打得李刚身子猛地一个踉跄,脑袋直接撞在门板上,发出“咣”的一声。

 

“哎哟!我草,你敢打我!”一下子被打蒙了的李刚,捂着脸愤怒的咆哮起来,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自己的脸,平日里嚣张惯了的他怎能咽下这口气。

 

“答对了!”张枫逸冷冷地说了句,抬手朝着李刚的右脸又是一巴掌。

 

啪!

 

这次打的比第一下重了许多,李刚愣是被抽得眼前直冒金星,身子原地转了三个圈,脑袋不知道撞了几次,疼的要命。

 

“你个混蛋,敢打……”

 

啪!清脆的响声打断了李刚的话。

 

“我草!”

 

啪!脆响声依就清亮。

 

“老子找人废了你……”

 

啪!又是一巴掌。

 

张枫逸面无表情的出手,李刚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肿成猪头。

 

啪!啪!啪……

 

一连二十个巴掌过后,不想闹出人命的张枫逸这才停下来。

 

李刚被打得晕头转向的,嘴角鲜血直流,动一下就疼得要命,努力地睁开肿胀的双眼,看了眼张枫逸,眼里不由地流露出一抹惊恐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不是张枫逸的对手,如果再不服软的话,恐怕今天得栽这小子手上。

 

大,大哥,我…我错了,饶了我吧,这不是我的主意啊,是陈青云硬让我来的啊……”终于抵挡不住内心恐惧的李刚,哭喊着哀求起来。

 

看着眼前变成了猪头脸的李刚,张枫逸心中的怒气终于消退了些,抬手间一把揪住李刚的脖领将他拽到面前。

 

正当张枫逸想要询问陈青云是何人的时候,一道娇声怒喝突然从背后传来。

 

“这里是医院,你怎么动手打人?还不放开他!”

 

张枫逸扭头看了眼,一张怒的美丽面庞顿时进入了张枫逸的视线。

 

挽起的柔顺长发,精致的面容,修长的脖颈,被洁净的白大褂衬出的修长窈窕的身材,众多美丽的因子组成了一个绝美女医生的形象。

 

只是,这美女的脸色显得有些阴寒,还带着浓浓的疲倦。

 

低头看了眼那美女医生胸前挂的牌子——韩雪,主治医师。

 

想来应该是母亲所说的韩医生,张枫逸也不计较,松开了抓着李刚的手,急切地问道:“韩医生,我父亲的手术怎么样?”

 

“你父亲?”韩雪眉头皱了皱。

 

“就是张卫国,我是他儿子张枫逸。”张枫逸自报家门。

 

“手术很成功,但还要观察几个小时后才能确定。”韩雪说完,看了眼被打的李刚红中透紫的肿脸,又出声斥责张枫逸道:“你父亲在里面做手术,你不在等候室,跑到这里来打什么架?”

 

听到手术很成功,张枫逸脸色一喜,紧绷的神经松了许多,但韩雪后面的话,却令他只得报以尴尬的笑容,“谢谢韩医生,改天请你吃饭。”

 

看眼前的男子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看,而且还一副见美心欢的模样,韩雪那冷冰冰的脸上不由地流露出了一抹厌恶的神色,“不必了,治病救人我的本职工作。你要有时间还是多关心你父亲吧,要打架等你父亲好了,到医院外面去打,别在这里影响其他病人和家属。”

 

“呃……”张枫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误会。

 

韩雪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转身留下一个窈窕的背影,迈步朝主治医生的房间走去。

由于微信字数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欲知后续精彩剧情,猛戳“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